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longlyrunner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瑞士单人走山记(3):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2021-10-03 17:54:33) 下一个

山里天气无常。傍晚尚且晴好,入夜,却淅淅沥沥一直下雨。 昨天走得太累,喝了太多水。夜里一趟趟出门上厕所,睡得不好。

清晨醒得很早,却不想动。腿脚酸胀身体乏力。草草描了张窗外阴云密布的山景。


清晨,速写一张窗外景色

磨蹭到八点半,下楼早餐。食物并没传说中丰富,但有肉有蛋。嗯,最喜欢煮鸡蛋,撒盐和胡椒粉,可口又顶事。

回位子上把鸡蛋敲开,结果蛋黄蛋清流了一盘!回去找新盘子,同时四下察看,才发现早餐食品另一侧有个大热水器。旁边放着鸡蛋托架。原来,这生鸡蛋是要自己煮的。可热水器里的水并没有滚开,也没见温控开关。心里没底要煮多久。两只鸡蛋放进去七八分钟,出来的蛋黄还是液态。一番折腾,也到了九点。该背包出发了。

出门,看见前面两个女生背了包走向另一个方向。自己刚看了地图,那个方向不对呀。缆车呢九点半才开。现在上大坝,无论走大道小路,都在酒店背后。


上午9:00整,出了酒店大门

从酒店上大坝,高程提升两百米。车道缓但距离长。小路短却陡。上了小路,尽是陡陡上坡。汗一下子冒了出来。昨天走酸的腿有些吃不上力。即便如此,还是追上了前面一位大叔。

坡上经过一处不大的石头建筑,近前察看,是间圣约翰小教堂(Chapel of Saint Jean Baptiste)。瑞士一直天主教主导。险峻的大山里,信仰的力量影响深远。说明上讲,此教堂建于1931年,是给当年建坝工人做礼拜祈祷以及追思仪式的。看年代,大坝建成时间和美国胡佛水库近似。教堂不大,却古朴庄严。也是大坝历史的见证。


半山腰的天主教堂

上坡很慢。气喘吁吁半个小时才走了一半多点儿。然后,听见嗡嗡声。就看见一部缆车缓缓爬过眼前。车厢仿佛近在咫尺,刚才那两位女生站在窗边,对着山路上的我挥手,笑。


上坝途中

9:50,上了大坝。坝上没人,只有个小朋友。手里举着个大炮相机。旁边儿四望,不见大人。大惊。不知这孩子何等道行。让他帮我照了几张相。问年龄,才12岁。离开时,远远看见那孩子手举大炮对着山一通扫描,又好奇在搞什么创作。


早上的坝顶步道了无行人。


坝顶,独自抱着大炮筒拍摄的少年

从坝上俯瞰坝前山谷,一路攀爬上来的小径尽在眼底。路书上称之为怪异丑陋(bizarrely ugly)的大坝酒店就在脚下。酒店地处这么个位置,大概也怕住客担心,网页里特别说明酒店实际是建在谷底一侧山崖之上。大坝泄洪甚至决堤,都不会影响到酒店安全。咱不是行内人。但依着瑞士工程质量的一贯声誉,姑且信之无疑。


从坝顶俯瞰坝前山谷。

步道第一程沿着水库一侧。没有笔直,却是极平。这两天一路上下,才真正体会到能在平坦的地面行走,其实也是一种奢侈享受!将要走进隧道,旁边一位欧洲女生脚步飞快超过自己。早餐时餐厅里见过的。个子不高、皮肤白皙。腿上打着绑腿。走起来大步流星,脚程快得惊人。


超越自己的快腿姐姐

水库狭长。前后约五公里。走到中间,回看水坝就成了一条线。天上的云很快地滚来滚去,看起来越来越厚,像随时会下雨。可不时,太阳又会露上一脸。在水面投下耀眼的斑驳。路上,有一群群的老牛,脖颈儿上吊着硕大的铜铃。叮叮咚咚。给寂静的山水和云带来些清幽的回响。


湖边步道一景


一群老牛在路上闲逛。

路边描了张湖畔回望大坝的速写。继续赶路。


湖畔山路上,回望大坝速写

走到了水库尽头,看见路消失在前面山崖前。想都没想,脚蹬手攀战战兢兢爬上去,才发现不对。那后面根本不是路。又战战兢兢翻回来。再细看,那悬崖高出下面二三十米不说,上面没有多少腾挪空间。能全身而退实属侥幸。心砰砰乱跳。埋怨自己的冒失鲁莽。没路标,没足迹,没绳索。那样的路,竟然也敢上?


走到了Lac des Dix湖的尽头。


湖畔山路尽头的山崖,想也没想就翻了过去。险!

