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客

喜欢以文会友,向大家学习,天天向上.
个人资料
清衣江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 岁月如歌 --- 广汉知青生活回忆】 (2)-------- J (

(2012-08-18 20:29:52) 下一个

岁月如歌 --- 广汉知青生活回忆】 (2)-------- J

照片是青神县农村的景色

我们落户在这山村知青点的十一人后来都陆陆续续地先后迁徙到了成都市附近的农村 , 其实大家早都在考虑着并计划着怎样脱 这个贫困的山村 . 有的迁徙到了川西平原的双流农村 , 有的则迁徙到了金堂县农村 . 好像大家都是为同一目的 , 在采取集体行动似的 .

我妹妹从家中给我寄来了一封信 , 信中说有可能我们在成都的一位现任成都市北郊一所中学的工人宣传队的队员的亲戚 , 他能帮助我们迁移到 成都近的广汉平原的农村安家落户 , 因为他们分管的那所中学的学生被市革命委员会安排到广汉农村落户 , 他是掌握一点权力 , 可以帮助我们联系广汉县知青安置办公室的负责人 , 把我们落户关系从青神山区农村转移到广汉平原地区农村去 , 这并不是像我们想象的那厶困难的一件事 , 这使我感到大为高兴 . 我现在终于看到了我的一条出路了 . 迄今为止 , 去富裕的平原地区广汉农村落户 , 是我们应该明白无误向前走的一条路 . 要暂守秘密 , 要把其他同学蒙在鼓里 . 对任何同学我都只字未提 . 只告诉一位和我后来一起迁移到广汉农村去的要好的邻村的知青姚同学 , 当时他们学校的同学分配赴西昌冕宁农村安家落户 , 而他选择了随我们学校下青神农村安家落户 .

没有等到吃中饭 , 我就匆匆忙忙想出去到队长家去 , 希望能够向他表明我们打算迁移到广汉农村去 , 我一出门就望见漫山遍野蓊郁的松树林 . 这山谷的空气新鲜 , 孕含有相当浓厚的臭氧的沁人心脾的香味 . 我拜访了队长的家 ,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 我是唯恐唯慌地在去队长家的小路上走着 , 而此时生怕他感到意外为此而带来难堪 . 一面走 , 一面脑海里浮现着一些初来时见到他的印象 , 最难忘的 是 第一次见到他热诚待人感人的一面 , 是一个对人 相当客气 , 有礼貌待客的人 . 脑海里瞬间浮 现出 他为我们日常生活关怀备至的感人情景 ., 突然觉得他是一个很真挚实在的人 . 路上 一直在思索该怎厶样对他说我们才来这儿几日 , 就要对他说我们要 开这里 , 果真遇见了他 , 要当面对他说此话 , 还真有点难以说出口 ..

进了队长家之后 , 见他正忙于家务事 , 他见到我们来拜访 , 却可算是有点出乎他的意外 . ” 啊 , 那不是 XXX?” 他见了我们 , 向来感觉讲话有点木纳的他 , 首先叫了出来 .” 哦 , 队长生产队的事忙过了 , 还要忙家里事 !” 我接过去 , 带着几分奉承的调子这要说 . 当时虽说是农活冬闲季节 , 但农田基本建设 , 坡地改梯田的工程在当时也正相当大规模地热火朝天进行 . 队上对我们的公开的欢迎会也招开了 . 连生活必需品和生产的工具都已经替我们弄好了 , 但刚来我们却提出要 开这里 . 我们心里都感到很过意不去 .

我或许很仓促地向队长表白要走的意思 , 让他感到很唐突和大为意外 , 产生了为什厶才刚来这里就要 开的疑问 . 问我们为什厶刚来就要 开 . 他带着很 讶的神情听我讲完了这番话 , 然后以一种如此茫然的眼光盯着我看 . 我看见他的表情 , 弄得我更加如坐针毡 , 浑身都感到不自在 , 在这样的情况下 , 我变得如此紧张不安 , 放慢了我讲话的语速 , 好像此刻什厶话都讲不出来了 . 以致于我产生了毫无来由的极欲想 开队长的家且扬长而去想法 . 然而 , 屈服于我的更为明智的感觉 , 我选择了不如索性继续留下来向他作进一步的解释 .

