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客

喜欢以文会友,向大家学习,天天向上.
个人资料
清衣江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童年岁月生活的回忆

(2017-05-25 19:10:18) 下一个

童年岁月生活的回忆

 

                                                                                  一

 我记得下面的这张旧照片是我读小学三年级临放暑假时为了纪念自己加入少先队趁自己高兴之际独自一人前往重庆市九龙坡区黄桷坪街上的一家照相馆拍下来的这张纪念照。记得那时候社会上正是处于反右斗争的高潮时期。和外界的社会起了剧烈的变化一样,这家照相馆的内部似乎也起了某种变化。

 

但我自己到现在都还感觉不到在那里究竟到底发生了什麽样的变化:也不知道为什麽,我会对当时已经发生了的形势变化竟持有那样一种迟钝的不敏感的感觉。自从反右斗争开展以来,我来这家照相馆拍照时,就再也没有明显发现过一幅带有封资修色彩的摄影布景图画了。

 

就在这样的时候不知趣的我这次到访这家照相馆时不凑巧地在被藏在一摞摄影布景展板后面的布景展板中又发现了两幅带有与时代不合节拍的布景图画,一幅是«西湖佳话»,还有一幅«牡丹花儿四季开放»。这两幅布景的图画都是分别绷在两张木板架子上的,是色彩十分鲜明的布景画。

 

关于这两幅画的背景知识在各种演出机会看旧戏的时候,耳濡目染地一定得过了一些的,但这家照相馆真正地把它们拿出来当摄影背景画使用是在反右斗争之前的事了,自己也晓得这次要算是照相馆开馆以来第一次因政治原因把它们收藏起来禁止使用了。

 

那时候传统的照相馆都喜欢在馆内布置各种风景的摄影背景的画面来增强摄影的效果,而这些风景的画面也备受顾客们的欢迎。象设置的这些摄影的背景---------------«七仙女散花»的七仙女,«游金河»嬉闹的游河场面,赶夜路挑担喜送公粮,万里长城砖墙的古老色彩,-------虽然印象很模糊了,可确确实实是留存在记忆里的。

 

那耸然屹立于丽日天空下的白海旁边景山上的白塔,北碚缙云山上的彿塔,山城赭红色红岩的岩石,黑魆魆的朝天门城门洞口,应该是在照相馆里常常使用到的摄影背景图画,当年这些引人注目的风景物象不知怎的至今都令我难以忘怀。--1---

 

                                                               二

我的童年是发生在新民主主义社会向社会主义社会转化的时代,我现在就把以这个时代为背景拍摄的一幅全家福的照片从相册中拿出来展示在下面。就是想要表述生活在这一转变时代人们的一点风味趣事。

 

岷江与金沙江汇合处的西南岸,耸立一座叙府城----宜宾,那在地方的修志书上是号称为“秋海棠”的地方,但是那有香味的秋海棠在现在是难以寻觅到了。从宜宾港口的合江门码头出城渡河到对岸,差不多完全是沿着长江的东北岸上走,走不上十里路远的地方,在宜宾下江北的长江边上一处称之为马鞍石的高坎坡地上,抗战初期就在此处修建了一座发电厂。

 

我诞生在这座发电厂里,它便是我的故乡了。大约这里是地处川南,就是因为这里山水比较清秀的原故罢,再加上抗战时期这座电厂汇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较多的技术人才的原故,一般的人文风尚比起邻近的村镇也觉稍有不同。在未修建发电厂之前,这里原本是长江边上一处极偏僻的河滩,当然不能够要求它有多么完美的人文的表现,但在修建了这座发电厂之后这儿情况就绝然的不同了。

 

这座发电厂里还出现过一系列在全国都算得上是有名的人物,其中出过一位解放后曾是副部长级的人物,他就是庄则栋的前岳父,钢琴家鲍慧乔的父亲,留美博士,能源专家------鲍国宝。我知道这是一件很光耀的事了,他与我父亲一样经常换好工作服来到电厂车间现场,及时了解生产上发生技术故障的原因,他们常与工人们一道在现场解决发电技术上出现的疑难问题,这种工作方式几乎成了他们的一种固定的工作习惯了。

 

大约他门两人的这一勤于下基层实干的精神得到广大工人的称赞表扬之声也是很不少的。就是在这样一座具悠久光荣革命历史的发电厂里面,一九四X年夏天生出了我。这是解放战争的淮海战役开始的那一年,戊戌政变后的三十七年的那一年,新中国成立的一年前。在我的童年时代不消说就是新中国的最欣欣向荣的时期。

