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xz2000的博客

Von Prof.Dr.TCM Akupunktur-Genie Zhang u. Dr.med.Yu Lu-Spez:
正文

百年谎言, 食品和药品中存在的毒素威胁

(2010-03-09 05:57:32) 下一个

标志着百年谎言开端的合适时间是 1906 年,这一年,美国国会颁布了《纯净食品和药品法》,这项法律第一次给与美国人一种食品和药品安全的幻想,并为日后世界上的其他大部分政府提供了法律标准。早在 1906 年初通过该法律之前,美国化学局( U.S. Bureau of Chemistry )的首席化学家哈维·韦利( Harvey Wiley )就敦促国会,建议控制各州之间药品和食品的商业销售,因为“我发现我们每天消费的食品充满了本质上致害的细菌,以至于我都不敢去餐桌。”细菌被认为是“头号公敌”,而食品和药品中的合成化学物质被誉为“对付细菌威胁的救星”。

也许和世界上其他人相比,我们北美人民更加接受“让化学改善生活”的思想。作为一种真正的口号,它的源头追溯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在那次世界性的冲突中,化学公司通过生产毒气和其它军需品获利匪浅。针对外界赐予的“死亡商人”头衔,杜邦公司的行政主管们聘用了公关顾问,甚至还有心理学家,力图通过市场营销来重建化学产业的形象,这项公关运动的结果之一,就是广告标语:“让化学……用好产品缔造好生活。”几十年之后,正是孟山都公司( Monsanto Co. )将“合成物等于天然物”的思想推倒了极致,用下面这句话来吹嘘它的转基因食品:“……大自然母亲制造的食品和那些人造品,的确并没有多大的不同。它们之间的仅有差别就是人造成分。”

从婴儿到坟墓,我们的饮食和健康现在都被三大经济部门所左右:食品加工公司、医学 / 制药巨头和化学工业,这些经济利益体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套信仰体系,将合成物宣传为良性的,并且优于天然食品和药品。我们大部分人都天真地接受了这种信念。野心、进步精神和商业蒙蔽了我们的眼睛,让我们无意间创造出一股无法遏制的力量。接下来的这份纪实年表,记录了过去百年间我们目睹的变化,记录了令我们滑向深渊的探索发现、工业发展、政府行为和恶化的卫生问题,读完这份年表,那些百年谎言的背后真相就会浮出水面。

   

灾难滑坡的索引 第一阶段: 1900~1939 年,合成物信仰体系出现

   

在 20 世纪伊始,我们的食品供应成为了一个早期试验场。用以检验“让化学改善生活”这一信仰体系中出现的各种科技革新。化学家与食品加工公司共同工作,创造出人造甜味剂

、黄油替代品、增为添加剂(如味精)和最早的部分氢化蔬菜酥油。这些合成物为后来的食品加工革命建立了一个舞台。

   

   

1900 年

   

癌症 是美国的第十大死因,仅有 3% 的死亡与它有关;到了 20 世纪末,美国人 20% 的死亡将有癌症所致。

糖尿病 影响了不到美国人口的千分之一;到了 20 世纪末,几乎 20% 的美国公民都会患 I 型或 II 型糖尿病。

哮喘和相关的免疫系统疾病 几乎闻所未闻;到了 20 世纪末,全世界至少有 1.5 亿患病者。

妇女得乳腺癌的病例非常罕见;到了 1969 年,每 20 个妇女中就会有 1 人得乳腺癌;到 2005 年, 1/3 的妇女会得乳腺癌。

在亨氏公司( Heinz )和坎贝尔( Campbell )公司的率领下,美国食品加工商用他们的保鲜品和灌装食品,占到全国生产量的 20% 。

在普通美国人的饮食中,精糖取代了糖蜜。糖的消费量将从人均每年 10 磅以上开始增加,到 20 世纪末,它将达到人均每年 147 磅以上。研究人员最终发现,糖的精炼过程会损失 90% 的甘蔗成分,丧失的成分是最有价值的营养物, 而剩下的只有卡路里。饮食中精糖的成分过高,就会导致糖尿病、心脏病、胃和十二指肠溃疡、慢性感染和蛀牙。

   

1901 年

   

一位化学家成立了孟山都公司,生产最早的人工增甜味剂糖精

   

1902 年

   

在圣路易斯, 12 位儿童在接种白喉疫苗后死亡。该市卫生部门自己开出的这些疫苗被破伤风病毒所污染。

   

1906 年

   

国会通过了《纯净食品和药品法》,授予联邦政府权力,使之能在食品或奥品被证明不安全时将其撤出流通领域。但食品加工商和药品生产商没有被要求证明他们的产品是否安全;在产品撤下之前,是由政府来承担义务,证明它们的危险性。

   

1908 年

   

一位日本化学家在一种叫 kombu 的海藻中发现了能增味的化学物质谷氨酸单钠( MSG ,即味精)。

   

1909 年

   

德国化学家弗里茨·哈伯( Fritz Haber )发明了化肥,方法是利用氨水来分解氮气分子。

宝洁公司获得了室温下液体植物油固化技术这项英国专利的美国所有权。

   

1910 年

   

人造黄油(植物油的化学合成物) 作为黄油替代物被引入;到 1950 年时,普通美国人一年要消费 8 磅人造黄油,这是通过加工食品让高饱和反脂肪( highly saturated trans fats )进入美国人饮食的开端,它也带来了高胆固醇。

   

1911 年

   

