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biao571

天马行空, 独往独来.
个人资料
正文

我记忆中的五月

(2015-04-30 17:28:00) 下一个


    许 多人在孩童时代记忆最深的月份是正月,那是个过大年,看大戏,穿新衣,戴新帽的美好时光。我生在炮火纷飞的抗日战争时期,记忆最深的是四岁那年的五月,那 是幼小心灵难以承受的噩梦时光。那时(1939年)我们家住在重庆林森路,是日军轰炸的重点目标之一。所见惨烈之状不忍再叙述……

    有幸的是在我青少年时期祖国解放了,在欢快的秧歌声中驱散了那心灵深处的噩梦。记忆最深的月份仍然是五月。我的家乡湖南是1949年四月份解放的,四野文工团是五月进驻我们学校的。受他们的影响,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在 我看过的苏联小说和苏联电影中,感觉五一节是他们一年中最盛大最重要的节日。好像比我们的春节都重要。起初我不理解,后来才认识到五一节是劳动人民的盛 典,据说在旧美国,工人们每天要劳动14至16个小时,有的甚至长达18个小时,1877年5月1日,美国2万多个企业的35万工人停工上街,举行了声势 浩大的示威游行,仅芝加哥一个城市,就有4.5万名工人涌上街头。罢工不久,队伍日渐扩大,工会会员人数激增,各地工人也纷纷参加了罢工运动。在工人运动 的强大压力下,美国国会被迫制定了八小时工作制的法律。从此由于这个节日世界大多数工人才有了八小时工作制的权利,这是无产者的节日,这是革命者的节日, 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当然格外重视这个节日。我们国家无论前三十年还是后三十年都挺重视这个节日,不过越来越感觉到过五一的目的不同了,味道也变了。以前 过五一,往往要游行,那鲜亮的旗帜、响亮的口号、浩浩荡荡的队伍多么振奋人心。后来集中变长假,目的是促消费,购物旅游涨鸡的屁。不过仍有许多人享受不了 这个长假的,为了养家糊口加班加点,能挣点加班费也是一种安慰,但有的黑心资本家不按加班算,说什么:愿干就干,不干就走人,在中国找两条腿蛤蟆难,找两 条腿的人多的是。

    唉,中国工人当家做主的好日子哪去了?我们好像退到 了旧美国工人的境地。现在中国精英们喜欢学习美国,我倒赞成中国劳动人民既要学会唱法国工人创作的国际歌,昂扬我们的革命精神,也要好好学习美国工人阶级 勇敢斗争的实际行动,把自己失去的权利夺回来,否则不仅过节也高兴不起来,还会生存不下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灜客 回复 悄悄话 那一代人的纠结与矛盾。请不要随意使用解放这个非常神圣的词汇,他们解放了自己,却奴役了大多数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