 

在我的一生之中,特别是在我的童年时代,影响我最深的当然要算是我的母亲。我的母亲爱我,我也爱她。我就到现在虽然有几年不曾见过她,不知道她现在的近况如何,但我仍十分想念她。她的一生的历史也可以说是一部受尽苦难,历尽坎坷的历史。

 

我母亲是安徽泾县的人,就是1941年1月6日发生皖南事变的那个地方。但她是生在四川成都的,她的父亲抗战前曾在成都邮政局当一名科员,后被派往宜宾做过一任县政府的科员,后遭辞退,生活便没有着落了,靠变卖家当过日子。

 

对于她的家史,我母亲是记忆得很清楚的。小时候她对我们讲起,连我们都觉得很光荣,但我现在还印象十分清楚地能够记忆得起来。我母亲就是那样的一个家世没落了的旧职员家庭的女儿,所以她一点也没有沾染上什麽旧的习气。她在新中国成立前几年与我父亲结婚。论起门第来,她和我父亲家当然不能算是门当户对。

 

我父亲的祖籍是属于明末清初湖广填四川的客籍人,几个世纪之前,我父亲的祖先挑着一副箩筐,背着他母亲逃难。一路上经历过千辛万苦受了不少的灾难,才从他们的祖籍地江西吉安逃到了四川安居下来,最终在此休养生息至今。一直到我父亲的一代人才出了一个他这样的一个读书人。这和他们祖祖辈辈都是务农的农民比较起来当然要算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了。

 

我父亲于抗战开始不久就考取了学制为四年的官费资助的成都高等工业学校的发电专业。但在他们内江县家乡那样偏僻的乡窝里,也好象很少有象他那样穷苦人家出身子弟能考上这样官办公费学校。四年上学的学费不用交了,但生活费还得靠自己筹集。

 

在校四年每逢放寒暑假时他都要返回家乡帮家里干农活,为了省一些路费下来用作为生活费,他从来不乘汽车,一人长途跋涉沿成渝公路从成都步行回到内江乡下的家。这真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啊!

 

可以想象一下, 两地距离至少也有二百五十公里远但凭着我父亲的坚强毅力在两天半的时间内走完了这段路程。这在我们乘惯了汽车,火车,飞机的人,当然也觉得这事有点稀奇。但是我们须要知道,在我父亲那个时代生活在乡下的农民想要旅行到别的地方去,也怕是象我父亲一样靠走路去罢。

 

下面这张相片是我们全家与我父亲的兄弟 -----我的二叔和幺叔合影留念的照片。那是一九五五年夏天的一个周末的一天,我父亲引我们全家和我叔叔们一道从马鞍石码头上乘上渡船进宜宾城去玩耍。幺叔那时候已经考上了我父亲任副厂长的宜宾发电厂的技工,在厂里实习一年后便要正式上岗工作了,所以他只有在休班的时候才能与大家在一起。

 

我二叔解放后仍然留在老家务农。勤勤恳恳地种了一辈子庄稼。那时农业合作化的浪潮不消说是早冲到了我二叔务农那样偏僻的乡间。比如广泛组织起来的农村集体互助组彻底改变了农村千百年来形成的小农经济的社会意识形态。他也积极投身到这场伟大的时代变革的运动中去了。迎来了社会主义的农业合作化运动的高潮的到来。

 

我二叔来看望我们的时候,给我们捎带了一竹筐青青的儿菜,这菜适合制作泡菜,吃起来又香又脆。还挑来了两箩筐从他栽的胡桃树上摘下来的胡桃。他也是沿公路从内江徒步走到宜宾来的。

 

当然,我作为一个新中国的同龄人与我的父辈们一样,对解放初期那时中国人民所拥有的高昂士气印象深刻,关于这方面的报道在国内外的报刊杂志上也是屡见不鲜的,我更加感兴趣 的是那时人民拥有的道德观念达到一个全新的水平。人人争作贡献,掀起社会主义建设的新高潮,力争为国民经济的全面好转而奋斗!这是当时最流行的一句口号。

 

