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客

喜欢以文会友,向大家学习,天天向上.
个人资料
清衣江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 84 )

(2019-10-13 11:02:12) 下一个


照片为西师校园及北碚城区的照片


昨夜下了一宵的雨,雨在清晨停了。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天空碧蓝仿佛水洗一般,没有一丝云彩,将平日笼罩西南师院校园上空的雾霭,微尘涤荡无遗。澄碧明朗的天空映衬下遥远翠绿的山峦显得格外清晰。

此时我已经看见站在门口的周同学和朱同学了,我招呼他们进来坐。朱同学微微一笑,就走过来;

因她从小就练过芭蕾舞,她走路时总是踮着脚尖,迈着舞蹈式的步法走,摇曳着袅娜腰肢,尽情舞动着优美的身姿,又加上丰满乳房微微颤动,很惹人注目。她像一个令人羡慕的漂亮的少女,飘然到了一把椅子前面坐下。

她也看见了坐在我桌子旁边一把椅子上的邹同学。她微微朝他一笑,算是礼节性地向他打了招呼。

“朱同学,你好!今天是那股风把你吹到我这里来了。”我含笑着说。

朱同学却迴眸对我笑了笑。“还不是因为最近读到了你写的那篇《西行漫记》书评的文章,我特地来向你学习。”

“哎呀,哎呀,欢迎之至,你太过誉了,我倒是希望你多多指教我的写作,提出你宝贵的建议以帮助我们改进我们的编辑工作。”我满心愉快谦虚地说,

我笑着说:---“我匆忙草就的那篇书评文章纯属于随笔杂感之类的文字,写得还不太成熟,不过作为墙报上的补充文字而已,岂敢和你的高水平的写作比较呢!至于半途才开始练写作,你也就可想而知我写作水平也高不到哪里去了!“

我又接着说:---”朱同学请不要见笑,我是随便说说,但也确实是我讲的真心话,绝不是随便乱侃一通,现在就想听听你对我写的那篇书评文章的评论意见了,你应该尽量享用言论上的自由,畅所欲言,有什麽意见就讲出来。用不着客气。”

朱同学听完了我的话后,很妩媚笑着说;用她的大方而又魅惑的语音说到了我的那篇《西行漫记》书评的文章:---“算是一篇好文章。文章写得通顺,立意是正确的,观察之慎密,也是令人感到叹服的;”

“加之文字很富有文采,读起来也引人入胜,那篇文章自是佳作,但也不能说没有不足之处,文章的有些描述流于形式,带有主观性。“

“自从读了你的文章后,我也针对你所阐述的问题笼统地写了一点;那自然是很不成熟的,简直不能和你的大作相比较呢!但我倒是有一个小小的愿望,时至今日,也就如你刚才所说的在你们墙报最近将出新一期版面的时候能否把我这篇文章也登上去?”

我很高兴地微微颌首对朱同学说:---“欢迎你向我们墙报投稿,当然,你的文章是够水准的,这次你的那篇大作一定会刊登上去的,这你就放心了。另外,还希望你今后多从理论上指导我们墙报编辑工作。”

“朱同学。刚才我还忘记把邹同学向你介绍了,这位就是我们成都老乡邹同学,他是数学系七三级的高才生。他和他们班上的同学刚从部队军训完之后才返回学校来不久,今天特地来拜访我的。”

邹同学很腼腆地向她点了点头,站起身来与她握手,尽显出了他的高大身材。他满脸笑容地又坐了下来。

而此时朱同学却一本正经地说,竭力想造成一种神秘的气氛,---“我有一件事想要告诉你们。最近我听有人说你们《山茶花》墙报编辑小组教师顾问,你们班的助教罗老师和她爱人一起想调到成都四川大学外语系去教书。“

“两个人都调去,这自然比一个人调去要好得多啦!现在学校要找像她那样的好教师授课却也不容易。我看罗老师,她倒是一位你们同学们眼中很中意的一位老师。如果她调走了,将来谁顶替她来教你们英美文学比较这门课?。”

