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xz2000的博客

Von Prof.Dr.TCM Akupunktur-Genie Zhang u. Dr.med.Yu Lu-Spez:
正文

西医让人明明白白地死,中医让人糊里糊涂地活

(2007-03-29 11:27:04) 下一个

严格定义为科学的医学没有人性,是形而上学

有人提出要 “ 废除中医 ” ,原因是 “ 中医不科学 ” 。而中医给人的印象,无论是诊断方法还是用药确实不像西医学那么严谨。

这个问题话题比较长,首先,科学在近一百年来,对中国是非常时髦的事,其实科学的含义是多样的。首先科学作为一种知识形态,其二,我们讲 “ 科学的 ” ,往往是相对于迷信而言的。

就知识形态而言,我认为中医是带有历史烙印的传统科学形态。至于中医科学不科学,那是毋庸置疑的,因为中医相对于迷信来说是科学的。就引申出一个更大的问题:怎么来看医学。

就 “ 狭义的科学 ” 来说,历史上或者目前所遵循的主要是指物理科学,物理科学是严格意义上的科学。它是用还原方法,进行定量分析,然后用数字化表达。从这个含义上来说,我说一句可能很多人都会吃惊的话 “ 现代西方医学都不是科学 ” 。

这是一个非常著名的科学哲学家说的,他叫库恩,美国人,这是他在 50 年前就发表的一种议论。他认为医学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基础,是生物科学,他认为生物科学尚够得上科学标准;医学的另一块,更为重要的,也是医学的主体 —— 临床医学,却远远够不上科学的标准。

我们讲两个例子:一般人看病都喜欢找老医生,不管找老中医还是老西医,因为经验丰富。经验的东西就不是定量化可以表达的,充满着技艺之类成分,不是科学的问题。真正意义上的科学,比如说 IT 行业,原子物理,一般来说, 30 岁左右是最好的年龄段。因为科学是严格遵循还原方法论的,且不断更新,很快很快,医学却恰恰相反。

第二个证据,近十几年来医学领域兴起了一门新学科:循证医学。就是充分寻求可信的临床证据,因为我们光靠实验室得出来的这些证据,还不足以说明很多问题。循证医学的出现也表明医学主体目前还够不上一门严格意义的科学。

再如,揭示规律是科学理论的重要特征,物理科学认为规律是唯一的,无例外的。但生物科学领域并无严格意义上的规律,用著名现代生物科学哲学家迈尔的话来说: “ 生物学中只有一条定律,那就是所有概括都有例外。 ”

所有的物理科学,最后表达都是数字公式,比如自由落体定律,可以表达: H 等于 1/2gt2 。但生命科学讲的都是概率、百分比,大概是多少。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即使生物科学也够不上严格意义上的科学。

这些生物科学家强调生物阶层在不同水平上都有不同的特征,需要不同的理论,从大分子到细胞器,到细胞、组织、器官、人的整体,每一阶层都导致独立的生物学分支产生,低层次的特征并不足以完全解释高层次生命活动的特点 , 但这在物理科学却是必然的,因此他们力主生物学必须与物理科学保持 “ 持续的间隔 ” 。生物科学可以充分借助物理科学的方法、手段,但还必须形成自己的方法体系。

再讲第三个含义,医学还是门人学,还是门生活方式。有个离休干部,他患高血压、糖尿病,每次都开同样两种药物。医院有三种号 5 块钱、 15 块钱、 50 块钱,他每次就挂 50 块钱,同样拿两种药,他说: “ 5 块钱的,医生不听我说、不让我说; 15 块钱的,让我说、不听我说; 50 块钱既让我说也听我说,也和我交流。 ” 你说这是科学问题,还是人学问题?所以我个人认为,关于医学科学问题的讨论,或者中医不是科学问题的讨论本身前提就是有点站不住脚的,缺乏一个常识,你想把医学严格定义为科学,那么这门医学肯定是没有人性的。

医学本身是科学的一个部分,医学本身带有一定的人文特征,如果我们带有这种观点来看的话,我觉得中医学的存在,对世界是一种幸事。

{2}

解剖的边界和生物学的边界不是一回事儿

有些人认为 西医是建立在解剖的基础之上的,人有哪些内脏器官,在什么位置,会怎么怎么样,通过一些仪器都能够检查出来。但是中医说的经络、穴位,感觉很玄虚,到现在没办法证明啊,人们更容易相信看得见的东西。