我母亲常常告诉我们是毛主席领导中国人民建立的新中国让男女实现了平等,让千百万妇女翻身获解放,像她那样一个普通妇女解放后也能像男同志一样,走出家门,参加工作,投身到社会主义建设的高潮中去,这在解放前是连想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这回我们全家人进城的时候,便先到一家电影院去看了一场电影。这儿的电影院的软席座位的确是比发电厂礼堂演电影时坐的硬板凳要舒展得多。我记得那时候电影院正在上演一部苏联电影,这电影的情节我现在也记不的确了,约略讲的是在苏联卫国战争时期,一位红军战士在一条河上弄舟企图渡河去对岸侦察敌情,舟覆落水,被德寇擒获,被引到敌营刑讯逼供,但他坚贞不屈,死不招供,最后设法逃离敌营,重获自由的故事。奇妙的是这场电影展示的情节在我童年的脑中留下了一些记忆。

 

电影散场后,我们一大家子人一起去一家位于这家电影院附近的餐馆用餐,吃的是川南火锅。宜宾城的火锅是最有名的,也是最可口的佳肴。火锅散席后,考虑到大家今天能在工作百忙之中欢聚在一堂实属不容易,决定到一家照相馆去留影一张照片作为纪念。这种去照相馆照一张全家福照片的风气在当时的社会上很盛行,但是亲人之间笃挚的亲情却不是一张照片能够表达得了的。

 

                                                         三

 

和父亲的风貌很有相似度的是我母亲。母亲给我的印象是开朗的,积极向上的,乐观的:她有一张白皙椭圆形面孔。我们兄妹二人我和她的面孔很相近。我所知道得最详细的是她二哥,就是我的二舅。他年青时听说是很聪隽的,他本人也长得很英俊,二舅那时候已经考上了上海的一所大学,准备在哪儿学习一年便要送往欧美去留学,所以他只有在年暑假才能回家。

 

1945年夏天,就在一次有剧烈的霍乱疾病流行重庆的时候,我外祖父一再要求二舅乘轮船离开上海返回四川成都,到了重庆之后,他住在市区的一家饭店。一个人在四楼临江的一间房间里住定了,不幸患上了霍乱,因得不到及时的救治,很快就病死了,一人孤寂地离开了这个人世间,他随身携带的几个行李箱中装有的财物被洗劫一空。我外祖父闻此噩耗,一夜之间便悲伤得气白了头。没隔多久我外祖父便过了世。

 

在母亲自己虽然只是中专毕业,但她对我们的教育问题上是很费了一番苦心的。我在读小学以前,记性也好象不很坏。很喜欢看连环画小人书,读的当然不外是些«三国演义», «水浒传»之类的连环画小人书。那种就像魔咒一样令我着迷的连环画把我带进五彩缤纷的文学世界里。

 

«三国演义»小人书中的记事最使我感着趣味的是曹操,刘备的简单传记。小时候崇拜他们两个人真是可以说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了。我最表同情的是最末的魏主曹奂,他在死之前还反抗了一下司马昭,那一幕悲壮的情景那真是引出了我的眼泪。

 

这套连环画好象是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是什麽人编辑的我已经忘记了。二十四开的书型,封面是一幅彩色的绘画。喜欢读连环画,这或者就是让我把读书当成一件容易事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样的原故,所以在我上小学之前便要求读小人书;我的父母也怕是看我也还爱好学习读书,便允许了我的要求,还花费不少钱特地到新华书店去买了不少小人书带回来供我阅读。

 

这些小人书对于儿童的好奇心真是一服绝好的兴奋剂。儿童的欲望并不甚奢。他只要有小人书读,也不必计较它们是什麽样的小人书,这是促成我早想读书的一个重大原因。

 

有一年在我读小学放寒假期时我父母亲带我兄妹两去游重庆南岸的风景区---南温泉。 全家人站在一起拍照留念,其乐融融,大家的脸上洋溢着快乐纯真的笑容,小时候我最喜欢过年了,因为可以放烟花,可以收到父母亲给我的大红包,可以穿新衣服,可以到照相馆去照一张全家福作永久留念..。

 

不知不觉几十年就过去了,当我翻看着那一张张嵌在照相簿中已经泛黄了的我们小时候与父母亲合影留念的照片时,感到那是多么隽永的回忆呀,我将永远珍惜着这些旧照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清衣江 回复 悄悄话 感谢田野maomao来访。
田野maomao 回复 悄悄话 亲情回忆,温暖,感人。照片上的妹妹好可爱!
清衣江 回复 悄悄话 感谢你来访,感谢这些记录下了我们童年生活点滴的旧照片。
haiwaiyouzi 回复 悄悄话 很好! 是的,看到这些照片会想起许多童年的美好回忆 !
清衣江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家宴来访。
家宴 回复 悄悄话 喜欢!这些老照片好珍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