洲河的博客

记录一家四口的生活。
正文

科学,艺术和天分

(2011-12-10 21:14:01) 下一个

Space, Time And The Beauty That Causes Havoc. Einsten &Picasso 。作者 Arthur I. Miller 。

爱因斯坦和毕加索,两个天才与二十世纪的文明里程。刘河北,刘海北翻译。

我看过这幅画,阿维侬小姐,只是不知道它和相对论具备类似的地位。

以前道听途说地知道毕加索是抽象画的鼻祖,有精神分裂症,所以画的东西是鼻子眼睛都不在一处的。读书前完全不知道这幅画可以同相对论平分秋色,甚至更胜一筹。它的灵感来自于毕加索对于文艺和数学的特殊兴趣,——真是闻所未闻。毕加索虽然不学数学,法文也不好,但是他被前卫的诗人,作家和画家围绕,因为他极其聪明,成为中心和领袖,他有一位数学家朋友,考过精算师资格和发表著名数学论文的,他们智力活跃到如此地步,以至他们在酒馆里也讨论文学,诗歌和几何,这样,毕加索的视线才可能被拓展到日常观感之外,发展将不同空间在同一时间中一并展现的概念性的创作,这种概念,和相对论一样,开辟了新天地,成了灵感的源泉,开启了同样抽象的世界。因此,具备和相对论同样尊崇的地位。读完了,看见阿维侬小姐的草图,和“闺房”的迥然不同的风格,以及追随者们无数的四维空间的作品,从有些画中,的确能“从画图中看见了数学的可能性”,好象懂了一点。

“大约在 1904 年 5 月的巴黎,好象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似乎有人要冒出头来”这种句子让人感到莫名的激动。爱因斯坦和毕加索同时在进行他们划时代的创作,他说,“为思考而思考!在我无事可做的时候,我会把已经知道的数学和物理定律,一再反复推演。这样做没有特别的目的,只是为了陶醉在思考的乐趣中而已”,毕加索也说过类似的话“最重要的事就是创作。不为别的,只是为了创作”。智商分隔和离间了人群,人类和人类之间甚至可以完全无法理解。

“伟大的音乐不可创作,正如伟大的物理学不可能从实验数据推演出来,两者都需要宇宙性的美学观”。“爱因斯坦在科学,技术和哲学等方面都有修养,对 Bach 和 Mozart 的提琴作品也感兴趣。这两位作曲家的特色,是能将结构性的主题和美妙的乐曲结合”,爱因斯坦“以美学性的微观和极简化,来选择连续性和非连续性的喜恶”,这一点可以参见相对论美学论点。“使得在创造的时刻界限消失,美学成为科学和艺术的共同境界。”

下面这一段话很直接,“为什么有些人就是不平凡?众多的物理学家,不管他们一天认真地工作多少小时,永远都走不到爱因斯坦和毕加索的境界。对每一种领域都一样,即便是体育项目,也需要天分。”后面还有一句关于如何理解创造性的阐述,创造力有就有,了解它产生的机制,在我看来已经没有意义。

才知道毕加索也是犹太人,正如圣经中展示的,犹太人是一群特殊的人群,我们必定要带着特殊的心情来观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