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水果里的川戏】:酸生与甜旦 (续四峡江篇)

(2016-03-02 16:53:18) 下一个

峡江篇:峡江之妖

 

长江三峡流域,确指是江水自万州开始一路往东的水段,泛指是离开重庆之后长江的水域范围,前边所指的两类只是峡江起始地界不同而已,末端均止于湖北的宜昌一带。这一雄伟、险峻、秀美的峡江地区,古往今来不仅文化底蕴博大精深,而且物产丰富品质精良。

 

在那千种百样的峡江土特产中,最大宗的名优品类即是柑橘,峡江区域就处于闻名遐迩的长江中上游柑橘带上,且为柑橘遍植丰收的核心地段。当然,峡江流域的特色水果也不仅限于柑橘。

 

----------------------------------------------------------------

柑橘,是桔、柑、橙、柚、枳等水果的总称,柚子的丰姿倩影在盛产柑橘的峡江一带自然俯首皆是,尤其是万州特产的平顶柚,与广西沙田柚、福建文旦柚并称为中国三大名柚果味芳香浓郁汁多味甜,且清热止咳药效显著,因此深得大众的喜爱。陈皮(即橘皮)或柚香(即柚皮)的鸡、鸭、鱼、肉、牛等也是当地司空见惯的美味佳肴。

 

但下面写的柚柑不属以上这类良品,而是一种人家的房前屋后栽植一两棵来食疗的水果,荒郊野外的柚柑树上更是果实累累,几近无人问津。

 

柚柑的果形与大小均与柚子不相上下,但果皮不是柚的明黄,果肉不如柚的饱满,果味远非柚的滋润,表面触起来也没柚那么丰软,闻起来更不像柚的蜜香,简单地讲:它们的果皮青绿坚硬难剥,果肉拳小晶莹粉红,果味酸涩微具甜香,同时还带有苦麻的后劲异味,食后具有生津消食、平喘止咳、祛除体内浮风恶气的药效。总而言之,食一个柚柑,就如看一出武松与潘金莲的武生花旦川戏一般,五味杂陈刺激的很,同时也过瘾受用的很。

 

11.武生+花旦

 

美女潘金莲是明清小说《水浒传》中北宋时期一个大户人家的侍婢,正值青春的她被主人看上但坚决不从,于是恼羞成怒的主人将其贬给相貌丑陋头脑愚钝的武大郎为妻,然花容月貌的她并不甘心枉过一生,当她首次见到英俊年轻、高大健壮的打虎英雄小叔子武松时,一缕爱慕之情在心中油然而生,遂涂脂抹粉精心妆扮,主动在武松跟前挤眉弄眼试探挑逗,但正人君子武松毫不动心,这个可怜又可悲的苦命女人最终知难而退。

 

在这台部分剧情如上的荒诞川戏《潘金莲》里,先锋作者魏明伦并未将潘金莲塑造成为一个卑鄙可恨的浪荡女子,而是石破天惊的从人道角度重新释绎这个千古以来的反面角色,让她言行形象更为丰满真实、合情合理,让观众时起怜悯心,一掬同情泪,且戏后发人深省。此出80年代川剧复兴期间的改革川戏,因其大胆创新最后火遍全国,四处巡演广受欢迎。

 

这个戏里,武松自然是武生,而潘金莲则为花旦。花旦,一般是个性鲜明热情爽朗的青年妇女或姑娘,通常是阳光正面人物,也有类似潘金莲一类的异常角色。

 

《潘金莲》里的武生武松相对于花旦潘金莲,那是毫无疑问的势头高占大气凛然,而潘金莲也有妩媚风采可鉴:她,如花似玉柔若无骨,尤其是凄凄惨惨哭诉遭遇,更是梨花带雨惹人惜怜。。。场下的观众既会喟叹武松的正直坦荡,也能理解潘金莲心里的苦楚、腹中的辛酸,但大家都不知身处其境该如何自救才为恰当。

 

对于武潘二人的生旦戏,观众心里的感受就像食过柚柑口中的滋味一样:很酸,发涩的酸;微甜,伴苦的甜;后味麻麻的,略失知觉不知所措的麻。此外,柚柑青绿色的厚果皮与粉红的细果肉给人造成的视觉冲击,也如戏里的武生花旦----壮年英男、美颜少妇一般,颇具感官刺激。

----------------------------------------------------------------------------------------------------

 

长江三峡的巫山,举世闻名的瑰宝是204万年前的巫山古人遗址,以及5~6000年前的大溪文化遗址,时值新石器时代中母系末期父系萌芽阶段;广为人知的特色即是巫山云雨与神女峰。

 

巫山所在的巫峡,峡谷幽深曲折、峡岸奇峰异石重峦叠嶂。因其岸与岸狭窄,峰对峰逼近,所以峡内水汽长时不散萦绕其间,终年云雾翻腾,才有除却巫山不是云之诗句闻名于世(当然,巫山云雨在中国文化中还另有所指。)

 