朱同学很玄妙地说,睁着一双明亮而又大的眼睛,显出一副很是替我们操心的样子。

我惊诧地看着朱同学,等候她说下去;然而她竟停止了,也迟疑看着我。在她的眼光里,有一些异样的色彩,似乎是怜悯,又似乎是惋惜。

“喂,朱同学,这事你是在马路上听到甚麽人说的?还是谁告诉你的?这事靠谱吗?罗老师他们两夫妇是现在真的马上就要调走,还是需要等一段时间才调走呢?”我等了一会儿见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只好追问了。

“哦,什麽?难道你还不相信?认为这是我在传谣言吗?至于他们俩人什麽时候才能调走,这,我就不太清楚了,这事只有请你们向系上有关人士打听才知道了。”朱摇了摇头说道。

“如果大家实在是不很清楚知道罗老师夫妇俩人调动工作的详细情况,不知道也就罢了,可是,再把这消息传下去,就涉及到侵犯别人的隐私权了,这事恐怕就不太好了。你们觉得我的看法怎么样?”我说道。

朱同学微笑沉吟着,似乎在斟酌我的话,不愿就此发表意见。

但周同学听到我的谈话后,在鼻子里哼了一声。他想:--“常言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自然法则,谁又不想追求在理想一点的生活环境里生活呢?但罗老师这种人,正如有人所说,是有理想和有抱负的教师,所以就爽爽快快地要求调动工作。“

“这是有胆量,毫无顾忌的人才能做到的事情。调动工作说起来容易,但这要实际操作起来这事还是挺难的。特别是在当下如果谁想调动工作,他搭不上开后门的这层关系,这事就别提了。“

“小朱,你还有甚麽其他有趣的事想告诉我们吗?”我说道。

朱同学懒洋洋地坐在那里不想搭理我的话,抬头朝窗外望去,凝视着远方的风景。但是周同学却看出来,朱同学并不眺望什麽,只是在那里沉思,在那里想以借眺望来掩饰她内心的烦恼而已。

一九七五年六月中旬一天清晨的朝霞在东方放射着光芒,金色的云朵仿佛在恭候着太阳,明朗的天空笼罩下的西师校园内清晨新鲜的空气,露水,微风和树上栖息着的小鸟的歌唱使同学们心中洋溢着无比的欢乐。

这天早上教我们班专业课的李老师的助教的罗老师,最近外语系盛传她将调动工作,受此传言困扰着的她身着一件浅蓝色外套,脚穿一双凉鞋,从家里走出来,朝外语系教学大楼走去。

她来到户外走到校园的小路上,周围空气和煦明澈。她稍停留片刻,她的目光扫视小路四周的景色,满怀欣悦地深吸一口这洁净的空气,感觉如同肺腑清洗了一般。

她漫不经心地从小路两边栽植着的桉树下走过,树枝上掉落下一朵朵小花,弥漫着一股强烈的难闻的桉树气味。她肩挎着书包沿着那条小路朝外语系教学大楼走去。

阳光暖融融地照在大楼的灰砖墙上,闪烁在白杨树翠绿的树叶上。一缕缕的太阳光透过树叶缝隙斑驳地照射在地上。罗老师心情舒畅,脚步轻快,(较二月底开学时相比,她的教学的课程增加了很多,因为七月中下旬学校就将开始要放暑假了,教学任务渐进尾声。)。

她走进教学大楼,踏上楼梯,向四楼上的我们的教室攀援而上。沿途不断向认识的同事和同学微笑着打招呼。夏老师正从楼上往下走到三楼正往这一楼层走廊上设置的外语系文革小组告示板上贴通知,他朝罗老师招手示意。“下周一要召开全系的师生员工特别大会,讨论教改课程的安排及近期开展的批林批孔运动的经验总结。“

