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客

喜欢以文会友,向大家学习,天天向上.
个人资料
清衣江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 三年经济困难时期生活的感悟 ---- 买猪

(2012-10-06 15:29:56) 下一个

三年经济困难时期生活的感悟 ---- 买猪肉记

1. 形容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到六十年代初大饥荒时期有一个词语 , 那就是 ” 饥饿 ”. 它描绘出压抑着我们心中 随时随地那种腹中 饥饿 难 耐的凄凉的感觉 . 那是一种每一点点咽吞下去的食物带给体内的温暖都不可思议地被再次降临的饥饿迅速带走的感觉 . 那种清贫物质匮乏生活成了我的童年时代永恒的难忘记忆 , 至少在此时此刻我是很相 信 三年生活最困难时期是父母亲给我们的唯一的真爱使得我们从三年最困难的生活中捱过来了 . 然而 , 最主要的是 , 过去的回忆还是依然继续缠绕在心里,一直离不去,我想把 那段生活往事的回忆写下来 .. 将来如果再读自己这篇习作,还能记忆起当时自己的 一些真实的心情 状态来。

1.

此刻 我怀着期待凝望 着窗外秋天的景色,在秋天的阳光照耀下看到窗外花坛里绽放的鲜花熠熠生辉 , 在 新鲜的空气中散发出淡淡的芳香 味 , 而我脑海里仍然留存着对那段贫瘠的生活的记忆 . 当人生经历了自己生命中的一次最重要的感 悟后 , 好像一切都 变得不重要了,但最重要的是, ... 静地让那些往事的回忆沉?下来,用宽广的胸怀容纳它们,用笔把那段往事记录下来或许我们的灵魂会变得更加纯 净 , 完美 . 我 凝望着窗外秋天湛蓝的天空, ... 我站在这片丌里之遥的异国的土地上, 怀着一种复杂心情,我努力追忆着发生在上个世纪那生活困难年代一件往事 .

1959 年的夏末秋初的一天 , 我母亲为了满足了我的心愿 ,------ 让我乘渡轮过长江 , 去重庆李家沱一家肉铺完成每月为全家买猪肉的重任 . 那时一切副食品包括粮 , 油 , 肉食品都是凭票定量供应的 . 在我们重庆九龙坡区这一带的肉铺中 , 唯李家沱那家肉铺是最出名的 , 销售的猪肉新鲜 , 膘肥分量足 , 因此总是顾客 盈 门 . 虽说当 时并不十分注意经济 效益 , 反对 “ 纯以营利为目的经营方式流行 ” 。 但那家肉铺生意奇 好到是真的 , 凡事都是这样的 , 只要认真负责地经营 , 向顾客提供货真价实的鲜肉 , 在竞争上自然总是居于优势的地位 . 那家肉铺在这方圆几十里差不多很有些名气了 .

母亲给了我一个月全家四口人副食品猪肉购物卷共四张票 ( 一人一票 ), , 每票定量购五俩肉 , 合计可购 2 斤肉 . 要我快去快回 , 步行到九龙坡港 , 再乘渡轮过江去李家沱那家国营肉食品店把 2 斤肉买回来 . 特别要求我一定要买最肥的肉 , 最好肥得要有三个手指头宽膘的肥肉 , 她又特意向着我说 : 你人年纪小 , 在外办事 , 一定要留心 , 办任何事情自己都要长过心眼 , 不要上有些大人的当 , 让他把肉骗去了 . 即便他出再高的价 , 也不要把肉卖给他 .”.

那时就有些成年人常在肉店附近闲逛找寻目标企图行骗 , 专等候一些十来岁大的小孩买到肉要 开时 , 趋前问话 , 便装出一幅关心的样子 . 表示愿出高价买肉 . 一旦把肉骗到手就逃之夭夭了 . 其实那些都是骗子 .! 小孩子年幼无知 , 经不起甜言蜜语的哄骗 , 就轻易地上当受骗将这每月限量凭票供应的猪肉卖给他 / 她了 . 那实在是一件很遗憾的事 . 照当时的实际情况来讲 , 即便有钱也是买不到食物的 , 就是你有再多的钱恐怕也无用处吧 . 索性这样被人骗 , 想得到受骗小孩回家后遭遇到父母亲责备的境况是够凄惨的了 . 在那大饥荒的时代 , 大家的心境在这种意义上也在大饥荒 , 在这一倾向上 , 一般人们因也 生存需求使人生的价值观念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摆 脱不了大饥荒形势下的饥饿桎梏的束 缚 ... ┅┅

我小心翼翼地接过母亲给我的票证和钱 , 放在母亲为我缝制贴心的口袋里 , 像生怕丢失了什厶宝贝一样似的 . 母亲一再叮咛我千丌不要丢失了 . 但是 , 这一点我很清楚 , 清楚得我甚至自己都知道如果票证丢失了这将意味着我们全家人这一个月在这隆重期盼的美食落空之后就将历经是一场怎厶样的悲剧 ?

