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文采风流丹青手,入眼平生可曾有

(2022-10-12 15:11:06) 下一个

我见到丹儿的时候,她安静极了,水汪汪的大眼睛,乌黑的眸子,深不见底; 长长的眼睫毛,忽扇忽扇地看着我,不说一句话---她长得象极了她的父亲。


丹儿的父亲,是我姨姥姥的女婿,我的表姨夫。他出身于一个书香门第,父母是当年燕京大学的毕业生。他自幼就有很高的绘画天赋,在父母的圈子里结识了一位近代著名国画大师,从师学艺很多年。他在插队中认识了我的表姨,大概在苦难中小资产阶级的脆弱本性暴露了出来,他受到了表姨很多照顾...最后俩人顺理成章地相爱了。等到他们回城以后打算结婚的时候,却遭到了他家里人的反对。虽然我的姨姥姥家也算是有房产,有田产的殷实人家,但毕竟不算诗书传家,和当年燕京的知识份子完全是两条不同路线上的家庭。但是姨夫还是义无反顾地和表姨结婚了。随之而来就是很现实的问题,他们没有房子。这让我的姨姥姥犯了愁...姥姥家里正好有空房子,救了姨姥姥的急..

在我年幼的记忆里,姨夫也有一双和丹儿一样清澈透明的双眸。他见到我总是微笑着,他象我的父亲一样,谦和有礼,文质彬彬,说话永远和颜悦色,慢言慢语。我的姥姨(北方的"姥"字有小的意思)那时在学画,屋里总是宣纸画布铺桌,古砚狼毫聚墨。我总是非常自豪地欣赏小姨的画作。姨夫也偶尔会手把手地教姥姨画画,教了几次,他很坦率地告诉姥姨,她需要找个老师好好练练基本功。

他的儒雅也有翻车的时候。有一次做公交车,可能因为车子颠簸后面的人撞了他一下,他气急败坏破口大骂,待他回过头来一看竟是我的姥姥,又连忙尴尬地跟姥姥赔不是。几十年以后我和姥姨闲聊时,她回忆起姥姥给她讲的这个故事,当年姥姥对姨夫的失态大为惊讶...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来了,有才华的人犹如久旱逢甘霖,我的姨夫也开始如鱼得水,他很快当上了一个工艺品厂的厂长。随之而来的就是表姨幸福生活的慢慢枯萎---姨夫有了外遇。这个外遇,其貌不扬,而且一只眼睛失明,失明的眼睛上装了一个人人一眼都能看穿的玻璃球儿--家里人给她起了个外号儿---"独眼儿龙"。全家人都觉得匪夷所思,这么一位仪表堂堂,风度翩翩的艺术家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位神形古怪的女子。老实善良的表姨对"独眼儿龙"很是友好,时不时还会请她到家中做客。然而,表姨的任劳任怨显然敌不过思想和精神的契合。姨夫对自己的放纵终于让表姨的家人忍无可忍,注定,迎接这场资产阶级浪漫的,只能是一场无产阶级暴力。有一天,表姨的弟弟妹妹终于按耐不住"一腔苦水,满腹冤愁",在姨夫回家的路上把他暴揍了一顿..结局可想而知,这个火上焦油的举动使得表姨再以无法以她自认为温柔的方式保全这场婚姻..多年以后,当我和姥姥一起看《渴望》时,我看得出她老人家有多么地憎恶王沪生。我也想起过丹儿,我更庆幸自己没有和丹儿的命运一样。


我的这位表姨夫早已成为当代著名画家,当我在百度百科上看到他的照片时,他几乎和我年幼记忆里一样,宁静而谦和..对艺术家来说,人格的不完美远远不能掩盖天赋的光芒。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时效太短了,从古至今,文艺的最高境界根本就是艺术家自己个性的张扬。

我有几十年没见到丹儿了,我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想她已经懂得了家里正发生着什么。她仍然是那么安静,大大的眼睛忽扇忽扇地看着我,象我年幼记忆中她的父亲一样,沉静安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耳机 回复 悄悄话 @晓青 文艺圣旨...:)
耳机 回复 悄悄话 @海风随意吹 花鸟鱼虫需要什么激情啊?:)我现在才能明白,俩人精神散了,就不大可能继续一起走了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可能艺术家创作的激情蔓延到生活里来了。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沙发!“文艺的最高境界根本就是艺术家自己个性的张扬。”赞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