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xz2000的博客

Von Prof.Dr.TCM Akupunktur-Genie Zhang u. Dr.med.Yu Lu-Spez:
正文

2:药象体会:右路敛降药物概述

(2009-10-17 17:12:02) 下一个
今天咱们接着讲药象,上次我们已经把左路木气的药物基本上讲完了,最后给大家留了一个小问题,就是说动物类的药、虫类的药,它的破结、疏通的效果有时候比植物类的药物还要好一些,这是为什么呢?不知道上次听课的朋友有没有回去思考这个问题。我们上一次讲的左路破瘀结的药物,三棱、莪术之类的,它破瘀结的效果,跟我们都比较熟悉的土鳖虫呀、鳖甲呀,跟这些也是破郁、破结、疏通的药物,有什么不同呢?看来这个UC的效果还是很差,那就也没法给大家互动了,我在这里简单的说一下。我们知道植物五行来讲属木,一股木气,升发之气。那么中药呢,就是借助药物这股升发疏通之气,来达到治疗作用。而动物相对于植物来讲,它这股升动之气更迅猛、更强烈,尤其是这些虫类的药物。什么呢虫呀?你看这个“風”,刮風的“風”,它里面就是一个虫字,所以虫子它实际上也属于木气郁勃而动的一种象,它也是一股木气,一股升发之气,这股升发之气比植物这股生发之气更强烈一些,植物它自己不会动呀,小虫子它满地跑、会飞,它这股气升动、走窜之象,这股气更迅猛,所以很多虫类药,它破郁结、疏通的效果比植物性的药还要强,可能就是这个原因。那么这是讲了动物性的药,就是虫类的药物,它的疏通效果比植物性的药更强的一个原因。临床上我基本上很少用动物类的药,小虫子再小它也是一条命,所以我是尽可能的不用动物类的药,包括这个鳖甲、穿山甲,我都是尽量的少用,象一般的土鳖虫、全虫、蜈蚣、地龙,这样的药物,我基本上用的比较少。在这里只是给大家提一提,给大家提一个思路,大家可以回去在这个思路的基础上,把各个药自己去体会一下,我那就不具体地去讲了。所以左路木气的药实际上我们就算全部讲完了。从今天开始,咱们接着讲右路敛降的药物。今天,右路敛降咱们也不讲具体的药物,讲一个概述,就是把这些药物之间的关系再给大家理顺一下。我们知道一气周流,左升右降,这个讲了无数次了。那么木火升上去之后,一定要降下来,大家有没有想一想,它为什么能够降下来?是什么力量让升动的木火气之气由升动转而敛降,是什么原因?一气周流,如果能升不能降的化,那就完成不了一气周流,所以由升转降,由散转为收敛,这个过程是非常重要的。大家可能天天在谈论一气周流,临床上也天天在用一气周流在治病,那么对于这个问题,对木火之气升已而降,还是要有一个比较清透的认识,认识透了,这样我们在临床上处理很多疾病,用药的时候就会更有把握。《四圣心源》里有句话,他讲,心火能被肺金收敛而降,这个过程他解释为戊土右转,就是说左路升发它是己土(脾土)左升,而戊土(胃土),胃气右降带来了肺金之气的敛降,同时也会引导左路升达的木火之气,它升上去之后这股火气跟着也能降下来。这就牵扯到了两个因素,就是这个一气周流为什么能够降下来,第一个是有一个引导它往下降的力量。就是肺金呀,肺金本身是收敛之性。这是很关健的,没有肺金就好象没有东西挡着它了,这股木火之气一下子就散出去了。所以你看《内经》讲,肺主皮毛,人的整体体表都是肌肤,树木它外面都是树皮,这都是肺金所主的皮毛,它都起一个保护、限制、收敛的作用,起这么一个作用。所以这股气它跑不出去,你升发的再厉害,只我到这道屏障还在这里,肺金还在这儿,你就跑不了,到我这来它就乖乖的下去,回去。所以肺金是一个很关健的因素,金气它这股敛降的力量,这是保证火气可以由升转降的一个最其码的保障。那么除了这一点,就是除了肺金,有肺金在这挡着了,心火来了马上可以收敛过来,不让它散出去。那我只是把它收过来,至于它能不能降下去,能不能被收藏好,就好比说把它拉了一把,拉过来又没有地方放,拉过来放哪去?回来还要给它一个出路呀,这个出路就是右路敛降这条道路。这条道路呢,《内经》里面讲,六腑以通降为和,我们讲右路,阳明主降,阳明主胃,阳明大肠,都是腑气,六腑以通降为和。这就是降明主降,右路金气敛降的出路。肺金之气,把火气拉了一把,拉过来它都去哪?都沿着这个阳明腑气这个地方下去。所以呢,左升右降,右路这股气,它要想顺利地降,由左升转为右降,顺利地完成一气周流,由两个关键的因素:一个就是肺金本身收敛之性要是正常的,另一个右路敛降的道路要是通畅的。