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客

喜欢以文会友,向大家学习,天天向上.
个人资料
清衣江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 85 )

(2019-10-20 09:56:00) 下一个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  85 )

照片为西师校园及北碚城区的照片

现在已经是夏天了:这对在学校学习的同学们来说是一年中的一件大事。它将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放暑假了,我们将背起军用跨包,乘上鸣着汽笛的绿皮火车出外旅行。

从车窗外望出去看见沿途到处都撒满了夏日阳光---下过一场大雨后,田野,河流,黛蓝色的山峦上的一切都变得更加明亮,快活。这种景象我是无论如何也忘不了的。我在旅途上所见到的大自然的夏天的景色很使我吃惊,但世上的一切都有它好的一面。

罗老师几乎有一种迷信般的信任系办公室资深的主任陈老师。同往常一样,只要她到我们教室来给我们上课,下课后,她总要到系办公室去逛逛见一见陈老师。向他倾诉吐衷肠以排解自己心中愁怀的情绪。

今天上午罗老师完课后,同往常一样,她又到系办公室去拜访陈主任,她走近后才发现陈主任刚走到办公室门口。

“ 小罗,没有想到你今天会来这麽早。“系办公室主任陈老师边说边打开办公室的门,”你今天来补讲你昨天没有讲完的英美比较文学课的内容?“

“不是。”她跟着走进办公室,“我来是想告诉你,下学期我不会再来了,我要调到四川大学外语系去教书了。你天天看我批改作业估计你也不会觉得有啥意思。”

“哦,”他说,“好啊,想不到你这麽快就调走了,你的课七月份放暑假之前基本上已经算告一段落了。而你负责教的课程的交接工作将很快就会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这麽说你的人事档案材料已经寄送到对方单位人事处去进行政审了?”

“我对此事不太了解,不知道现在对我的政审进行得如何了?我想对每个调动工作的人来说政审这道关肯定是必须要过的。这是免不了的。从今天开始,我现在可以放松一下了。”她抬起手指身上的休闲打扮,仿佛这身衣着就是自己轻松处境的标志。

听她详细讲述她调动工作的全过程之后,陈主任说:--“可是我不明白系领导怎么能把你就随便放了呢?大家都这么认为你在系里算是很棒的教师了。”

“恐怕未必吧!”罗老师说道。
“可是他们做出让你调走的决定也实在是太草率了,他们应该尽量做你的思想工作,让你留下来,既然同学们都喜欢上你的课,就应该为你创造好的条件,让你能安心搞教学。”陈主任说。

“我一旦决定了要调走,就不会拖泥带水。我很清楚,我要是犹豫不决的话,再拖下去,就会把我整个调动工作的计划拖垮的。其实我没有那个闲心了。”罗老师说。

—“非常抱歉,罗老师。我猜你此时的心情肯定是五味杂陈的,相当地忐忑不安的。”他耸耸肩说:--“你调动工作有得,也有失。说来好笑,这也有它不好的一面。不好的是你在外语系当教师长年累月所积累起来的人脉关系,以及在教学中所取得的成果将不复存在,付之东流了。”

听到他的这番话,罗老师脸上却有些变色了。她听来陈主任是越说越对,她真料不到这样有预见性的话会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然而她又自我安慰地想:这是因为陈主任以他的爱怜人才之心,才说出来了这样一番真诚的话语。

但他到底不放心似的又追问:---“小罗,难道我们做事单单是为了追求生活上的享受麽?”

“不为生活过好一点,又为了什麼?”不料罗老师竟爽爽快快地这么回答,

陈主任却很坚持他自己的观点说:--“ 我们应怀抱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积极向上、奋发有为的无产阶级的革命主义理想去度过我们的一生。”

小罗再没有什麽话可说了;她很不乐意地点了点头,呢喃小声地说:--“事实上,你的说法也没有错。”

她用手指拢了拢前额留着的一排整齐的刘海,抬起头来看着陈主任说:--“我们的谈话达成了某种和解,我想我们的观点也应该达成一致了。”

“我很高兴,”陈主任柔声说,“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小罗,你还有其他什麽有趣的事想告诉我吗?”陈主任又说道。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摆了摆手打算离开。

“对了,”罗老师问,“我们系七三级的同学什麽时候安排到遂宁化工厂去学工?”

