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w武汉封城

(2020-02-03 01:37:04) 下一个
 
浏览(6178) (32) 评论(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随意生活   留言时间:2020-01-30 09:43:26  
 

情真意切!

大武汉,站起来!

 
 
 
回复 | 7
 
 
  作者:NANAD   留言时间:2020-01-30 05:39:33  
 

本人上海人,没去过武汉.对武汉的影响停留在小时候看的电影《大浪掏沙》.武汉是个地灵人杰之处,定会花险为夷,转危为安的.祝早日找到病源解决病毒.武汉城重开,你可回家见老母!

 
 
 
回复 | 15
 
 
  作者:转个帖   留言时间:2020-01-29 00:35:02  
 

隔着网络,所有的关心、忧虑、同情、伤痛、悲哀及愤懑都只能表示为一串字符。

大武汉能够也必须再次站起来、挺立在华中大地上。

然而,大武汉和大中华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必须得首先挺着腰杆站起来,像平平女士您一样能站立着,直视总统、议员、州长、市长的眼睛,说:你必须得给我们把事情办好喽,否则我们就解雇你!

否则,即使大街又恢复熙熙攘攘、高楼上再次流光溢彩,只要一次官僚的渎职犯罪,就会轻易地任何一个城市趴到地上。

而大武汉和大中国的未来,只能由仍然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人们来决定。他们选择什么,他们就会得到什么。

记得几年前,郭家园子的八〇后曾经连续发表过几篇有意思的文章。不知道岁月的洗礼和生活的经历是否给他带来了新的体会?在道路以目的时代,他并不需要把所有的想法都公布到万维博客里来。只要他的心里有光明的火种,有对自由、独立、公正、权利的追求,那么他和他的同龄人们一定能给自己和后代争取到和创造出这样的生活。

 
 
 
 

---这座历尽沧桑的名城被封,应该载入史册

 

2020年元月22日星期三(中国时间元月23日凌晨 星期四)

今天,武汉被封城了,我的家人都在武汉,我在美国。

不明原因的病毒已经持续鼓噪了很长时间,恐慌的情绪也持续发酵 ,今天终于有了一个更令人恐慌的结果:武汉全城封城!

美东时间下午看到这则消息,正是国内的凌晨,那时离封城还有8个小时。十几天来悬在空中的那把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落了下来,头顶感到麻木,心里感到疼痛。

该来的总归要来,所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一段时间以来甚嚣尘上来源不明的病毒,终于稳稳地砸在了武汉人的头上。

几天前微信群里就有朋友调侃我:平平呀,总是说你们武汉人懵懂,哪晓得会懵懂到这样的地步?

我自然是要为武汉人说话的,武汉就是再不堪,那里也是生我养我,我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武汉虽然不是我最喜欢的城市,但那里却是我最牵挂的地方。

我回复朋友说:天下都是懵懂滴,武汉不过是敢为天下先而已!国人整个一大懵懂,哪有几个清醒滴?只是懵懂程度不同而已,老兄你不能五十步笑一百步呀!

虽然是这样的反唇相讥,我心里其实也在想,武汉呀武汉,你这次的懵懂犯大了,把一千万百姓的命都搭上了呀!

第一时间得知了封城的消息,我马上就想到了远在武汉的家人:妈妈今年94岁,3个月前摔了一跤股骨断裂,这些日子刚刚好起来能够缓慢行动;姐姐和姐夫元月11号从新西兰回到武汉,姐姐已经是7旬老人,姐夫腰椎间盘突出严重,行动非常不便;家中请的护工前几日请假去了东北,现在不能进入武汉了;哥哥郭小宁一家人年前开车去广东惠州过年,才去了几天武汉即宣布封城...

微信朋友圈彻夜不眠,武汉被封城就像一颗定时炸弹,城里的城外的人都被炸得魂飞魄散。

前几日大家热烈讨论的哈梅内伊,川普弹劾,中美贸易战,协议签订等等等等,各种是是非非孰对孰错突然之间都自动停止了,每个人的键盘上流出的都是:武汉肺炎!武汉肺炎!武汉肺炎!