最早的部分氢化植物油“ Crisco 进入美国大众生活

此时医生们几乎还没有听过由冠心病导致的心脏病发作

人们发现了新的谷物碾磨法,能将小麦谷粒的细菌和外层去掉(这样一来也不知不觉去掉了维他命 E B 的来源),并发明了可以制造白面包的精制面粉。

   

1915 年

   

德国化学家弗里茨·哈伯发明了氯气化学武器,首先在比利时城市伊珀尔( Ypres )附近的战壕中对法国士兵使用。

   

1920 年

   

从那时起到 2000 年,美国生产的合成化学物质将从每年不到 100 万磅增加到每年 1400 亿磅 以上。

   

1921 年

   

通用磨坊公司( General Mills )创造出一个叫做贝蒂·克罗克( BettyCroker 的人物,用她来劝服一代代美国人食用加工食品

在此之前,世界范围内共有 20 例妇女子宫内膜异位的报告;到了 20 世纪 90 年代末,几乎全美 20% 的育龄妇女都患有子宫内膜异位。

   

1923 年

   

尽管人们担心存在健康威胁,但四乙铅( tetraethyl lead 还是被加进美国销售的汽油当中。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间,空气中的铅将毒害土壤、水和食物。铅会遗留在人骨中,并对儿童大脑造成先天性损坏。

   

1929 年

   

最初人们生产聚氯联二苯( PCB )是用于电子变压器、液压机液体、增塑剂和黏合剂。到了 1977 年,研究人员发现聚氯联二苯会作为毒素在人体组织中进行生物积累,全国取样的鱼种,有 94% 含有聚氯联二苯残余物;大部分受试妇女在乳汁中都检测到了聚氯联二苯残余物。

人们发现用于疫苗防腐剂的添加剂水杨乙汞(水银的一种形式)会导致实验室受试对象死亡。尽管有了这一发现,但该添加剂还是会在 20 世纪继续用于大部分儿童疫苗等。

   

1930 年

   

在全美 1.23 亿总人口中,大约有 3000 人死于心脏病;到了 1997 年,在 2.48 亿人口中,每年至少有 72.7 万人死于心脏病

   

1931 年

   

一位名叫弗吉尼亚( Virginia )的女孩出生,她成为目前最年长的被确诊患有一种名为“自闭症”的新病的人;她出生的那年也是水杨乙汞用于疫苗的第一年。

   

1933 年

   

罗氏( Roche )制药公司找到了一种人工合成维他命 C 的方法,并使之获得了商业成功。

一本揭露黑幕的书《一亿豚鼠:日常食品、药品和化妆品中的危险》出版,并成为了畅销书。它揭露了很多例该类产品造成的伤害和死亡案例,比如睫毛眼线令妇女失明,由鼠药制成的脱毛膏,以及导致白内障的减肥药。

《美国医学杂志》刊登的一篇论文确认了一种对胰岛素有抵抗力的新型糖尿病,它被叫做 II 型糖尿病,并开始在全美流行开来。

   

1935 年

   

在之前的 55 年,阿拉斯加到加拿大的因纽特人中仅仅发现了一例癌症;从那时开始到 20 世纪 70 年代,在因纽特人也采用合成食品作为饮食方式之后,他们的癌症发病率暴涨,已经与美国和加拿大的其他消费者不相上下了。

   

1936 年

   

美国参议员的一个委员会发布了一份报告,警告美国民众:“你知道吗,我们今天大部分人正在受到某些危险的饮食不足的伤害?纠正这一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让生产粮食的贫瘠土地重新回到合适的金属平衡。”   

   

19 37 年

   

丹麦科学家出版了一本书《氟中毒》,描述了几百项科学研究,揭示了对人类和动物生活的毒害,尤其是它对中枢神经系统的影响。

   

1938 年

   

罗氏制药公司掌管了维他命 A 、 B1 、 B2 、 E 和 K 的工业合成方法,成为了世界领先的维他命供应商。

一项新的联邦法律《食品、药品和化妆品法》生效。虽然法律授权给食品药品管理局来强制生产商在上市销售前证明其产品的安全性,但食品药品管理局在执行中,只是将重点放在产品标示信息的精确与否上。

瑞士科学家发现了一种叫 DDT 的强效新农药;童年,英国科学家合成出了合成雌性激素 DES 。   

从那时起到 1990 年,一般男性精子数目降低了大约 50% ;在同期,睾丸癌的发病率增加了两倍。

   

1939 年

   

科学家首先提议在公共供水系统中加入氟化物,该科学家的经费来自美国制铝公司。

第二阶段: 1940~1961 年,合成物改变了生活方式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我们的生活因为一系列合成化学发现,发生了本质改变。制药业、农药产品和氟化工业在该阶段深深地渗入经济基础中,而食品、服装和家用产品中的合成物被人们当成便利必需品而广泛地接受。

   

1940 年

   

石化领域诞生。 通过使用与裂化和催化裂化相关的新技术手段,从前根本不存在的合成化学物质从汽油中得以诞生。从那时起到 1982 年,合成化学物质的生产增加了 350 倍;每个工作日每隔九秒钟就会有新的化学物质被发现。

   

1941 年

   

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了二乙基固醇( DES 用于 治疗 更年期妇女 ,后来食品药品管理局将二乙基固醇的用途扩展到各种与怀孕有关的症状重。

   

1942 年

   

医生首次发现一种对青霉素产生抵抗力的细菌——葡萄状球菌;十年之内,这种品系的细菌已经常出现在医院中。

   

1945 年

   

美国开始对供水进行氟化处理, 107 桶氟化钠被加进密歇根州大急流城( Grand Rapids )的供水中。

在战争期间开展了神经毒气研究,结果带来了化学除虫毒药的发展,让农业的生产出现了爆炸性增长。

   