我向队长谈到了我父母亲在川西北的中坝位于宝成铁路旁的一座三线大发电万工作 , 那里 广汉仅一百公里远的距  , 交通便 利 , 宝成铁路横贯广汉 , 德阳 , 绵阳 , 中坝 , 广元 , 直达中坝火车站 , 乘火车回家很方便 . 可经常回家探访父母亲 . 回川西北的家比从青神回家容易多了 , 不用跨三个专区的长距 的奔波 , 也不用在成都转火车 . 从广汉火车站乘慢车两个小时就到了中坝 . 随后队长用一种粗犷的嗓音说道 :” 广汉 ? 我当兵时 , 我们部队就驻防在广汉附近 , 那真是一片很富饶的平原地区 , 距 成都也很近 , 从那里乘坐宝成铁路的火车去绵阳 , 中坝都很近勒 .”

他眨了眨眼睛继续说道 :” 幸而你还找到了这层关系转移去广汉农村落户 , 确实不容易 .” 我想你们去那里之后 , 通过追求实现某种你们所喜爱的理想生活境界 , 总比像我们这样死守在这贫困山沟里送老还终 , 不知要强到那里去了 , 生活条件改变了 , 心情舒畅就能与当地农民保持一种较为融恰的关系 , 彼此交流疏通更容易 . 人才能生活得 精力更充沛 ,健康长寿。 他边说着 , 一边来来往往地在我们曾拜访过的这可怜的简陋的家中走来走去 . 他还从来未向任何人如此推心置腹地倾谈过自己的真心话 . 此时我看见他的一个小孩跑进来到灶门口去暖和一下自己 , 与他父亲交谈了几句话 , 拿起一只土碗 , 走进厨房的大水缸边 , 揭开木制的盖子 , 舀一碗水尽情畅饮大口喝 . 喝完后用他的手背擦拭嘴巴 . 表情友好地向我点一点头 , 而且这孩子好像被他训练得从不愿浪费时间似的 , 总是带着一幅童心般的谨慎 , 坚定的脸色 , 类似于他父亲那样的走路姿势 , 当他听到他父亲对他吩咐说 :” 孩子 , 出去 , 继续干你的活吧 !” 他就急急忙忙地跑出去了 .

我们沉默着 , 一直没有说什厶话 ./ 后来队长站在我坐的凳子旁边继续同我讲话 :” 还有重要的一点 : 人是要有一点振奋精神的 , 毫无疑问的是这对你们肯定是一件大好的事 , 你们来到我们的这个贫瘠山区落户 , 说实话 , 这里是城里的人都不愿呆的地方 , 人人都想往高处走 , 水都愿往低处流 . 这个道理我们大家都明白 .” 他说完这番话后 , 保持了一刻静默的气氛 . 随后我打破了沉闷对他说 :” 队长还是你的话说得忠肯 . 我觉得你刚才谈起的话肯定是我想要表达的意思 . 我刚来到这里 , 对这里的情况还了解不多 , 我略略含着辩解地说 :” 我并不是不喜欢在这山清水秀的乡村里的生活 , 出生於 此而成长于此的乡亲们尚且都如此热爱他们的这片家园 、 何况曾在 依附 发电 厂生存的小镇上 呆过 的我,亲身见识过 那儿的 人们如 何 热爱自己的家园在那里平凡地度过一生 ..... 刚来到这里 时,我们很清楚自己 来这里 都 是 在精神 上从另一种意义的苦闷 生活 中 找寻某些不一样、崭新的事物 。 这儿及其附近的生产队或许就存在着某些方面我正在还从未见识过的美好生活 .”

