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客

喜欢以文会友,向大家学习,天天向上.
个人资料
清衣江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岁月如歌……广汉知青生活回忆----( 27 )

(2015-06-27 19:34:36) 下一个

 

岁月如歌……广汉知青生活回忆----( 27 )

 

 

生产队分配给我住的的草房是厨房与卧室共处一室的一间土屋,而靠近我住房右边部分稍大些的一间房是李同学的住房.我们这二间土屋是连接在一起被分成左右两部分,这两间房是为了安置插队落户知青,公社去年专门拨款给生产队修建起来的.

 

为了使我们住的这两间土屋与社员聚居的大院邻接,这幢土屋就选址修建在这儿.这确实为我们的生活增添了很多的便宜之处,而且也省却了以后我们可能将要面临的再搬迁的诸多麻烦之事了.李同学在三月初回成都看望母亲,最近才回来,回来后, 他又把他的房子装饰了一番.

 

突然间,我揭开锅盖,看见锅里煮的米饭表面上冒起一层热腾腾的蒸汽,!饭煮好了!糟糕!,此时我突然才想起还没有菜下饭啦,我这几天一直忙着干农活,竟没有想到抽空去一趟高骈镇赶场买些绿叶蔬菜回来,炒着吃.即使现在想起要去镇子上买菜也枉然了.

 

我朝碗柜里一瞥,见一只玻璃瓶子里装有一块褐色的豆腐乳,挾开了一看,露出雪白颜色的心子,证明这的确是陈年好货色.这是数月前,我回家时,特地去红旗商场买了带回来的唐场豆腐乳,不消说,这是当地颇有名气 的东西,不但不臭,而且味道极为鲜美,只需一小块,足可下三碗饭.

 

它是一种色泽油润、鲜香回甜、咸淡适度的大邑县唐场乡出产的地方名特产——“唐场豆腐乳。不仅咱们四川人喜欢吃,而且我们还喜欢把它作为走亲访友时必带的土特产送给亲友品尝。人们品尝后都觉得名特产清香、可口

 

除了这大邑县特产唐场白菜豆腐乳之外,住在川西坝子里的人,恐怕谁都知道还有郫县出产的辣椒豆瓣酱吧.炒菜时当你揭开盛豆瓣酱瓦罐的盖子时,一股清香的鲜辣味就不断的从里面逸散出来了.用郫县豆瓣酱炒出来的回锅肉,味道是特别的可口.

 

 

 

那吗,难道今天就只好将就用这块豆腐乳来下饭算了么,就这样简单地凑合着来解决这餐的吃饭问题吗? 如果不成的话,难道还要空着肚子去开会不成?这当然是不行的.

 

此刻我猛然想到今晚还应当设法去弄点蔬菜来炒起下饭吃才行,毕竟就仅靠一小块白菜豆腐乳到底肚子是不能吃饱的,为了节省时间,我决计到自留地去折一些牛皮菜回来炒着吃.

 

怕再耽误时间我赶快顺手抄起一只竹箩筐,很匆匆忙忙地穿堂而过,走到灶台旁边新开启的那道后门,推开门走出去查看屋后生产队分配给我的那一分自留地上栽种的牛皮菜.这是我们去年下乡时,那时这一分地还没有开垦出来,自生产队分給我之后,也才从坟堆中开辟出来.

 

之后,这一分自留地是自己一手一足经营出来的,连围着这块自留地四周的田坎也是我一锄一锄挖掘垒起来的.我仅是一个知青,干农活也谈不上精细,因而自留地以后的经营也就徐缓了,同队的社员们背地里把我称之为懒散先生”.不知道这样的称谓因何原因而得来,我费了半年多将近一年的工夫经营的这块自留地,结果遭了荒芜般的萧条.我这心情真是够忧郁的了,因此这也决不会是那种寻常般的情绪失落式的心情忧郁.

 

二月冬季到来的时候,这周围田野里栽种的油菜还没有开花,一株一株端直寂寞地生长在那儿,大都是要经过四月春风化雨般地滋润之后才会点缀成一片油菜的花海.

 

回忆起来那时候我还算好终究不指靠着这一分自留地栽种的蔬菜吃食为生的,可以说在经济上我们实在是没有什么后顾之忧的. 当时父母亲俩人的月薪达二百六十元人民币左右,尚有能力分别资助我们兄妹俩人每人每月各三十元人民币,似乎这笔钱在当时也不算是一笔小数字了.即使在乡下靠它生存也没有什么样的顾虑了.

 

每逢周日赴高骈镇的赶场天,中午的餐事常邀约本生产队的知青在镇上的餐馆里聚餐,也因着没有什么样的经济顾虑,就随意进席用餐了,大家都吃得很高高兴兴,有酒,也划了拳,饭用过后,觉得也还适意,多数的时候又去逛镇子在集市上买一箩筐蔬菜回去维系一周的餐事之用.