1946 年

   

青霉素有抵抗力的各种淋病出现。

美国制药公司开始掀起一股广泛传播的潮流,对单个药品和它们的化学配方申请专利;从前这些制药公司的态度是避免申请专利,为的是在消费者中维持道德形象。现在,制药商能够人为地将药品价格提高。

   

1947 年

   

性激素 首先进入牲畜生产中,用以增加动物的脂肪和体重。这些激素中的二乙基固醇( DES )被称为食品生产史上最重要的发展。几十年之后,二乙基固醇被发现能够致癌,甚至当食品药品管理局禁用该物质后,家用牲畜毅然被继续注入非法剂量的二乙基固醇。

   

1948 年

   

从这一时期开始,美国食品加工业每隔十年味精( MSG 的使用量就会翻倍,它被加入到加工食品中,包括婴儿食品。在上世纪末,研究人员发现味精能在人体中激发几十种有毒反应。

   

1949 年

   

妇女乳腺癌的发病率是十万分之五十八;四十年之内,乳腺癌发病率将高达十万分之一百以上。一生中得乳腺癌的风险将增加一倍以上。

   

1950 年

   

全国大部分牲畜在屠宰前都是在露天牧养,使用的是天然生长的草料;到了 20 世纪 70 年代初, 3/4 的美国牲畜大部分时间都在拥挤的饲养场,被注射抗生素和激素,其饮食成分中包括处理过的污水、家畜的草窝、报纸的碎片、含有氨的锯木屑、牛脂和油脂。   

从这一时期开始到 2000 年,美国癌症的总发病率增加了 55% ,因为吸烟引起的肺癌只占到这个增长的 1/4 。乳腺癌和男性结肠癌的发病率在此期间增加了 60% ;睾丸癌症增加了 100% ;成人脑癌增加了 80% ,儿童癌症增加了 20% 。

   

1951 年

   

美国国会通过法律,要求消费者必须要在有医生处方的情况下,才能购买需医嘱才能使用的药品。

   

1952 年

   

从这一时期开始到 1987 年,美国合成杀虫剂的生产和使用比二战之前和战后初期的增长速度快了 1300 倍。

   

1953 年

   

美国过敏医师学院的副校长乔治·瓦德帕特( George Waldbott )警告说,即使是水中有少量的氟化物,也能导致急性的疼痛性过敏。瓦德帕特的病人一旦停止饮用氟化处理过的水后,就不再出现头疼、肌肉无力和胃部不适。

   

1956 年

   

医学研究人员安塞尔·凯斯( Ancel Keys )认为部分氢化植物油中的反脂肪与心血管疾病有关。

特富龙的全氟化合物,以及其他不粘性产品首次进入市场;到了 2004 年,验血显示美国 96% 的儿童在血液中都有一种不能降解的化学物。

   

1957 年

   

从这一时期开始到 1971 年,造纸公司将聚氯联二苯( PCB 加入他们的无碳复写纸上,让打字员可以打出多个复本。

马萨诸塞州的弗莱明汉姆心脏研究所( the Framingharm Heart Study )报告说,高胆固醇可能会增加患心脏病的风险。

   

1959 年

   

壳牌( Shell )和陶氏( Dow )化学公司生产出了用作土壤熏剂的二溴氯丙烷( DBCP ),以保护水果种植。它被广泛喷洒到葡萄园和柑橘园里。 20 年后,环保署将二溴氯丙烷作为危险毒素废止,几百名男子因为接触这种熏剂而无法生育。

   

1961 年

   

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了一种叫做利他林( Ritalin )的药物,它用于治疗儿童的行为问题。在 1975 年,全美大约有 15 万名儿童服用利他林;到了 2005 年,大约有 600 万美国儿童服用利他林,占到了全世界利他林总消费量的 85% 。

   

第三阶段: 1962~1973 年,合成毒素的迁移    

1962 年出版的雷切尔·卡森的《寂静的春天》是公共政策领域的一个分水岭事件。该书记录了有毒合成化学物质是如何通过环境进入到鱼和其他动物的肉中。有毒化学物的传播并不局限于农药。正如后期研究所揭示的那样,还包括各种普通合成化学物质,它们也开始毒害全人类的肌体。

   

1963 年

   

药品撒利多胺剂( thalidomide )被用于怀孕妇女的晨吐( morning sickness ),有超过 6000 名婴儿因为该药而在出生后有严重畸形。 6 年以后,这种药物最终遭到撤市。

   

1963 年

   

从这一年开始,美国高中生的学习能力测试分数每年急剧下跌。到了 20 世纪末,人们怀疑这可能与他们食用的食品添加剂等合成化学物质有关系。

   

1963 年

   

从这年开始到 1992 年,根据美国农业部的统计,美国农业中化学农药的使用增加了 300% ,尽管耕种土地的总面积几乎保持不变。

   

1965 年

   

在一项世界范围的心脏病研究项目“国际动脉粥样硬化计划”中,科学家研究了全世界 2 万例尸体解剖,发现使用更多饱和脂肪的人更有可能发生心脏病和中风。

西尔制药公司( G.D. Searle & Company )的一位科学家发现了人工增甜剂阿斯巴甜糖

   

1968 年

   

在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科学家让实验室老鼠服用了味精,结果发现普遍出现了脑损伤,尤其是对幼年和新生动物。

食品药品管理局的报告中显示,实验室动物在使用了受辐射的食品之后,其脑垂体癌、睾丸瘤的发病率有所增加,生殖能力下降,寿命缩短。

   

1970 年

   