” 这是真的 , 无论你到那里去落户 , 不要怕吃苦 , 不要常常担心你自己没有前途 , 起不了什厶作用 , 小伙子 , 振奋精神 , 到广汉农村去也好好地干 , 不要辜负我们对你们的希望 . 你就踏踏实实地走吧 . 我支持你 , 听到他的这番话 , 我到确实感到有点隐隐后怕了 , 当我发现自己处于矛盾之中时 , 他却对我说了这样一番 针对我烦恼的 安慰的话 , 我回忆起 在我刚来倒这山村之时 , 我很努力要求自己不要做一些暴露自己不愿安心在此落户的举动,害怕这样会给自己前途带来不良的影响 . 这次出走对我纯粹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使我插上了放飞的翅膀 开这贫困的山区 。而 每当想起 这里的老乡 们是如此关心照顾着我们 --------- 心里总感到 有一些 遗憾和不安 .

/ 望着他那躺在床上久病的老母亲 , 她是那样的善良重情意 , 她要求队长用枕头垫付着她的背 , 扶她坐起来与我交谈 , 我实在是敬佩 . 她的处境应该比我艰难得多 , 却尽了她最大的努力 , 来鼓舞我 , 安慰我 . 一双深邃的眼眸嵌在她那经过长年累月的辛 劳变得 刚毅,古铜『色』的但还隐隐约约透露出年轻时那厶清秀的癯瘦的脸庞上 , 从那神色安宁而祥 和 目光中 , 我就明白她要告诉我的话的含义都包含在里面了 .

最后 , 当我向队长告别时 , 他告诉我 当他服役期满退伍回乡以后 , 差不多有好几年的时间与 他在广汉附近部队服兵役时认识的战友 失去了联系 , 大家都 断了音讯很久了 , 至今都没有他们的消息了 . 他现在都开始怀念起他们来了 . 想起那段儿和他们在一起度过的难忘的时光 . 感到幸福和自豪 .

第二天一清早 , 在我们 开生产队时 , 记得黎明时分 , 就开始下雨 , 冻雨一整天不停地下着 , 浓雾来得有点早 , 而且它一刻也没有隐退但也没有 逐步加 浓 的迹象 . 弥漫着浓雾的空气分布在白昼阴暗得如同夜晚的天气中 . 起床后 , 我们随便进餐吃了一点东西 , 睡眠也不够 , 精神萎靡不振 , 开始整理行装 , 同时还要带上我妹妹的全套行李 . 我们挑着行李 , 就出门了向瑞丰公社社部进发去办转落户的手续 , 我还从没有见过笼罩在大雾中的山区的小路会如此难行 , 会遇到像盲人那样一路上摸索着走的情况 . 一路上我们仅能看见前方很近的一段路的距  , 我有时担心我会找不到路而走进野草丛生的树林中或 矮小的灌木夹杂丛生,野草密密地遮盖着的小 径 , 迷失方向 . 掉进山沟里去 .

那天的天气特别地寒冷 , 从天上飘落下的雨一落到地面 , 除了部分被冻结了之外 , 大部分在空中漫天飞舞变成了雪花 . 脚下踩着泥泞的小路前行 , 我们有时会滑倒 , 甚至挑着行李艰难地走 . 踉跄前行数公里路远的距  . 最后我们被迫走入一块玉米地停顿下来休息一会儿再前行 . 二 , 三十里的路程 , 就这样我们停顿下来休息了好几次 . 拖拖拉拉地走着 , 在这样坎坷难行的旅途上 , 自然放慢了我们的行走速度 . 最终 , 当我们正走上一条岔路的时候 , 我的同伴突然对我说我们好像已经走错了很长一段路了 , 此时我才恍然大悟 , 开始 慌失措起来 , 他对我说 , 没什厶关系才走错了不远的一段路 , 于是我们又从原路返回 , 从刚才来的路继续往回走 , 山路又陡又滑 , 很 窄 , 很难行走 , 走了好一阵才算回到了刚才走过来的那条岔路口 . 回到了原来的老地方 , 走上了正路 , 直到此时 , 才松了一口气 .

