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客

喜欢以文会友,向大家学习,天天向上.
个人资料
清衣江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闲聊我收藏着的几件涤荡着岁月风尘的文物

(2017-05-14 14:59:54) 下一个

闲聊我收藏着的几件涤荡着岁月风尘的文物

 

一.下乡当知青时凭票购买的一只上面烧制着毛主席语录的搪瓷缸

在我的一生的记事中最使我感兴趣的几件物品中有一件是一九六九年初下农村当知青时,由国家统一分配给我们每位知青一个凭票购买的进餐及饮水两用的搪瓷缸,上面用硕大的红色的字样烧制着的毛主席语录“ “最高指示: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这是引用的毛主席于一九五五年为了鼓励知青上山下乡在一份文件上批示的按语中的一段话。

 

这个搪瓷缸是在一九六九年的春节过后,我母亲引我到成都市百货大楼知青专供点去凭知青专用票买的。当时究竟付出多少钱买这个搪瓷缸的确是忘记了。一共买了两个。我一个,我妹妹一个。

 

我后来把它带到乡下去作为茶缸,饭碗等多用途的器皿使用。记得在农村当知青时,夏季的一天从地里收工回来已经是晚上七八点钟了,我一个人围坐在一张小小的饭桌旁边。吃饭的饭菜就是用的这只搪瓷缸一缸煮着窝笋叶,米饭的酱油汤,-----“今晚上也找不出什麽其他菜来吃了,就将就着这一缸吃罢。一切事情明天就可以弄顺畅了。”此时我心里这样想着,但也没有说出口来。

 

下乡当知青自己煮饭,好像都是在自寻苦恼!为了图省事,有时一个礼拜就用这个搪瓷缸自己煮饭来吃了。我永远不能忘怀这只多用途的搪瓷缸。你在我手中让我用你来为我煮了多少餐饭;你又让我用你来为我熬了多少次汤和中药;我们在乡下甘苦相共两年有余,而今我又把你保留在我身边。

 

我觉得,这只搪瓷缸是一件最美妙的艺术品。那圆融,滑泽,和那统一的形态,花纹,色彩,恐怕是费了一番功夫才设计出来的东西吧。我要永远的保留着你,珍惜着你。

 

二.收到一份用钢笔书写的初中入学通知书

一九六一年的秋季我从小学升入重庆第三十三初级中学校了。八月十七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了一封来自重庆三十三初级中学的信,文字是用钢笔写的。但也不难把笔迹认准确。阅读完信后,我却高兴到了万分,原来寄给我的是一份入学录取通知书。我觉得信中用钢笔写的文字比现在用印刷机或电脑打印出来的文字还要有意思。

 

因为当时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经济不发达,人民的生活水平低,基本物质缺乏,毫无疑问当时连一架普通的油印机都难以寻觅到。学校只好发动全校教职员工一份份地的用钢笔来手工书写着入学录取通知书。当时人们连吃饱饭都在成问题的时候,代表学校的教职员工却能以这样勤奋认真的态度在艰苦奋斗努力地工作着,这着实是令人钦佩的。

 

整整隔了快六十年,谁能料到我还保存着这份学校用钢笔书写的入学录取通知书呢?信的尺寸是二十四开的一页纸。信的纸张是有点泛黄旧了,信的折叠处也有点破损了,信封呢?一定被扔掉了。五十六年来我自己的职务是变迁了。生活的环境也变迁了。

 

我早已离开故国,是往国外住了很久,前不久,我在翻阅一本旧书时,无意之间发现了夹在书页中的这份五十六年前学校寄给我的用钢笔书写的初中入学录取通知书。

 

我怀念着我曾就读过那所中学的老师们,同学们。我珍惜着这份用钢笔写出的寄给我入学录取通知书-------但我也感受着它带给我的无限的安慰,无限的鼓舞,无限的力量---------

 

学校校址是在四川美院对面的山坡上,坡下有一条公路便是通向最热闹黄桷坪街,学校没有修建围墙。左边有一道石梯坎路与电技校相通。右边有一小路与铁路家属住宅区相通。但因教学大楼的地基很宏大,教学大楼的前面也有一片很宏大的敞地,它自然就成了学校的运动场地了。

 

初中的第一学期是发挥尽致了一种过渡时代的现象。因为我父母亲当时已调动工作离开重庆了,一年级的第一学期读完之后,我就转学到位于成都南门上的一所初中紧接着去读它的第一年级的第二学期的课了。到了成都以后,我自己最初在这样新的环境之中是怎样度过的呢?我焦躁,我怀疑,不知道自己将来的前途在何方?

 

对于学校的英语课程十二分不满意,因为我原来就读的重庆三十三初中没有开英语课,而当时能够填补这种不满意的课外补习课程又完全没有,我自己真是焦躁到不能忍耐的地步了。从零开始,艰苦自学英语,这是当时怎样焦躁的一种心境哟,但是我当时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的。只有笨鸟先飞,后起直追了。

三.一份推迟很久才颁发的高中毕业文凭

一九六四年的秋季我从成都二十五初中毕业升入高中了。川师附中的校舍就是由从前的工农速成中学改建的,在成都外东狮子山的东麓。学校的后部有一段坡地,上面栽种着水果,成了一座果园,一直绵延着差不多覆盖了整座山头。学校大门与川师的大门相通,校门的前面有一片敞地。前面有一条公路伸延出去与成渝公路相连。

 