119号我曾在家庭微信群警告大家: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大家过年尽量不要出门,出门要戴口罩,疫情比你们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大家过年尽量不要出门,出门要戴口罩,疫情比你们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大家过年尽量不要出门,出门要戴口罩,疫情比你们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这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还真有那无所谓的,哥哥郭小宁的儿子郭庆就说:其实还好,大家上下班都正常,(华南)海鲜市场前面还有过早的,一堆人过早,完全不在乎...大家都没那么恐慌。但确实不能去人太多的地方,过年就在家里呆着吧!

还是那位说武汉人懵懂的微信好友,他说:武汉封城史!1643年,张献忠攻陷武昌,血腥屠城,浮尸蔽江;1852-1853,太平天国军队占领武昌;19111010日,辛亥革命;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爆发!这位老兄最后不无诙谐地说:百年之后,武昌首义变成武昌首疫!

我也调侃他说: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武汉人就是敢为天下先!

过去我这样说,心里还有些许豪气和霸气,今天这样说,心里却没有丝毫底气。

网络上关于蒋彦永医生2003年非典时期一篇文章疯传,文章题目是:“我说的全是2003年真实情况”,很快这篇文章就被“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了。与此同时钟南山院士关于“不会重复17年前SARS疫情”的讲话畅通无阻。

还有各种标题也看得触目惊心:“媒体:十多名医护被感染,武汉为何不早点让公众知情?”“专家:现在能不去武汉就别去,武汉人能不出来就别出来!”“紧急突发!北美首例‘武汉肺炎’患者刚刚确诊!”……

林林总总的信息都为武汉封城做尽了各种铺垫各种渲染,该来的总是要来,武汉百年之后终于再次封城!

从“武昌首义”到“武昌首疫”,武汉又一次在世界扬名!

从“武昌首义”到“武昌首疫”,历史走过了一个多世纪!

网上有一则冷笑话:武汉市政府确实很愚蠢,武汉在肺炎爆发之初就应该取一个和武汉无关的名字,一直拖,掩盖,现在找不到名字,全世界直接叫武汉肺炎,这个名称估计将定格成历史,武汉城市形象彻底毁灭,百年内难被洗刷!当年广州比较聪明,SARS在广州爆发,但现在和广州完全撇清关系!

在各种揣测各种不安各种焦虑中,等到了国内23号早上,星期四,大年三十的前一天。

我先打通了妈妈的电话,还没来得及告诉她老人家武汉封城的消息,她却先告诉我说:“我们被封了,武汉封城了。”

我电话中语气大概是有点激动,妈妈说:“莫搞得那嚇人,我们都蛮好!”

我几乎是气急败坏的在电话中大喊:“怎么可能都蛮好?怎么不嚇人?武汉实际上已经进入战争状态了,军队已经进城了!你晓不晓得?”

我在电话中问妈妈,我说你老人家94岁了,你这一生中经历过战争年代,经历过颠沛流离,经历过武汉大轰炸,当过流亡学生,你还经历过大饥荒,经历过文革,你经历过那么多,那么多,可是你经历过这样的封城吗?你经历过吗?

妈妈说她确实没有经历过,从来没有。但她又补充说,有这样的经历,也算是人生的一次阅历,妈妈诙谐地说:“这说明我的人生丰富多彩唦!”妈妈最后也承认刚听到封城的消息是有点紧张,她说:“我不想告诉你蛮嚇人,主要是怕你担心唦!”

我告诉妈妈:这是要写进史书的!

接下来我给姐姐打电话,姐姐姐夫跟妈妈住同一栋楼的另一个单元。电话打通时,姐姐说她正要出门去买东西,我一听就有点冒火,我说你怎么还出门?你不晓得封城了么?姐姐也没好气的说:不出门怎么办,不买吃的吗?他们说封就封,连个招呼都不打,还不晓得要封几长时间,一家人未必不吃不喝?现在超市都快要抢空了,我再不去买,只怕随么事都买不到了!

我赶紧跟姐姐说:你快去买,你快去买,要戴口罩,要戴口罩!

微信群也有发所谓正能量信息的,有人说:生活在武汉,没有强烈地震,海啸灾难,火山喷发,飓风袭击,森林大火......来一场封城感受,也算是丰富了人生吧!

