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客

喜欢以文会友,向大家学习,天天向上.
个人资料
清衣江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回国纪游---乘高铁到上海去旅游--(9 )

(2018-07-08 18:37:40) 下一个

回国纪游---乘高铁到上海去旅游--9

 

 

高铁驶离兰考南站后下一个停车站是开封北站了,高铁从开封北站驶出没隔多久便已经驶入郑州市的地界,朝郑州东站驶去,快到郑州东站时,驶过了一段高架铁路,我从车窗朝下望见位于高架铁路下方的空地上横七竖八密密麻麻的停放着一辆辆好像是遭人们遗弃了的共享单车,只见这些单车竟绵延着无秩序地停放了长达一里路远的距离,那幅景象煞是壮观。

这些单车看起来颜色还显得很鲜艳的,一些是黄色,一些是蓝色,一些是灰色,这几种颜色在正午阳光照射下相互融合在一起显得五彩缤纷的。又驶过了两段高架铁路后,才见到空地上停放着的共享单车渐渐稀疏了起来。我心中也不由得生出了几分疑心,为何如此多的共享单车竟公然遭遗弃,毫无章法乱七八糟地停放在这如此偏避的地方。

我坐在车中,针对到的这些“有损城市绿色出行的不文明现象,无端地发出一些忿恨不平的感概出来,这些人为的不良行为,好像成了阻碍城市文明化的一种慢性的恶疾,真是无法医治呢。

 

见到这些共享单车就好象是满大街堆放垃圾一样似的被随意停放在高架铁路下面的空地上时,我不禁大失所望。啊!想不到遍布在全国各地城市的大街小巷中夜以继日为大众的出行提供方便,甚至不曾想过要去偷闲休息片刻,不求有功只想无过地勤勉地工作为缓解城市交通压力而作出卓越贡献的这些共享单车哟!反而现在竟遭致如此厄运,被遗弃在这偏避角落经受风吹雨淋!这委实让人感到痛心不已。

高铁驶过这段在下面的空地上杂乱停放共享单车的高架铁路之后,没有几分钟的光景便抵达郑州东站,停靠在一号月台旁边。我从高铁下车,站在月台上放松一下自己的身体。

只见月台上的光景已经不象在高铁运营之前或文革的时期的光景了,那时候月台上塞满了贩卖食品,饮料的小贩,每当有客运列车停站时,他们常常推着满载了食品的小车逐次地来到每个车窗下面大声叫喊着兜售食品。

回忆起在文革初期1966年10月下旬的一天我从成都火车北站乘火车大串联去北京途中经过这个车站时的情形,我与同行的另外两位同学没吃一顿像样的饭乘上从成都始发的火车跑了两天两夜的光景才停在郑州火车站,肚子都饿得来不能忍耐了。

 

又是星月都没有的黑夜,要赶路也没有办法,我们只得从车厢内翻车窗而下到月台上来在小贩食品推车上买过三只著名的河南道口烧鸡来当了饭吃的。另外那两位同学还买过一些卤豆腐干来吃。

 

我怕错过乘这趟火车,肩上背着一个那时颇为流行的旧军用挎包里装着才买来的那只烧鸡,又急着从车窗上翻进车厢,爬上我占据的那张卧铺上铺,坐在靠里面的一个角落里,吃完了这只烧鸡,才蜷曲着便睡下去了。当时车厢中的光景很黯淡,但我此时的心境一点也不觉得黯淡。火车昼夜不停地跑了两天两夜,我现在不求别的了,只求能早一点到达北京了。

书归正传,不扯远了。就这样我们乘坐的这趟高铁在郑州东站停了约十几分钟的光景,便出发向下一站驶去,快要到洛阳龙门站了。在澄清的空气中,隔着车窗眺望远处的浅山以为这可能就是开凿着佛像的龙门石窟风景区了。

 