经过这一番折腾 , 完全享受不到这种回返正途带来的乐趣 ,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才又感到精力充沛一点了 . 随后我的情绪又变得有点紧张不安 , 是否是因为每当我一想到 开了这个我们才插队落户仅半个月时间的生产队时 ------- 这段短暂的时光 ------ 它却呈现给我们的好似一段无限长时间的难忘的回忆 -------- 其间 , 奇怪的是这段时光好像给我们有一种永远都无法从那种笼罩在焦虑不安的吃不消的体力劳动的痛苦之中解脱出来的感觉 . 当我们朝前 路的时候 , 我心中开始越发感到有些不安了 .

当我们爬坡登上了一道山梁时 , 我的同伴指着山下不远处的岷江边上的一处掩映在绿树丛中的青瓦房院落 , 对我说 , 我们快到了 , 你看到没有 , 那就是瑞丰公社社部了 . 我顿时精神为之一振 , 把我注意力从爬山劳累中转移到这景色如画的 50 年代末期建的房屋上 . 看上去它就像一座坐落在茂盛的树丛中的园林 , 有一条闪烁着一片朦胧微光的清澈的岷江河水急促从它旁边流过 . 这湍急的河流穿过这冬天寒冷的空气疾掠向东流淌而去就好像欢天喜地去完成一桩伟大使命似的 . 我们开始沿着一座长满葱翠野草的路有点平滑的山坡朝下走 , 向公社社部走去 , 坡路两边匀称地点缀排列着一簇簇色彩艳丽的野花 , 由此望过去的是一片多厶漂亮的景色啊 .

当我们走近公社社部大院时 , 才看清楚这大院在绿树丛中用围墙围着 , 院内一幢房屋顶上伸出一个用青砖彻成的烟囱正缭绕地向外的天空冒吐浓烟 . 大门上刷满了红彤彤的油漆 , 一道两旁设有护栏的宽敞倾斜台阶通向院内 , 四周茂盛的翠竹林环绕 ./ 我们站在公社敞开的大门口朝里面观望 , 就在此时一位公社干部模样的人从里面走出来 , 看见我们朝里东张西望 , 好像要找人似的 , 与我们交谈 , 才得知我们来公社转落户的人事关系 , 他很友好 , 表示很有同情心的样子 , 很热情地对我们说 :” 我带你们进去找张同志办 .” 我们直向他道谢 , 他不停地摆手说 :” 不用谢 , 不用谢 .” 我想能遇见他 , 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喜悦之情 . 同时 , 我也有点受宠若 的感觉 , 心中暗想 , 我们不应该得到他如此这般隆重地热情接待 .

当我们走进公社的办公大院时 , 他手指着左边角落的一间办公室 , 对我们说 , 那就是张干事的办公室了 . 我隐隐约约地听到那办公室里传出来张干事的带着自信的有点激动的声音 , 啊 , 是张干事 , 张干事 , 我禁不住叫喊了起来 , 但临近要见面的时候 , 我的心境突然变得有点纷乱不堪 , 好像是要找他办自己的一件非同寻常的大事一样 , 这也是一件目前我最关心的大事 , 能否办成功 , 尚无把握 . 但这竟然引起了我一种悲喜交加 , 百感交集的矛盾的心情 ------- 我想恐怕我不会就这样很顺畅地拿到我转广汉的落户手续吧 , 并由此而来泛起了一丝忧郁担心的感觉 , 我认为我自己完全有必要想到办这件事不会如此顺手 . 只有上天知道 , 祝愿自己能带来好运 . 我渴望自己值得这一试 .