发出这样信息的人究竟是已经不会用大脑思考,还是幸灾乐祸,或者就是心怀叵测?

2020年1月23日 星期四 ,从时间上算,中国已经是大年三十,我强打精神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一条信息:新年如期而至,祝各位多保重,健康平安!

微信朋友圈有不少在北美的朋友都知道我的家人在武汉,大家都在关切地询问:平平你的家人是否一切都好?

我向朋友们汇报说:

刚刚跟我家老大打电话,老大说,武汉阴雨绵绵寒气逼人,街上死气沉沉没有灯光,各家各户门窗紧闭,超市货架基本抢空,许多生活用品和食品断货,口罩卖到150元一个(只能用两天),普通的一次性口罩涨价且无货!药房的各种抗生素类药品都卖完了,餐馆全部关门!(我家老大坐标汉口京汉大道永清街)

让人心寒同时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央视的春晚将照常进行,电视屏幕上欢声笑语一片祥和。

各式各样的传言各种各样的说辞让人心灰意冷,官方始终没有任何消息,所有信息都来自民间自媒体。官方媒体依然歌舞升平欣欣向荣,一国之主在新年致辞中没有一个字提到武汉疫情,神州大地仿佛就没有“武汉肺炎”这一说!我跟朋友家人说:现在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ZhengFu不披露真相,老百姓能怎么办?

image.png

上午10点多钟,看到油管上一段视频,顿时泪奔:

“你好我是陈秋实,现在是1月24号大年三十晚上10点多,我在武汉的汉口火车站,现在我旁边100米内一个人都没有。为什么来这儿呢?我是一个公民记者,作为记者出现了灾难,你不敢第一时间冲到前线,你算什么记者?所以我坐最后一班高铁来了!我会用我的镜头来亲自见证和记录武汉这次防灾检疫过程当中发生的真实情况,我愿意帮助武汉人民把你们的心声传递出去。在武汉期间,我保证不造谣不传谣我不会制造恐慌更不会掩盖真相。秋实愿与你共同进退,今天是大年三十,XXX上哪儿去了我管不着,但我陈秋实来了!我愿意和武汉的兄弟姐妹们一起扛!”

我反复地看这段视频,然后将视频发到所有的微信群,我告诉每一个人:这个陈秋实是个真的汉子!

微信朋友圈里大家开始相互拜年,“春节快乐!”“拜年啦!”“年到福到!”,当然其中不乏几句“不要忘记戴口罩”之类的玩笑话。我实在忍不住回复了几个朋友,说今年真的没心情过年了,只求武汉的亲人朋友平安。我同时也发了朋友圈,我说:“国难当头,此生第一次,大年初一不拜年!岁月静好的同学们请暂时休息一段时间,且等熬过这最艰难的日子再岁月静好也不迟!祈求武汉的亲人朋友平安!”

开始惦记自驾去广东惠州过年的郭小宁一家,我发了一个微信询问,得到的答复是:我们在这边原计划去的地方全部取消,每天窝在租的房子里着急,郭小宁更着急。但如果回去风险太大,又不敢冒这个险。只希望在武汉的家人都平平安安!

我告诉郭小宁说: 现在千万莫回来,能保一家是一家!

我还有一个微信好友过年之前从美国西雅图回北京和老母亲团聚,我们当时都劝他取消行程,但是朋友还是回去了。正月初一收到这位朋友的信息说准备从北京买机票直接飞回美国,不再按原计划回深圳了,此次回中国就是陪妈妈吃了一顿年饭,这是一顿多么昂贵的年夜饭!

大年初一打开腾讯新闻网,热点标题是:《鼠年央视春晚回顾:马丽挺孕肚爆笑搭档沈腾,谢娜肖战茶馆一见钟情》,《李嫣一人在国外过年,与闺蜜互拍超自信》,《从网红妆到春晚大女主,佟丽娅正宫归位,最好的报复就是让他后悔》……天朝一派祥和,人民一派欢乐!那些被封城的百姓买不到口罩,那些生病的人进不了医院,大明星们,你们怎么能开怀大笑,怎么能?