美国人在快餐食品中花掉了 60 亿美元,它们来自麦当劳和其他快餐连锁店;到 2001 年时,美国人每年花在快餐上的费用是 1100 亿美元,比花费在音乐、录像带、报纸、杂志、电影和书籍的总和还要多。

   

1971 年

   

研究人员发现,母亲服用二乙基固醇( DES )与她们女儿患的一种罕见阴道癌有关。很明显,孕期服用二乙基固醇会影响胎儿发育。

美国国会通过《全国癌症法》,向癌症宣战; 30 年之后,癌症的总死亡率依然居高不下。

日本食品学家在实验室合成了一种叫高果糖玉米糖浆的廉价增甜剂,它能用于保护冷藏食品免受冷冻灼伤,也能为烘焙商品和自动贩卖机食品保鲜。日后人们惊奇地发现,这种果糖被食用后,几乎完好无损地抵达人体肝脏,而不分解,还没有人能猜测出这对健康意味着什么。

美国农业部准备出版一份报告,“美国人类营养研究所评估及营养研究的益处”。它将大部分重大健康问题归于现代饮食中的营养不足。这份报告在长达 21 年的时间里被禁止向公众透露,据说这是食品加工业的要求。

   

1972 年

   

美国环保署取缔了农药 DDT ,因为它可能对人类致癌。

   

1973 年

   

从这时起到 1991 年,国家癌症研究所报道前列腺癌的发病增加了 126% 。

从这时起到 1996 年,儿童白血病增加了 17% ,儿童脑癌增加了 26% ,妇女乳腺癌增加 25% ,睾丸癌增加了 41% 。

一位儿科过敏症专家在美国医学协会的会议上告诉大家,他的儿童病人中一多半的多动症病例都与食品添加剂有关。当这些儿童不再使用含有合成色素、合成作料或合成防腐剂的食品后,他们的状况得到显著改善。

食品药品管理局禁止使用人造色素制剂“紫罗兰 1 号”,因为它能致癌。这种致癌染剂在过去 20 年一直诶美国农业部用来给全美销售的猪肉盖章。标上“一等品”或“精选品”或“美国农业部”的等级。

第四阶段: 1974~1997 年,食品质量恶化

在 20 世纪 70 年代,大部分鱼肉和乳制品如果产自工厂化农场,都含有生长激素、抗生素和各种杀虫剂等毒素。加工食品的数量在食杂店的货架上急速增长。它们大部分都含有合成化学添加剂,比如色素、防腐剂、替代糖和增味剂。快餐特许经营店也成为了大部分美国人就餐的主要去处。

   

1974 年

   

在生产商西尔制药公司提交了研究结果,证明其安全性后,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了人工增甜剂阿斯巴甜糖。一年以后,食品药品管理局的特别工作组找到证据,发现西尔公司提交的数据有伪造之处,他们隐瞒了动物食用阿斯巴甜糖后出现抽搐和脑瘤的结果,但是食品药品管理局并没有动手召回或取缔该产品。

英国医生 T.L. 克里夫( Cleave )出版了《糖精病》。该书比较了西方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的发病率,认为西方人饮食中的精炼糖类导致了糖尿病和心脏病

食品药品管理局禁止使用农药狄氏剂,这种危险的致癌农药从 20 世纪 20 年代就投入使用。实验室测试发现,全国销售的 96% 的鱼肉和家禽、 85% 的乳制品都含有狄氏剂。蛋糕粉和儿童麦片也从货架上撤了下来。

   

1975 年

   

世界畜牧业大会的报告估计,工厂化农场里的动物比 30 年前喂养的动物体内含有的饱和脂肪高出 30 倍。

   

1976 年

   

全国癌症研究所的所长阿瑟·阿普顿( Arthur Upton )告诉美国国会的一个委员会,所有癌症中有一半是因为饮食所导致的

《科学美国人》( Scientific American )杂志报告说,家畜生产中小鸡吃的东西“几乎与自然界中的任何食物都不同,它的饲料是实验室的产物”,这样的饲料包括抗生素、激素、磺胺药,甚至还有砒霜化合物。   

   

19 77 年

   

环保署禁止生产并使用聚氯联二苯,说他们对人体健康构成威胁。

国立卫生研究院发布了首次警告(共有三次),说美国正在出现肥胖病的流行。   

从这个时期开始到 1994 年,因为有学习障碍而进入特殊教育计划中学习的儿童增加了 191% 。

   

1979 年

   

30% 的人体乳汁中发现了聚氯联二苯,测试的平均浓度是 10 亿分之 86 ,这个数字比食品药品管理局当时找回被聚氯联二苯的牛奶要高,当时的浓度水平是 10 亿分之 62.5 。

   

1980 年

   

从这个时期开始到 1992 年,美国青少年的自杀率增加了 30% 。

从这个时期开始到 2000 年,美国处方药的销售增加了 2 倍还多, 达到一年 2000 亿美元,这个数字占到了全世界处方药销售总额的一半。

食品药品管理局做的检测发现, 38% 的取样食品中含有农药残余 ;在 1998 年,食品药品管理局发现 55% 的取样食品中含有农药

   

1981 年

   

根据疾病和预防中心的统计,在此时期美国患自闭症的儿童只有万分之四,但到了 1996 年,该病影响了全国万分之三十四的儿童。

   

1982 年

   

十几岁男孩子牛奶的饮用量是苏打水的两倍; 20 年内,他们的苏打水饮用量成为了牛奶的两倍。

该年,细菌大肠杆菌( E.coli ) 0157 : H7 首次被确认能够在人类中致病和致死;因为该细菌在大饲养场、屠宰场和碎肉长密集繁殖,它对家畜构成了污染。

从这时起到 1992 年,年轻人的哮喘死亡率增加了 40% 以上。

   

