正文

相约加拿大

(2004-07-02 19:39:54) 下一个
  六年前,北京那个炎热的八月,天气闷的象蒸桑那,动一动都汗流浃背,但我还是骑上自行车在似火烈日的暴晒下去取移民纸。移民纸的到手意味着两年多的申请终于成功了,我们既欣喜又惶恐。欣喜的是从此可以奔往那国人誉为:“人间天堂”的温哥华,自由自在的生活了;惶恐的是前途莫测,未来不知是个什么样子,一切都只是悬念。   接下来先生收拾一切,打点行装只身一人飞往加拿大,而我则辞掉工作去学车、学英语。忙忙碌碌好一阵,三个月以后带着两岁多的女儿动身前往了温哥华。   在异国它乡的温哥华我见到了气势雄伟的群山、葱翠茂密的森林、清澈涟漪的湖水、艳丽烂漫的花卉。连成数里的绿色翠屏,山绿、水绿、草绿、木绿,一切皆绿地摇曳在青山、秀水、街道和庭院之间,给人以清幽、宁静、详和、致远之感。但我们来不及欣赏这风光旖旎的景色,就开始为未来的生活奔忙了。最初几天会在晚上去别人家的后面走一走,看看有没有扔出来不要的家具。月亮柔和、月光清冷、月色如水,带着淡淡的忧伤,带着孤独惶惑,我们在冷月清辉的咉着下寻找着一切可用之物。我们最初的房东也是个北京人,我一来她就劝我把孩子送回北京,让我先生去找洗碗工,让我给人家带小孩,说得我直心酸,难道这就是我们辞掉北京的好工作千里迢迢奔往加拿大的目的?弄到头连个团圆的机会都要被剥夺,我的心慢慢的沉下去,逐渐盈满了艾怨和伤感。但是很快我们认识了第一的好朋友:延,一个从被北京来的网络工程师。   诚恳、实在、热心助人的延帮了我们不少忙,带我们去找工作,介绍一些好的机会,后来也是他介绍我先生去做清洁工。他则一边打part time工作,一边寻找电脑工作机会。有一次帮我们找房子,为了节省汽车费,让他和我先生走了好远的路,他也没有任何怨言。那时候在温哥华找工作谈何容易?没有加国经验、没有北美文凭,国内的学历在高也无济于事。北温靠海的一个比较有名饭店,我先生曾去洗过碗,刚开始上班就听说北京大学教授都在那里洗过碗。后来我先生介绍延也去做 part time 洗碗工。在一次母亲节来临时,他累的都虚脱了,事后据他讲,他已作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实在不行,就告诉人家他身上带有医疗卡,可以送他上医院。延很节省,自己省吃俭用,但帮助朋友却热情洋溢,真象一个憨厚的兄长。   郭也是我们早期认识的朋友,她是房东的弟妹。所不同的是她由于语言比较好,又有荷兰文凭,一来就找到了技术工作。热情、活泼、充满激情,同她的交流我也仿佛暂是忘记现实的苦涩,回到了盈溢明媚春光的北京。。郭总是劝我们振奋精神,重新努力找回失去的过去。记得有一次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份电脑装配工的工作,而且那里的supervisor也说要留下我,但当元旦一过,工厂生产线不景气时,他们马上把辞退我了。supervisor 要我离开的时候,正是大家都休息的片刻,那一瞬间往出走好难呀!所有的眼光都注视着我,我什么也没说,只是尽量克制自己保持平静,不希望给人看笑话。但当我走出这家工司回望它的大门时,有一种说不出的伤感和心灵的疲惫。在这山清水秀、空气怡人的温哥华,怎么找工作这么难?在当我步履艰难地回到家里,郭知道了这一切后,马上开车带我们到Metrodown 的大商店里去玩,她对我说:“忘掉这一切,你还会有机会的”。看到商店里布满了色彩缤纷的圣诞书、绚丽多彩的鲜花,望着郭热情真诚的目光,一股暖流涌在我的心中。   Katherine 是我去幼儿园接小孩时认识的。由于两个孩子很投缘,我们也渐渐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好几次我太忙无法抽身,她都替我带小孩。