更让人无语的是,我有个在美国的好朋友说:刚刚连线加州的志愿者,他们价值五万美金的口罩之类救灾物资在上海海关被截下,理由是被告知:我们不接受境外势力的捐赠!我们的志愿者都哭了,说我们有啥势力啊我们啥势力都没有!

image.png

2020 年1月23号《人民日报 》)

image.png

2020年1月23号《纽约时报》)

2020年1月26日大年初二, 早上看到微信朋友梅长釗发来武汉封城3天之后的一组图片,梅先生说:避疫的汉口,大年初二的下午是什么样的街景?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以上图片摄影:梅长釗)

image.png

(10年前的江汉路步行街)

image.png

(江汉路步行街头的雕塑)

看了梅先生的照片,突然感到心中一阵悲凉,这就是我们曾经的大汉口吗?!我突然发现我写不下去了,我理不屈但我词穷了,我想说一些提气的话却找不到合适的,思来想去,只有一句武汉人的抖狠话最合适:

大武汉,你莫装赖!你跟老子站起来!

平平

20201月26日大年初二

写于美国弗吉尼亚州马纳萨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smilha 回复 悄悄话 武漢之憾:黃金防控期是如何錯過的?

2020-02-05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武漢之憾:黃金防控期是如何錯過的?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李想俁 李明子 彭丹妮 杜瑋

  

  2019年12月31日,一則傳聞擾亂了國人正準備跨年的喜悅心情。一份蓋有武漢市衛健委公章的紅頭文件在社交媒體上流出,檔緊急通知“武漢市華南海鮮市場陸續出現不明原因肺炎”,有人驚恐地問:難道是非典重來?

  

  就在此前一天,武漢市中心醫院醫生李文亮聽同事說,急診科隔離了7名來自於華南海鮮市場的SARS病人。當天下午5點多,他在大學同學群裏發了這一消息,又解釋說,“SARS的表述不太準確,應該是冠狀病毒,具體分型還有待確認”,讓大家加強防範,並強調不要外傳。然而,這張“華南海鮮市場確診7例SARS”的微信截圖還是流傳了出來,在網上大量轉發。

  

  12月31日淩晨1點半,李文亮接到電話,要求其去武漢市衛健委。“當時衛健委連夜開會,應該是應對疫情的會議,我們醫院院領導、醫務室主任都參加了。”會議結束後,院領導詢問了李文亮消息來源,於淩晨4點多送他回家。到了白天,李文亮又去了兩三次醫院監察科,反復被詢問消息來源以及是否認識到“造謠的錯誤”,並要求其寫一份“不實消息外傳”的反思與自我批評。

  

  就在這一天下午,武漢市衛健委發佈通報稱,“近期部分醫療機構發現接診的多例肺炎病例與華南海鮮城有關聯,已發現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嚴重”,並指出,“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與此同時,國家衛建委的第一批專家組已於當天抵達武漢。

  

  武漢的通報迅速澆滅了話題熱度。人們松了口氣,以為可以安心跨入21世紀的第三個10年了。殊不知,一場確診人數遠超非典的全國性疫情才剛剛拉開序幕,並在一個月後被世衛組織定性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

  

  “冷處理”

  

  就在武漢出現“不明原因肺炎”消息第一次傳出的2019年12月31日,《中國新聞週刊》記者來到華南海鮮市場,發現這裏仍正常營業,很少有人戴口罩。有商戶說,事情發生後,市場已增加了消毒次數。華南海鮮市場地處武漢鬧市區,與漢口火車站僅相距一公里,分東西兩區,有600多家商戶,是個開業多年一直傳言即將拆遷的老市場。

  

  有市民表示,“這裏真的是髒亂差,表面賣海鮮,其實貓狗、活蛇活鱉,各種野雞、土撥鼠都賣,還有梅花鹿、活猴之類的招牌”。

  

  2020年1月1日,在聞風趕來的全國各路媒體記者的目睹下,華南海鮮市場正式休市整治。事後,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公共衛生學院副院長、流行病學資深終身教授張作風指出,根據武漢後來的通報,早在去年12月8日,華南海鮮市場就發現數例新冠肺炎患者,如果在其後一周內關閉該市場,並隔離病人、可疑病例和接觸者,疫情絕不可能發展到現在的嚴重程度,可一直到2020年1月1日才關閉了這個市場。在這22天中,可能有很多市民被感染,以致錯失了防控的最好機會。

