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很苦也很香,用心去品尝

一块方糖掉进了咖啡,是甜了咖啡还是苦了方糖?
个人资料
正文

键盘日记:纸媒何去何从?纸媒或死、新闻永生

(2020-06-13 11:32:55) 下一个

键盘日记作者:新闻专业毕业,任职40年,美国华文媒体16年资深记者、专栏记者、多年撰写大量社会调查报告和海外华人人物专访。

《纽约时报》 2019年12月发表一篇文章,称:全美国已经有超过五分之一的报纸完全关闭了。近日再次发文,2000家纸媒或永久关闭。作为曾经的媒体人,特别关注了一下最近关于纸媒的讨论。

明尼苏达州当地报纸Warroad Pioneer在经营121年后关闭。

纽约州The MillbrookIndependent运营8年后关闭。

发行了144年的加州报纸在计划关闭后,不得不继续运营一年,因为 We have to run out people’ssubscriptions: can’t afford to give refunds! 没有钱给订户退款!

The Los AngelesTimes 《洛杉矶时报》几年前陆续在各州收购了一些当地的主要报纸,看似融合了优质的媒体资源,并且得到很好的整合,但因为“远水解不了近渴”的和地域脱钩,Manyhot issues don’t see print. 这几年来运营效果并不理想,有几个地区的报纸都改为每周出版2~3次。The Pittsburgh Post原本是当地最炙手可热的报纸,现在也改为每周三次发行。

There are 2,000 newspapers that have completely shut down, 2,000communities without a newspaper anymore; 1,300 no longer have any local newscoverage at all, no one watching the store, from small towns to medium-sizedcities.

中文媒体停刊信息也不断有报道:《新报》停刊、《明报》停刊、《华声报》停刊、《欧洲日报》停刊,在美国,各州的地方华人主办的中文报纸停刊的更多。

后疫情时代的纸媒还有没有必要再出了?

2020年开始,受到疫情的影响,禁足令故事让原本已经被新媒体冲击的平面报纸,雪上加霜。
根据中国新闻网统报道显示,纸质出版物由于纸介质载体的限制,信息容量相对有限,并且文字加图片的传播变现形式较为单一,而且一旦发行,内容便不可更改,对信息的扩展十分困难。
受到疫情影响,零售报纸的发行限制、企业商家的广告发行暂停、收入的下降,并且会影响很长一段时间。

疫情期间,阅读报纸同样需要消毒,报纸印刷和发行过程中都需要消毒,成本增加,倘若说冲在第一线的记者的存在,有着重要的价值,那么印报人和送报人们辛苦的完成发行工作,只为了把一张张薄薄的报纸及时送到早在手机上了解了前一天新闻,甚至是当天早上的新闻的用户手上。这样的工作,还有存在价值吗?

纸媒的特殊质感决定了它作为一种媒介的特殊性,也有其文化历史意义,但它终究只是一种信息的载体,读者需要的是信息而不是载体

即使在海外的纸媒,“写谁谁看,谁写谁看”也已经是公认的事实。海外华人移民关注纸媒的历史,要从1815年—19世纪末是洋人办报开始,到20世纪60年代的华侨办报,才开始在大部分的华人聚居地,发行纸质报纸。从早期的教会宗教宣传为主,到如今以当地华人社区时事新闻动态。

1955年,取消双重国籍后,多数海外华人不得不加入当地国籍。同时面对与自身的传统、文化相割裂的迷茫与痛楚。由此开始了从华侨到华人的身份转变,而其所办的华文报纸,亦从“华侨报”变为“华人报”

而如今在人人手机、人人微信的情况下,真正获得实时新闻的来源以及不再是纸媒,而纸媒的“写谁谁看,谁写谁看”的现状就更加突出,尤其是在老侨居住相对集中的地区。

日报,一天发行一次,讲述前一天的事情。周报,一周发行一版,刊登一周的新闻。月刊,一个月出一份合辑,记录一个月的要闻。这纸媒不得不面对的短板,再快也比不过网络媒体。时效性比不上新媒体。传播广度比不上新媒体。生动形象上比不过视频。讨论比不过社区

从美国的华文报纸来看,一对台湾留学生夫妇在1979年6月创办了《美南新闻》,曾经成为涵盖达拉斯,华盛顿,芝加哥,亚特兰大,波士顿、西雅图、圣路易以及波特兰等全美各地的“美南报系”。几年前,也曾经在美东地区新泽西等地“试水”,结果并不理想
香港的《星岛日报》在六十年代已拥有美东、美西、加东、加西、欧洲、澳大利亚等不同版本的海外版。而台湾的“联合报系”于1976年在美国办起《世界日报》,已在美、加 出版多个地方版。1990 年1月创刊的《侨报》得益于过去数十年中国新移民的迅猛增长,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成长迅速,在美国东西二岸发展最快和有影响力的华文媒体。

2020年开始,受到疫情的影响,禁足令故事让原本已经被新媒体冲击的平面报纸,雪上加霜。

根据中国新闻网分析,除时效性收到局限以外,纸质出版物由于纸介质载体的限制,信息容量相对有限,并且文字加图片的传播变现形式较为单一,而且一旦发行,内容便不可更改,对信息的扩展十分困难,也成为如今纸媒的不可逾越的瓶颈。

受到疫情影响,零售报纸的发行限制、企业商家的广告发行暂停、收入的下降,并且会影响很长一段时间。疫情期间,阅读报纸同样需要消毒,报纸印刷和发行过程中都需要消毒,成本增加,倘若说冲在第一线的记者的存在,有着重要的价值,那么印报人和送报人们辛苦的完成发行工作只为了把一张张薄薄的报纸及时送到早在手机上了解了前一天新闻,甚至是当天早上的新闻的用户手上。这样的工作,还有存在价值吗?

纸媒的特殊质感决定了它作为一种媒介的特殊性,也有其文化历史意义,但它终究只是一种信息的载体,读者需要的是信息而不是载体

 

在后疫情时代,纸质媒体的传播性、阅读性、参与性、检索性,都没有办法和新媒体相提并论。尤其是在时效性上,新媒体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五花八门的视频软件、各种各样的实时传输平台。
在海外华人中,新移民群体日渐扩大,高收入、高教育、高文化年轻一代华人,对于智能手机的网络阅读、了如指掌。微信的普及、公众号推文的狂轰滥炸,真的、假的,每天几百条,甚至上千条推文跳到手机里来,我们的阅读模式已经从被动阅读,到如今的主动删减。
读者需要的是快速、准确的信息,而不在乎发布信息的载体

老百姓对新闻的真实性的需求和关注与日俱增,记者是走在第一线最真实的记录者。新闻永远走在最 新 的前沿,纸质媒体何去何从?

纸媒、纸媒,消失的是“纸”,“媒”还在,将来也不会消失!

 

键盘日记系列同时发布在《北美春秋》公众号。

 

欢迎参与海外中文传媒平台的现状的讨论。

 

 

一个资深记者私信我说:都是吃传媒饭的,非常希望传媒行业的人都能活得更好,去更广阔的平台发挥的自己的聪明才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整天围着领导转,忙于参加各种会议,抬完轿子再去排队领红包。稿件呢?都是组织人写好的,照发了事。

本文部分数据根据来自 《新闻大学新闻史》教材、《波士顿报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