1983 年

   

一位神经科专家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撰文,报告了人造增甜味剂阿斯巴甜糖可能导致体重增加,因为它激发人体摄入更多的卡路里碳水化合物。

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从软饮料中一比一地兑入食糖和玉米糖浆,变成了加入百分之百的高果糖玉米糖浆增甜剂。尽管证据显示果糖会在人体肝脏中积累,但没有人对其长期安全性做过研究。

   

1985 年

   

史密森学会(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的癌症科学家发表了科学论文,证明鱼类癌症的历史爆发不过是 20 世纪早期大规模出现合成化学物质后才开始的。

医学杂志《柳叶刀》( the lancet )报告了一份研究成功,其中 79% 的多动症儿童在从饮食中去除人工色素和调味剂后,情况得到改善。

据美国审计总署( General Accounting Office )报告,在 1976 年到这年之间,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的 198 种药物中有一半以上 后来证明有严重健康危险,包括器官衰竭和死亡。

   

   

1986 年

   

从这一时期开始,据估计又 89% 被屠宰的在拥挤的饲养环境下感染了肺炎

《国际生物社会学研究杂志》(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iosocial Research )发表了一项为期四年的研究成果,发现在纽约市 803 所公立学校中,如果学生在学校餐厅减少人工色素、甜味剂和防腐剂的摄入量,那么他们的平均学习成绩就将提高 15.7%

   

1987 年

   

环保署的一项研究估计,现在活人体内至少携带了 700 种化学污染物 ,“大部分未能得到很好的研究”。

国家科学院发布了一份报告,估计高达 15% 的美国人口患有复合化学过敏症,并导致了不同程度的不适;仅仅六年之后的 1993 年,科学家估计这一数字已经翻翻,达到总人口的 30% 。

   

1988 年

   

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发表了一项研究,显示在英国学校儿童中,补充维他命和矿物质与智力分数相关,营养不足被发现会影响学生的在校表现。

   

1989 年

   

国家科学院的一个部门警告说,在工厂化农场使用抗生素会制造出对抗生素有抵抗力的细菌,从而严重威胁人类健康

波士顿的一项实验室研究发现,老鼠在服用饮水中中等含量的氟化物后,生育的幼鼠会有多动症,而且这些幼鼠表现出了智力迟钝等认知缺陷。很多美国人平常接触的氟化物的相对水平,要高于这些老鼠的服用量。

一家日本实话公司利用基因工程制造出色氨酸补充剂,结果让 1500 人致病,其中有 40 人死亡。

   

1990 年

   

从这一年开始,有超过 12 万新加工食品和饮料进入市场,而市场的货架上早已充斥着 32 万种食品。

在这一年,美国 50 个州中还没有一个肥胖人口达到或超过其总人口的 15% ; 10 年之内,除了一个州以外,所有州的肥胖人口都超过 15% 。

食品药品管理局发现,过敏药特非那丁( Seldance )会和其他各种药物互相作用,产生一种致命的心脏问题。研究人员是在心搏停止的病例开始增多时,才得出了这一发现。

   

1991 年

   

一位疫苗学家警告默克公司( Merck )的疫苗部门说,六个月大的儿童在接种了含有水杨乙汞的疫苗后,所接受的水银水平比安全标准要高 87 ,近十年之后,该只要公司才引进了不含水银的疫苗,以替换水杨乙汞。

   

1992 年

   

犹他大学的一项研究发表在《美国医学协会杂志》上,他们发现水的氟化会软化骨骼,增加臀部骨折的危险。

食品药品管理局公布了一项结果, 65% 抽样的女性化妆品都含有致癌污染物。

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报告说,全美每年有 1.3 万名病人死于抗药性细菌。

华盛顿州的快餐餐馆杰克盒子( Jack in the Box )所卖的汉堡传染了大肠杆菌 0157 : H7 导致四名儿童死亡,一百名儿童住院治疗。仅仅在 10 年之前,这种大肠杆菌还被人为对人类无害,高达 29% 的牲畜被人为因为饲养场拥挤,而感染了这一病原体。

在上市后仅四个月,抗生素特马沙星( Omniflox )就接到了几百起不良反应报告,包括多器官衰竭,之后该药遭到撤市。这仅是食品药品管理局历史上第九种被撤市的药品

《内科医学年鉴》(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的报告显示,医学杂志上 44% 的药物滚广告都含有误导信息 ,会让医生给病人开药不当。

在里约热内卢发布的一份地球峰会报告警告说,耕作、放牧、灌溉和酸雨已经在过去一百年间耗尽了世界上所有大陆的农业和山脉土壤中的营养矿物质

   

1993 年

   

美国生产的用于控制多余植物的除草剂达到了每年 7.5 亿磅。相当于全国每个男人、女人和儿童每人 3 磅。

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了用遗传工程学制造的牛生长素( bovine growth hormone , BGH ), 以增加牛奶的产量。因为奶牛使用这种激素后,乳房感染更加频繁,因此它们就服用了更高剂量的抗生素。这些抗生素又残留在牛奶盒牛肉中,并传给食用它们的人。

斯坦福大学医学部的研究人员报告说,如果塑料容器是由聚碳酸酯制成,那么一种叫双酚 A 的拟态雌性激素( estrogen mimic 就会泄漏到瓶装水体(如饮用水)中。

《美国医学协会杂志》的两项研究报告说,在检查了 7.4 万名接受过结扎手术的男性后,人们发现因为该手术,这些男子患前列腺癌的几率最高增加了 66% 。

   

