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xz2000的博客

Von Prof.Dr.TCM Akupunktur-Genie Zhang u. Dr.med.Yu Lu-Spez:
正文

思辩可挤破中医泡沫!

(2008-04-05 08:35:07) 下一个
学中医需要思辩


初看来这个题目象是一句废话。但就是因为对这一句话把握的不好才使很多的中医人走了弯路,也就是这句话不被重视才使中医落到了今天的处境。
学中医学什么?这个看起来也不是什么问题,凡对中医有一点了解的人,没有不知道张仲景和伤寒论的。但纵观历史,又有多少人真正把伤寒论学到家了?所有学中医的人都很刻苦,但对所学的内容是不是思辩过了或者说思辩对了,就不好说了。比如说伤寒论的“六经辩证”,学过伤寒论的人没有不知道,可仲景之六经的实质却很少有人真能悟透。不用说一般的学者,就是伤寒大家们对六经的解释也是不一致的。但是思辩之下,仲景的六经应该只能是一个六经,而不是什么人解释是什么就算什么的。那仲景的六经到底是什么?这就要求我们进行思辩,不然就会背离仲景原意。但是对这样的问题,要求一个学习中医的人去分析,什么是正确的,有些难了。但比较却是必须的。比如,刘渡舟说,仲景之六经就是内经之经络体系。而胡希恕却说,仲景之六经非内经之经络体系。我们就必须择其一为主。另一说法只能做参考。这个问题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但在历史上却始终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所以就更需要思辩。再如五行的问题,很多中医学者称五行是中医的精髓。可也有不少的专家不以为然,有的干脆就说五行是无中生有,以现象当本质。这个不思辩也不行吧。还有一个易学与中医的关系问题也是需要弄明白的,有不少的人说,不懂易就不能成为良医,然而也有不少人持不同的看法。这个不弄清楚也不成。再就是脉诊和舌诊,有人把它们说的几乎可代替中医的一切诊断方法,甚至极尽神秘化。可也有不少的人说这些只不过是中医的四诊之一,凡是夸大其词的都是骗人的庸医。凡此种种,哪一个问题不思辩清楚都会使人误入歧途,甚至贻误终身。再往大里说,中医为什么整体疗效不好,以至于走到了生存都有了危险的地步。不能说跟这些假的、偏的东西没有关系。
至于诸多的具体问题更是多如牛毛,在这里仅以附子为例。前段时间火神派阳光普照,红极一时,于是附子便成了中药里的明星。但是几乎所有行家都在同时强调一个问题,附子必须久煎,为的是避免病人中毒。但我们查遍伤寒论也没有看到张仲景有此一说,(当然用量超大者另当别论)但很少有人对此怀疑什么,大都是人云亦云。其实这个问题并不复杂,自己试一下就是了。我就自己试服过90克附子且只煎半小时的四逆汤,已只不过有一点药物反应而已。如按仲景的用量,附子一般也就是30克左右,还常常是分两、三次服。那么久煎的必要性是什么?如果不是人云亦云就是“谵语”。而且还有更不讲道理的,堂堂的国家药典却明文规定附子的用量不得超过10克,不知其依据何在。难道张仲景的伤寒论不是讲的中医?中医中的虚、假、错、偏的普遍程度可见一斑。期待有朝一日这些东西在中医理论与实践中不复存在时,中医将是一个普照人类的太阳。
学问之道就在有问有学,疑为心结,心开脉解方可有得.中医令人疑惑的问题太多,然提问者少,深思而能答疑者更少,岂非我国流水线铸造生产式的教育方式使然!思之令人郁闷,

伤寒理论只能用六经辨证,在南方应该是八经辨证,六经辨证也只能辨证伤寒病,五行理论是错的理论,它只能用于人体内在的传导,而人的病症远不只是伤寒病,他有伤寒,风热,温热,杂病,癌病,伤病,这几种病它们的辨证各有各的辨证方法,各有各的层次和传导,用药也不同,用药是主病定方,次病配伍,附子这药其实只要有10克就足够了,怎么去用附子,太阳有沉细脉才能用附子,没沉细脉,肾虚用龟鹿补肾丸,还要切两肾是否平衡,中医是理论,辨证,用药的平衡,这才能达到真正的中国医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