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的苍白手工史】

(2016-02-18 16:52:35) 下一个

N年之前回国时,曾因故去某著名影视基地探望一位勤工俭学的大学女生。

第一次踏入这驰名中外的宝地里,自然会力所能及的看个仔细:超强大功率的鼓风机一通猛吹(纸屑?),霎时间大“雪”纷飞、寰宇迷蒙,假得令人扼腕叹息,摄制组太抠门省钱了;有的地段大致是姑苏一带风情,粉墙黛瓦、小桥流水、青石窄街。。。我也没感到意外新奇,2000年春在南京的一段时间里,周末假期全部外出游览周围的城市小镇,地道的风土人情早已领略过一点;相对而言引人入胜的场景,我觉得是明清格调的古早民居、巷道、街头,尤其是清式的街景-----灰不溜秋风格杂乱,票号钱庄、酒肆商铺、丝绸茶庄鸦片馆等等林立遍布整条街道。人从街头还未走到街尾,仿佛已然穿越了时光,自己都清朝清朝的了。。。。

我就特别佩服这一些能工巧匠,居然能神形兼备的复原风貌,不仅与那些外国记者拍摄的清朝黑白老照片或珍贵纪录片资料几乎一致,而且已是活灵活现未呼既出,且自带音响器材似的,嘈嘈切切一片噪杂,让人宛如身临其境。

这些令人咋舌的工匠们于我而言,与博物馆、展览馆、购物中心里那些巧夺天工的手工艺品背后的制作者是同一大类,都是手工能力远超想象让我望尘莫及的人。当然其中还可细分等级,我更是力不能逮,只有心态平静高山仰止的面对她们、他们与它们。

不过,我有点小小意外是:那位几乎不会做家务的女生也能做像样的道具了。看来,高手调教就是不同,起点再低也能迎头赶上;一般的指引即一般的效果,比如从小我父母教我做饭做清洁,如今我这两样肯定是可以但不高超;如果没人引路的话,天赋秉异者可以无师自通,而普通人就顺其自然了,较笨的人甚至可能是留下一片空白。从小到大,我的手工史就是几近空白,绝对苍白。

 

除了幼儿园小学的手工功课,我最早的手工活是一幅捞虾小布帘,仅是把一块布的四边缝了一圈而已,用于挡在撮箕里面去江边捞虾。夕阳下一些小虾亮闪闪地满撮箕欢蹦乱跳,回家做成的虾饺,吃起来脆嫩鲜活,似能感到生猛的小虾在口腔里弹过来弹过去,一不留神嘴唇没闭紧,就有一小点飙出嘴外,哪里象现在一些餐馆早点的虾饺,一蒸好就死硬僵拐,把澄粉饺皮撑的鼓陵绽包。

后来,又做过1个特级大沙包与小伙伴扔沙包玩,擅自装了1斤多绿豆进去,老妈发现后气坏了,要不是沙包被踢到阴沟里浸过脏水,她肯定会把沙包剪开把绿豆倒出来熬粥喝。那时父母是清水学校的穷教师,给我们订了很多报刊杂志,加上平时买书买体育用具衣物等,以及寒暑假他们值班补课送我们去外地玩,经济并不宽裕。平时,家里生活保证营养之外很是节俭,西瓜皮厚点都不会被近视眼的妈妈错过,去外皮后的西瓜翠衣加几个泡红海椒炒豆腐干丝,餐桌上又是一盘美味佳肴。

家里买了缝纫机后,妈妈常用它给家人制作穿戴。给我做的一件粉红花的棉衣罩衣,漂亮的对襟扣子一一扣拢,难看的毛衣就关在里面了,即好看又暖和,我十分喜欢。曾趁她不在之时,我神气活现地将一根塑料软皮尺绕在颈上,用锗红色的画粉片在布料上画上尺寸,然后钻到缝纫机下去拂掉皮带轮,再抠开机子面板上一块东西,装上线筒牵出线来穿过针鼻,在一条半掌宽的长布上,来来回回轧了很多道线,非常的结实经事,最后送给了邻居捆娃,她腰间两边往中间一拴把娃背在背上,腾出双手好做饭。车缝纫机的这一些“本事”,都是妈妈忙活时我在旁边看会的,偷偷玩了几次之后东窗事发,她不准我再碰了,我们附近的一小孩就是这么轧伤手的,期末考试都要下学期开学缓考。

中学期间我基本没做过什么手工活。90年代恋爱时,免不了跟风织过一条晴纶长围巾,现在我用来储藏室捆书去了。还在寝室女生似懂非懂的指导下,用心织过一件暖心牌爱情毛衣,不过反馈很不乐观。据说穿起来两臂上部被毛衣袖管紧紧箍住,有点象被胶皮带子缠着测量血压的感觉,而且毛衣一穿上身总感到穿反了,脱下换过面来再穿,还是觉得穿反了。如今尚在我家压箱底。

 

真正对手工活饶有兴趣的时候,我已离乡背井侨居国外了。但是琉璃易碎好景不长,很快就顾此失彼放弃了。刚出国那几年不时回国,在广百的《石头记》饰品连锁店、荔湾的华林玉市等地淘过不少低档的珍珠玉石,海蓝宝、粉水晶、京白玉、珍珠、玛瑙等等,我很喜欢用之来做头饰发卡,甚至还想用竹片、木器、玳瑁、皮质等做些适合男士的发卡发条,然后去淘宝开店作买卖,但后来太忙就不了了之了。

多年前,当我准备行装从东南亚移民北美之时,我的行囊里一半东西都来自澳洲,除了质地精良价廉物美的所有床上用品,还包括数条围巾与披肩----打折时买的暖和优质澳洲毛线,用粗大棒针以最简单的针法赶织出来的防寒御冬物资。万万没想到,我根本就不怕冷,围巾没有买的实用好看,披肩如今铺在我的书桌之下做贴脚地毯。

紧接着又是数年没做手工。2015年情人节,心血来潮的我开启了买点+做点的送礼模式,除了精心挑选买来的礼物,自己更亲手制作了一双鞋垫给他:淡蓝色的布底子,深浅红紫的绣花字样----想你的365天。是中国城里华人店里买的模型,按照指示穿针引线挽结,即可大功告成.

今年2016的情人节自制的那部分礼物,去年12月初即看上了:霍尊的软皮袜鞋。

后在廉价店里买了类似圣诞礼物大袜的一双袜子,剪开一只做模板,用以前旅游时买的山货皮子效仿着模板裁料,然后参考另一只完整的样品缝制完成。他的感觉是穿起来不像袜子,也不像鞋,更没赤足舒适,总之难以言喻的古怪。无论如何,这鞋与小尊那双极品对照,看起来还是有些关联的,这已经了不起了,明年更辉煌。

 

从我自发开始手工始,迄今已然三十多年了,大案要案都已罗列于此。我的手工史,苍白乎?苍白也。

全文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