回转身,旁边儿山影里坐着位小哥。操着法国口音的英文好心地说,看你爬上去我还奇怪,你这是要去哪里?山路在这里,他指指身后。

细看,原来路在这里转了个180度。从水边掉头上坡。路标呢,就在小哥坐的石头背后。倒也没被小哥挡住。只是那里坐个人,便不会注意后面的步道标志。哎,长叹口气。这算魔咒吗?无论在加州还是勃朗峰,但凡有人坐立在路牌前,自己都会走错。

11:30,离开了水边的平路,开始一路上坡。刚才水边步道的轻松惬意不见,疲惫虚弱尽显。步子,简直慢到像个体虚的老大爷,拄着杖一步又一步向前蹭。心跳出汗喘气,痛苦不堪。而且,总口干舌燥。按说随走随停是走山大忌,节奏容易被打乱。自己的方法是两小时一停。喝水休整。可今天根本做不到。每半个小时甚至更短就要停下来喝水。还没走到坡顶,两升水只剩了小半升。


从湖边开始一路爬坡

好了,也别全说自己的不是。刚才那位小哥看上去才二十出头。体格匀称健壮。包也绝对没自己的大。可上了山道,除开始时还能见到他跟在后面。之后再不见身影。


山路景色一瞥。


路上老Dix山屋的遗迹。

12:40,终于走到了坡顶。

前面是冰川遗留的平坦荒原。可以看见远方粘稠褶皱的冰川,还有潺潺的溪流。于是喝足了水又接满了瓶子。阿尔卑斯山野的溪水,冰凉之外也很干净。是一路重要的补水来源。没有用净水药片,但从没出过问题。


Cheilon冰川流出的山泉,是路上难得的水源

卸下沉甸甸的背包,立刻浑身轻松。坐在石头上,取出酒店准备的路餐苹果。山风猎猎,吹得满身汗水冰爽宜人。天上,时晴时阴、云卷云舒。大团大团绵羊般的白云被山风赶着,滚过山梁,彼此追逐着越过冰川,向着另一侧山脊磅礴碾压而去。眼前,是浩荡的冰原。周围,是黛色的山峦。四下展望,目力所及,再不见第二个人。


四望周围杳无人迹的山景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这几句,此刻太应情应景,直撞到心里。一个人走进大山。浩瀚天地间唯我一人。大自然的壮美辉煌,也只一个人默默独享。这种独自的个人的体验,看来千年以前就是山客们追逐的感受。

苹果酸甜爽脆又多汁,可口提神。吃完,人又有了元气。起身继续赶路。跨过平坦的荒原。前面的路蜿蜒着上了东侧的乱石坡。

13:00,上了乱石坡。远远可以看见Pas de Cheves山口。也可以清楚看见那里的铁梯。

前面一对男女,背着大包。在乱石堆里跋涉。脚程不快。自己远远地跟着,正好。一个人在野外,有了速度匹配的同道,确实省心不少。


乱石坡上远望Glacier de Cheilon冰川。

可这一路并不容易。看不清路标,也没有路可言。眼看那对男女上了陡坡顶沿的步道。自己只有奋力攀爬翻越,希望不被落下太远。可爬到一半,看见那对男女又折返回来。一问,才知道那步道不到铁梯,而是去往另一个山口。虽说是殊途同归,可路程远了不少。又少了爬铁梯的刺激冒险。


乱石堆里的跋涉,已经可以看见山口上面的铁梯了。

于是三人绑在一起。他两个前面领路,我在后面紧跟。想起来他俩,就是昨天Prafleuri山口遇见的那对正在置气的小两口。

这一路,顺着路标跟着小两口又下到乱石坡脚。再看铁梯,就在眼前的陡坡上面。这陡坡全是冰雪风化的松土加砾石。之前乱石坡上至少还能找到脚蹬手扶,可这里,只是一个个被踩磨得溜滑的凸起。


乱石坡上回看冰原,另一侧山头上的Dix山舍清晰可见。

男生和女生对看了一眼,说了句什么。女生点头,男生开始攀爬。上了步道,解开包。掏出一捆绳索。打开放下,让女生绑在皮带上,借力爬了上去。自己不好麻烦他们。重重呼出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开始攀登。

后来,有同学同好问起一路经历过的惊险,自己脑海里,总是毫不犹豫回闪出这段攀爬。陡陡的坡度,没有棱角的凸起。上面磨碎的碎沙。手抓不住,脚踩不住。一旦滑坠,这些凸起让人难以恢复控制。此外,造成的磕碰伤害也是危险的杀手。高程上看,这一段二十几米。出了意外相当危险。


一路最惊险的攀爬。可惜照片里看不出来

好在,一切都还顺利。有惊吓,但没意外。爬到山腰的步道,三个人都气喘吁吁,依然颇为紧张。

见到了铁梯,也看见了铁梯上下来的走山客。他们并不这里下山。这里也根本下不了山呀。看着他们走到之前乱石坡里蹒跚而下。我和小两口对望了一眼。三人摇头苦笑。

去铁梯,还有一段带铁链的险峻。可对自己已经不再是挑战了。


铁梯前最后的攀爬。已经不是挑战了

铁梯下,三个人还是气喘吁吁,又要等铁梯上下来的一队人。便停下来休息。聊起来,才知道小两口儿来自英国。男生David,女生Sophie。说起英国与欧洲走山资源丰富,羡慕他们可以就近利用。David笑着附和,Sophie却一脸不屑。斜眼看着David,哼!苦哈哈走山累得要死,有啥意思?