我们踊跃了起来,想到这一次总算可以亲眼目睹现今这已经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的中国石刻艺术宝库之一的龙门石窟的石雕佛像了。但到我们乘坐的高铁抵达洛阳龙门站的时候。发现车站离龙门石窟风景区尚远,完全看不见它的踪影。再加上停车的时间很短,高铁又很快驶离洛阳龙门站,我们只得满怀着遗憾的心情与这一举世闻名的历史风景区擦肩而过了。

 

高铁驶离洛阳龙门车站跑到大约下午四点钟的时候快到河南新三门峡车站了,越和三门峡车站接近,心里便越觉得紧张和兴奋。好像是期待着要搭乘游船去游览三门峡水电站似的。在离三门峡车站不远的地方可看见黄河,估计溯河流上行便是三门峡水电站了,见有好多载上观光游客的汽车都是朝哪儿开去的。

 

过了一带疏林,在黄河东侧的一块平坦地带,看见伫立在那里的新三门峡车站。这车站比我原先想象的要漂亮得多,正在观尝着沿途的美景时,在不知不觉中,但就在这瞬时之间高铁便已经抵达三门峡车站停靠在月台边上了。

趁着这停车还有一些时间,我又从车上走下到月台上来,顺着月台朝后面走去,刚好走到后面第三节车厢门口的时候,我便站在那附近的地方朝四周巡视了一下,见没有什麽因搭不上高铁而滞留在车站上的旅客后,我一个人朝我们乘坐的那节车厢走回去,刚好走到那节车厢车门口,遇见一位同仁正从车里走出来。他那时也想下到月台来放松一下。

 

他看见了我却是先开了口:-----“哦,Q先生(他对我照例是这样称呼),你也从车内走到月台上来放松一下!”

 

我便回应他说道:----“是的,时间过得好快啊!你最好此时不要下车了,恐怕停不一会儿这高铁就要开车去徐州了。”

 

刚好说了几句话,很快发现月台上就有信号发出,预示着我们乘坐的这趟高铁要动身朝徐州方向驶去了。我门两位赶忙上车,返回车厢在自己座位上坐下了。随即高铁便开动了向站外驶去。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至此之后这趟高铁从郑州出发驶离河南地界之后进入江苏地界,尔后驶入安徽地界,绕一大圈之后不料又再返回到江苏地界来。这实在是把我搞糊涂了。

 

大约这时也是因为我们所乘坐的这趟高铁去上海的行程已经过半的原故。再加上此时邻座的一个小孩正在那儿叫嚷不停,发出烦人的吵闹声、让我脑中涌动着各种杂乱的思绪,层叠出无序的影子,比婆娑摇曳的枝叶更显凌乱,一切的情形都显得很杂乱了,感觉形势在逼迫着我们自己去与我们即将抵达上海这座偌大城市打交道的时候就要来临了,而在这杂乱上是带着了一层欣喜的颜色。

 

高铁自今天上午十点过钟驶离成都后,怕已经过去了八个小时的光景?自高铁从新三门峡车站驶出后不久。便在不知不觉之中抵达了徐州东站,随即在靠车站一号月台旁边突然停了下来。

有人说是要在此等候南京开过来的一趟高铁。而车中的旅客大抵上都心情急迫地盼望着能够提早一点时间到达上海了,只见有些旅客竟焦急地争向窗外探望。巴不得等待着的那趟高铁快些开过来。窗外的夜色也渐渐苍茫起来。

 

微山岛南附五省通衢的徐州这座古城,它北与文化重镇曲阜、邹城、泰岱佳境一线贯通,东邻枣庄 峄城万亩石榴园,西望菏泽牡丹王国。

 

我从车窗远望,看见徐州东站建筑物上方别出心裁地竖立着一组大型的彩色霓虹灯在夜空中雪亮地闪现出战国时代人物,兵车,战马造型的绚丽图像,而这种有历史文化蕴涵的情趣高雅的彩色霓虹灯发光图像对于我也觉得有几分依依欲动的神气了。这些奇异而古意盎然的彩色霓虹灯战国时代人物造型图像确实给这座车站的夜晚凭增添不少神秘的色彩。