“下个月底就放暑假了。这学期怕不会安排同学们去了,”“可能最快也要等到下学期开学以后才安排同学们去学工。”陈主任说。

“这样,我就不能够陪伴我们班的同学到工厂去学工了,这很令我感到遗憾。那就说不定将来要等到什麽时候才有这样的机会了。”她说道。

“好。”罗老师说,“那我现在是不是该走了?“

”你或许该再寻思你调动工作的事。“陈主任说。

“我不用再寻思了。“她说,背起她的挎包,就朝门口走去。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我们班的杨同学出现在门口。她身着一件高级面料制成的浅蓝色的外套。”抱歉,你们俩人正在这里谈事情。“杨同学说,”我回头再来。“

”没关系,我这就走了,你进来吧。“罗老师说,她猛然把挎包放在肩上,朝杨同学点一点头,便走出办公室沿过道朝楼梯口走去准备下楼回家去。

”嗨,陈主任早上好。能担搁你几分钟时间吗?“杨同学在罗老师刚刚腾出来的椅子上坐下说,”请你给我开一封介绍信,我好凭此介绍信去院图书馆借一本属于内部刊物的外文书。“

陈主任很快就把这封介绍信写好,交给杨同学。

”这麽快!这可意味着我马上就能借到这本书来看了。太谢谢你了。“她说完话,手上拿着那封介绍信就向陈主任告别,走出系办公室沿着楼梯下楼,匆匆忙忙地朝院图书馆走去借书。

想必大多数读者已经忘记在我写的这一系列的回忆文章中曾提到过我们班的这位杨同学,她也算是我们班同学当中的一位风云人物。

在我所描写的文章的那个时间里,她才二十四岁,是她风华正茂的年龄,也正是她最漂亮的时候。她习惯于对别人隐瞒自己的思想感情,因为她从来无法确切地知道她究竟想要找一个什麽样的男友?

她至今还没有什麽异性的朋友,从来就不给人一副孤独中求败的印象。她很少向别人谈及自己的经历和家庭情况。平常的谈话和娱乐,她只有女人来作伴,而没有男人参与。

我们班上的这位美人儿却很少成为同学们饭后闲聊的热门话题,也鲜有绯闻缠身。

院图书馆里有一间藏书丰富的图书室,里面收藏有不少非公开借阅的国内外著名作家的作品,杨同学受到图书馆外文部的那位资深的馆员的特别照顾,能够借阅到里面的大部分藏书。

那位馆员还指导她选择书籍,因此她翻遍各种图书之后,很自然选中了小说。她就这样在西师求学期间完成了自己对外国文学流派和重要作家作品大致的了解,这种大致的了解是在那位资深的馆员指导下进行的。

这位馆员很喜欢杨同学,因为她的外表讨人喜欢,长相漂亮,个子高眺,待人接物也不做作,很得体。度过了几个礼拜的时光,杨同学对在院图书馆阅读外文书籍不仅感到习惯,甚至感到愉快。那位馆员已经把她当作亲人看待。她们俩人都成为非常可亲可敬的友人了。