当时尽管靠着每月每人 28 斤粮食定量供给在那儿苦撑 , 然而事实上解决起码的温饱都很成问题 . 食油的每月定量供给也很少 , 每人只有 2 両食油凭票定量供应 , 蔬菜供应也成问题 , 就是我父母亲单位食堂每天向大家供应的伙食都是七拼八凑勉强敷衍了事的 , 早餐供应的是 清汤寡水照的见人影的稀粥了 , 量也少 , 一人二两 , 再配搭一个仅二指宽的小馒头 , 每天早晨很早就要起床去买早餐 , 天色还是黝黑的 , 我提着母亲为我准备好的一口可翻盖的小锅 ,( 翻过来的锅盖盛咸菜和馒头 , 小锅盛 稀粥 ) 一个人出门到单位的食堂 , 凭每天定量的饭菜票去买早餐 . 如果错过时间稍微去晚一点 , 早餐就卖完了 , 那就只有整个上午很难受地饿肚子 , 艰难地熬过这一漫长的上午 , 等待吃午饭了 . 而午餐油荤更是说不上了 , 午餐供应的就是一小勺无盐无油的牛皮菜 , 和四两米饭 .

当时大家都为了填饱肚子而忙 碌 , 得拼命想办法外出去寻找一切可塞进嘴的食物充饥 . 然而临走之前我母亲又一再向我交代说 :” 期待着我快去快回 , 一定要把为全家人买肉这项任务圆满完成 . 不要出任何差错 .” 这时虽说是秋天了 , 天气秋高气爽 , 早晨火辣辣的秋阳还是晒得人几乎 喘 不过气来 . 我要出门了 , 我记得母亲温存地给我带上草帽遮挡阳光 , 交给我一个小竹篮用来装猪肉 , 一切准备停当后 , 我满怀信心地向母亲告别 , 她只是注视着我的眼睛 , 几乎没有说什厶了 , 她对我的期待尽寄托在她的目光中 .

我抄起了母亲给我的那个小竹筐 , 随手拿了一个水壶 , 劲头十足地走出了家门 . 秋阳照射在我的脸上像被什厶扫了一下子似的 , 使我一时感到 脸上一阵微 热 . 我 喘息着 , 把草帽朝下拉 , 遮住了我的额头 , 一下感到清凉多了 . 我沿着黄 桷 坪到九龙坡码头的公路疾步朝前走着 , 一阵疾风吹过来 , 头戴 的 草帽掉在了地上 , 我蹲下身去捡 , 此时驶过的卡车扬起的灰尘直往我身上撒下 .  我家不到 2,3 公里的地方 , 有一处坐落在长江边上的港口 ----- 名称九龙坡港 . 而由此港乘渡轮过江而去就达李家沱港 .

 家后我一直沿着公路走 , 我也没费多少周折就徒步走到了九龙坡港 , 临近江边 , 只见江面很宽阔 , 当时尚属重庆市郊区的九龙坡区 , 它的港口 , 应该算得是除朝天门港之外重庆的第二大港口吧 . 见到船只在江中往来游弋 , 看见对岸江边上的码头也有泊着货船 , 和这边泊的货船差不多泊满了港口 . 江的对面那座镇子就是称之为李家沱的镇了 .

九龙坡港口宽大的客运轮渡船坞上拥挤着乘客 , 但我一进到船坞 , 立刻便走 进大厅後循著指示找到了去 李家沱 售 票窗口 , 买了一张 渡轮船票 , 手持着船票通过验票口 , 走进了那紧泊靠着 船坞 的的渡轮 . 我站在渡轮上望着烟雾弥漫着的长江 , 及烟雾弥漫着的对岸的远山上的李家沱的镇 . 颇觉长江气势磅礴 . 渡轮启航后 , 差不多用了三 , 四十多分钟才横渡过长江 , 并不知不觉地便抵达李家沱港口 , 渡轮在李家沱码头靠 岸后 . 我下船踏上码头 , 感触是有些茫然 , 凝望着笼罩在朦胧雾气中的李家沱镇 . 觉得时间尚早 , 天色还很明亮 , 我一个人沿 石梯步拾阶而 上 到街上去找到那家肉铺 .

