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落知多少

四季轮回中,我们终将改变了模样
正文

又是重阳

(2019-10-07 14:19:44) 下一个

今天是九九重阳节, 中国人的传统节日。 可讽刺的是我这个中国人却从未庆祝过这个传统节日,甚至对它知之不多。 象我这样的来自大陆的同龄人恐怕不少 。因为, 这些传统节日在我们开始记事的时候,早已被红色战将们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第一次听说它是爸爸教我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独在异乡为异客,

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

遍插茱萸少一人。

爸爸给我讲重阳节的风俗。 那时年纪小啊, 实在很难懂何为乡愁。 倒是记忆力很好, 没两下就把四句烂记于心。 却也早把有关重阳的种种抛到爪哇国去了。今天又逢重阳, 爸爸教我这首唐诗的情景一下子涌上来。 脑海中的画面遥远又清晰:爸爸坐在窗前, 那天的阳光很好, 透过玻璃窗, 从他身后照进来, 满室明亮又温暖。 爸爸手里握着《唐诗三百首》,笑眯眯地向我招手。问我可记下了前日教的李白的《静夜思》。我朗朗地背着床前明月光, 跑到爸爸面前, 依在他腿上,仰着小脸对爸爸得意地笑。

坐在一旁飞梭一样织着毛衣的妈妈,看着我们,笑了:那水一般的眸光温暖得就像那日的阳光。她放下手里的活, 起身关了收音机好要我专心地和爸爸学。

说到收音机,我们家的这台收音机可来历不凡:它是爸爸和他的几个朋友一起组装起来的。 有段日子, 爸爸常常跑卖无线电原件的商店。每天晚上我家的屋子里都弥漫着松香和焊锡混杂的味道。再过不久, 松香和焊锡味儿被唧唧啾啾的“鸟叫”取代,直到有一天终于鸟叫声变成了李铁梅高亢的一句:“奶奶你听我说”。爸爸长吁一声: “终于调出来了”, 脸上笑开了花。 妈妈丢下缝了一半儿的衣服,奔过来,兴奋地转动着旋钮一个台一个台地听过去。第二天晚上爸爸的朋友们上门,装外壳的装外壳( 外壳是在旧货店里买的, 重新打磨上的清漆);贴商标的贴商标(商标是手画的一只熊猫,从纸上剪下来贴在一小块透明有机玻璃上,再用胶粘在机壳上)。折腾了一阵子,一台像模像样的熊猫牌收音机神神气气地立在我家的五斗柜上。 妈妈拿出她早早用白线钩好的带有仙鹤图案的帕子, 小心翼翼地盖在收音机上。

收音机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最喜欢听电影录音剪辑, 虽然就那么几部, 可每次听时都津津有味儿。 还喜欢听样板戏, 据妈妈说我从小就对音乐充满了兴趣, 很小就可以把一首歌唱得很准。 不是吹牛, 那时我自己就是一台戏, 可以一人把红灯记, 沙家浜从头唱到尾。

楼下爸爸的同事是个老北京, 拉着一手的好二胡。常常会叫我下楼到他家去唱, 暗号就是敲暖气。 他的独生女和我差一岁半, 是我的发小, 感情好得像亲姐妹。 每当听到当当的暖气响, 我的心就会像一只欢快的小鸟,扑棱棱地飞下楼去。

这些过往的点点滴滴静静躺在记忆的某个角落, 以为都忘怀了, 却不想在这个重阳节一股脑地冒出来, 钻进心里, 那么清晰,那么亲切。而今我都已过了父母那时的年纪, 他们也已是白发苍苍的古稀之年。时间的流水无声无息地带走了多少个这样平平淡淡, 却又鲜鲜活活的日子?

昨夜的一夜风雨, 后院满目落叶狼藉。因了这涌进脑海的旧时光,让这阴郁轻寒的重阳多了些暖意;也让略有些伤感的心头 多出一丝轻快的欢愉。

                                                                                                                                                                                                                          于2019年10月7日重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蓦然回首沧海月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家宴' 的评论 : 羡慕
家宴 回复 悄悄话 感恩,今年和老父母一同过了一个快乐的重阳节。
蓦然回首沧海月明 回复 悄悄话 拼音害人呢,床前变窗前,我醉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