这实际上涉及到了肺金、胃腑、大肠腑,整个在脏腑层面组成了右路敛降的道路。这是从道理上先把一气周流由升转降的转折点,它的过程给大家讲了一下。下面呢,我们把右路敛降的药物给大家数一数,串一串,顺便也跟前面讲的左路升发的药物做一个适当的对比。咱们以前讲,左路升发它需要温润而升发,左路木气它是由阴出阳的一个状态,这股升发的木气它一定是温润的。温就是有升发的动力呀,润就是由阴出阳的一个状态。所以我们选用当归这个药作为左路木气升发一个代表。相对应的在右路呢,它是阳气潜降,由阳化阴。这个时候它也需要润降,没有濡润,也很难正常的敛降。这个阳气它要收回来,那么它不可能毫无根基,不可能凭空的收回来,它也是就象要有一个附着物一样。由阳化阴嘛,由一个无形之气,慢慢的要转成一个有形之体,向这个方向来发展,向这个方向来运动。所以它在往下降的过程中,就要伴随着濡润之气。没有这股润降之气,这股无形的火气它也降不下来。地气上而为云,天气降而为雨。它要下来的它,你看它变成雨滴了,一个比较滋润、比较有形的东西。所以不论左路还是右路,它在升降的时候都是有这个濡润的特性。所以我经常给大家讲,阴阳不可分,也是这个意思,那么大家对阴阳的把握,有一个比较直观的体会的时候,可能对这个理解会更透彻一些。所以正常情况下,右路敛降之气它也是一股濡润的敛降之气,是一股润降之气,它不是一股干巴巴的单纯的阳气,不是这样的。但它跟左路温润而升的这股气还是不一样的,左路温润而升的这股气比较浓郁,气味浓厚。右路润降的这股气,比较清透。只不过是比较滋润而清透。简单的可以理解为一个气味比较浊一些,一个气味比较清透一些,一个重浊,一个清透,大概是这么个区别。但都是比较滋润的。右路这股润降之气,正常的状态就是一股润降之气,比较清透,我们就选了麦冬这个药,作为右路润降之气正常状态的代表,这个以前都讲过了。当然如果说一气周流它一但出了问题,必然是产生了郁滞,流通不利了,左路就是升不上去,右路就是降不下来。如果右路之气,敛降之气单纯的降不下来,没有其它问题,就是简单的右路不降,这个时候我们也可以用一些镇定潜降的药物来引导右路之气的下降。象石膏、代赭石、紫石英、活磁石,石头类的药物,都是重镇潜降的,都可以引导一气的下降。这就是但纯从气这个层次来引导右路之气的敛降。那么讲到这里呢,顺便讲一下这些石头类的药物,为什么可以敛降?《内经》讲,东方主木,主升发,西方属金,主敛降。东方主要是平原大海,西方主要是高原高山呀。这实际上,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刚才讲这个心火之气,要想能够降下来,要有肺金的收敛,首先得有肺金来拉它一把。这些重镇敛降的药物,就相当于是肺金的代表,肺金之气负责往下走,拉一把。这种石头类的药物就是大自然中的肺金,跟人体的肺金之气是完全对应的,它的趋势就是往下走,就是把这个火气拉你一把,不要跑了,往下走,拐个弯,回来。那么是不是所有的石头类的药物都有重镇潜降的作用呢?只要是天然的石头,应该是都有这个作用。但它们的效果各不相同,相对来讲生石膏降阳明之气的效果是最好的,我们知道的白虎汤,主要是用石膏,右路之气不降,阳明高热的时候,石膏用到几百克,二三百克的生石膏,可以退高烧,它降气的效果非常显著。但是煅石膏就没这个效果,生石膏的纹理特别规则,一条一条的,就是透明的一条一条的结晶,非常的规整,这种非常规则的结晶就是一股气,一股气势,一股疏通之气,当然这股疏通之气,向下疏通,麻黄是往上疏通,正好是相反的。所以石膏这个药它降气的效果非常好,在于它本身这个结构,蕴藏了一股非常规则的疏通之气。它的结晶越规则,它这股气越有规律,越有针对性,效果就越好。你看我们如果从地上随便找一桶砂子,砂子是不规则的结晶,它也有一定的降气的效果,但是它没有什么规律,它这个降气的效果跟石膏相比就差了很多,完全不可比拟。同样的道理,代赭石它也是比较规则的一个石头。所以大家要知道,这些石头一类的药物,它只所以能够有治疗效果,并不仅仅是因为这个石头很重,很沉,重坠下降,所以它就能够降气了,不是这么简单。主要还是因为它本身这个结晶、结构,蕴藏了一股疏通、通降之气,这是最主要的。