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客

喜欢以文会友,向大家学习,天天向上.
个人资料
清衣江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回国纪游---乘高铁到上海去旅游--(10)

(2018-07-15 15:25:40) 下一个

回国纪游---乘高铁到上海去旅游--10

上海浦东新区 滨江大道(ZT)    

当天上午10点过钟我们在成都东站乘上了从重庆北站始发途径成都到上海虹桥车站的高铁,花了近十一个小时多的时间才抵达了我们这次高铁之行的终点站-----上海虹桥车站。街灯明亮,马路宽,空气也并不如某些人所言那样污染不堪,反倒觉得有些清新,这是上海给我的第一印象。

 

下车后我们随众多的旅客一道走出候车大厅,接着我们便被人引进一条宽敞的通道,顺着这条通道的右边大家秩序井然地排队等候乘出租车进城,只见出租车一辆接一辆驶过来载客。我们茫然不知所措地跟着这长长的队伍慢慢依秩序朝前移动,不一会儿就轮到我们上出租车了。

浦东新区(ZT)

在坐进这狭隘的出租车内之后,在昏黄的灯光下,我对同仁们建议说:“既然我们这次到上海来主要就是观光游览,兼带着吃上海风味食品的使命而来的。我们倒不如选择住宿一家位于繁华市中心的旅店。”于是乎大家都赞同我的意见。一位同仁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手机来,GPS了一家位于番禹路上的旅店,司机回头来问我们到哪里去?我便告诉他去番禹路上的那家旅店。

 

读者诸君,你们怕都不敢相信,连我自己几乎都不敢相信,接着出租车司机将夜间起步价定为26块钱,而成都出租车夜间起步价也仅仅是9块钱而已。我想这辆出租车夜间起步价定得如此的高可能因为上海是一座高收入高消费的一线城市的缘由引起的罢,难道还会有什麽另外的原因而引起的呢?

浦东新区(ZT)

我不由得思考起这个问题的答案来了。--------唔,好个有意义的问题答案-----这便使我在上海旅游期间又平添了一份好奇心来想了解上海一般老年退休市民每月究竟能够收入多少社保养老金的这样的问题了。就在我们抵达上海几天之后的有一天我趁陪伴一位同仁去拜访他的一位住在浦东新区的亲戚与她老伴的机会,顺便也想去了解一下他的这俩位亲戚以及当地退休老人每月究竟能领到多少社保养老金。

 

那天我到访了浦东新区后倒是得到了有关这方面的一点有价值的信息,欢喜自不用说,但在信息的准确性上还是有点成问题的。我认为我所获得的这两则信息,怕都不能算是不折不扣的“准确信息“到底谁个当真,谁个则当不得真呢?在这儿,不妨说出来让读者诸君自行判断了。

 

中国的文化中心虽然是在北京,但产业经济及金融中心是在上海及江浙一带地区。在经济发达地区退休的老人养老金的收入肯定要高于其他欠发达地区退休老人养老金的收入的,这是无容置疑的事实。

上海外滩

这次为我们一行人的拜访她的家显得相当热心的我们那位同仁的亲戚,曾作过一次东,邀请我们诸位在她家吃了一次家宴。在座的不用说大都是我们这些来自成都的访客了。他的那位亲戚,据说是很会烹饪的,她做了很多菜来款待,喝了一些酒,谈了一些往事。

 

正当我们酒喝得多的时候,同仁的那位亲戚说,她们俩老伴现居住的这套二室二厅一卫的电梯公寓房子。是当时从银行贷款买下来的。门面及室内装修到不很讲究,家具摆设也还过得去。而现今位于浦东新区的这房差不多已经值500多万元人民币了。

但名号虽叫“家”,家里却没有几个人住。他们现在既是属于“空巢”老人,自然几个子女都移居海外了,或许他们也正尝着孤独的痛苦的时候,但并没有觉察到他们在家里闷着难受怎么也受不过这样的一种不幸福生活时所表露出来的那种悲观情绪。

 

在开席时曾侑过一巡酒,接着那位亲戚便走进厨房去烹饪菜肴去了。之后不久又为我们的席桌上添加一些上海风味的菜来。直到我们酒过二巡之后,她才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来,吃了一些菜。在席间听众人的谈话我才得知。她是一个道地上海人毕竟是白手兴家的苦劳人,虽然一生仅仅就是一个普通工人而已,但性情是很乐观的。他们年轻的时候挣得的钱没有现在“富二代”那样的松泛。

 

甚至在席间她还不惜很直率地坦言相告我们于2001年初她正式退休每月领取3700人民币的社保养老金。后经过逐年养老金调涨增加,她现在每月领取4000多元接近5000元人民币的社保养老金。事后他们在席上就与我们约定好了,只等宴席一散,这俩老伴便要到这附近的一家农业银行去取他们当月的养老金。

上海外滩

当用餐完毕后,我们当下便帮助女主人把餐桌收拾干净了,又把餐具拿到厨房的洗涤槽清洗干净后整齐地码放在碗柜中。

 

我虽初次到浦东新区来就到这两位上海普通退休老人家中做客,见到这两位老人后便对他们有了好的印象。他们的穿着都很朴素,并不因为是上海人就显得很矜持,而“随遇而安”的这句话也可以解释得他们于不骄不躁的平和心态之中流露出与人为善的真挚态度。