1994 年

   

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了转基因视食品上市。在 7 年内,转基因的种类占到全美种植玉米的 26% ,大豆的 68% ,棉花的 69% 。在食杂店货架上,食品加工商使用转基因玉米和大豆作为原料的占到 60% 。

沙门氏菌 通过封装的冰激凌爆发传染,让 41 个州的 22 万多人患病。

美国卫生和人员服务部的报告显示, 1200 种食品(包括低热饮料)中的重要成分,人工增甜剂阿斯巴甜糖能导致人类出现 88 种中毒症状,其中一些可能致死。

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报告说,在 1981~1991 年,全美出生时体重不足的婴儿数目增加了 6.6% 。

   

1995 年

   

美国现在全国每人每年食用 5 磅农药活性成分

医学杂志《癌症原因与控制》报道了南加州大学医学院的一项研究,其中发现每月食用热狗超过 12 个以上的儿童患白血病的几率更高。这种癌症的触因似乎是致癌的亚硝胺,热狗中使用该物质来为加工肉进行防腐处理。

   

1996 年

   

奥德瓦拉公司( Odwalla )的苹果汁传染了大肠杆菌 157 : H7 导致 70 人住院治疗,一名儿童死亡。

美国地质调查局( the United States Geological Survey )进行了水测试,结果发现美国河流中 95% 的水样都含有至少一种农药;被调查的地下水井中有一半含有农药残余。

一种名叫“莎弗”( Flavr Svr )的转基因西红柿引入仅一年就遭撤市,因为研究显示它的营养价值过低,而且又证据显示人体肠部的病原细菌能都从这种西红柿中获得对抗生素的抵抗力。

   

1997 年

   

医学杂志《儿科学》的一项研究说, 1.7 万名受调查的女孩中, 1/7 的白人女孩和 1/2 的非洲裔美国女孩,在 8 岁时就开始进入青春期, 有乳房发育和阴毛生长。更让人惊讶的是,有 1% 的白人女孩和 3% 的非洲裔美国女孩在 3 岁时就开始出现这些性征!青春期提前的原因可能在于她们的饮食

在刚刚被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一年,减肥药瑞德科斯( Redux )和芬芬( fen-phen )就收到几百起心脏瓣膜损伤的报告,之后遭到撤市。

从这一年开始,更多的处方药将被宣告有毒,并撤离市场。其数目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多。

西雅图的报纸透露了一则消息,危险废物(包括危险化学物和重金属)被回收进化肥中。然后在全国的粮食农作物上传播。有力证据显示,废物进入植物根部,当植物被食用时,就可能对人体健康造成威胁。

美国农业部的一项试验发现,全美生产的水果和蔬菜中有 72% 含有可测水平的农药。一个桃子样品中含有 14 种不同农药残余物;美国农业部分析的 1 万种食品样本中,共找到了 92 种不同的农药。 DDT 虽然已经在几十年前被禁用,但依然在 25% 的食品中检测到了该成分。

   

第五阶段: 1998~2005 年,健康影响加速

这个阶段是一个分水岭时期,它揭示了与合成化学物质有关的卫生问题已经积累到了何种程度。处方药杀死的人比从前任何时候都多。食品传播疾病的病例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多,食品中维他命和矿物质水平比以前任何时候都低,流通食品和日用品中新增的合成化学成分和物质比从前任何时候都多。

   

1998 年

   

食品药品管理局撤出了一种治疗心绞痛和高血压的药物“柏思佳”( posicor ),因为它被发现能和 25 种其他药物产生危险反应。它进入市场的时间不到一年。

可靠营养协会( the Council for Responsible Nutrition )的报告说,如果美国人按专家们推荐的量食用维他命 C ,维他命 E 和β - 胡萝卜素,那么美国的保健体系每年能从治疗乳腺癌、肺癌和胃癌上节省 100 亿美元。

《美国医学协会杂志》刊登了一份研究成果,其中揭露了美国医院里每年死于处方药副作用的人多达 10.6 万人;每年另有 220 万人对处方药物产生了虽不致命但是很严重的反应。不良药物反应已经成为了全美第四大死因。

在此时期,消费品、工农业中有 7.55 万种合成化学物质 获得注册。环保署有 2.4 万种以上的注册农药,食品药品管理局监督着化妆品和食品添加剂中的 8000 种化学物。

《美国流行病学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成果显示,饮用水里的氯气副产品会带来严重的不良副作用。在加利福尼亚三个接受过自来水氯化处理的地区,饮用含氟自来水多余瓶装水的妇女流产出现了增长。   

   

19 99 年

   

根据疾病控制和预防总新的统计,全美每年报告的由食品传播的疾病数目达到了 7600 万宗,有 32.5 万人住院治疗, 5000 人死亡,大部分是由于病毒和细菌所致。

在使用了 40 年之后,抗生素红霉素被发现会导致严重的腹部梗阻,这项研究成果刊登在医学杂志《柳叶刀》上。

在这一年,有 2.5 万种化妆品化学物 投入使用。这些化妆品成分中只有不到 4% 接受过人体安全测试。

美国公共卫生局发布了一份警告称,常规疫苗让很多婴儿接触了高于安全标准量的水银。水银的形式是水杨乙汞。这种抗菌添加剂被用于很多儿童疫苗中。

   

2000 年

   