如果不是因为开展文化大革命的原因,我们本应该于一九六七年七月高中毕业时就因该获得高中毕业文凭,但后来我们的高中文凭被推迟到一九八六年十二月十八日才补发的。

 

记得一九六七年七月,大约是从上旬开始吧,校园的形势一天天的紧张了起来,学校的两派都不退让,说不定那一天他们双方之间的武斗就会突然爆发,动用武器打起来了。

 

当时市里面两大派的关系已经不绝如缕,川大八二六派曾经被人袭击,川大校园内已经修筑起了武斗工事,以备另一派的进攻。在短短的时间内,双方呈现出了一个紧张相持的局面。

 

然而形势的缓和在酝酿和进行着,之后,大约就在一年的时间里面形势就发生了变化,陆续先是军宣队被派往学校制止武斗,随后是工宣队被派往学校帮助复课闹革命。

 

但就在返校复课闹革命后不久,1968年12月22日,《人民日报》文章引述了毛主席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随即开展了全国范围大规模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活动——1968年当年在校的初中和高中生(1966、1967、1968年三届学生,后来被称为“老三届”),几乎全部前往农村。

 

上山下乡当知青---这是发生在我人生中的一个重大的转折,它决定了我嗣后十年乃至半生的生活路径。这不可谓不算是一次重要的转折了。下乡当知青两年后,一九七一年初才招工回成铁局当上了一名列车员。

 

在二十年之后,已经是一九九二年七月中旬的一天了。那天我们全体的高中同班同学在成都百花潭公园举行一场久别重逢后的聚会,庆祝大家分别二十多年后再相逢,还特意邀请我们当年任课老师参加这次聚会,我见到了已分别了二十多年的同学们和老师们,此时大家都兴高采烈地欢聚在一堂,欢声笑语不断。都十分恳切地欢迎着各位的光临。

 

我还见到这次同学会的召集人杨同学。随后他把我们引领到了一间会议室,围着一张椭圆形的长条桌而坐,在桌面上铺了一张上面印有各种花卉的桌布,座椅上还配有坐上很软和的厚大的坐褥。壁上也悬挂着色彩颜丽的山水国画。在那张极长椭圆形的长条桌上陈列了无数的果品,各种糖果糕点,点心,每人配了一杯茉莉花茶。

 

茶叙间,大家亲切的交谈,交流各自离开学校,踏上社会二十多年后的心得体会。大家都心情激动喋喋不休地谈论着。我还遇见这次同学聚会的参与者张同学,二十多年不见,他比从前消瘦了好些。他说我的相貌一点也没有变,这应该是他对我说的一句恭维话而已,这是不可能的事。

 

张同学已经在省的一个厅工作近二十年了,已娶妻生一女,女已十几岁。他在厅里做民政救济,灾民的救援等工作,民政的抚恤等等事务也都是属于他管辖的工作。他很思念高中同班同学,差不多每位同学,他都殷切地问候到了。

 

十一时倾,主持同学聚会的马同学率领客人至宴会厅。该厅颇宏大,可容纳百人以上就餐,我们的人已坐满五桌。主持人讲话完毕,堂倌开始为每桌上菜。有红烧,清真,炖,凉拌等各样丰盛菜式并配有各种甜酒,白酒。席间,大家侃侃而谈,欢声笑语不断。宴席延时三小时有余才完毕。

 

在宴席完毕之后,我们应该感谢高中同班高同学,陈同学和当年教我们高中课程的老师们,是他们经过商量的结果,在我们离开附中二十多年后,在这次聚会的现场向每位同学颁发了已迟发了二十多年的高中毕业文凭。

 

四.一份未经考试获得西师的毕业文凭

等到我在成铁局客运段工作的第二年的十月初头,我还在跑成昆线的时候,有一天客运段人事科科长来我们车班对我说:“我已经被段上推荐上大学了。”这真是一件令我求之不得的大喜事,太令我感到高兴了。在当天晚上,我就被留下来了,不用再跟随车班跑车了。

 

就只这么一晚,我便与车班的同事分别了。临行之前,车班同事还是特意为我举行了一场欢送会。这次我们便算得上是真正地分别了。之后,我一个人孤影悄然地从成都到重庆来上大学了。

 

在校就读了近三年半多一点近四年的时间。我们是提前在七七年一月毕业的,因为农历新年后要返回到原保送单位成铁局上班。毕业考试的榜示也没有揭晓了,因为我们大家从入学到毕业都没有参加过一次考试。最后一学期的成绩顺序我还算是在前列,这刚好表示了我既有一个良好的学习开端,又有一个良好的学习结尾。

 

在校差不多有四年的时间,痛痛快快而艰苦努力地学习了近四年。那时作为一个年青人还是比较好学的。这一点可以说恰如好的由我后来的学习经历所证实了的。但我自己不是一个甘心堕落的那种人。

 

毕业了,毕业了,好容易才盼到了毕业的那一天哟!虽然在校只学习了七个多学期的课程,但就好像受了三十年的煎熬似的。毕业文凭是系总支书记亲自临场颁发的。大家都好像觉得十分荣光似的。离校前一天的下午大家在北碚街上的一家餐馆里吃毕业宴席庆祝获得毕业证书。

 

尽管我们在校努力读书近四年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考试,这本是当时执行的教育路线的结果造成的。对不考试本身就拿到学业文凭在我自己却不甚喜欢。而这样的结果却为我们今后的工作造成了一连串的误解。这误解必然会对我们今后的人生产生很多负面的影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