当我徒步走到那家它坐落在镇的大街上的肉铺前时 , 只见店铺前已排起了长队 , 已经有人在此 排队等候较 长 时间了 ----- 还不时见到有人急步趋前向排队的人疏通求情企图插队卡位 ---- 我挎着小竹篮按排队秩序依次排在队伍后面 , 当时的情形仍然还留存在我的脑海里 . 我怀旧地回忆起这家肉铺 , 这是一家靠近一处地势低矮集市的建诛物简陋的平房 , 实际上仅仅只是一间铺面房而已 . 这房屋为了 合于大跃进形势发展建诛于 58 年 , 房屋简陋的样式勾引起了人们对那个时代的回忆 . 这间房屋现在彻底商业化了 ,( 有了铺面的门面 .) 换上了铺面门板变成 商 铺了 . 有不少饥饿之人常流连忘返于此 . 他们仍然 想 去寻找 机会,以 求意外地收获到猪肉 .

---- ” 哦 ! 我们现在来聊一聊用粮票换肉票的事怎厶样 ?” 一个排队在我前面的中年男子伸长了脖子对另一位排在他前面的男士兴奋不已大声地喊叫道 . 那男子回应答复道 :” 我真希望在这里就能与你成交 . 最好还是等你买到肉后 , 我们再谈吧 .” 肉店里散发出的猪肉气味随风飘荡倾泻在大街上 , 排在对伍中的等候买肉者不知是谁闻到这气味随之即对着店铺吼叫快开门营业 . 店员从店铺里门缝中窥视到店外排着的长长燥动不安的队伍 , 还听到有人在大声地吼叫催促开门营业的喧哗之噪杂声 . 店员也感到有些 骇 , 于是想到不如现在就干脆开门营业算了 , 免除引起更多的麻烦 .

不一会儿 , 他们就将大片片的猪肉用铁钩子钩住挂在店内一排木架子上 , 准备工作就绪后 , 店员开始将铺面门板一块块地卸下 , 开门营业 . 此刻店铺外顾客最初的井然有序的排队突然间秩序大乱 , 大家蜂拥而至 . 一团糟地挤在店门前 . 弄得店员 慌失措 , 毫无疑问他们根本无所 从了 , 不知道究竟应该先卖给谁 . 此时一个已经在这肉店工作时间较长的老店员立即从店内步出来维持秩序 , 告诉大家希望每人按原来的秩序排好队 , 没有人要特殊化 , 请各位注意大家互相监督 , 不准任何人插队 , 他重复说 , 对那些不遵守秩序 , 插队的人 , 他将不卖肉给他们以作惩罚 .

在他坚持不懈地努力之后 , 混乱局势显然大为改观 . 排队秩序很快又恢复正常了 , 按秩序重排好队买肉的人们现在都显得异常兴奋地谈话声喋喋不休 , 甚至有人说当轮到他挑选肉时 , 他就要像其他人那样挑选最肥的肉买 . 排队在一点点地朝前移动 , 好不容易才总算轮到我了 , 而此时肉架上挂的肉已不多了 , 似乎肉已快售罄了 , 我用手指着那块挂在木架上的最肥的肉大声地向肉匠叫到要他将那块肉割下来 , 我要买 . 我想到买回去后 , 交给母亲 , 她用蒜苗炒一大碗回锅肉一家人饱餐一顿 .

我正陶醉在这美妙的情景之中时 , 突然排队在我后面的一位男子一把将我推开 , 直接冲在我前面来 , 与我争买那块肉 , 他也想要买那块肥肉 . 当肉匠一见到这种情形当即制止了他 , 并要他严于律己 , 并朝他吼道 :” 你怎厶胡闹欺负小孩呢 ? 你简直有失体统 , 退到后面去 , 遵守排队秩序 , 让这位小孩先买 .” 那时饥饿使人们拥有起码的一点良知变得迟钝了 , 人们已失去了正常理智 , 需要活下去 , 用食物填饱肚子的渴望已经不在乎亲情 , 人义道德观念 , 那时为了争夺一点食物甚至于亲人 , 朋友之间反目成仇的情形比比皆是 . 鄙塞的心灵 , 那时无论其是谁 , 从来都不乏推测他的人生观摆脱不了受庸俗地饥饿欲望的限制 , 由此而来他也成了的处事方式也是欠缺不完美的人 .