国家科学院报告说,全美一半以上的孕妇产下的婴儿都不够健康,这些婴儿的先天缺陷中有 1/3 是由接触有毒化学物导致的。

现在美国人有一半每天服用至少一种处方药; 25% 的美国人每天服用多种处方药

睾丸癌 的发病率现在据估计比 50 年前高四倍。

医学杂志《初级精神病学》刊登报告说,在使用硫醚嗪( Mellaril ) 50 年之后,人们认识到该药与心脏损伤有关。最初,人们早在 30 年前就发现了该药的这一问题。

《美国流行病学杂志》报告说,在使用抗抑郁症药丙咪嗪( imipramine )和阿密曲替林( amitriptyline ) 50 年之后,人们发现这些药物与乳腺癌发病率增高有关。

三种 食品药品管理局先前批准的药物(治疗肠易激的 Lotronex ,治疗心痛的 Propulsid ,和治疗糖尿病的 Rezulin )让病人出现了肠损伤、心律不齐和肝中毒,于是遭到撤市。

社会责任医生组织( Physicians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 )发布了一份报告,描述了“一种导致发育、学习和行为障碍的流行病”,全美受影响的儿童估计达到了 1200 万人,有证据显示,这一流行病是因为有毒化学物质影响了儿童的中枢神经系统。

多伦多大学的研究人员给仓鼠喂了一种高果糖食物(类似软饮料和加工食品中含有的玉米糖浆),从而模仿青年人的饮食(这些仓鼠的新陈代谢与人相似)。几星期后,仓鼠的血液出现了高浓度的甘油三酸脂,以及胰岛素抗性。

   

2001 年

   

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宣布,美国因食物导致的疾病比 7 年前多一倍。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报告说,从超市中抽样的肉制品包装(里面装着牛肉、鸡肉或者猪肉)中有 80% 感染了对抗生素有抵抗力的细菌。一旦被食用,它们就会在人体肠部存活一个星期。

美国大约有 25% 的 19 岁以下儿童超重; 这一数字在过去 30 年间已经翻番。

《美国医学协会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成果显示,在 1989~1999 年间,因为喉咙痛去看医生的 670 万成年患者中, 73% 的看诊都开了抗生素,尽管抗生素并不治疗病毒感染。   

   

20 02 年

   

《美国医学协会杂志》报告说,慢性疾病与维他命的摄取有关,并建议所有成年人每天至少服用一粒复合维他命,因为他们食物中缺乏这些维他命,从而使他们有可能患上癌症,心血管疾病和骨质疏松。

美国制药业现在聘用了 675 名说客, 包括 26 名前国会议员,每年耗费 9100 万美元来影响国会的决策。

美国十家最大的制药公司的总利润 达到了 359 亿美元。这一数字比《财富》 500 强中剩下的 490 家公司的利润总和还多。

该年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了 78 种“新”药,仅仅有 17 种还有新的活性分子成分。根据食品药品管理局的说法,这当中只有 7 种比市场上的已有药品有确切的改进。   

从 1958 年开始,美国婴儿死亡率首次出现了增长。现在的数字是日本和其他大部分工业国家的两倍。

麦当劳现在在 100 个国家的 3 万家快餐店进行经营。每天, 1/4 的美国人都要去快餐店。

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报告了一项研究成果,其中受试者有 289 人,他们所有人体内都发现有可塑剂肽酸二丁酯( DBP )。这种有毒成分用于化妆品,主要是指甲油。

   

2003 年

   

在这一年,全美种植的打斗和玉米中分别有 80% 和 38% 被基因工程改变过;这两种作物的衍生物现在出现在 70% 的加工食品中。

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报告说,全美 2000 年出生的全部婴儿中至少有 1/3 未来会得糖尿病

哈佛公共卫生学院的研究人员在杂志《流行病学》中报告说,塑料中的酞酸盐可能会导致生殖缺陷。他们研究了生殖科诊所的 168 位男性病人,结果发现血液中酞酸盐浓度最高的人,精子数量最低,精子活性也最差。

   

2004 年

   

关节炎药 Vioxx 被食品药品管理局勒令撤市,因为有数千服用了该药的患者出现了中风和心脏病。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宣称,食品和药品管理局本应该在四年前就根据 29 个临床试验的负面结果做出撤市决定。

科学杂志《公共健康》发表了一项研究报告,揭示了大脑疾病的死亡率(比如阿尔茨海默病和帕金森症)在 1974~1997 年间已经增加了两倍以上。

科学杂志《环境科学与技术》揭露,一种有毒的化学阻燃剂 PBDE 被用于毛毯、电器和家具中,它已经污染了 32 种受查的名牌食品中的 31 种, 包括冰激凌、鸡蛋、牛奶、黄油、奶酪、鸡肉和火鸡。

《美国医学协会杂志》刊登的研究成果显示, 16% 的移民在到达美国一年后就有生以来首次出现了肥胖。

农药二嗪农 已在美国销售了半个世纪,被用作草坪、花园和家庭杀虫剂。它被发现能对接触它的儿童产生有毒威胁,破坏他们的神经系统,之后该农药被环保署禁用。

《美国心脏协会杂志》刊登的一项研究显示,在过去的 10 年中,成年人患高血压的数字增加了 30%

医学杂志《儿童疾病档案》刊登的一项研究显示, 400 名儿童接受试验,以观察食品添加剂人造防腐剂对其行为的影响。结果显示,这些合成物能激发多动症和行为问题,对儿童有“重大影响”。

斯坦福大学的生物学家报告说,用于改善清洁剂、肥皂、空气清新剂、洗发香波、香水和古龙水气味的麝香能从城市污水处理过程中完好地逸出,并在鱼、贻贝和其它无脊椎动物的组织中积累;日本先前禁止使用麝香二甲苯,因为它对人体有毒。