 

这些展现着战国时代历史风云画卷的霓虹灯装饰造型图像,它们无声地向我们叙述着那段已经沉淀了的战国时代群雄争霸的沧桑的历史---往事并不如烟。

 

讲起了徐州,大家不免就要想起这是一座我国东部地区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且历史悠久的古城来了,但若要能够记得此地究竟曾发生过什麽重大的历史事件来:

 

-----恐怕首先记得的就是由1948年11月6日开始,1949年1月10日结束历时65天解放战争后期国共双方为了争夺中国霸权而发起的淮海战役,徐州是淮海战役的主战场。

 

---另外还记得东汉末年,曹操、吕布、刘备、袁术都曾逐鹿于徐州。在三国时,曹操军队在此决战陶谦军队,亦因刘备军队的帮助,曹操军大败于徐州。

 

仅仅等了十几分钟的光景,而我们如大旱之年盼雨霖一样,所等候的那趟高铁终究从南京西站开过来了,这高铁是从何处经过南京开过来的,它又要到何处去,车里的人谁也不知道。

 

我邻座的一位旅客在徐州便下了车,停车约10几分钟后,正当我们所等候的那趟从南京方向开过来的高铁呼啸着从我们的高铁旁飞驰而过去之后不久,我们的高铁也从徐州东站启动开出,沿着京沪高铁线朝着南京方向驶去。

 

我们又于昏昏茫茫中坐到安徽境内的宿州东站,蚌埠南站,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过了。到达蚌埠南站时,将近快到九点钟的时候了。

 

------“我们乘坐的这趟高铁恐怕快要到南京西站了罢?”--- 一位同仁这麽问起我来。

 

-----“怕还没有这快,到南京西站要九点多钟去了。这趟高铁车在沿途耽搁些时间,恐怕还不会这麽快就到达南京的。”----我这样沉仰地回答。

 

令人感到欣慰的是他听了我这话便立地平静起来了。

 

此时另一位同仁又问起我来了。“现在已经几点钟了呀?”

 

----“快九点钟了。”我回答道。

 

 

---“四五,六七,八九十,还有一点多种才能到上海虹桥车站;怎麽办呢?我反而没法来把这一点多钟空时间消遣。”一位同仁突然发话说道。

 

----“写文章吧。“

 

----“写什麽呢?”

 

----“写游记罢!”

 

----“唔,写写时下流行的微博。微博要好写些,一写就跟文思泉涌一般,滔滔不尽地源源而来。

 

-----(又来了!但是有甚麽办法,我们的写作水平也只能如此而已了!)”

 

----“那就写罢!”---对啦!写呀!写呀!“

 

我们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大吹而特吹地吹,把邻座的一位旅客好像骇倒了。他只是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们,好像对我们的高谈阔论感到十分不解似的。

见此光景不禁让我回忆起了发生于四十多年前文革后期的一些往事了,那时刚从乡下招工出来,调到成铁路局客运段工作的知青还没有见过甚麽世面,因而当时无论对眼前发生的什麽事都感到好奇,或者有人会认为我这一表述有形容失实的地方。我想总之至少还是有八九成真实的成分在里面罢?

 

天地间真是有多少出人意外的事情。时光流逝。自从今日上午十时过,我们乘坐的高铁从成都东站发车以来,沿着川陕高铁线行驶穿越秦岭,驶过了汉中全程仅用了三个多小时便抵达了西安。

 

又从西安北站出发,沿着路线全长1,400公里的兰徐高铁线,经过陕西,河南,安徽,江苏4个省份,线路走向大体上与既有陇海铁路平行。平均速度目标值300公里/小时。

 