原来他们是重装的backpacking。大背囊里还背着帐篷睡袋食物炊具。肩上自然多了不少重量。昨天那一路上下就不容易。这还没完,等他们到了Prafleuri山舍,已经客满。周边又不让露营。他们只好又翻过Prafleuri山舍后面那坐山口,在另一侧山坡上的农舍前搭帐篷扎营。夜里还赶上了大雨。相当不容易。

这,也难怪Sophie的抱怨。

气还没喘匀,前面铁梯上还有人下来。于是拿出画本,就那么站着快快描了张铁梯速写。画完还在审视,Sophie从身后探出身,转头冲我笑着说,“That‘s really good!” 这时才发现,满头脏辫皮肤黝黑的Sophie,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铁梯前的速写。

14:30, 跟着两人后面爬上铁梯,翻过山口。


铁梯之上

上到山口,另一侧的山坡映入眼帘。一路下坡直到Arolla。又是不一样的风景


Pas de Cheven山口另一侧,完全不一样的风景。

下山路上,同行有位法国阿姨。个子瘦小、行装破旧。上了年纪,却背了个重装的大背包。她主动攀谈,英文很好。细聊起来,才知道她叫Elaine,还是里昂的大学教授。更有趣,她路上也画画。而且画得还是自己一直犹豫要不要带的水彩。水彩画具太多且重,还要有水,准备起来更是费时繁杂。最终还是决定放弃,一应画具全留在了苏黎世酒店。

画画的爱好聊得兴起,两人立在路边解下背包,翻找出彼此的画本就那么站着交换翻看。自然少不了一番点评一番会意一番大笑。让过往的山客驻足好奇。Elaine的绘画理念和自己很有共鸣,都是没有任何科班老师的训练,全靠自己胡乱摸索感觉。希望保留自己朴拙的纯真感受。


Elaine,同样走山画画的法国教授

聊起彼此路上画画体验,却很不一样。她有法国里昂到阿尔卑斯就近的天时地利。现在又是学校假期,出行没有目的行程压力。想起一个地方就开车前往。在附近背包露营。遇到心仪景色,便多住上几天、多画几张。我呢,顶着紧凑的行程,只有走路中间休息时抓紧时间的炭水笔速写。水彩,虽表现力丰富也看着养眼,却只能等回家后再慢慢补画了。

天上终于淅淅沥沥开始下雨。对面,冰川挂在山谷里。云遮雾罩。


山路对面的Tsijore Nouve 冰川

打开带着的雨伞,发现确实比雨披雨衣便捷实用很多。一路,登山杖虽在手边,自己基本不用。一手握杖一手撑伞,没有丝毫妨碍。此外,雨伞也没有雨衣雨披透气凝水的问题。

Elaine还是那一身短裤加风衣,背着她的大背囊。两个又聊起她早前学术交流去中国旅行的故事。教授故事多多。两人这般聊了一路,即便腿脚酸麻,倒不觉得多累。不知不觉就走到山下的Arolla小镇。


Arolla小镇终于近在眼前了

17:20 ,终于走到了自己的下榻酒店。门口,和Elaine道别。她还要继续赶路,去下个镇子露营。 明天,她指指天,如果明天天气好,我会去Lac Bleu画画。咱们也许那里还会遇见。说罢她挥挥手,背着硕大沉重的背包转身走进雨里。

酒店房间很大。设施也不错。有热水炉。还贴心地准备了插座转换器。


Arolla酒店的房间

晚餐就在酒店餐厅。人不多。身后一桌,一伙人讲着英文。想起有几个是昨天过Col Termin山口后遇见,从Louvie湖走上来的几个来自Montana的老美。旁边儿还有他们的朋友。但自己今天疲惫不堪,一路下山和Elaina话也说得够多,只想一个人桌上赶写当天日记。回想一天的辛苦还有惊险,决定犒劳自己一番。难得要了杯瑞士啤酒,头台蔬菜色拉,主菜pesto意大利面,甜点三球意大利冰淇淋。


今晚点了奢侈的晚餐

吃过晚餐,窗外的雨还在淅淅沥沥下着。想来有趣,Haute 上的“阴晴雨雪”四样,到今天算凑齐了!


晚餐后,雨终于停了

按路书,今天完成20公里,高程爬升共1000米,下降1400米。

晚餐后餐桌附上Haute地图,让读者对行程有个直观印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onglyrunne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yangdelp' 的评论 : 其实感觉比没有你们长途骑行更难。只是中间有些部分需要些小心谨慎。其次,徒步上下山,比骑车多些辛苦罢了(其实骑车上坡也很不容易)。
laoyangdelp 回复 悄悄话 佩服!这么难的山路,我是不敢去走的。只能心随你的文章照片和画作来游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