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longlyrunner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瑞士单人走山记(1):不平常的开始

(2021-09-19 17:07:37) 下一个

山舍Cabane Mont Fort的露台,视野开阔。前面的缓坡和背后的远山皆尽收眼底。自己刚刚一路辛苦跋涉来的步道也一览无余。三两一群的男女,或立在栏杆边远眺山景,或坐在长桌前用不懂的语言说笑。手里或面前都有酒杯酒瓶。满足惬意。并不多看一眼我这个风尘仆仆的新来者。也没人打招呼。

带着一头汗水满身疲惫走进山舍,正撞见管理员端着托盘去送酒水。欢迎!你来的正好,我们马上六点半开饭。额,你的名字是。。。


终于走到了山舍Cabane Mont Fort

我去!已经六点半了吗?今天竟然走了五个小时?不过总算是到了。长长舒一口气。赶忙解下背上沉重的背囊,伸一伸腰身,揉揉酸胀的肩膀。

楼梯口有鞋架,脱下沉甸甸的走山靴换上轻便凉鞋。这才感觉到了放松。提着背包爬上三楼。

房间是个窄小顶楼格子间。今晚山友不多,虽两张床铺,只自己一人独住。屋顶倾斜空间局促。好在有扇西向的窗户。窗前空间尚勉强容我这身高立足。此刻窗外,太阳已经偏西。 


今晚在山舍的“包间”

下楼到餐厅。座位已分好,杯盘也已摆好。自己这桌被玻璃隔板一分为二。隔板另一侧一对男女,和我点头致意后便再无交流。只彼此小声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语言。倒是另一侧那桌,立着几大扎啤酒。两男两女在用熟悉的英文大声说笑。 


山舍餐厅加了玻璃隔板的餐桌

平时无感的垮垮美音和老美一贯的旁若无人,此刻成了亲切熟悉。很快便和他们热络地聊在一起。 他们是俺路上认识的第一队山友Clair一家:Clair、她父亲Jay、她伯伯Cohee,还有父亲的女友Christine。

第一道上来的是汤。浓浓的番茄汤。除了番茄,还有些碎面条。但酸酸的极开胃。辛苦一下午,才真正感觉到肚饿。


晚餐头台西红柿浓汤

边吃,边和Claire一家聊起彼此的一天。他们从TMB上的Champex湖开始徒步。虽然上山搭了缆车,但为了躲爬升多绕出不少山路。加上昨天刚走过最难的一段翻越Fenetre d'Arpette。累瘫了。问到我,我说这是自己第一天。虽不致累瘫,却也不平常。

————————

清早,苏黎世旅馆checkout存好箱子,背上背包走去不远的中央车站(Zurich HB)搭火车去Le Chable。中央车站不小。永远熙熙攘攘人流如织。瑞士铁路的自动售票机并不好用。好在有个售票厅,里面的工作人员都讲英文。买了套票。先去洛桑(Lausanne)转车去马提尼(Martigny),再到Le Chable。 价格差不多100瑞法。


瑞士铁路网发达便捷

第一程,苏黎世到日内瓦机场的城际快车IC-1。只停几个大站。瑞士火车全程要求戴口罩。注意到乘客们都很注意。车出苏黎世,两边多是平原或不高的丘陵。油绿但不抢眼。路过首都伯尔尼,只见到个掠影。快到洛桑,大片蓝色湖水扑入眼帘。遥远的对岸,云影下,黛色山莽拔地而起陡陡插上云端。让人精神大振。


洛桑附近的湖光山色

洛桑站换车五分钟。IC-90。城镇火车沿着湖边每站必停。于是看见了更多的湖水和更多的山。


火车窗外景色

马提尼车站换车有七分钟,却没赶上。 

谷歌地图精准。换车路线也算标得清楚。不过下车之后,手机的alignment有些问题。又见到了大伙儿多左转去了GPS路径反向的涵洞,自诩方向感一贯很好的自己便有些无所适从。犹豫片刻,决定还是跟GPS。 

