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longlyrunner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单人背包走山记(上)

(2021-08-09 22:33:29) 下一个


题图:山中最后一天清晨,雨后青年湖(Young Lake)的朝阳。手机随手拍。

这次七月底优山美地走山,并非有长久计划。六月底重回泳池,打水训练有些过猛,脚踝韧带旧伤复发。走路有些影响。不过,情况时好时坏。想着八月中计划的长距离走山,便有心安排一个几天山中背包徒步。第一呢算适应性拉练,身体各部加新旧装备可以好好磨合。第二可以检视路上表现,考察自己走山准备程度。第三,不自量力,还想体验下路上水彩炭笔速写的各种可能。路上,因为种种,走山计划完全被打乱。但因时应势随性而为的安排也有趣。最后,不算进园的一晚,路上四天路露营三晚。遇到三场大雨暴雨,还有几番不期而遇,颇有意思。特此为记。


背包后面还带了只布袋。里面装了炭笔水彩两只画本,还有简约版颜料和画笔以及一个塑料小水桶。


山中四天三晚的行程。起点是三点钟方向的Tuolumne Meadow步道入口。

 

引子:野外许可


走山的一切,从申请优山美地的野外许可(wilderness permit)开始。 

野外许可和买公园门口门票进园者最大的不同,是可以把车子停在申请指定的步道入口(trail head)停车场多日。也可以在山间露营。每份申请,会标注进出山的步道起点与日期。一般是同一处。毕竟车就留在那里。但路上和山友聊起,有很多例外。有几组人彼此对穿换车的,也有路边搭车回到起点的。以前公园提供后山120公路上的班车服务,每个步道口都停。对单程穿越的徒步者非常便利。疫情后都停了,现在也没恢复。这是后话。

去年进山,发现进山者众,申请一位难求。连续每日提交申请并非有效对策。很快发现诀窍。头份申请提交后,会收到拒绝回函。回函里,有个重要链接会显示每个重要步道起点未来一段时间内的剩余名额。即便如此,这也只是参考数据。若一组人数超过四个,即便进山那天有空余名额也很难拿到。

于是,申请了7月26日三人野外许可。很快拿到批准。可是没找到队友 —— 身边对走山兴趣的人不多是一则。自确实,己也没认真找。本来八月中的长距离就是单人。也想尝试下野外一个人的应对能力。一路上还带了画具,想边走边画。跟了队伍,总归会不方便。

关于野外许可,还有几点补充。

三人五天野外名额费用二十块。这费用要网上提前交。这个,并不是公园门口收的进园费。除非你走山进园,否则,开车进园的费用,还是要在公园门口另交的。

野外许可需要在确定时间领取。错过那个日期,即便已经网上付费,依然自动作废。许可证还要在那个时间在公园门口(对自己而言一般是西门)的ranger station领取。领取前,会有美女ranger做个比较冗长的野外纪律与注意事项讲座。去年是在线上,今年恢复成了in person。许可证上会有起止日期,放在驾驶台上。车子便可以留在相应步道口停车场过夜。

有了野外许可,另一大好处是可以进山前一天和出山后一天在优山美地village不远的营地露营一晚。那里的营地因为方便,旺季时一位难求。有野外许可的人,可以在营地的边角不影响camper的地方搭设帐篷过夜。山谷营地,有卫生间饮用水。附近还有有餐馆、百货店。是走山前最好的出发点。也是很大的便利。

7月25日开车进园。门口的ranger station听ranger上课。并被告知自己原定步道入口因为山火关闭。附近步道也关闭。原定的大峡谷环线无法完成。问我有啥想法?问了问120之上几个入口都没有名额。干脆改到Tuolumne Meadow。那里,是JMT(John Muir Trail)和PCT(Pacific Crest Trail)的交汇。向南向北都有很多选择。