有时我的小孩病了,她推开自己的事来帮。Katherine 在新疆是一个很好的眼科医生,在她作实习医生时,主治医生由于匆忙赶往机场而误诊了一个病人,这个病人其实是肠子绞住了,按着主治医生的诊断只是普通肚子疼的话,一定会送病人的命。本可以顺水推舟的她却觉得救人一命,是医生应有的职责。放弃了自己的休息,她细心观察病人一个晚上,终于做出了正确的判断,准确及时的手术救了这个病人,可患者根本不知一切内情。Katherine 虽然得罪了主治医生,却认为一切心安理得。来到温哥华她如今已读英语12级,苦恼的是不能找到工作,尤其是她热爱的医务工作,我衷心祝她早日寻回失去的一切。   认识段氏夫妇,则是在一家书店里,他们见我是从北京来,说他们虽从山西来也在北京呆过,我们彼此交换了电话号码。他们一家真诚、热情,几次车我先生找工作,既使非常忙碌,但当我们有事相求时,尽量抽出功夫帮我们。后来他太太的朋友去一家电子公司面试,他们知道这个机会马上转告我,使我终于找到现在的这份工作。   我的公司是一个电子工司,而我本身是学机械的,稍后改行作电脑技术支持。电子产品对我来说是个外行,幸运的是我有一个非常好的合作伙伴Henry。Henry来自山西太原,热情、豁达、颖悟、聪明绝顶,寓智慧于谈笑中。他善于深度思考,见到工作中有些不方便之处,自己发明了许多小工具,节省了工时、提高了效率、也方便了我们自己。在教我如何做新产品时,细致、耐心、毫无保留,可以说我今天所会的,几乎都是他教的。他的工作仔细认真,用他的话:打造精品。我和他共同的工作中,如果说出错率大多数来自我,但当产品被客户反馈退会来时,他没有推卸责任,甚至还会维护我。当我感谢他时,他告诉我:“我不光对你,我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我们应该善待新来的人”。现在虽然他已去BCIT读书,但他那颗宽阔、包容的胸怀一直感染着我的心。   如果说 Henry 是一个乐意助人的朋友,那么 Jerry 在公司是我最信任的朋友。正直、诚恳、沉静、平和、不张扬、不狂妄,听从指挥但并不唯唯喏喏,遵守纪律但有自己的思想和主见,这是他的写真。一旦有问题向他请教时,他也一样诲人不倦。从他身上我学到了从容淡泊、低调内敛。   来自东北的Linda 是我BCIT的同学,我一直觉得她比我聪明多了,每次期末考试分数都比我高。后来我介绍她来我公司工作,一个人单挑一摊子,从头学起竟也解决了不少问题。由于在一起工作,接触多了,我发现她非常务实,许多事情想得很开,同她的交谈也会令我豁然开朗。有时我觉得她仿佛虽掩映在岁月的光晕中,并不介意是否被发现,平静中却透出一种质朴的光芒。   曾经有一首歌:"友情,人人都需求友情,不能孤独踏上人生的旅程---,"再回首这首歌,我感慨万千。来到温哥华这个异国它乡,我们品尝了人世的艰辛,也有过一种不知道怎样走下去的感觉,彷徨、沮丧、甚至绝望。但我有幸遇到很多朋友,他们来自东南西北,仿佛前生有约,共同相聚在温哥华。而他们温馨的友情让我再一次感到尘世的真善美,这些友情的情愫汇在我心中,使我看穿世间的纷争、看穿旅途上的世态炎凉、看穿无奈和悲伤,心中流淌的是童年的纯真和欢乐、母亲的期盼和呼唤、明媚春光的艳阳天。   《渴望》中有一首插曲,曾打动过亿万人的心,让我在一次把它献给所有奋斗在加拿大的新移民:“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昨天,有过多少弟兄仿佛还在身边。---也曾心愿沉沉,相逢是苦是甜,如今举杯祝愿,好人一生平安。谁能与我同醉,相知年年岁岁,咫尺天涯皆有缘,此情温暖人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