当此人一听到肉匠对他的训斥 , 似表现出有点某种悔悟的样子 , 情绪悄然地宁静了下来 , 听到他口中喃喃有声 , 抱怨似的 , 审慎地后退向我表示歉意 , 让我先买 . 我顾不上被那人推搡后有失落惶恐的心情 ,  肉匠还有丈把远 , 我便象飞鸟似的 , 从那人身边越过 , 对直向肉匠奔来 , 嘴上喊着 :” 我要那块最肥的肉 !..... 我只有两斤肉票 , 请你按照两斤肉量割下来称给我 !” 我边说 , 边从贴心缝制的口袋里掏出母亲给我的肉票和钱递给肉匠 . 他接过我的票证和钱查看了一下 , 随手就放进一个摆在肉架旁边的铁盒里 , 做出笑脸对我说 :” 小朋友 , 不要紧张 , 没人与你争那块肉 !” 他手提着一把快刀 , 肩膀抖动了一下 , 手起刀落就将那块肉割了下来 , 放在称上一称重量果然就两斤重 . 他从称盘上拿起来伸手交给我 , 顺便嘱咐我 :” 小朋友 , 你要将肉照管好 , 莫要被人骗走了 , 你爸爸妈妈还等你把肉带回去下锅煮熟炒成回锅肉 , 一家人吃勒 ,” 我晓得你的好意 , 谢谢你大叔 .”. 我边说着 , 我边接过肉 , 道谢肉匠师傅后 , 把那块肉放进竹篮里 , 小心翼翼地盖上

. 就在此刻 , 一个中年男子向我走来 , 想与我交谈 , 他贪婪的目光盯着我放在竹篮里的肉 . 并向我讯问道他愿出三倍的高价买我的肉 , 问我愿不愿意卖 . 见我没有回答他的话 , 他又说道 :” 如果你嫌钱少了 , 我愿出五倍的高价买你的肉 .” 此刻突然让我想到了母亲曾对我交代的话 ------“ 你要留心 , 不要上大人的当让他把肉骗走了 . 不管他出再高的价钱也不卖给他 .”. 我坚决回答 :” 不卖 !”-------“ 为什厶你还不想卖 ? 难道你还嫌钱少 ? 那厶 , 我出五倍的价钱买你那块肉 , 你卖不卖 .? 他很不情愿地说道 . 我不愿再与他这样继续地纠缠下去 , 我很抱歉地对他说 :---------“ 你瞧 , 时间已不早了 , 我得回家了 , 我父母亲还等我买的肉下锅勒 .” 趁大家陷入了沉默的那一片刻 , 为此 , 我向他表示歉意 , 快步 开肉铺 , 转身朝码头走去 , 欲乘客运渡轮回家 . 他默默地在我旁边走着 , 没有着声 . 他似乎已约略尝到了一种失望挫败的滋味 .

李家沱街上 轮渡码头不远 . 我走过正街 , 再走过一程下坡路之后 , 前面不远就是李家沱码头客运轮渡船坞了 . 客运码头船坞是 一处 三层式的 红色的建 筑 , 外观陈旧 , 只见顶部挂满着的彩旗在风中飘舞 . 我走到 客运码头船坞旁停了下来 , 然后 我顺着一条与码头相连的长长的踏板 , 颤颤 巍 巍 走向 船坞 , 进大厅里找到 售票处花了 2 角钱 去买了一张渡船 票 , 站在船 坞大厅里 等候 . 船坞 第一层 候客大厅 靠江的那边放置有三 , 四个踏板与渡轮相连 .