大致80年代初期,广西电影厂在这巫峡曾拍摄过一部“反特故事片”《神女峰的迷雾》,三十年来在当地一些茶馆影院里还可旧梦重温这部电影,已然成其旅游招牌之一。巫峡的两岸,群峰延绵,最奇美的神女峰就身处姿态各异的12姐妹峰当中,天光渐亮日出之时,万丈霞光汹涌云雾从她身后深处冉冉升起,又缓缓弥散洇了开去,渐渐地整个清晨时光的峡区一派云蒸霞蔚,天地间水雾里透出缕缕金光----这,就是巫峡灿烂而独特的良晨美景,能令人臻微化羽如入仙境。

 

长江三峡的巫山,还有一些名始经传的土特产,比如庙参(学名党参);又如巫山烤鱼;再如,巫山脆李,中国果品流通协会现已授予它“中华名果”称号,巫山也被称为“中国脆李之乡”。

 

巫山脆李是甚滋味呢?看完下边一目了然。

 

12.武生+武旦

 

川剧《战洪州》讲的是北宋时穆桂英挂帅出征的故事,因其先行官(亦是她丈夫)杨宗保误卯,穆桂英欲正军法处置,杨宗保奋力抗争,两人激战数个回合,宗保终得赦免,改责军棍以替

 

戏里面,武旦穆桂英与武生杨宗保,不仅唇枪舌剑而且真“刀”真“枪”上阵搏斗,打得难分难舍酣畅淋漓,穆桂英劲中带媚刚柔相济,杨宗保稳扎稳拿步步为营,精彩之处此起彼伏,观众无不称快过瘾,且戏里的情节起伏跌宕,让台下的看客一直处于紧张、兴奋之中,少有轻松的时候------看看这出武生武旦热闹川戏,就能找到类似的食巫山脆李的感觉了。

 

巫山脆李一上舌尖,立刻感觉浓烈的一体酸甜,酸味与甜味紧密相拥难分彼此,酸甜的配合也非常适当,口感十分脆嫩舒爽,吃起来心情开朗畅快,然李子的肉质致密,食者的牙且能感到脆李反击的力度,多吃一些会费口舌酸腮帮,让人对付起来不太容易。

 

传统川戏《白蛇传》里,白素贞与法海之战,也是武生武旦戏,不过那是敌我矛盾,观众只会一边偏倒白娘子战胜法恶魔。而对于巫山脆李,大家要的就是酸甜可口,而非只甜不酸,所以脆李水果中只看得到《战洪州》,看不到《白蛇传》。
 

---------------------------------------------- ---------------------------------------------------     

13.文生+花旦

 

三峡两岸的峡谷坡上,有时可看到一些野生的樱桃树,每年立春一过雨水前后,洁白或淡红的樱花便盛开来兮点缀着绿茵茵的山坡地,一片片的清新焕然。野樱桃的花朵一般较小,五一左后结的果颗粒也小,且果味是干干的苦涩里夹杂酸甜,所以几乎无人感兴趣,那些野樱桃都是小鸟们在啄食叼走,一只鸟儿就是一台播种机,揣着裹着野樱桃飞到其它地方落下地去,不久樱桃籽就在他乡生根发芽了,几年之后小樱桃树即可开花结果,再久一些,那一带就是春风中摇曳生姿、香飘四方、花落遍地的野樱桃林了。

 

峡江地区常见的樱桃,更多的是家植栽培的樱桃,仅管生长不如野生樱桃快,但果粒很大果汁充足,红润光亮酸甜可口,爱好樱桃的三峡人家会在自己家园里栽上几棵解馋,峡江流域内也有大型的樱桃种植园。

 

这些大的樱桃园是当地新开发的果园采摘旅游项目,春季丰收时长江游轮清晨上下水送来旅客,傍晚下上水接人回家去,据说生意好的不得了。这一类有果树专家指导培育的樱桃,品质自然比野樱桃与邻家樱桃高大上许多:一入口中,适度的酸与活泼的甜同时登场舌上,酸香津甜手牵着手须臾不离,共呈美好果味。虽然樱桃食起来有点类似巫山脆李的甜酸风格,但口感却截然不同---樱桃的果肉柔嫩幼滑,不似脆李小硬脆生、爽利挺括,就像文生没有武生勇猛,花旦没有武旦泼辣一样。

 

食这一类峡江樱桃,感觉就类似这样的情景:在一个空空的舞台上,稳重大方的文生与聪明伶俐的花旦在各自的幕后帮腔声中从两边一起上台亮相,同心协力配合得当齐唱一出好戏,共了美好心愿。

 

《西厢记》里的张生与崔莺莺的丫鬟红娘,《牡丹亭》中的柳梦梅与杜丽娘的丫鬟春香,就是上述此类文生花旦的绝佳组合,犹如清新明媚的峡江樱桃一般:是机灵的丫鬟春香,在杜丽娘逝后将其画像藏在太湖石下,三年之后被进京应世试的柳梦梅拾到,也是春香发现了后花园的秘密,后来帮助柳梦梅在密院牡丹亭见到了魂游的杜丽娘;是热心的丫鬟红娘,安排了张生与崔莺莺初次相聚长谈,亦是红娘前往病中张生的西厢住所传话捎信,一解张生的相思之苦。

----------------------------------------------------------------------------------------------------

峡江篇有续,只是续四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