公园公路边的山火现场。浓烟依然弥漫。西边山火东边雨,可见公园内多样地貌带来的气候差异。

进了village,找了去年露营同一块营地搭好帐篷,树荫下展开自带的帆布椅,坐着看书。晚餐,在Village快餐店吃了美味鱼肉汉堡。百货店补充了气罐。傍晚去happy isl的小河洗澡。轻松惬意。


河边风景与速写。


Village营地里树荫下看书的惬意

第二天清早,六点起来拔营收拾。四下里的露营帐篷静悄悄的。可旁边通向Happy Isl步道入口的路上,已经有三三两两day hiker们在路上。估计是Vernal Fall、Nevada Fall ,甚至当日徒步去爬Half Dome的。Village里员工餐厅早早开放。买了咖啡和美味鸡蛋鲜肉蔬菜卷。吃喝完,开车进山。

 

第一天,头场大雨

 

山里的故事,从山里第一晚的暴雨开始。

清早进山,天空晴朗。可西边一块乌云如影随形,越聚越多。好容易负重跋涉十二英里登高600米到了太阳升湖(Sunrise Lake)。乌云已经遮天蔽日。刚刚搭好帐篷,雨点儿噼里啪啦砸下来,跟着疾风(gusty wind)吹得帐篷支杆不时被弯成了一张弓。躲在帐篷里,忍不住要去扶着支杆,担心支杆折断。又担心地上的绑钉被风拉扯着松脱。这帐篷完全是个低容错设计。但凡支杆地钉失效,支杆立不住,四面绷起的防水底布便失了依托。水淹七军会是唯一的后果。

才傍晚六点钟,已不见多少天光。也算奇特天象。帐篷里啥也做不了,只好钻进睡袋,躺着听外面的风声雨声。

七点,雨声渐小。钻出帐篷想趁机生火做饭。哪想雨雾中火柴失效。折腾了半天也划不着。做罢!

又想起走来路上看见湖畔入口石台上有人家露营。略一犹豫,还是果腹事大。举着煤气炉小雨里深一脚浅一脚跑了三百多米去借火种。这样,才有了当晚的热饮热饭。泰国米粉风味的路餐。山里不挑食。任何食物入口,都是珍馐美味。

刚吃好没多久,雨又转成瓢泼。好在风小了些。这才有心帐篷里录了一段视频。这场暴雨,一直持续这个规模直到午夜。对久旱的加州,也算是难得的浸润。

严格说,第一天12迈20公里,几乎都在爬升,难度不低。见到了Cathedral,还专门岔路出去看了Cathedral Lake。路上,遇到好多走山背包客。不少,是反向从Valley出发,沿着JMT准备走二百多迈的。一个个背囊硕大,踌躇满志。彼此寒暄问候,对他们能抽中走JMT的许可都颇为自豪。里面还有不少银发族的老者。一队四位老爷子,背着大背囊,自嘲脚力不再年轻,且走且歇。可对两百多迈之外的目的地Mt Whitney毫不含糊。嗯,年轻人二十天,我们准备三十天。神情里,满满对即将完成的JMT全程的自豪。

路上,也尝试了水彩和炭笔。有得有失。


Cathedral Lake


被称为Cathedral的巨石山(水彩与炭笔)。水彩的污渍是帽子上滴下的雨水汗水泥水(汗颜)


JMT 步道上的山景。

 

第二天,从Sunrise Lake到Glen Autin

 

早起,天空大朵白云。间或能看见蓝天。阳光不时透射下来。朝霞灿烂。远眺石台那儿的人家还静悄悄没动静。不好再打搅借火。嘴里丢了几把trail mix,快快描了张湖畔速写。收拾起东西背包上路。

Sunrise Lake露营地的清晨。

第一晚火柴失效,心下犹豫。心想后面行程无以为继。不如今天十几迈直接回大本营营地。经历了一夜豪雨,又走了二十几迈山路。走山磨合的目的可以算达成。营地里有吃有喝,更重要可以坐阴凉下安逸地看书涂鸦发呆瞌睡。也不错!