于是右转上了小路绕了个大圈来到车站这边,才发现原来大伙儿直接拐进的涵洞直通这侧站台。可站台视野里看不到要找的50号站台。问几位乘客。也不知所在。等站边小店里问明白出来,绕过车站建筑看见了后面的独立站台时,去Le Chable的火车正好关门启动。 

下一班火车一小时后。等待间,描了一张车站速写。 


马提尼(Martigny)车站速写

火车到Le Chable,已经下午一点半。车站外就是缆车站。不想费事儿,坐缆车吧。结果被缆车售票大妈指使到壁的游客中心(visitor center)。你有预定的话,要去那里买票。 

游客中心里漂亮的小姐姐人特好。说有山上Cabane Mont Fort预定可以免两程缆车票。不过呢,小姐姐微笑着,今天你很不凑巧哈,第二程缆车站刚好在翻修。要到下午四点半以后才开通。你真的要走过去吗?走过去可不容易哦!嗯,好的。你可以这样走。她拿出张Le Chable上面小镇Verbier的地图,Verbier下了缆车,你这样这样。。。小姐姐笔下的线七上八下扭拐着很快到了地图边缘。嗯,下面,你就沿着路标找Les Ruinette缆车站。不会走错的。 

Verbier下了缆车。头顶,轰隆隆的直升机在吊运修缆车站的材料。


帮助翻修缆车的直升机

上路前,看了看小姐姐画的Z字形路线,又看看谷歌地图,谷歌GPS找到的路看着利索多了,也近多了。没犹豫,跟着谷歌地图走吧。 

山路太好走了。一路是缓缓的下坡。有风景还有山溪流水。人也走得开心。等走过一处hairpin turn,看见两位女生牵了狗下来。越发不疑。


山道上俯瞰山下小镇Le Chable和来时的山谷

之后,走到了GPS要自己右转的路口。 

可这里哪有路口呀?有的只是路上一座小桥一条叮叮咚咚的山溪。前后左右看了又看,也没见到小路或步道的痕迹。而自己脚下这条路向前不久,谷歌地图上便没了踪迹,通到哪里无法知晓。

跟着GPS,竟然迷了路!


谷歌GPS命令我右转的地方

 

谷歌地图立此存照。那根超近的直线路线,其实是条山溪

此时已下午三点。大日头下无遮无拦,前后也不见一人。心下暗暗叫苦。

忙放下背包,解下水瓶倚着桥栏喝水。慢慢让自己平静下来。前思后想,GPS出错无遗。自己功课也不到家。没料到第二段缆车停摆。也没好好看路线地图。而且,太大意了。也不想想,有缆车一定会有陡陡的高程爬升呀。可第二段缆车的爬升在哪儿呢?走过来一路下坡自己不还傻傻地挺高兴吗?

又想,现在已经三点。最差选择无外乎原路返回Verbier。再搭四点半后的第二程缆车上山。只是走回头路太过无趣。走成这个情形再回去坐缆车,心里也说不过去。又看了看谷歌卫星图影像,能看见这条路再向前,依稀像是七扭八拐在林间穿行。又想起之前走过的两个带狗女生,觉得前面的路应该能走出去的。这样,至少不走回头路了。

于是上路。 

这一路,才是真正爬升的开始。路况不差。但确实又陡又长。两侧有民居山舍chalet。几家门口还停着汽车。也难怪。今天周五,正是进山度假的时候。 

汗马上出来。衣服也很快湿透。想问问前面的路如何出去,才明白这里虽然有不少人家,却少有人懂英文。好容易见到对面下来一对走山父女。女儿一身时尚走山服,老爸却吊个垮垮的跨栏背心。服装搭配有趣!请问您讲英文吗?太好了,这路。。。几问几答,终于知道了路的出口。也明白了自己一个下午白白兜了一大圈的悲催。

知道了自己今天目的地,大叔瞄了我一眼,语重心长:路呢是远了些陡了些。小伙子,不着急,你总能走到的!话语里颇有些同情还有些悲壮。后来看地图才知道,从这里到les Ruinette再到Cabane Mont Fort,有足足1100米的高程提升! 我倒!