  

  也是在元旦這天,武漢市公安部門的官方微博@平安武漢稱,“一些線民在不經核實的情況下,在網路上發佈、轉發不實資訊,造成不良社會影響。公安機關經調查核實,已傳喚8名違法人員,並依法進行了處理。”但二十多天後,這一微博已被刪除。

  

  1月3日上午,李文亮又接到派出所的電話,讓其簽署了一份關於在互聯網發表不實言論,屬違法行為的《訓誡書》。此後,醫院科室主任口頭傳達不要在網路上發佈相關資訊。

  

  林羽是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的醫生,他對《中國新聞週刊》回憶說,疫情剛開始的時候,武漢市的策略都是“冷處理”。他所在的醫院就通知,在沒有單位授權的時候,不允許私自在公眾平臺談論病情,不允許私自接受媒體採訪,不僅僅是臨床系統,包括院感、CDC那邊消息管控更嚴重,“整個就不讓說”。當時,醫生們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再囑咐就診患者“口罩、口罩、一定要買口罩、戴口罩”,甚至半開玩笑地囑咐“不要去華南海鮮市場買東西,那裏東西不新鮮”。

  

  從1月6日開始,到1月10日,武漢市衛健委未作疫情通報。在此期間,即1月6日~10日和1月7日~10日,武漢市召開地方“兩會”。

  

  1月9日,武漢不明原因肺炎的病原檢測結果初步評估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徐建國宣佈,對武漢這些病例的病原體,初步判定為新型冠狀病毒。據知情人士透露,第一批專家組成員除徐建國外,還有北京地壇醫感染性疾病診療與研究中心首席專家院李興旺、中日友好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主任兼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二部主任曹彬。

  

  1月11日,武漢衛健委通報確診患者共41例,並有1例死亡,再次重申“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國家醫療專家組專家、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呼吸和危重症醫學科主任王廣發則在同日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武漢的情況“可防可控”。

  

  但11天後,王廣發本人被曝在漢期間感染了新冠肺炎,一時間成為社交媒體上“圍觀”的對象。王廣發在痊癒後於2月1日接受媒體採訪時稱,他們當時看到的資料,是發表在《柳葉刀》雜誌上最初報告的41例病例,肯定沒有醫務人員感染。

  

  知情人士告訴《中國新聞週刊》,第二批專家組於1月8日至1月16日在武漢指導防疫工作,專家組成員既包括王廣發、地壇醫院感染二科主任醫師蔣榮猛、北大人民醫院呼吸內科主任高佔成等臨床專家,也包括中國疾控中心副主任馮子健、原副主任楊維中等疾控專家。

  

  與此相關的,是在1月15日淩晨,武漢市衛健委發佈了一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知識問答》。在這個檔中,官方對新冠肺炎傳染性的表述第一次有了變化:“尚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不能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但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問答》還首次確認了“家庭聚集性病例”的出現,在患病的一對夫妻中,妻子否認有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暴露史。

  

  1月12日~1月17日,武漢通報無新增病例。在這期間,湖北省的政協、人大會議先後召開。

  

  在武漢連續多天沒有通報新增病例的時候,國外卻陸續發現了新冠肺炎病例。1月13日,泰國報告發現了一例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1月16日,日本確認國內出現首例新冠肺炎病例。患者是中國公民,去過武漢,但並沒有去過華南海鮮市場,在漢時可能與肺炎患者有過密切接觸。17日,泰國發現第二例新冠肺炎病例,患者是一名74歲的中國籍女子。在此情況下,美國CDC宣佈,將在三大國際機場對來自武漢的乘客實施篩查。

  

  武漢市衛健委於1月18日淩晨再次恢復了通報,宣佈1月16日0時~24時新增4例新冠患者。1月19日淩晨,武漢市通報17日全天新增確診病例17例,累計確診病例達62例。

  

  1月18日,武漢百步亭社區舉行了有4萬多個家庭參加的“萬家宴”,13986道菜品擺滿黨群活動中心主會場和9個分會場。對於百步亭社區“萬家宴”在社會上引起的質疑,武漢市市長周先旺回應說,“今年之所以繼續舉辦這個活動,是基於之前我們對這一次疫情傳播是對人與人之間有限性傳播的這個判斷,所以對這件事預警不夠。”