从这里如果说开去,大自然的任何东西,只要是天然的,天然生长的,它都遵循天地阴升阳降、一气周流,大的这个道理,大道都是相同的,万物都遵循这个道理,所以只要是天然的、自然的东西,它必然蕴含着符合天地之道的生发之气,或者说是疏通之气,就可以用来作为药物。相反很多我们人为加工的物品,象塑料、水泥这些东西,它几乎没有什么有规则的东西,很不规则,没有什么规律,它蕴含的气也是很乱的,这种东西对我们家居、生活肯定也是有影响的。所以你看咱们自己家里用的东西,你用天然的木制、竹制的东西,肯定要比塑料的或者人工合成一些的东西要好,原因就是天然的东西它含这股气符合天地之道,对人体的一气周流来讲,它也是不会互相违背,应该是相辅相成,并存互利的。假设你这家里用的所有东西都是塑料的,都是没有什么规律的塑料制品,可能你家里的整个气场都不太好,对人体可能也有一定的不良影响,这里多说几句。那么右路这个敛降之气,有时候我们上焦上火了,上火了很多人都愿意吃这个去火的药,吃了之后效果还很好,什么是去火药?黄连、黄连上清片,牛黄上清片等类似这些东西,都是很苦很凉的药物。这个说明了什么问题?苦味的药,它降气的力量实际上是非常强的。我在诸药合一图里面,把黄连放在了中焦里面,因为这个药它主要是走中焦,实际上它这个药,如果从降气的这个角度讲,它降右路之气的效果要比麦冬、生石膏还要强,还要厉害。苦能降,咱们讲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这是《内经》的话了。附子辛温而散,升散,向上走,黄连苦寒,往下走。这两个药可以说是相对的。咱们把这个药物,左路升发的药物,右路敛降的药物,把它们升发、敛降的力量,根据它们药力的强弱给排排队,对比一下,左路正常的升发状态,是当归这个状态,右路正常的敛降状态它就是麦冬。当归味很大,比较滋润,偏软,麦冬味很小,也是很滋润,但是偏硬,当归偏温,麦冬偏凉。一升一降,都是比较柔和,比较正常的状态。而麻黄呢,左路的麻黄,升发之气很强盛,它的药劲来的比较快,但是持续的时间比较短,主要是作用在气分上,在无形之气的层次上,属于比较轻清的。右路的石膏,它的状态就比较重,非常的沉重,它的气非常清透,它往下降的力量也是非常迅猛的,它起效也是很快的,同样它的维持时间也是比较短,也是作用在无形之气这个层次。所以麻黄和石膏它都处在一气周流的顶端,相当于是,它们相当于并肩相对一样,麻黄在左边气的比较轻的层次往上升,石膏在右边气分这个比较清透的层次往下降,都是药性相对比较轻,作用比较迅猛,作用时间比较短暂,属于短平快,这种类型。当然它们从药性这个偏性来讲,麻黄就比当归升发力量要强,石膏就要比麦冬敛降的力度要快、要大,这是它们不一样的地方。我们再来看附子。附子它是左路从最底下由阴出阳,从最底下往上升,往上散,它这股升发之气不光是非常的峻猛,而且是绵绵不绝,气势非常磅礴。你看麻黄细细的一根,跟一个人家里没什么积蓄一样,就这么一点力量,用完了就完了。附子就不一样,你看它长得很结实,很墩实,就跟一个国师一样,家底比较厚好比是,所以这个药力持续时间很长,而且这个作用层次比较深,升发的力量比较大。黄连跟附子有点相对的意思,黄连也是长得比较结实。它跟石膏的清透就完全不一样了,石膏很清透,黄连很结实。黄连这股敛降、收藏的力量也是非常强大的,你要用多了,那就全都给你收住。所以这个附子它是实力比较雄厚的一个药,黄连也是实力比较雄厚的,它们这个实力是跟麻黄、石膏相对比而言。左路这个附子要比麻黄长的结实,内涵就更充实一些。右路也是一样的,黄连也是很结实的,它跟石膏这股清透无物、几乎没有东西,形成鲜明的对比。那么所以说左路附子升发的力量最强,右路黄连往下降的力量也是最强的。所以如果我们把这个升降的力度按升降力量的大小排个队,左路附子最强,其次是麻黄,再其次是当归。但是如果我们从这个药效的持续时间,药物的整体实力来讲,升发的实力,当归升发的实力,它就比这个麻黄持续的时间更长一些,从这一点来说,当归可以说界于麻黄和附子之间。所以我们从药性这个迅猛、快慢来讲,附子最强,麻黄次之,当归又次之,从整体这个升发实力上来讲,附子最强,当归次之,麻黄最次,麻黄只是比较快,整体实力还是比较弱一点。同样道理,右路也是这样,从药物敛降快慢、敛降的迅猛程度来讲,黄连最快、最猛,生石膏次之,麦冬又次之,但是如果从整个右路敛降的整体实力来讲的话,大量的麦冬它的敛降的气势要比石膏还要强,当然它来的慢一些,所以右路从实力上来讲,它敛降的顺序,应该说是黄连最强,麦冬次之,石膏又次之。