   

2005 年

   

食品药品管理局做出决定,关节炎药 Bextra 和 Celebrex 的广告必须撤出市场,因为它们误导并且不实。研究发现,辉瑞公司( Pfizer )生产的 Celebrex 增加了心脏病发作的风险。

食品和药品管理局公布说,和一年前相比,他们发布的公开咨文次数是原来的两倍,在药物标示上增加黑框警告的次数是原来的 5 倍。   

《循环》杂志上刊登了两份科研成果,其中提出了证据说明,整个 COX-2 抑制剂类止痛药有可能让使用者出现心脏病发作和中风, 被研究的两种药分别是 Bextra 和 Celebrex ,它们都还在市场上有售。

美国地质调查局的科学家在科罗拉多发现,抗菌皂、处方药、类固醇、杀虫喷剂等化学产品的副产品正进入合流和地下水,破坏鱼类的繁殖,加强食鱼者对抗生素的抵抗力。   

美国心脏学会的杂志揭露,体内有高水平水银的中年男性因心脏病死亡的风险增加了 70% ;水银污染 的主要来源是鱼类,因为它们吸收了来自电厂、工厂和其他使用氯的工业场所的毒素,胎儿和儿童也尤其易被污染。

医学杂志《癌症流行病学的生物标志和预防》报道了哥伦比亚大学的一项研究,其中调查了纽约市怀孕妇女接触空气污染物后对健康的影响,结果发现那些密切接触空气污染的母亲所怀婴儿的持续基因异常水平增加了 50% 。   

从 18 个州的妇女乳汁中进行抽样,结果发现其中含有微量的高氯酸盐,该毒素是火箭燃料的成分。德克萨斯理工大学( Texas Tech University )的研究人员报告说,来源可能是被灌溉用水污染的食物,这些水中积累了从全美各地国防工厂渗流出来的毒素。在乳汁中的毒素水平上,满月婴儿所吸收的高氯酸盐足够超过国家科学院专家组制定的安全标准。

《卫生事务》杂志报告说,全美每年发生的个人破产中有约一半是因为医疗费用造成的,据估计又 200 万人因为大病而导致个人破产。

耶鲁医学院的研究人员报告说,低剂量的环境污染物双酚 A (用于制造食品储存容器的材料)能导致儿童学习障碍,以及成年人的神经退变性疾病。

环保署的一个独立科学咨询委员会发布了一份报告草案说,在外带食物容器的表层发现的有毒化学物质全氟辛硫酸( perfluorooctanoic sulfuric acid 广泛存在于全美各地的人体血液中,这种化学物可能会致癌。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 Virginia Tech University )发现,有多种消费品(比如一些牙膏、洗碗液、杀菌肥皂)中的三氯生在和氯化水发生反应时,会产生氯仿气体,如果被人体吸入或透过皮肤吸收,氯仿能导致抑郁、肝脏问题和癌症。   

食品药品管理局报告说,有 2000 名在怀孕时使用痤疮药“爱忧痛”( Accutane 的妇女流产或堕胎,因为该药导致了胎儿的严重先天缺陷。

英国的《星期天时报》调查了一些外科诊所,它们反映说男性寻求缩乳手术的人数急剧增长。正是水中的激素一年内带来了男子女性型乳房(激素诱发男子乳房增长)病例的翻番。

食品药品管理局发布了一份警告称,如果孕妇在怀孕头三个月就服用抗抑郁的流行药帕罗西汀( Paxil ),那可能会增加先天缺陷的几率。

食品药品管理局的一个独立咨询委员会警告说,抗菌皂在减少细菌致病上,与普通肥皂的效果一样,而且因为抗菌化学物会导致细菌对抗生素产生抵抗力,所以这种抗菌皂具有危险性。

食品药品管理局警告医生,如果儿童和青少年服用阿托西汀( Strattera )治疗注意力缺陷多动症,可能会出现自杀想法,也可能因此尝试自杀。

南加州海岸水研究项目的研究人员发现,在洛杉矶和奥伦奇沿海海域受调查的部分鱼类中,有 2/3 的鱼同时具备雌性和雄性生殖器官;这些地区的海底沉积物被雌性激素污染,这些激素污染来自沿海城市中 900 万居民产生的废水排放。

哥本哈根大学的研究人员在《环境卫生面面观》中报告说,人体发育容易受到日用品塑料所含的肽酸盐的影响。在 96 个受试男婴中,睾丸激素最低的孩子,从母亲乳汁中接触的肽酸盐的程度最高。

政府职责办公室(国会的调查机构)的报告称,环保署未能保护人民免受成千上万种有毒化学物的伤害。在过去 30 年间,化学公司仅仅向环保署提供了 15% 的化学物的健康影响。

在针对人类迄今最大规模的化学接触研究中,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发现, 2400 名受试者的体内含有 100 种以上的有毒物质。 儿童体内携带这些合成化学水平比成年人更高。

美国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工业国家花在卫生保健上的费用都要多一倍,达到了年均每人(男人、女人和儿童)支出 6100 美元,经济总量的 15% 现在被用于医疗,而 1987 年这一比例是 10% 。然而,美国的预期寿命排在全世界第 46 名,婴儿死亡率排在第 42 位。

   

阅读这个“灾难滑坡索引”,有一个越来越清晰的特点不断显现出来。对新化学物的测试(尤其是长期健康影响的测试)不足,人体健康因此频繁地受到伤害。在第二部分我们会看到,在经济和政府中那根深蒂固的体制力量会互相勾结,使得大部分公众意识不到他们的食品和药品中存在的毒素威胁的程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