  

  科學競賽

  

  當國家衛健委第一批專家組於12月31日抵達武漢時,一場科研賽跑也開始了。12月30日晚10時,中科院武漢病毒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麗團隊受武漢市疾控中心委託,檢測了若干病人的樣本。1月2日,她們就獲得了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證實是一種全新的冠狀病毒;1月5日,分離獲得了病毒,1月11日,受國家衛健委指派,她們向世界衛生組織提交了病毒全基因組序列。

  

  與此同時,中疾控傳染病預防控制所病毒學專家、復旦大學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的兼職教授張永振團隊於2019年12月26日收到武漢市中心醫院和武漢市疾控中心的不明原因發熱患者標本一份。1月5日上午,該中心從標本中檢測出一種新型冠狀病毒,通過高通量測序獲得了該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並於1月10日向外界公佈了該病毒基因序列。

  

  不管誰是分離出病毒的第一人,相比非典時錯誤地判斷病原體延誤時機,中國科學家這次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確定分離出病毒並向全世界公開,受到了國際社會的一致稱讚,可算是有一個漂亮的開頭。

  

  新冠病毒的數據公開後,中國科學家的論文“大賽”也隨即展開。1月21日,國內兩所頂尖大學因“搶發論文”發生齟齬。南開大學高山科研組在中文核心期刊《生物資訊學》上發表了論文《武漢2019 病毒序列的生物資訊學分析》,遭到復旦大學張永振的指責,指其未經同意就採用了他研製出並公開的數據。高山則回應稱已經公開的數據即意味著失去版權,其他人都可使用。

  

  真正引爆公眾輿論的是1月29日發表於《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的一篇文章,通訊作者是中國疾控中心副主任馮子健與湖北省疾控中心主任楊波,中疾控主任、中科院院士高福也是共同作者。

  

  文章通過分析截至1月22日的425例新冠肺炎患者發現,在2020年1月1日前發病的病例中,有55%與華南海鮮市場相關,而在此後發病的病例中,僅8.6%與海鮮市場相關。對此,浙江大學教授王立銘在微博上表示,“從這篇文章看,國家疾控中心早在1月的頭幾天就已經掌握了明確的病毒人傳人的證據……那麼這個消息是在哪個步驟被掩蓋了?”

  

  王立銘的這一質疑在短短兩小時內就得到了數萬線民的轉發和評論。一時間,高福與中疾控面對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機。一些人指出,高福是病毒學家,缺少防疫與公衛經驗。

  

  對此,中疾控副主任馮子健1月31日解釋說,他們是1月23日拿到數據的,然後做了一個回顧性分析,所有病例在論文撰寫前已向社會公佈。

  

  《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總編輯、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免疫與感染性疾病系主任埃裏克·魯賓則透露說,這篇論文從提交到發表僅用了48個小時。高福向《中國新聞週刊》表示,“我現在只想想辦法把疫情壓下去,我啥也不想說。很多人都是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你說我說啥?我就好好幹我的活兒。”

  

  實際上,在高福等人的這篇論文發表之前,已有數篇論文揭示了此次疫情有可能進一步擴大的可能。1月24日,武漢新冠肺炎的定點醫院——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等人發表在《柳葉刀》上的一篇論文就指出,最初的武漢市41個病例中,有14例無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並認為華南海鮮市場不是唯一的疫源地。該論文稱,武漢金銀潭醫院收治的首個感染者發病日期可以追溯至2019年12月1日,且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

  

  這意味著,首次感染人或早至去年11月,病毒先是在人群中傳播,直到12月末在華南海鮮市場聚集性暴發。

  

  據不完全統計,圍繞武漢新冠肺炎,截至1月底,中國科學家已總共在《柳葉刀》與《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發表了6篇文章。張作風表示,這次武漢肺炎的科研成果是一流的,很短的時間內在很多知名雜誌發表了文章。

  

  1月30日,國家科技部發文指出,“各項目承擔單位及其科研人員要堅持國家利益和人民利益至上,把論文‘寫在祖國大地上’,把研究成果應用到疫情防控中,在疫情防控任務完成之前,不應該把精力放在論文發表上。”