山道上帮俺指路的父女俩

好容易七绕八绕,终于绕出了树林,绕回了GPS上有显示的步道。路边也见到了熟悉的黄色黑边步道标志。长长松了口气!从树林间远眺,又见到阔别三年披雪的勃朗峰。午后艳阳下熠熠生辉,煞是好看!


又见到熟悉的步道路标


又见勃朗峰

山路漫漫,继续爬升。时差加海拔。身体大概还没完全适应。气喘如牛、大腿吃紧,有些要抽筋的征兆。停下来吃花生糖、喝水,坐下来休息。和三年前走TMB第一天经历简直如出一辙。心里也早没有那次那么紧张。翻出画本,写了张山景,也分散下对身体疲惫和肌肉抽筋的注意力。


大腿要抽筋。来张速写分散注意力

再出树林,终于看见了坡上的Les Ruinette缆车站。头顶,第二程缆车轻松地缓缓滑过,像是对自己一路艰苦卓绝的嘲讽


下面就是Verdier。可以看出高程的提升。

上了缆车站已经五点。车站还在施工,附带的餐馆商店尽数关闭。自己两瓶水都已喝完,问一位缆车站里出来的女生附近是否有水源。水吗?你可以接水渠里的水呀。看着有些浑浊其实是气泡。我自己都喝水渠的水,没问题的。 


这水渠里的水,真可以直接饮用吗?

这位姐姐,你说的是真的吗?浑浊之外,关键旁边儿草地上还有牛们,你确定这水可以直接饮用吗?当然,这话是我在心里问的。多说无益。见到前面还有一群山地车暴走族,觉得这些本地土著也许更靠谱。 

水吗?大厅里面下楼有卫生间。那里可以接到水。于是按他们说的走进正在施工的缆车大厅。果然找到楼下卫生间。哎,出门在外,问对的人永远最重要。 

后面还有五公里多山路。时间不早,继续赶路。 

————————

上来的主菜是一大碗意大利面。浇着浓浓番茄酱肉汁。还冒着热气。这家山舍伙食够呛啊!肉酱乏味,parmesan cheese也没有!一旁的Claire抱怨。自己早餐的三明治外,中午也没吃啥正经东西。路上紧张赶路还不觉得饿,现在已经饥肠辘辘。不管三七二十一,撒上胡椒粉和盐拌开,开始狼吞虎咽。顺带还干掉了两大片面包。 


Cabane Mont Fort山舍晚餐味道一般。但足够果腹!

最后,甜点。一块不大的巧克力蛋糕。 

吃完咂咂嘴环顾左右。各个人群还在细嚼慢咽。想想不如趁人不多早早洗漱,干干净净再回来说话聊天。 起身回房收拾。

拿着睡衣浴液毛巾走进一楼浴室(注意:是欧洲的一楼,不是底楼),关好门拉上防水帘。脱衣放水。水流大且热。过瘾!过完水,上下打上浴液一路搓洗。感觉这一天经历了各种辛苦,到此时方得圆满! 

再开水冲洗。水突突冒了两下,停了! !!

再试,没动静。调成冷水。还是没水出来。难道是淋浴器坏了?这下,知道自己杯具了!

立在淋浴间里,浑身上下满是浴液肥皂泡,突然有种“时不我与”的无奈无助。这种喜剧与小品里才有的俗套,咋就这么倒霉让自己赶上了呢?但人马上冷静下来。想,此时刚好饭后,所有人都在底层。或餐厅续杯饭后酒聊天,或去露台望风景。可谓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一种选择是在浴室静等。到了天黑,饭后聊天观景的人自然会回来。不过,两千五百米的海拔,现在已经很冷。这里天黑得又稍晚。不知会等到何时。不去考量。另一选择,先呼喊求助。不齐有饭后早早回房的人楼梯口经过。最后的选择,身边只有睡衣裤,绝对不能打湿。只能套上内裤下楼求助。只是那样人前经过,满身泡沫浴液只穿内裤,一定引人注目。视为下策。

于是出来淋浴间,在浴室门后对着门外大喊几声。终于,听见有人上楼。终于脚步声拐了过来。现身出现的不是旁人,竟是邻桌大叔Cohee。是男士又没有语言障碍,天助我也!赶忙三两下解释了自己的尴尬,大叔回了句“hold on”,转身下楼。再回来,敲门。呃,管理员说这里的淋浴要买投币才能用。两分钟。可以中间停水。七个瑞法。我帮你买了一个。 

突然觉得自己真土!