下山一路碎石路,脚踝旧伤不敢走快。被德州Austin来的年轻帅哥Ben快步追上。闲聊起彼此行程,听说我因为火柴准备就此回营,说等等,我有备份的打火机,放下背包跪在地上便开始一通翻找。。。

靠着Ben的火机,俺在山里又多呆了三天。每日有热饮热饭,也才有了后面的遭遇和故事。心里,一直暖暖的。感念Ben山路上雪中送炭的心意!

可山里的天气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清早在Sunrise湖边看见的朝霞,很快被一片混沌阴霾覆盖。路上,还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遇见山下上来的两组骡队,驮着大罐煤气还有其它物质上山。问是不是给Sunrise Lake前面那个High SierraClub送的给养。回说不是,HSC依然关闭没有开放。给养是给那里Ranger Station送的。又问今天天气,他们也说不好。

下山一路,天色越来越暗。心里打鼓。这回倒不是火柴,而是帐篷。

自己的帐篷,走山前刚刚置备。价格不菲,瞧准了是backpacking专用。之前那顶双人帐好是好,就是太大太重。加上雨披有七磅多,而且打包后占地不小。一个65L的背包,同时放进熊桶帐篷睡袋,很局促。去年走山,想来个取巧不带雨披,差点儿雨中露宿。这回的帐篷,虽还是双人,却只有三磅。减了一半。体积也小了。

但进园后露营与昨晚的大雨,见识了帐篷的几个优缺点。

体积小重量轻易搭设之外,内部布局宽敞合理。这点,对于个高者帐篷内需要辗转腾挪很重要。对于需要雨中进出敞篷更重要。帐篷太局促没有预留空间,湿身进入会打湿睡袋睡垫,让人尴尬。此外,纱帘在雨篷下透气,并留出帐外遮雨空间可以放鞋和水瓶,?这些都是很好的优点。

缺点也很突出。首先是不能自持稳定,一定要六颗地钉钉牢绑绳拉紧,两个支杆才能立住。在石板地或其它没法钉牢地钉的所在,便无以为继。而一旦某个地钉松脱,那一角绑绳没有力道,支杆便会歪斜。这事儿俺一直担心。之后还真发生一次。后面会有详述。

其次,帐篷外防雨布并非water resistant。沾上雨水很难抖干净。面积大又没法用纸或布擦干,只能湿着叠起装袋。外面的积水透过纱帘浸到內帐。再打开,一定里外皆湿。不能用。

其三,湖边露营地气很潮,原以为透气的帐篷内部结雾凝水严重。內帐顶棚全是湿的。尽管没水落在睡袋上,收起折叠时积水也会浸的到处都是。这些积水湿气叠加外侧雨水,晚上再打开,帐篷同样里外皆湿,没法睡人。

下到Tenaya湖边,景色怡人。想着今天若不见晴,只好返回tuolumne meadow步道入口取了车,再从长计议。先去湖边涂抹一番。

来到山下Tenaya湖边。细细的雨雾中涂抹了一幅水彩。

水彩的塑料水碗,不幸昨晚进出帐篷时一屁股压裂,无法使用。想画水彩,只有放下背囊,取了画本画笔颜料盒,水边找块高低合适的石头,直接坐在水边用湖水润笔调色。天上淼淼飘着细细雨雾。画纸显得邋遢。又没有平时的铅笔起稿和工具与耐心。更没有过硬的技法。没了耐心,只能草草收场。不过,湖边这一耽误,倒等出了云开雾散。阳光明晃晃洒下来。心下大喜,感觉终于不用做逃兵。至于目的地,看了看地图,决定去tuolumnue河大峡谷的入口处Glen Aulin。那里去年走过,几个步道交汇。想着从那里走回Tuolumne meadow步道入口,也不错。