 

当时父母亲考虑到我们居于乡下的实际生活花销就感觉着每月有给我们钱花销的必要,而我们也着实感觉到有此必要了.而在乡下能有了这笔钱对付日常生活的花销.心里也着实感觉着轻松踏实了许多.

 

我围绕着自留地四周走了一遭查看了一遍菜蔬长势,所到之处只见牛皮菜长得茂盛青葱,我转向自留地的东侧选了几棵菜折下来放进竹箩筐里,再转向西側,沿田坎向住屋方向走去,把这些年牛皮菜带回屋子之后,我忙着把这些菜泡在塑料盆中清洗干净.

 

在此我还要十分坦率地说我一向是不靠这块自留地上栽种的蔬菜以供食用的 .我们这儿离高骈镇不太远,仅四里路远的距离,交通方便,一般都是赶场天去镇上买菜回来炒起吃.

 

我把洗干净的牛皮菜从塑料盆中捞起来放在竹制的筲笄中将水漓干,再把菜放在菜板上用菜刀切断成小块,我朝灶塘里塞进一把稻草,将火烧旺,锅同样烧辣后,才倒进菜油,热油烧滚之后即刻放进牛皮菜爆炒,在炒菜要起锅时,立即把宰烂后的郫县辣椒豆瓣酱放入热锅中一起炒,只有这样才能炒出味道美的牛皮菜.

 

我们当知青干农活是属于出气力的人,吃得辣,吃得麻,吃得咸,也吃得烫.因次我旺火炒出来的这一大碗牛皮菜看起来就是红冬冬的一大碗,又烫,又麻,又辣,味道又大,比一碗素炒藤藤菜要下饭得多.

 

我当下心满意足地捧起一只露出一个帽儿头的米饭的碗,筷子夹着牛皮菜,拌着碗里的饭,大口地大口地朝嘴里刨,快速地将饭吃完之后,放下碗筷,我连桌上的碗,筷都顾不得洗了,旋即站身起来,走到墙上挂着的一面镜子前, 停下来照着镜子,整理了一番衣饰.

 

再抬起手来看看手腕上戴的手表,接着我自言自语地说道:”!时间不早了, 我现在就要立刻启程开会去了,要不然就要迟到了,” ----------我便急匆匆向房间门走去, 出了门房门锁,这才走出院落,在月色朦胧的田野里,一望四下无人,我一人便沿着机耕道朝前走着,走向一个村落.走不上五分钟光景吧,已经到了我们生产队的仓库的大门口.这儿就是我们生产队今晚开年终工分评定大会的地方.

 

 这是一幢旧式的木结构建筑,是队上用来贮存交公粮用的倉库.屋顶上铺设着砖窑烧制的灰瓦,它不象古建筑那样飞甍跃瓴,涂饰着各种的彩色.院内栽种的竹子多,而且紧靠在社员住宅院落旁边,这使得这座粮仓建筑布局比起正规化的粮仓来要显得松散一些.

 

不过作为一座生产队贮存公粮的场所,总觉得未免过于随便化了一点.我们乡下的人不大爱讲究场面,而只重视实效,这或许也就是所谓俗化了农民性的一种表征吧.

 

一扇未刷过漆的门通向这间大房间式的仓库,这间房子看起来就象大队部一些办公室一样。用粘土夯实的房屋墙壁从泥土地面修建起来支撑房顶的屋椽,房顶上烧制的灰瓦从一张蜘蛛结的大网中穿越而出从屋椽上倾斜着铺设到屋檐。

 

简朴粉刷过的没有窗户的墙壁上还张贴着一些旧的标语口号,那扇大门两边分别书写着对联式的大标语:”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抓革命,促生产。而在另一边则书写着:”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水利是农业命脉” ,屋内墙壁上折回映射着几盏昏黄菜油灯照耀下,散发出带黄颜色的灯光.

 

比起我们这些城市来的知青讲究的礼节性而言,农民讲究的礼节性是更加俗化了.象这样开大会时能与社员容易拉近关系的机会就近在自己的眼前,兴趣使然的是在我个人是为好奇心和贪便宜的心事所策进了,为了便于自己拉近与社员的关系,以纸烟开道,随时掏出一包纸烟来敬老乡们.我也确实想让他们享受一番抽纸烟的乐趣,便随身携带着一包纸烟准备随时散烟给他们抽.

 

我散发给老乡们抽的纸烟并不在烟价高,只是我多多少少著一番真心诚意来增进与他们的友情吧了.我们队上的农民差不多没有不抽烟的人.他们是到了只要有烟抽,甚至连饭都可以不吃的程度了.这大抵是干农活的劳动阶级喜欢以饮酒抽烟的这种方式来麻醉自己的思想神经吧.到了歇息的时候,他们照例去抽烟去了.

