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biao571

天马行空, 独往独来.
个人资料
正文

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吾华;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

(2015-08-09 18:08:11) 下一个



左权壮烈殉国,朱德总司令亲自题写了悼念诗:“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吾华;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

1939年结婚时,34岁的左权由于长年征战,皮肤黝黑,显得风尘仆仆。刘志兰只有22岁,年轻、白净、漂亮,又是北京城出来的,左太北说“父亲对母亲虽一见钟情,可我母亲哪能看上他啊”。

最后,还是朱老总亲自说媒,也算是思想政治工作了。

左太北说,母亲从来不提及父亲。这里面有爱,有悔,也有殇。

左太北出生于1940年5月,正好百团大战在8月即将开始。左权是这场重要战役的主要策划人,也是工作最忙的时候。

左太北只与父亲一起生活了3个月,只能讲述着自己听来的、读来的、拼凑来的关于父亲和那个山河破碎时代的故事。

一家人就这样生活了3个月。左太北回忆说,这也是她真正有家的时间。后来,她就和母亲一起去了延安,从此与父亲分别,再次见面的这一天,始终没有来到。

1940年11月12日,在第一封家书中,左权写道:“有不少的同志很惊奇我俩真能够分别,你真的去延安了。本来分别是感痛苦的,但为了工作,为了进步,为了于党有益,分别也就没有什么了。”“不知道你在征途中及“长征”结束后,身体怎样?太北身体好吗?没有病吗?长大些了没有?更活泼些了没有?”

左权每个月仅5元津贴,但只要有机会,他就会把攒下来的钱托人带给刘志兰,还托人给女儿买花布、做衣服、织毛衣。在家书中,左权一边宽慰着独自带孩子的妻子,一边关心女儿“手脚没有冻坏吧?之前寄的小棉衣能穿吗?”

在1942年5月22日,牺牲前3天发出的最后一封家书中,左权还惦记着女儿的教育,幻想着和女儿一起生活的时光:“想来太北长得更高了,懂得很多事了。她在保育院情形如何?……有时总仿佛有你及北北与我在一块玩着、谈着。特别是北北非常调皮,一时在地下,一时爬着妈妈怀里,又由妈妈怀里转到爸爸怀里来,闹个不休,真是快乐。可惜三个人分在三起,假如在一块的话,真痛快极了。”

1942年,刘志兰曾在一篇纪念左权的文章中写道:“因为近年来带北北影响到自己的进步,心情不好,曾迁怒于你,一次向你发牢骚,刺激你。你除去解释与安慰之外,没有一句责难,使我惭颜,希望见面之日得到你的原宥。”  

童年的左太北,对父亲的印象甚少。她不到两岁就住进了保育院,一直过着集体生活。到了周末,别的孩子都回家了,她就在学校住着。“不调皮,傻呵呵的,让我学习就学习,让我吃饭就吃饭”。

身边的人对左太北都很关心,但从小到大几乎没有人和她谈父亲,她也只知道父亲是个大英雄。

1952年4月4日,左太北就读的八一小学组织了七八名学生,到中南海向毛泽东主席汇报学校生活。有不少孩子的家就在中南海,毛泽东和他们很熟,一起说说笑笑。直到介绍到左太北时,工作人员说:“这是左权的女儿。”

毛泽东的脸一下就沉下来了,表情变得严肃。他把左太北拉到身边,嘘寒问暖,问得特别细:“周末不住校时去哪?”“有人送你、接你吗?”最后,毛泽东特别认真地要求,和左太北照一张合影。

直到1982年,左太北42岁时,母亲把左权的11封家书交给她,左太北才知道,“原来我有一个这么疼爱我的父亲,我才体会到我有一个家,我反而有失落感了”。

亲情之外,左权家书中还充满了对日寇罪行的控诉、战局的分析。

“敌人的政策是企图变我根据地为一片焦土,见人便杀,见屋便烧,见粮食便毁,见牲畜便打,虽僻野山沟都遭受了损失,整个太北除冀西一角较好外,统均烧毁,其状极惨……日寇对华北我军的进攻必更加严重,以遂其反共阴谋,今后华北之严重局势也就大大的加重了。”

在最后一封信中,左权反复对妻子交待:“我虽如此爱太北,但时局有变,你可大胆地按情处理太北的问题,不必顾及我,一切以不再多给你受累、不再多妨碍你的学习及妨碍必要时之行动为原则。”

左权做了最坏的打算,没想到一语成谶。最后一封家书写于1942年5月22日晚;5月25日,左权牺牲;再过两天,就是女儿2岁的生日。

年幼时,左太北经常站在父亲的遗像前,期盼着父亲能够在夜晚进入她的梦乡。但父亲始终没有在她的梦中出现。成年后,左太北从哈军工毕业,先后在国家经委、国家计委、航空航天部等单位从事国防工业建设工作。

后来,左太北将父亲的11封家书整理出书。她说,在这11封家书中,不仅将抗战时期的亲情体现得淋漓尽致,更穿过了历史的风雨烟云,字里行间充满了对日本侵略罪行的揭露和控诉。这是血痕斑斑的历史,时刻警醒着我们,决不能忘记国恨家仇。

2001年,左太北提笔隔空给父亲回了一封“信”,其中写道:

“这些信穿过历史的风雨烟云,字里行间充满了对日本侵略罪行的揭露和控诉。一封封信,一桩桩事,都是日本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空前浩劫的铁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xiangpi 回复 悄悄话 这么详细?
X723 回复 悄悄话 這是唯一中共在"抗戰"時死的將軍,不過死得非窩囊,所以不可告人知.
安雅云 回复 悄悄话 向抗日英雄致敬!
灜客 回复 悄悄话 据说,他死时还戴着顶【托派】的帽子。
SDUSA 回复 悄悄话 很多文章都谈到过左权是怎么死的。他是共军抗战中死亡的最高将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