收拾画具上路。走到120公路的sunrise 步道入口,见对面石板石台上,几个女生摊开了帐篷在晒。一问,几个在山下湖边也遭遇了昨晚暴雨。心下一动。沿公路走了一哩到Tenaya湖边Murphy Creek入口,也不急进山。找了旁边儿一块平整的山石,把湿漉漉的帐篷取出摊开晾晒。人呢,躲进公路对面的湖畔小树林里,埋锅造饭。

Ben的打火机很好用。煮了咖啡,又开水冲了意大利面路餐。对着眼前湖光山色吃饱喝足。水瓶里重新灌满湖水,再回到石台上。帐篷早已干燥如初。毛巾衣服也已经晾干。一一打包装好。背包上肩,走进Murphy Creek林中步道。

这一路去年走过。这回反向是个明显缓坡。虽长,一点不难。只是路上不见一人。只在May Lake交叉路口处见到一对老夫妇。两人目的地May Lake。走得疲惫。精神却极好。寒暄一番,特别告知我Glen Aulin扎营人不少。

到Glen Aulin,才下午两点。还在想要不要一鼓作气,再走个五迈多去到步道入口取车。心里,总懒懒地想念悠哉悠哉的树下读书。可看到河里一处瀑布和瀑布下戏水的男女,心里又痒。心说知道high Sierra club今年不开,不如去看看那里能否能扎营再说。

Glen Aulin的High Sierra Club干净宽敞的营地里,见到一位老者走过来。初以为是管理员,再问才知道也是今天才进来的露营者。老爷子听自己说想走回步道入口,劝我,走山不就是悠哉悠哉边走边看边玩儿吗?既来之则安之。这里扎营,有厕所还能玩儿水。不比苦哈哈赶回去强?

言之有理,又想到帐篷已干,天气又好。没有赶路的道理。决定就地扎营。

帐篷里换了泳裤,下到瀑布下的水潭。水潭很小,水流也不急。初入水觉得河水冰凉,但很快便身体适应,全身浸在凉凉的的水里,对负重的双肩酸胀的双腿脚踝都是极好放松。很是惬意。身体泡够洗净,出水回帐换了衣服,又拿了画本回来。依旧湖边石头上坐定,就着湖水画画。瀑布边儿水雾弥漫,可主要还是画技太差加心浮气躁。不尽如人意。

Glen Aulin的瀑布 (水彩与炭笔)

当时,对一路水彩的尝试很失望。觉得耗时,画的质量感觉也不好。后面,便再也没动那杆硬硬不好使的毛笔。可回到了家检视,发现即便再朴拙的水彩,也比炭笔速写色彩丰富有层次有感觉,才也些后悔。这,也算路上的收获。为八月中特地置办了好笔,希望见到不一样的结果。

下午,埋锅造饭,又吃了一份意面路餐,喝了咖啡。六点多,便无所事事。没带耳机,也无心玩儿手机。毕竟重装走了十二迈山路。虽是下山为主,也身体疲惫大脑停滞。于是,钻进帐篷迷迷糊糊睡下。一晚无梦。

预告:后面,还有两场大雨。也有绝美的风景。欲知后事如何,敬请期待下集(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longlyrunne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三步两桥' 的评论 : 真好!我这次也不知为啥。赶上了Yosemite难得七月底的大雨(笑)。是意外也是经历。挺有意思的。
三步两桥 回复 悄悄话 挺有趣的经历。我们6月初也走与你相似的步道,当时山上的步道还有雪,不过我们去时天气很好,没有遇到下雨。
longlyrunne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到中年的摩羯' 的评论 : 您能喜欢我真高兴(笑)!
longlyrunne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绿珊瑚' 的评论 : 感谢厚评!一个人走山确实有意思。下集会提到些感受。人家于珈是职业选手。就不比了吧(笑)。
人到中年的摩羯 回复 悄悄话 太棒的博文!无论是文字,配图,画,都很美。存了。
绿珊瑚 回复 悄悄话 画得挺好。一人走山,也爽。前几年,有个于迦,一个人在优胜美地走了一段JMT,一直记得她的优美文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