 

为了便于与社员拉近人际关系,那时候我们知青普遍开始也学会抽上了纸烟,我也时常不顾馕中羞涩在衣服口袋里揣上了八分钱一包的经济牌香烟或者二角多钱一包的锦竹牌香烟,准备歇工或开会时散给那些嗜好抽烟的社员和生产队的干部们.

 

我们队上的社员抽烟嗜好颇有点奇怪, 香烟只要带有牌子陈列在商店里出售就值钱,香烟一定要成都卷烟厂出产,或者什邡卷烟厂出产的,不管烟价贵不贵,烟草质量差不差,就认定其烟味才算是纯正的.

 

在咱们生产队的社员当中也是分等级的,好象有队长,会计,老的退伍军人,转业军人,老贫下中农,就象乡村的义字堂和或者礼字堂的排辈,或更看得的重是其政治资历或成份罢了.象这样在人多聚集的场合向有等级身份的社员散纸烟,这在当时的农村算得上是最流行的风气.

 

我也想到今晚来这儿开会的社员一定很多.把这儿作为散发纸烟,来拉近人际关系的地方,其实有这个想法倒也并不很坏.

 

我一进门,就看见队长,会计坐在安放在屋子当中的一张杂木桌子旁边的长条木凳子上,社员们分散而坐在靠墙边的长凳子上,男男女女地坐在一起谈笑风生,闲聊着一些庸俗不堪的话题.

 

我几步就走到坐在木桌旁凳子上的队长身边,朝着他点头打招呼,一面笑着说道:”队长,会计你们今晚开会来得早呀!” 他伸出手来,示意着要我去找个地方坐下来.这时我这才看清楚他手上正拿着一张年终评工分用的上面写满了全队社员名字的花名册.

 

他眉头一蹙,对我说道:”今晚我们请大家来此开会商量一下年终评工分的事, 我们决定不下来这桩大事,也宰不了这个子,只有请大家来议定此事,才能最后作准数.”-----他一边点头对我笑着又说道.

 

------”你们知青经历的人事宽,社会联络关系广,消息也比我们灵通.只要有一点重要消息也是你们比我们先晓得.不比我们一辈子呆在这偏僻的农村,天天忙着干农活,一门心思都用在农业生产上,我和会计凑在一起也是一个老酸式的领头人,有时也搞得没有办法,还难于施展拳脚嘞,要站住脚,还得听从你们大家的意见啊!”--------他闪着一双布满红丝的眼睛说道.

 

--------“当然我们也不象你称赞我们的那样有能力,现在我们真是处于上不能上,下不能下的尴尬境地,我们还当真要留在这里好好锻炼自己才行啊!”我笑着回应道.”

 

------“!我们这里适合于你们留下来锻炼自己.一则,我们这地方还算富裕,通都大邑算不上,但富裕农村还是说得上的,二则,我们这里农业收成好,社员还算富足,也供养得起你们.”队长橪着一根纸榐子点燃水烟袋抽一口旱烟说道.”

 

--------“你所言极是,我也想到这上头来了.此时我们正处于这严峻环境考验当中对我们而言这才真叫行住两难之事了!所以我们才要来这儿安家落户向你们学习了!”------我颇为尴尬地搓着两只手说道.

 

此刻,只见队长接过一位社员递过来的一只水烟袋,他将嘴巴凑在那水烟袋的烟杆嘴上,一口气吸得水烟袋里的水呼呼直响,立即有两股极浓的黄烟从鼻孔中喷射出来.他晃动着脑袋称赞道:”味道好劲仗的水叶子烟!.......这才是难得抽到的好烟啊.”--------这种水叶子烟早已卖断货,买不到了.我都改抽什邡的叶子烟了,此烟劲仗确实狠大.我本来想改抽纸烟的,因为经济原因,害怕负担不起,不敢抽.”

 

---------“依我看,抽纸烟不会负担不起的.” -------那位社员笑着说道.

 

------“你咋个晓得呢?”队长反问道.

-------“嘿嘿,队长,你有懵懂一时不懂啦!纸烟是工业产品,国营卷烟厂在生产,运输部门在运输,商业部门在批发.国家在做生意,不象以前的投机倒把的商人,只要他独揽了一方,那就要垄断价格死也不丢手.纸烟越卖越贵.”

 

比如这次,我有一个舅子从眉山跑出来看望我,打由彭山,仁寿等地方兜了一个大圈子.前后经过好多大大小小的场镇,到过许多商店,见到许多商品确实没有人阻卖,或者说没有人敢垄断销售价格,纸烟货也不缺,哪怕小得象鸡毛店一样的商店也是有纸烟卖的

 

…….”尽管说纸烟是工业大批量生产,不属于计划分配的商品,但它到底沾了国营二字的光,所以它就比其他商品供应的货足,价格也平顺得多了,嘿嘿情形大至就是如此.”--------这位社员喋喋不休的说道.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