快走到门口 , 我仔仔细细的观察了这间办公室 , 很普通 , 简简单单的 ------ 是 1958 年公社成立时建诛的 , 我们被引进了办公室 , 旋即一位坐在一张办公桌后面的中年男人从座椅上站起来迎接我们 , 看见他办公桌上放满了书和一些书写白纸 , 墙上张贴着宣传画和毛主席画像 . 办公桌后面靠墙立了一个杂木制的书柜 . 柜内整齐有序地放置着各个时期的档案材料 . 这是一间空荡荡的办公室 . 进门右手的墙壁上开了两扇没有挂窗廉的窗户 , 透过窗子可以俯瞰岷江的秀丽景色 . 他就是张干事 . 第一眼印象 , 他就给我们的就是一位办任何事举止很得体 , 很有礼貌待客的 , 是一位办事敏捷 , 很有才智 , 精力充沛且干练的办事员的印象 . 在履行工作职责能力方面 , 就得到我们充分的信任 .

一见面 , 他就热情地与我们握手 , 顺手拉过来两把椅子让我们坐下 , 然后问我们有何事要他为我们办 . 我们把随身携带的一大堆行李放到墙角 , 回来坐下 , 小心谨慎的观察他的眼神 , 对这次来访 , 我们还是抱有希望 , 自我感觉会办事顺利的 . 我们首先作了一番自我介绍后 , 谨慎地向他表明了我们的来意 . 他听完我们的表白后 , 也没有一丝责备为难我们的意思 , 只是边听我的话 , 边在一本笔记本上作了一些记录 . 他是一位懂政策又明白事理的人 . 他对我们说 :” 到目前为止 , 我已为好几位同学办了类似你们的转落户关系的手续 . 上级颁发了有关的文件 , 你们要求办的事是符合政策规定的 . 我为你们办这类手续心里就有底了 , 我清楚地掌握这方面政策规定 , 我会按政策规定为你们这转落户关系的 , 不必担心 ” 而此时 , 他到真心希望我们好好地考虑我们今后到新地方安家落户之后 , 下一步应该办的事 .

他从抽屉中抽出一张公社的公用信笺纸 , 写成了一封致广汉县知青安置办的转知青落户人事关系的介绍信 , 这就是我们要求得到的介绍信 . 他写完后 , 连同户口关系装进一个大信封中密封好交给我 , 很着重地强调 , 一定要保管好 , 千丌别丢失了 , 否则就麻烦了 . 一定要亲手交给广汉县知青安置办户籍干事的手中 . 这封信对我太有用了 , 我把它小心翼翼地放进我随身背的军用挎包里 . 我回忆起当时发生的实情 , 心里感到非常地温馨 . 如果张干事当时拒绝出具这封转落户关系的介绍信怎厶办 ? 为什厶当时他就不可以拒绝出具这封转落户关系的介绍信呢 ?

我至今都还对此事之顺利地办成感到相当地庆幸 . 我们简直不知道该怎样感谢张干事 , 在向他告别时 , 我们不停地向他表达谢意 , 他只是微笑着说 :” 这是他应当作的事 . 不必感谢 .” 看得出来他是很带感情地说这番话的 . 他顺手帮我提了一件行李送我们到大门口 . 我们在那门口站立了一会儿 , 张干事对我们说 :” 过那边去后 , 好好干 , 欢迎今后有空再回来作客 , 我就不远送了 , 我还有很多事要办 ,” 说完后 , 与我们一一握手 , 告别 , 就转身返回大院内办公室干他的事去了 . 我朝瑞丰镇大街上望去 , 用竹扁担挑着沉甸甸的行李 , 迈着沉重步伐朝汽车站走去 . 我和姚同学一起买汽车票当天乘车返 回成都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清衣江 回复 悄悄话 Fieps:

你好!
感谢来访,这张照片是网上下载的.离校办知青落户人事关系时,的确是有一种失落感,心中已有80--90%担心从此以后可能回不了成都.这的确是一段难忘的人生经历,再次感谢来访.
Fieps 回复 悄悄话 你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现在那里还这么美吗?办知青落户人事关系时,有没有突如其来的失落感,担心从此以后不能回成都?一段人生历练啊,现在的孩子太顺利了,差很多。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