浦东新区

我们和主人一起下楼,在电梯公寓大楼庭院门口向他们两老人告别后,我们徐徐向邻近的一条大街步去准备搭乘出租车返回浦西番禹路上的那家旅店。

上海外滩

而我们的那位同仁则陪着他的这两位亲戚向南行去那家农业银行取钱,他们走出他们居住的这幢电梯公寓大楼的庭院南行,有十几分钟的光景,就到了他们要取钱的那家农业银行。

 

我们怀着一种感恩的心情决计在这街边上由政府出钱修建的一张公用的长凳上坐下来等那位同仁返回后,我们大家便可一同回到旅店去。

 

行路的人好像都在投一种诧异的眼光向我们。我们不是在这里坐等我们的一位友人归来吗?逛不熟悉的地方,见识到不一样的地方风情还是煞有趣味的哈!“东方明珠电视塔”!“上海科技馆”!“上海世博园”!“滨江大道”!“磁悬浮列车”!“上海世纪公园”!“上海环球金融中心”!“金茂大厦88层观光厅”!去游览罢!去游览罢!去浦东新区抚今追昔,游览这十大著名的景点罢!

上海城隍庙小吃

---------感到奇怪的是,不知为什麽这些古怪念头一直在我脑海里冒出来。徘徊着,迟迟不愿离开。

 

不到半个小时的光景,我突然抬起头来看见我们的那位同仁兴高采烈地已经快走到我们跟前了。我欣喜地迎上去问候他:-------“你亲戚的事情办好了吗?“

 

-------”是的,办好了。他们取到了钱后。他们还不瞒着我说他们想要到附近大街上走一走去散心,之后才回到寓所去。于是我就在银行的大门口与他们分手了。接着我就径直朝这里赶过来与你们汇合了。“他一面说着。

 

我一面问道:“你在那地方还见没有见到过有别的领取社保养老金的退休老年人?”

 

他很自然地答应了一声:------“有的,我见一位男性退休老年人拿着他的银行存折从窗口上递进去给一位银行女办事员问道:-------”我这个月的4000养老金转到账上了吗?“

 

她接过他的银行存折,在电脑上查询一番后,她很平平淡淡地答应道:--------”已转到你账上了,要取吗?

 

“那老人微笑着说:”好,要取。“他的这番话引起了我的兴趣,我把一天的疲劳都丢到脑后去了。啊,就上海养老金发放情形而言,这只是我目前得知的又一个实例而已,不具典型性。我举的这两个例子或许能够说明上海与成都一般退休工人和职工每月领取的养老金差别不大。

 

但要提到国家电网属下的一家成都电力研究院职工养老金的待遇差别就大了。这家研究院的一个传达室守门的小工,每月工资就是一万多元人民币,就更难说这个研究院的研究人员的每月工资了。象这样的一位门卫工人去年退休每月领取养老金九千多元人民币。当然我举的这个例子不具普遍性。

 

但为甚麽上海与成都这两座城市出租车收取的车资差别会这麽大呢?我想这怕是因为上海是一座高收入高消费的一线城市的缘由而导致的吧。

 

------不管这其中的缘由如何,我把这小小的问题寄放在这儿,以后如有到过成都的人又到上海来,遇着有这同样的情形的时候,在感到疑惑不解之余,请把这个问题好好琢磨一下罢。说不定还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在等着你呢!哈,哈!这只是我的一句开玩笑话而已,请读者诸君可千万别把这话当真啊!

 

上海的出租车真是多,再偏僻的街道也能招到出租车的,当下我们一行人蒙到一辆在我们面前经过的出租车时,便立即叫停了它,乘上了这辆车,从浦东新区朝隔着一条黄浦江的浦西上海老城区驶去,横穿黄浦江的一条过江隧道后返回我们在番禹路上寄宿的那家旅店。

 

言归正传,话说那晚当我们乘高铁抵达上海虹桥火车站后,便搭乘一辆出租车,昏昏茫茫地跟着进了城,最后在位于番禹路上的一家旅店门口停了下来。刚踏进旅店的大堂时见有不少人围在服务台前登记住宿。

 

不一会儿就轮到我们登记住宿了,我们每人交了470元一晚的房费,于是乎我们每人就定好了自己的房间,接着便提着各自的简易行李乘上电梯上楼走到自己的房间去。刚进房门时一看房间宽大,整洁,明亮,还有空调,电视机,卫生间等等真是一应俱全,我真是有好几分高兴了。

 

待收拾停当之后,便回头走到街上的一家餐馆里去用餐,想品尝一下适合自己口味的风味小吃。虽然番禹路上的吃食店真是多,这时每十家街店怕有十家都关门谢客了,最多只有一家东北饭店开门迎客。我走进这家饭店开首便问老板娘为什麽这条街上的饭店都打烊关门了?

 

她答应说时间已经过了:-------“你看现在是几点钟了?已经是半夜12点过了,除了我们饭店还在营业外,谁还在开门营业哦。”

 

我问有鳝丝面吗?鳝丝面没有了。-----啊!失掉了我一大半的进餐的兴趣!这下只得委屈自己的肚子胡乱地吃点东西充饥了。

 

我又问有东北水饺吗?老板娘答应说:--------“有,但起码要买三两以上的水饺才卖。”我便与她讨价还价起来,最终她让步,答应卖给我二两水饺。

 

我只得叫了二两水饺,又叫了一份东北凉拌菜。这家东北饭店卖的水饺的滋味实在不怎麽样,还没有川味水饺好吃。我一面吃着,一面品尝着。我对于川菜和粤菜总有一种迷念难舍的情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