馆员是在抗战后期在内迁四川的武汉大学里取得图书馆专业毕业证的,她是很有教养,博学的人,是个专业图书馆资深的馆员,然而非常正直善良。

她管理着外文书籍,这适合她那无忧无虑的性格。她看待院图书馆的图书就像看待自己家里面的财产一样,她要把院图书馆外文部管理得像自己家一样好。

当时杨同学正坐在院图书馆阅览大厅里阅读刚借来的那本外文书,边读边暗自发笑。

每过多久,C同学轻手轻脚向她走来,”喂,杨同学,能抽几分钟时间我们到外面去谈谈好吗?“

杨同学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把正在读的那本书放进书包里,肩挎着书包,随着C同学来到图书馆大门正对着的小花园,花园里有一座灵巧的小凉亭,他们俩人很随便地坐在凉亭里设置的木制的椅子上。

“哦,对了,我来找你只想把这件事情捋清楚,”C同学瞟了她一眼说道,显得有些慌乱,“恐怕我这段时间有点犯傻。”

“别担心了,”杨同学说。

“我仿佛活在梦里。因你的一件事始终困扰着我,一直使得我脑子不清醒了。我一定是神经错乱了,那天,我看见你和我们年级二班的一个子矮小的同学屈膝谈心,你们俩人显得十分亲呢的样子,我竟以为你会看上他。“

杨同学大笑不置可否。

” 杨同学,你真是一个很令人难以捉摸的人, “他一脸严肃地说道,

”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配得上你的男人。“C同学说。

“又不是没有男人我的人生就不完整了。” 她微微一笑。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遇上他。“

”事实上,今天上午,就有人向我递条子约会我,打算向我求爱。”她淡淡地说。

他瞪圆双眼。“谁”

“我不愿说。”

“你打算接受他吗?”

“我不会告诉你,这是我的隐私。”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另找一个意中人,我猜。”

“不找了,我厌倦了这种帕拉图式卿卿我我的生活。”

“你的意思是打算毕业后,再找一个合适的伴侣?”

“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找恋人,我可浪费不起这宝贵的时间啊!何况,不好好学习我会感到很失落的。”杨同学说道。

”我打算或许可以将自己的英语专业课程学好以后,再去其他系旁听一门外语。“她笑着说,既不像完全认真,也不像全然玩笑。

“我想毕业后回到原单位,工作一段时间之后,再另寻一个科研所搞科技翻译或一所高等院校去教书。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我毕业后的打算吗?昨晚我跟陈同学聊了聊,她也对我的计划很感兴趣。”杨同学继续说道。

“很棒的想法!将来你一定会遇到这种机会,去成功地实现你的理想的。哎呀!我在这里呆的时间太长了,我这就走,回教室去看书了。”C同学说,

他突然记起自己挎包里还装着的两本书,取出来把这两本书往杨同学手里一塞说,“我把这两本书带过来了,还给你。多谢借给我看。”

“哦,好吧。确定你已经看完了?”杨说道。

“《Reasoning Is Sharper in a Foreign Language》(外语让思维更敏锐)没读完,不过我不打算再看了,” C同学说,“要是你不急着要我还你书的话,我倒想留下《Dylan Thomas :Wilderness Years in Oxford Remembered》(狄兰·托马斯不为人知的牛津岁月)这本书好好读一下。”

“当然没问题。”杨同学说。随后她把这本书还给C同学。

C同学翻开这本书的首页看了一眼目录,他说道,“现在可是你说的再借给我看。”他窘然笑笑,合上书,边点头道别,边朝外走去,从守候在门口的张同学身边走过。



译英国诗人托马斯·哈代《合二为一》一诗
译爱尔兰诗人叶芝《青春的记忆》一诗
译爱尔兰诗人叶芝《我的诗集去哪儿了?》一诗
中国诗歌英译的几点思考
译爱尔兰诗人叶芝《走过柳园》一诗
来自离地球遥远的小行星的大碰撞导致恐龙的灭绝
一段新奇的编造出的中国芭蕾舞明星的传奇故事


日本作家林真理子小说《我想长生不老》创下小说连载篇数最多的 世界新纪录
 清朝的最後一個格格-----(1)
清朝的最後一個格格-----(2)(全文完)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 80 )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 79)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 81)
谷歌博客: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 81)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