  

  從疫情的實際發展來看,這些有指導意義的研究數據與結論,沒有及時向國內公眾公開,也沒有及時地用在撲滅疫情的過程中。在政府的決策過程中,究竟是哪一環節出了問題,依舊是一團迷霧。

  

  疾控的角色

  

  同樣模糊的,還有疾控部門在這次疫情決策中扮演的角色。

  

  在“非典”時暴露出重大問題的傳染病監控系統,在2004年得到了重建。中疾控原副主任楊功煥向《中國新聞週刊》介紹說,國家CDC建立了一套網路直報系統,“橫向到邊、縱向到底”——橫向覆蓋全國,縱向“到鄉鎮衛生院的電腦裏都可以看到這個網路系統”。只要發現傳染性病例、包括不明原因肺炎,醫院都要直接在這套系統上報告病例,包括中疾控在內的各級疾控部門都能第一時間瞭解情況。CDC有一組人專門監測,每天寫分析報告。一旦發現不明肺炎在一個地方超過5例,就自動觸發核查機制:由CDC派人去進行流行病學調查、病人的訪視、採取樣本。

  

  楊功煥強調,這套網路直報系統並不是逐級報告,而是只要醫院在網路系統中點擊報告了病例,中疾控第一時間就應該收到,“在全國所有的地方,只要下邊報告、點了,哪怕是點一例,我們都能在系統上第一時間看到”。

  

  此次武漢疫情是由一個新病毒引起的新的傳染病。對於這類情況,中國疾控中心原主任李立明也曾在接受《中國新聞週刊》採訪時表示,2004年12月1日,中國對《傳染病防治法》進行了修訂。除了在乙類傳染病中增加“傳染性非典型肺炎”,以及對其按照甲類傳染病進行預防和控制外,特別在需要上報的傳染病範圍一項,增加了“或者發現其他傳染病暴發、流行以及突發原因不明的傳染病”內容。

  

  然而,疾控部門的即時監測並不等於及時發佈與及時決策。根據《傳染病防治法》,“傳染病暴發、流行時,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負責向社會公佈傳染病疫情資訊”。

  

  對此,中疾控流行病首席科學家曾光也告訴《中國新聞週刊》,中國疾控系統只有“幹活的權力”,可以收集和分析數據,但不是決策機構。相比之下,美國的疾控中心是政府部門,而中國的疾控中心是事業單位,是沒有權力的。中國疾控在衛健系統中的地位是絕對弱的,疫情情況只有政府授權你去談,你才能談。疾控中心主要做的還是一個技術性的工作,對防疫工作只有建議權,沒有決策權。

  

  美國西東大學外交與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全球衛生高級研究員黃嚴忠告訴《中國新聞週刊》,中國疾控中心隸屬於衛健委,更多是一個技術和支持性質的機構,雖然下屬機構延伸到縣一級,但是權力受到較多制約,沒有許可權公佈疫情;相比之下,美國CDC雖隸屬於健康與人力資源部,但是有很大的獨立許可權,包括宣佈疫情、採取必要的措施等。

  

  武漢來了鐘南山

  



2020年2月2日,中國工程院院士、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聯防聯控工作機制科研攻關專家組組長鐘南山稱,基本支持2019-nCoV來源於蝙蝠,但是否存在中間宿主目前還需要研究。圖/新華

  

  1月20日是武漢疫情的轉捩點。這一天,武漢市衛健委一次性更新了18日與19日兩天的數據,共新增136名確診患者。此次通報中,首次未提及“不排除有限人傳人”“持續人傳人風險較低”的判斷。

  

  由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任組長的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於1月19日赴武漢指導調研疫情防控工作。1月20日晚,鐘南山在與央視《新聞1+1》的直播連線中,肯定了新型冠狀病毒存在人傳人的現象,並稱,有14名醫務人員在護理一名患者過程中被感染。

  

  這一消息迅速點燃了輿論。武漢市衛健委很快在21日的通報裏確認稱:該市共有15名醫務人員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另有1名為疑似病例。

  

  21日,武漢市市長周先旺在接受央視採訪時解釋說,醫務人員的感染發生在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對一名腦外科的病人救治過程中。“因為腦神經外科忽視了這位病人入院之前有這種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所以做完手術以後,病人出現發燒,這個時候,一個醫生、13個護士被感染了。”

  

  然而,武漢協和一名神經外科醫生在社交媒體上發文稱,“絕不存在‘忽視’一說!”

