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xz2000的博客

Von Prof.Dr.TCM Akupunktur-Genie Zhang u. Dr.med.Yu Lu-Spez:
正文

重症肌无力治验

(2010-02-21 05:26:03) 下一个
重症肌无力,是一种表现为神经肌肉连结点神经传导障碍的自身免疫性疾病,临床上主要表现为骨骼肌异常的容易疲劳,甚至痿废,中医属于痿证的范围,治疗原则一般是:益气壮阳起痿,习惯上认为:“治痿独取阳明”。方法上可以针灸与中药相结合。

手足阳明经循行于形成上下肢运动的主要骨骼肌,和主管呼吸运动的肌肉的最丰厚的地方:

手阳明大肠经循行于上肢三角肌,肱二头肌,肱挠肌,挠侧腕长伸肌,挠侧腕短伸肌,这些肌肉对上肢运动起着关键性的作用;穴位如:臂臑,手三里,上廉,下廉,偏历,温溜;

足阳明胃经循行于下肢股四头肌,缝匠肌,胫骨前肌,这些肌肉对下肢运动起着关键性的作用;穴位如:髀关,伏兔,阴市,梁丘,足三里,上巨虚,条口,下巨虚;

另外足阳明胃经还循行于胸腹部的重要骨骼肌,胸大肌,胁间内外肌,腹直肌,这些肌肉对胸式呼吸和腹式呼吸起着关键性的作用;穴位如:气户,库房,屋翳,膺窗,不容,承满,梁门,关门,太乙,滑肉门,天枢,外陵,大巨,水道,等等。

针灸

针灸可以唤醒这些肌肉上的神经连结,促进其传导,使骨骼肌受损肌的终板部位突触间障碍得到修复。

艾灸在这个治疗中也起着重要的作用,所以古人说:重用艾灸必然瘳。

中药

典型治验:

S

女士,女,35 岁,白人。

5

初诊02-14/1996天前突然四肢无力,呼吸骤停,送往医院急诊,随后被诊为重症肌无力,用Mastinon溴吡斯的明,是传统的新斯的明类的药,作用与新斯的明相似而较弱,但是作用持续时间长,副作用比较少。住院五天,病情基本控制住了。现在出院继续服药,在家疗养。目前仍然有呼吸困难,四肢萎软无力,下肢基本上不能走路,双手甚至不能拿起一只杯子。她的朋友,我的一对老病人C先生,和他的太太A女士介绍她来试试针灸,因为她不能走路,是被这个朋友抱进来的。

在诊室里与她们谈话当中,我看到S女士以狐疑的目光不断打量着我,我知道,她本人并不相信针灸,是C先生和他的太太A女士带她来的。C先生和A女士在我这里看病有比较好的疗效已经几年了,其实他们也不过是痛症,对针灸如何治病也并没有认识。但是几年来他们对我的人品也有一定的了解,起码他们知道我不会骗他们。现在S女士生活又不能自理,他们也不能看着不管,权且试试Alternative Medicine吧。

舌胖淡,有齿痕,脉沉细,四肢萎软无力,典型的脾肺气虚,应该有便泄。我于是问她消化如何,有没有便泄,她不假思索,略有些不耐烦地说:很好,没有便泄。

在我给她消毒的时候,

对这样的病人我的经验是必须一针见效,以增强她的信心,否则她会认为你骗她,从此不来治疗了。针灸穴位的选择必须是少而精,穴位取多了,万一那个穴扎针让她痛了,她也会没了耐心。不过如果痛一点,但是立即显效,那么我想她也是可以接受的。我听到她用极快的语速和非常轻的声音C先生和A女士:“她知道她在做什么吗?”我知道她希望我听不懂,因为也不是问我,我也就装作听不懂。C先生和A女士对我比较了解,他们大概知道,我听懂了。我的余光看到他们两个人看着我,半信半疑的回答她说,“我想她知道”。

我精选了三个穴位,手足三里,伏兔,都是手足阳明最容易得气的穴位,也是上下肢肌肉最丰厚的部位。

她又说,“或许针完了,我就可以跑回家了。”坏了,千万别从不信转为“迷信”。病人的期望值太高了,如果达不到她迷信的效果,她会失望的。这回我不能装听不懂了,我于是回答她,别想着一回就全治好,你需要继续治疗。

针完以后,她坚持自己下床走走,虽然很慢,但是她能走了。她说,“我觉得我的腿反应慢,不太听使唤,我让它走,它过一会儿才走”,神经传导仍然比较慢。

我又给她开了以补中益气汤为主的中药汤药,重用黄芪,并告诉

第二次来,病人就说,各项都有好转,呼吸和上肢都进步很大,下肢也感觉到是自己的了,只是还沉重无力。我于是加了中脘,气海,血海,三阴交,髀关,臂臑,等穴位,

第三次来,呼吸和上肢没有问题了,腹式呼吸仍然虚弱。这时候她已经比较信任我了,主动向我汇报,“我每天大便五,六次,很稀”。我心里说,第一次我就问你,有没有便泄,你说没有。类似的情况以前也有,主要是病人不能把大便的问题与他们的病联系起来。他们不认为那与病有关,你追问多了,他会认为,你不会看病,而不相信你。我于是加了关元,太溪穴,汤药里加了高丽参。

后来她的腹式呼吸也慢慢地恢复了,第六次她就说,上肢很有力气,深呼吸也有进步。

第八次她的便泄就好了。后来我还给她用了艾灸。因为美国人说,艾灸的味道有点像大麻。我曾经特地请教过一位当警官的病人,他说确实像。我还跟那位警官开玩笑,“你怎么知道的,如果你没有用过”。他正儿八经的说,他们在学校里学习的时候,曾经被要求体验过。所以我对美国人一般不给他们用艾灸,以免产生不必要的误会,除非病人比较理解了。这个病人在我用艾灸的时候,看到袅袅的艾烟就说:这很像是巫术,不过她还是接受了我的治疗。

十二次针灸下来,她已经基本好了,上肢可以进行正常的日常生活运动,走路正常,呼吸正常。停止针灸,给她带中成药,人参精,人参补丸,中气丸等。

先扎伏兔,一针下去,我的手下感觉得气,针被肌肉紧紧地夹住,我的心里有了几分把握。再看病人,原来一直盯着我看的眼睛,现在看着天花板,似乎心里在体会着什么。我问她感觉到什么?她说:“Weird,像是热水,温水,在我的下肢上下流动。”我于是有了信心,这个病人得气,有气就好办。我于是提插捻转,持续并增强这种针感。当三个穴,六支针扎完的时候,她忽然说:“我感觉到,我的上下肢regaining energy”,终于达到了我的要求。A女士如何煎药,如何服药。她于是在C先生和A女士的搀扶下自己走进了他们的车。

当年七月份的时候,她自己开车回来看我,告诉我,不但走路完全正常了,现在还能跑步。她以前喜欢踢足球,现在又可以踢足球了。

八年以后,她因为腕管综合症来看病的时候,我问过她,自述重症肌无力病没有发作过,偶尔感觉到无力的时候,就在药店里买人参,黄芪自己用,就能好。:中药则通过整体作用,提高神经系统的兴奋作用,增强免疫功能。因为大部分证型表现为脾肺气虚,方剂一般以补中益气汤加减,重用黄芪,亦是取独取阳明之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