他说,”情况看似不妙。“然后他压低声音小声说道:--”听说你可能要调工作离开我们。我得说,这事我完全可以理解。“

”谁跟你说的?“罗老师问。

”这只是传言。“

”哦,那我希望你别再传下去了。“罗老师说。

她继续沿着楼梯朝四楼攀援而上,心头掠过一丝恼意,感到很不愉快,一方面是因为夏老师窥探别人隐私欲太强,一方面是因为院革委会人事处管教职员工的工作调动的办事员嘴巴不严,因为这位办事员肯定是传言的源头。

罗老师暗暗下定决心牢记,跟系里任何人都绝口不提自己调动工作的事。同往常一样,她来到我们教室门口就见到里面已经坐满了同学等着老师来上课了。

她走进教室后我才认出是罗老师来了:之所以一时没认出来,是因为她没有穿平时常穿的深蓝色的文革流行的女式干部装,而是上身穿一件浅蓝色的外套,下身一条熨烫得笔挺的轻便长裤。

她肩背的一个挎包里装满了她已经批改了的同学们的作业本。”没有想到同学们今天早晨会来得这么早。“她边说边把放在讲台上的挎包打开,将放在里面的作业本拿出来分发给每个同学。

她高兴地说道:--”哦,“她说,”好啊,没关系。你们今天上课结束后,估计我又要批改你们老师布置的很多的课后作业了,我会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工作。这麽说来同学们今天上课时你们就要努力听懂老师课堂上讲授的内容了,否则课后做作业就不能顺利完成了。“

她站在讲台上看了同学们一眼说道:--”每一位同学看了我批改的作业本后,如有问题和不懂的地方,请马上提出来。“

“嗨,罗老师,我有一个问题,能帮助我解答吗?“周同学大声叫道。

罗老师拉过一把椅子,拖到周同学桌旁,坐在课椅上的周同学身子向前微倾,焦急地望着罗老师。“这会真的吧,听说你是要调到成都四川大学外语系去教书吗?” 他问。

罗老师把手中的笔往桌上一扔。--“同学啊!这地方还有隐私吗?你从哪里听到的?”

周同学自感歉疚,忙不迭地向罗老师道歉,接连说,对不起。

下课后,在走廊里。几个同学上完李老师的英国浪漫主义诗人华兹华斯生平介绍极其诗歌写作技巧的课出来-----罗老师听见他们在议论:--“只是下学期还想选修罗老师的‘英美比较文学作品赏析’这门课呢。“

罗老师突然间用一种很遗憾的口气插话说:--”同学们,我不能跟你们谈我下学期的教学计划。这是我个人的私事。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下学期会干什麽。你们只能等着瞧。“

其中一位程同学很抱歉地对罗老师说:---“对不起,我们刚才议论到你调工作的私事,这确实有点不礼貌。但我们----只是---我们同学们真心希望你别离开,罗老师。你是系里很棒的老师,大家都这麽认为。而且,你走了就没有老师讲‘英美比较文学作品赏析’这门课了。”
“你们还有其他事吗,程同学?请你放心!下学期即使我不能教你们这门课了,系领导也会安排其他有才能的老师来教这门课的。”罗老师说道。

程同学长叹一声,摇摇头打算离开。



译英国诗人托马斯·哈代《合二为一》一诗
译爱尔兰诗人叶芝《青春的记忆》一诗
译爱尔兰诗人叶芝《我的诗集去哪儿了?》一诗
中国诗歌英译的几点思考
译爱尔兰诗人叶芝《走过柳园》一诗
来自离地球遥远的小行星的大碰撞导致恐龙的灭绝

日本作家林真理子小说《我想长生不老》创下小说连载篇数最多的 世界新纪录
 清朝的最後一個格格-----(1)
清朝的最後一個格格-----(2)(全文完)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 80 )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 82)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 81)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 83)
谷歌博客: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 81)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