  

  69歲患有腦垂體瘤的趙軍實正是周先旺口中那名被救治的腦外科病人,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2019年12月,他住進了武漢協和神經外科。手術前,醫護人員未發現其有任何呼吸道症狀,“有吸煙史,肺部有炎症或肺紋理增粗是正常的”,因此,幾乎沒有任何理由認為要對病人隔離,給醫護人員上氣管切開和氣管插管才需要的三級防護。

  

  手術是在2020年1月7日進行的。手術後,趙軍實先後轉移了四個病房。術後第3天,趙軍實出現了肺部感染,第5天,被考慮“疑似不明原因肺炎”,與其接觸的多名醫護人員也陸續出現發熱症狀。1月15日,趙軍實被確診感染了新冠肺炎。

  

  在這過程中,有10名神經外科護士和小兒外科、婦科、心外和心內科的4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到1月19日,武漢協和醫院體檢中心已被臨時徵用為“感染病房”,4層設置了醫護人員隔離室,疑似感染的醫護人員被安置其中,最高峰時有二十多位醫護人員疑似感染。而早先前被認定發佈不實消息的醫生李文亮也在消息發佈的十多天後,因出現了發熱、噁心等症狀,於1月14日住進了呼吸科隔離病房,並於2月1日確診了新冠病毒陽性。

  

  1月20日,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首次就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作出重要指示。這一天,經國務院批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被列為乙類傳染病,與SARS同類,並採取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制措施。但當時,專家研判認為,當前疫情依然是“可防可控”。

  

  早在10天前,即1月10日,全國一年一度的春運大幕已經開啟。1月20日,上海、北京、廣東三地分別確認1例、5例、14例新冠肺炎病例,這也是全國其他省份首次通報疫情。這些病例幾乎都為輸入性病例,有武漢旅行史或居住史,或與患者有過密切接觸。自1月21日起,國家衛健委開始每日通報全國新增病例。

  

  在武漢的病例數大幅增加、疫情在全國開始擴散的情況下,武漢市的大型聚集性活動仍按部就班地進行。1月20日下午,湖北省應急管理廳還舉行了“用汗水澆灌收穫,以實幹篤定前行”的迎春聯歡會。

  

  1月21日,湖北在武漢洪山禮堂舉行了省春節團拜會文藝演出,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蔣超良,省委副書記、省長王曉東等領導與全省各界代表一同觀看了演出。據湖北省民族歌舞團官方公眾號消息,該團40多名演職人員參與了多個節目的演出。“在武漢,大家戴著層層口罩,克服肺炎恐慌,用敬業、執著、認真全力以赴……在孝感,演員長途奔波,感冒在身,候場時全身發冷,登臺後火力全開。”

  

  1月21日,武漢市衛健委又進行了兩次疫情通報,宣佈截至1月20日24時,武漢市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258例。22日晚,武漢市政府發佈通告,要求武漢市民在公共場所必須佩戴口罩。

  

  1月22日淩晨,湖北省啟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二級應急回應,相比之下,並非疫情發源地的廣東省於次日就直接啟動了一級應急回應。

  

  中共湖北省委副書記、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後來在接受央視採訪時表示,“我也在想,如果我們能早一點採取措施,效果可能會更好,比如說在1月12、13號,測溫的那天,是否可以採取像23號採取的控制飛機、高鐵、汽車、輪渡出行。那時如果採取措施,可能疫情會有所緩解,不至於像現在這樣一種狀況。我現在是一種內疚、愧疚、自責的心態,如果早採取嚴厲的管控措施,結果會比現在好,對全國各地的影響要小,也會讓黨中央、國務院少操心。”

  

  1月23日淩晨,武漢發佈“封城”的消息。但武漢市市長周先旺1月26日表示:因春節和疫情的影響,目前已經有500多萬人離開了這座城市。

  

  (文中林羽、趙軍實為化名)???





[責任編輯:李振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