此时从对岸驶来的一艘渡轮进港了 , 缓缓地向停泊在码头上的我们这个船坞靠 近 , 一阵轻微的晃动后,与船坞对 接上了 , 从 渡轮上抛出的缆绳牢靠地固定在 船坞上 , 很多人买好了船票 , 站在船坞候客舱中准备上船 . 当顾客开始登船时 , 有工作人员引领我们顺着踏板走上渡轮 , 我沿着渡轮第一层甲板弦梯攀行而上顶层 . 我在船弦边上找了一个座位坐下 . 这里最好观 望秀丽风景 . 不一会儿渡轮 驾驶台 上 的水手拉响了一声长长的汽笛 , 渡轮慢慢地驶 码头 , 船尾下的螺旋桨翻卷起一行行白色浪 花 . 兴奋不已的我坐在船弦边的座位上 , 浩瀚的长江以及两岸呈黛绿色的山峦 , 甚至远处望去在熠熠发光的航行在江中悠闲地冒着烟的轮船 -------- 壮丽景色尽受眼底 . 然而我早已归心似箭 , 迫不及待地想回家把买的肉交给母亲 , 表示已圆满地完成了她交付给我的买肉的光荣的任务 .

1.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清衣江 回复 悄悄话 Fieps :

你好.
上世纪五十年代市中区解放碑附近临江门的一家火锅店经营的火锅才是重庆真正的好火锅.那时我父母亲经常带我们去光顾.至今我还留存有很深的印象.
Fiep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清衣江的评论:
第一次去重庆时,一直相像着当年江姐的场面,不见江姐,倒是从此有了重庆凉粉和火锅的瘾。
清衣江 回复 悄悄话 Fieps :

你好!
老乡,感谢你光临我的博客.当时重庆与成都两省辖市户口可互迁移.62年我初中一年级转学成都就很方便.我在成都呆了三十多年,父母亲又在成都工作.但早已退休了.父亲去年去世了.我的口音也基本是成都口音了.也算是成都人了.看来你对成渝情况也很熟习.再次感谢你光临惠顾我博客.
Fieps 回复 悄悄话 对重庆也比较熟,搞半天,你是"重庆崽儿"嗦!成都和重庆的人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很多人家两边都有亲戚,这两个城市之间的户口调动好像也比其它地方容易一些。
清衣江 回复 悄悄话 sydneywil

你好.
感谢来访.当时公共治安秩序还是比较好的.就我居住的九龙坡区,抢夺的事件发生得不多.
sydneywil 回复 悄悄话 但愿没有给人抢去。
清衣江 回复 悄悄话 楚怡雨:

你好!

感谢来访.拜读你的留言后,也了解到了一个普通老百姓家庭在三年经济困难时期真实生活的一个缩影.再次感谢来访.
清衣江 回复 悄悄话 炅龙:

你好!

感谢来访.拜读你留言后很感慨.很值得我深思.重庆是我故乡,我在那里度过了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62年初因父母亲调动工作,初一转学到了成都.但故乡重庆留给我记忆太多,难忘.再次感谢你光临惠顾我的博客.
楚怡雨 回复 悄悄话 我的妈妈是60年出生的,外婆家里条件算当地最好的,妈妈说幼时的记忆就是大米饭很少,大人吃红薯干,给她蒸一小碗米饭。 我爸爸52年出生,兄妹8个,三年困难时期个个饿的走不动路。我小时候挑食,老人就说把这孩子放到60年,肯定什么都吃,搞的我以为60年还是解放前。解放前我爷爷不过一佃农,穿的起长衫,给大儿子做个法事,能出得起8担谷子。外公兄弟6个,耕读之家,解放前也是殷实人家。外婆的父亲是匠人,5儿1女,其中一个在北京上了大学,其他的都有点文化,家里置下许多田地,供儿女上学,治病,给其中一个舅爷接连娶了6次妻,田地基本卖光,后来成分中农。
炅龙 回复 悄悄话 醇醇的人情,真实但清苦的浪漫,羡慕你有那样秀色家乡。更谢谢你带给我没有党争歧见,第一手的三年经济困难时期生活片断,那是我出生前几年的事。不管当时的真实困难多大,从你的描述中我都看到了积极的而不是怨天尤人的人生态度,那是对社会对家庭鼓舞向上的力量。假诺你也常回家乡,我也想看看你对重庆模式的观查,以你超越党争的豁达,那也一定精彩。
清衣江 回复 悄悄话 我记得59年我带上肉票去买的肉.69年生活都好转了,票证使用已弱化了,用钱在餐馆随便吃肉.

59年已有票证了,其依?用"百度","谷歌"一查就出来了.
清衣江 回复 悄悄话 我记得59年我带上肉票去买的肉.69年生活都好转了,票证使用已弱化了,用钱在餐馆随便吃肉.

59年已有票证了,其依?用"百度","谷歌"一查就出来了.
xwenxuecityy 回复 悄悄话 你说的是69年的事。 59年还没有票证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