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客

喜欢以文会友,向大家学习,天天向上.
个人资料
清衣江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 译英国诗人托马斯?哈代诗歌《 合二为一 》】 (图)

(2012-06-21 07:53:38) 下一个

 

The Convergence Of The Twain by Thomas Hardy

 

【 译英国诗人托马斯· 哈代诗歌《 合二为一 》】

(Lines on the loss of the "Titanic")


(为 “ 泰坦尼克号 ” 沉没而作 )


I
In a solitude of the sea
Deep from human vanity,
And the Pride of Life that planned her, stilly couches she.

远离人世间虚荣,

抛弃了生命中的辉煌。

她静静地躺在大海之下的孤独中


II
Steel chambers, late the pyres
Of her salamandrine fires,
Cold currents thrid, and turn to rhythmic tidal lyres.


钢铁客舱,最近燃起的火葬堆中

流淌着她火神般的烈焰

穿透冰冷的海流,变成有节奏竖琴声般的潮浪。


III
Over the mirrors meant
To glass the opulent
The sea-worm crawls--grotesque, slimed, dumb, indifferent.

高悬镜子上方
用以反射壮丽堂皇远景

海虫匍匐而行 -- - 怪诞,沾滑,无声无息,冷淡


IV
Jewels in joy designed
To ravish the sensuous mind
Lie lightless, all their sparkles bleared and black and blind.



为了迷住敏感的心灵

在欢乐中设计的宝石珍品

漆黑无光躺着,其所有闪光变得模糊而暗淡。


V
Dim moon-eyed fishes near
Gaze at the gilded gear
And query: "What does this vaingloriousness down here?". . .

目光昏暗的鱼留在附近

凝视着镀金齿轮

并喧嚣地发出 :“ 这个自负而虚荣的大家伙躺在此干什么 ?” 的质问


VI
Well: while was fashioning
This creature of cleaving wing,
The Immanent Will that stirs and urges everything


呀:同时正在创建

这乘风破浪前行的生灵

这鼓舞 , 鞭策世间一切的意志永恒


VII
Prepared a sinister mate
For her--so gaily great--
A Shape of Ice, for the time fat and dissociate.

为她的 – 如此欢快巨大 -- 冰的形状,

为了融化时间的永恒

准备了一个阴险的同伴 -
.


VIII
And as the smart ship grew
In stature, grace, and hue
In shadowy silent distance grew the Iceberg too.


而随着这聪明的大船
长高 , 变得风度翩翩,色彩斑斓

这冰山也成长在模糊朦胧寂静的远方。


IX
Alien they seemed to be:
No mortal eye could see
The intimate welding of their later history.


他们看起来像是外星人:

竟然没有凡人的眼睛能看见

他们以后的历史将变得密切融通。


X
Or sign that they were bent
By paths coincident
On being anon twin halves of one August event,


或表示他们被巧合地连系于

同一道路

于是成为以后一次庄严事件的两部分,


XI
Till the Spinner of the Years
Said "Now!" And each one hears,
And consummation comes, and jars two hemispheres.

十一

直到岁月的策划者宣称 :

“ 喂!注意 ” 于是每个人都听见,

随着完美成功时刻来临 , 而使两个半球震惊。

作者介绍 (1840----1928)

,

如果有时在诗歌创作中过多使用习语,这相当于大大地加重了创作构思负担并造成其思想表达复杂化,多萝西 · 马丁在一篇评论 哈代 的诗歌的文章中写道 : “ 他的诗拥用一种最基本的力量,在其范围宽广的情感描述方面,在心灵之间的内在的冲突意念描绘方面,能提供类似于像富有诗意般的 “ 罗丹雕塑艺术作品相类似的东西。同样 , 令持正统观念的人感到震惊的是,哈代诗歌从表面上看除运用具有引起争议的粗野语言外 , 同时也使用尖刻挖苦言辞,另外对于不轻易被诗歌外表假象所迷惑 , 一心追求其外表是充满活力的,激烈的,而又具有恰当的语言表达方式的那种具有内在的精神力量的诗歌的那些读者而言 , 哈代诗歌同样具有深刻性和振奋人心的力量。 “

正如像哈代本人曾经所说过的那样,他 “ 被迫放弃写散文而改写诗 ” ,但在任何时候,他更喜欢为他赢得了国际声誉的许多小说的作品。正相反,他痛心的是为了一种需要迫使他为了小说写作而停止了诗歌创作,并在个人生活中,他将后者称之为 “ 为混饭吃而粗制滥造的作品 ” 及写一些肮脏破烂的东西。 “ 不过,年龄 34---57 岁,哈代出版了 11 部小说和三本故事集,其中虽然 “ 德伯家的苔丝 ” ( 1891 年)和 “ 无名的裘德 ” ( 1896 年)引起了公众更多的评论,但 《还乡 》 和 《 卡斯特桥市长 》 是塑造人物性格上是最鲜明的小说。前者开启了一场逐渐发展成为人身攻击的争论,这主要是因为由一直隐含在他以前的作品中的社会的评论所引发的,尽管而今该评论已公开发表了。随着攻击言辞更加激烈化 , 之后几乎发展成了公开的谩骂,哈代被传唤要求对小说 “ 无名的裘德 ” 作出解释。这种更加极端的愚蠢的批判的典型事例伤害哈代如此之深,以致他说: “ 这 使他所有的小说写作的兴趣荡然无存。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