之前TMB一路,就以为尽数熟悉了阿尔卑斯走山规矩。可不记得自己要投币才能洗澡啊。自己问也没问,上来就洗,是错误之一。也赶上自己倒霉,热水器里还有旁人剩的一点儿时间,是错误之二。两者叠加,就成了事故。对Cohee千恩万谢从门后接过小小的铜板。掂在手里很轻,上面有凸凹纹路。才注意到热水器上的特殊投币孔。要顺着纹路才能插入。塞进铜板,显示器上跳出来两分钟。 


Cabane Mont Fort同款热水器,可以看见特殊硬币插孔。普通硬币无法插入

终于可以热水中尽情淘洗。边洗又边想,如果旁人遇到自己的情形,会如何应对?又敢不敢只套上内裤一身肥皂楼下大厅求助呢?呵呵,倒是个很好的走山考题。 

洗完热水澡,浑身通畅。取了钱出来去找Cohee,看见他们四个在屋外长桌旁,桌上又摆上了满满四大扎啤酒。还了钱,也讲了自己刚才的糗事。Claire和Christine一旁咯咯咯笑抽了。旁边Jay也笑着打趣,我哥刚才还说隔壁桌的加州伙计有了些麻烦(our Californian guy run into some trouble),没想到麻烦还真不小!大伙儿又是一阵大笑和插科打浑。 

正好把刚才自己的走山拷问题拿出来试试。两位大叔的选择与自己无异。着内裤求助?都说无碍。Jay更决绝,光着我也敢出来找人呀。两位女生都有些犹豫。会出来求助,把上下衣服都套上吧。湿就湿了回去再洗再换呗。

暮霭深沉。太阳最后的余晖在西侧远山背后快速消失。远山很快变成墨色剪影。可上方,依然满天彩霞。晚风徐来,冷冽清爽,满是山野的气息。整个山舍就像条载人的孤舟。泊在山的海面上。背后山崖耸立,前面长长的缓坡直铺到远方。唯有遥远的缆车站有几粒灯光。那,好像是文明的边界。此外四下再不见一点儿人烟。


晚霞中的山景

又想今天的种种意外与尴尬,多和现代人生活习惯有关。有了GPS便盲目依从。有了过往经验便当一切如此。现代的我们,过分依赖这些自以为是的理所当然。这,怕也是自己需要走进大山,让自己返璞归真的理由所在。 

借着天光,快快速写了一幅余晖中山舍一侧的山。黑白的笔触何尝能诠释五彩的余晖。意思一下罢了。


速写Mont Fort山舍一侧的山峰

八点。天色已黑,回屋上床。回想今天走了16公里,爬升了约1200米。本以为是取巧轻松的走山第一天,因为几个意外变得并不平常。又想起自己儿时总憋不出作文题材。今天的经历,倒可以给那时的自己应景。题目嘛现成,可以叫作“不平常的一天”。 

附上Haute地图。让读者对行程有直观概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onglyrunne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92m' 的评论 : 嗯,是的(握手)。其实,不光GPS会出错。野外还领教过罗盘失效。出差经历过星级酒店门卡刷开别人房门。正如文里说的,现代文明让人头脑简单。但旅行与户外,却时刻让我们警醒。这是自己喜欢户外特别是喜欢一个人走山的原因之一。
92m 回复 悄悄话 哈哈,盲目相信GPS的一般都是没住过偏僻地区的,我在Vermont的时候,很多森林中的路口会有政府部门立的大大的牌子写着 Your GPS is wrong ????, 所以一切以当地人手画地图为主,自己在给别人指路时也会特别说明谷歌地图是错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