经过了渭南北站,华山北站,之后高铁驶入河南境内经过了萧县北站,永成北站,砀山南站,商丘站,民权北站,兰考南站,开封北站,郑州东站,洛阳龙门站,新三门峡站,驶入江苏境内抵达徐州东站。由此从四川成都乘高铁赴上海之行程,大抵上就已经过半了吧。

高铁从蚌埠南站车行十多分钟的光景到达南京西站停了下来。天色完全黑了,月台上的旅客稀少了;直到最后在昏黄灯光照耀下的月台上只剩着一两个人站在那里竟至立着不动的时候,高铁才缓慢启动着朝站外滑出去。一直便在江苏境内的沪宁高铁线上行驶了。至此才明显感觉速度是加快了。

高铁驶离南京西站,越朝上海方向走,沿铁路两边分布的城镇,越见密集,其繁华的程度越见高。高铁驶抵镇江南站后仅停下来很短的时间,便一直朝前向无锡东站驶去。在晚上10点过钟的时候,高铁抵达无锡东站,停靠在1号月台上,月台上空荡荡的,没看见有多少旅客上下车。高铁仅停此站很短一段时间。

 

只见站在月台正中的一位车站服务员,和另一位背立着的人在那儿讨论着什麽。当他们看见我们的高铁启动离开月台朝站外驶去的时候,背立着的那个人掉过了头来。是一位中等偏上的身材,黝黑色面孔的人,面孔的印象是长得挺生动的。他嘴里念念有词,呢喃小声说着,仿佛是在祝愿我们似的:----“啊,你们终于快平安地抵达上海了!”

 

高铁驶抵苏州北站的时候当我知道这将是我们乘坐的高铁抵达上海虹桥车站之前的最后一个停车站的时候,我一方面高兴着我们将很快到达上海了、我一方面又笑着向邻座的一位同仁说:------“我们幸好没有乘飞机,如果真的乘飞机赴上海,就将失去乘高铁观尝沿途有趣的自然风光的机会啦。”

 

驶离苏州北站后,稍后不一会儿,我们乘坐的高铁抵达了上海虹桥站。

 

从成都到上海的高铁里程全长约为2,151公里,途径川陕高铁线,兰徐高铁线,京沪高铁线,时刻表上注明全程仅需用时11小时43分,平均时速约为300公里/小时。但完全出乎意外地我们乘坐的这趟高铁竟耗时约12小时左右才最终于夜间10:25小时左右抵达上海虹桥车站。它就是我们这次旅行的目的地的终点站了。(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清衣江 回复 悄悄话 百花无缺:

可能自己记忆有误,今后出外旅游应当勤于做笔记,弥补年纪大了,记忆力不足的缺陷。
百花无缺 回复 悄悄话 你坐的高铁从华山北站到徐州在河南的顺序正好搞反了,你写的是从东向西走,不是从西边到东边,应该是先新三门峡站,最后萧县北站,然后才是徐州。
清衣江 回复 悄悄话 To 凝塑

成都到上海走2宜昌,武汉,合肥没有高铁线。
清衣江 回复 悄悄话 To millennium

南京西应是新建的高铁站。平均时速300km在行车途中是车厢电子显示器滚动实时播放的。
清衣江 回复 悄悄话 To BillyZ:

因路途上没做笔记,记忆有些误差,但行车路线是大致是对的,因亲自行乘车行过此路。路过这些车站是肯定的。下次旅行应做笔记。
凝塑 回复 悄悄话 成都到上海不应该走宜昌,武汉,合肥一线吗?
millennium 回复 悄悄话 你去的不是真正的南京西,南京西原来是在江南这块,前些年就停止使用了。现在的所谓南京西其实在南京的江北那片区。另:时速平均300,开11个小时半,总路程2100,这是什么算法?
BillyZ 回复 悄悄话 呵呵。。。当过列车员的地理知识还这么差,不可原谅,打回去上完地理课再来,哈哈。。。。。。。

真是开了眼了从郑州东经三门峡再开车就到徐州了?再往前就到兰州了哈哈。。。。。。东西不分,误导读者。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