你看我们把这几个药一讲,大家可以看到,左路右路这个药物基本上都是对称的。那么左路是由阴出阳,右路由阳化阴。还有两个药,一个左路的乌梅,还有一个是右路的五味子,这两个药都是酸味。我们知道,酸味主收敛,但是乌梅偏于升发,五味子偏于敛降,这主要的原因就在于,乌梅它是一个没有长熟、没有长大的果实,正处在升发阶段,所以它偏于升发,五味子是一个成熟的果实,成熟的果实就处在一个收藏的状态,所以它偏于敛降。这是这两个药它们的不同之处,顺便也提一下。那么讲到这里呢,我们对左路升发,右路敛降,从药物的这个层次,应该会有一个更清楚的认识。最后讲一下右路敛降的意义。你看现在这个临床上,火神派是一个比较有影响的一个学派,擅长用姜附桂之类的药物,善于从左路升发的角度来治疗许多的疾病。《内经》里面讲,六腑以通降为和。刚才我们讲六腑,它就是一个右路敛降的通道,一个道路。那么《内经》这句话有什么含意?六腑为什么要以通降为和?你看大家每天都吃饭,每天都吃东西,哪一天谁要是吃不下东西了,这可能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了,是吧?民以食为天嘛,不吃饭的话不光是饿肚子问题,时间长了可能会危及生命。所以对普通人来讲,最能体现右路敛降的功能的,就是我们每天的一日三餐,看你能不能吃的很好,能不能吃的很香,我们吃钣都讲能不能吃得下去,喝的下去,咽的下去,这是常识。没有人说把饭吃上来,把水喝上来,没有这么说的。那么这个饮食精微,一日三餐这个饮食呀,它通过右路的敛降道路进来之后,通过中焦的化源,转变为一身气血,进入一气周流这个体系,维持人体的一气周流,循环不已。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右路敛降它是人体后天气血生化补充的一个来源,一个窗口,人如果没有一日三餐这种源源不断的化源的资本,气血很快就衰竭了,无以化源。从这个角度来讲,右路敛降的这个功能,它实际上它不仅是把左路的木火之气由升转为降,不仅仅如此,它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它把外界的水谷之气纳入人体本身的一气周流,有这个作用。这个作用如果失常了,不存在了,一气周流也难以维继。你左路用再多的附子,再去升发,无济于事,后援跟不上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右路敛降的功能,他跟左路升发相比,可能更重要一些。所以从中医这个历史上来讲,各大学派,有这个张从正的攻下派,他治什么病都是通六腑,从右路的角度来治疗所有的疾病,那么我们要知道这实际上也是非常有效,非常有道理的一个办法。如果我们从这一点来讲,从右路通降这个角度来治疗,有时候可能比左路温升效果更好,可能更有意义。如果说的再多一点,这个右路敛降这股气势,它实际上是把外界的东西纳入自己的体系。你看我们呼吸的空气是外面的,吸进来被自己利用,我们吃的各种水果饮食,是外面的,吃到肚子也变成自己的,这是什么呢,这是一种吸收的象。从精神层面上来讲,是一种贪著之念,就是贪念。人都喜欢吃呀,吃点这吃点那,都喜欢吃呀,喜欢享受,这也是种贪著之心。这一已贪念就导致了不吃饭一气就不能维持,难以维续,生命就难以继续下去。所以佛经有一个说法,佛教上讲的,六道轮回,为什么人在六道里面轮回,有一个观点同,人都有这个贪心,一念贪心,堕入轮回。这个道理实际都是一样的,但咱主要是讲药了,这个提一提。今天主要给大家疏理了一下右路敛降药物的关系,概述性的东西,不打算讲具体的药物。当然这个右路跟左路一样,也可能会产生很多的一些郁滞,或者无形的,或者有形的。无形的我们可以用石膏、麦冬这样的比较清透的药,来帮助气从右路往下降,有形的湿气可以用黄连,有形浊邪可以用大黄之类,大黄、枳实、槟榔、巴豆,都是往下走。跟左路是一样的,既有本气比较虚的时候,麦冬可以直接补益右路敛降之气,包括百合呀、山药呀、天麻呀,这些类似。然后再分为气郁、有形之瘀、有形实邪瘀呀,不同的情况引起的右路之气不降,我们也可以用不同的药物。所以今天把框架给大家讲一下,后面再讲具体的药相对就比较容易了,比较简单一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