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longlyrunner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滑雪一则

(2021-03-10 23:19:08) 下一个


太浩雪场暮色(水彩涂鸦)

清早出门,手里一包衣服一只午餐袋。今天,要往返500多公里,进山滑雪。

话说上周豪雨,便惦记起山里的雪。周四晚查路况不用雪链了,忙上网预定。却发现周末票已售罄。没犹豫,决定第二天周五翘班。这才有了今年头次一个人说走就走的进山。

对滑雪,俺一直不怎么感冒。早年受的心理创伤是其一(参见博客“三点一线”)。迷上跑步骑车后,又给自己鄙视滑雪找了堂而皇之的理由。对这种需要豪华装备又借坡下驴偷懒耍滑的运动颇有些嗤之以鼻。也是,与一路溜坡的轻松相比,跑山可是真金白银靠自己力气上上下下。内心里总觉得,滑雪,只是满足奢华人类对速度与技巧的追逐罢了。

不过说到技巧,不会滑雪终归是个缺憾。如今跑山越跑越慢,想再找回速度与激情的青春,咋办呢?

于是去年年初前后,小熊完成了大学申请,便拉了他认认真真开始滑雪。父子俩同时绿道开挂,深绿练手。开始还喜不自禁可以同进同出。可孩子悟性好胆子大,不是俺这长期腰间盘突出病号可比。两三次后很便撇下一句“爸,我先走了”。一骑绝尘呼啸而去。上了蓝道奔上黑道自个儿玩儿去了。

本来,老爸滑雪技术上还颇有些傻傻坚持。如同画画,也想追逐内心的天真,搞个无师自通自学成才啥的。家里饭桌上,被妈妈一语点醒。这滑雪哪里能比画画。画画追的是观画者的感觉,也磨得起时间。滑雪可全是自己的事儿,玩儿的练的不就是那些技术?上个班提高快些不说,也安全些。

这话也对。再去,便认真报了个初级班。

开课时雪地上聚齐,发现班级人头不少。有大妈有美女,有半大娃也有自己年纪的大叔。教练是个老爷子。话少严苛。他会用雪杖敲着学员雪板,指出我们每个人姿势的问题。跟着教练,大伙儿初级道上甩成长长一队,慢慢转着Z字。像幼儿园大班被老师用绳子牵在一起的小朋友,也像二战时大西洋上运输船队再走的反潜路线。看着好笑。这般低难度,却也不容易。下缆车的小坡,那位大妈次次摔倒。课上到一半,一名美女便跟不上班退了学。对俺,要补上以前落下的种种毛病,老爷子的严厉纠正倒真的有效。

下课,问老爷子可以升班吗?老爷子皱眉点头。

下次,便现身中级班。人少了一半。还是同个老爷子教练。还在初级道。不过只走了两次,便换到了小山头上的深绿道。老爷子依然严厉。依然让自己收获不少。左脚踝踢球受过伤,脚腕乏力。他便告我如何有技巧地做平行右转。最后,全班从一处淡蓝道坡上冲下。分别时,我问老爷子能否继续升班。老爷子面无表情说好!

再去,就上了高级班。教练换了个老爷子,学生只剩三个。除了自己,只有个半大姑娘和她母亲。三人水平相当。以为不会再有低级错误,哪想并不顺利。刚下缆车上了崖边窄路,妈妈就在一条很平的窄路上摔倒。按说这妈妈段位不差,姿势也挺好。她的意外摔倒,连带后面的自己险些跌下陡坡。好在老爷子并不严厉。又笑话多多。几个人山上蓝道出没几次。又得了些老爷子大坡速滑的心法。课后,便自己试了试几个深蓝和几个浅黑的雪道。感觉不错。依稀觉得和小熊对决一把了。

不成想,之后疫情爆发,雪场关门,断了继续滑雪的可能。也没了雪场上和小熊对决的机会。

这次进山,是上次进山一年以后。可总感觉上回就在昨天。唯一区别,只自己一人,身边没了小熊。

上周,小熊那里也大雪。学校刚解除了禁闭令,可以户外活动。正要短信叮嘱他雪里跑山的注意,小熊却发来短信说自己刚参加学校nordic 越野滑雪课。上完课。挺累,挺难,但很有意思。


学校边儿上的越野雪场

这一查才发现,原来自己以为可以偷懒的滑雪,只是滑雪的一种。又叫alpine skii,也叫速降滑雪。坐缆车上山顺坡而下。另一类,是nordic skii又叫越野滑雪。就是穿着雪板的跑山嘛。除了下坡,还要上坡。雪上穿着雪橇上下前行,难度,可比跑山超出许多。小熊短信里说,要穿那种特殊的类似滑冰鞋的滑雪板(skating ski)。不容易控制掌握,体力消耗也大。不过,真是很好的锻炼。小熊他们校园边的高尔夫球场,便是学校冬天越野滑雪道的起点。雪具租用全免费。跑步过去,租了雪具,直接上道。这倒真是便捷方便。水平高的,跨过马路,多少英里长的林间山路,冬天都成了学校专属的越野雪道。

到雪场已经十点。虽有疫情,雪场人不见少。雪,倒真是厚且棉。借着好雪,斗胆试了试之前没敢走的几条黑道。

上了正经黑道才发现,其道行,其实和画画类似。眼前大坡看起来虽然陡得吓人,只要稳住内心不惊慌失措,控制好转向,缓缓地左右回转,便可以顺利完成下坡,保证不摔不倒。画画上也一样,题材虽难,只要不怕繁琐肯花时间画纸上反复涂抹,也总能磨出一个不差的形似。只是这般的完成,一点儿不好玩儿有趣。滑雪成了保命,画画成了磨功夫。这般磨出来的作品一定呆板僵硬,没有灵气。

今天黑道人少。反复上下多遍。技术上颇有心得,速度大幅提高。特别是心理上对速度与坡度耐受阀值也大幅提升。到后来,可以直接拐进坡道直冲而下,不必再在坡前驻足观望。陡坡上呼啸而下的感觉,太像画纸上大胆坚定的快速落笔。都是兴致所至的一蹴而就。都是真正的畅快淋漓!

晚上到家,又见到小熊送来的学校雪场照片。孩子平时学校边越野滑雪,周末去山里学校雪场速降滑雪。消息里,再看不到其它。妈妈颇为纠结,难道俺们砸锅卖铁送这熊孩子去念的,是间滑雪专门学校?老爸忙宽慰。如今疫情下,有个地方能收留小熊和其它熊们,已经难得。即便整日徜徉在大雪地里纵横驰骋,也是和小伙伴们一起。比他一个人窝家里徒然面壁当达摩,可是强太多啦!


学校的速降雪场


雪场涂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onglyrunner 回复 悄悄话 感谢大神谬赞与鼓励!说的是。滑雪上课确是快速的不二进步法门。画画儿嘛,依旧无师无道,追逐个人内心的体验(笑)。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画得极好!赞不断的学习精神,学习滑雪上课是最好的途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