但是 解剖学上没有发现的现象,不等于客观不存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全国协作对近 20 万人进行流行性调查,已经表明循经感传是种客观现象。

上世纪六十年代起,不断有欧美学者用放射性核素等注入穴位,重复发现该放射物质并不沿血管、神经、淋巴管移动,而似乎是沿着中国人所说的 “ 经络 ” 线路循行,这种移行轨道可以用扫描摄影等方式记录下来。

虽解剖上人们仍无法发现相应的组织结构,但可以重复的事实却表明:在活体身上这些部位确实存在着一种特殊的通道,因为示踪剂在其中移行。可见,解剖学的边界,特别是源自尸体解剖学的边界,和功能状态下生物学实际边界并不完全是一回事。

此次中医存废之争源于一篇文章 , 而这篇文章是发表在《医学与哲学》杂志上的,想没想到会被人拿来做反面文章 ?

我个人认为,这场争论对中医是个新契机。至少大家可好好理一理,中医究竟有什么价值?

首先我个人认为至少有三个层面的意义:

第一个它是一种实用技术,它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大到比如说肿瘤、心脏病、冠心病、高血压等等,小到一个感冒,很多人都离不开中医药。我临床是重点看肿瘤的,对肿瘤我很有发言权,以最为凶险的胰腺癌为例,国际一般患者中位生存期 4 至 6 个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报告,这种癌一年生存率为 8% , 5 年为 3% ,中位生存期仅 2 至 3 月,而我们诊治百余位胰腺癌患者中已有近二十位渡过了 3 至 5 年,这些患者中绝大多数是无法手术,未经过化放疗的,现在绝大多数活得有滋有味。有个患者对此说了句俏皮话: “ 西医是让人明明白白地死,中医是让人糊里糊涂地活。 ”

比如现在时髦的 “ 亚健康 ” ,亚健康的调整我相信很多人会找中药。我目前也对亚健康进行课题研究,这个领域就凸现出中西医的差异与中医学的实用价值。亚健康是一类状态,至少到目前为止,国内现代医学界对亚健康还是失声的,因为它的体系只有盯住某一个具体器官或结构的异常的研究才有价值,对亚健康的治疗,也许只有维生素之类。中医不然,亚健康状态可以从中医 “ 证 ” 的研究和体质研究中演绎出来,针对个体,时间进行调整,很能改变亚健康状态,这是很有价值的。

第二个层面是科学层面的,中医既然是一种传统性科学,就有科学内容。还拿经络来说, “ 循经感传 ” 现象,现在至少认为是一种客观存在的现象。我们已经用现代手段,比如说同位素追踪,描记出体表的一种现象。但是现代的解剖学,哪怕最最时髦的解剖学,它也解释不了这个问题。解释不了不等于不存在,这时需要改变的是以往的解释体系。

{4}

任何医学的发展都是告别谬误的过程

有人提出中医的很多诊法还保留着巫术的痕迹。这次和方舟子的对话中,我也说过: “ 我刚入门中医的时候,有着和方舟子一样的看法。 ” 从那时到现在的观念转变是怎么获得的?

鲁迅曾经在他的文章里头谈到过,他小时候父亲得病了,中医给他开的方子要用的药引子是一对原配的蟋蟀,这件事情成了人们指责中医的证据。其实这是当时那位医生给自己预留的退路,假如你这个病治不好的话,他可以说你这个药引子找的不对……这种欠缺实证的东西其实是中医的糟粕。但随着这种批评,中医本身也经历了一个去糟粕,留精华的过程。科学发展的过程就是不断告别谬误的过程,这是恩格斯说的,西医也同样。

比如关于激素的认识, 60 年代风行的 “ 塞里 ” 学说使人们滥用激素,以至成为祸害。关于抗生素认识也一样,人们认识到抗生素意义的同时也意识到滥用的恶果。就中医从业者而言,怎么大胆地和过去保持一段距离很重要。不要认为古人记载的都是好的,需要经过临床检验。既然,他是种科学,就应该持科学精神、科学态度,来对待他,而科学精神中核心的就是质疑、综合与创新。

{5}

中医可称是 “ 生态医学 ”

有人说真理是唯一的,医学真理西方已揭示了,中医学就没有存在必要了。

我认为这句话很不妥,实际上是上世纪占主导地位的科学主义的核心观点。我只举一个例子,心理学研究的也是人的问题,心理活动也有物质基础,心理学却是存在着众多的学派与学说,从精神动力学、行为主义、格式塔、心理生理学到人本主义等等,就心身医学而言,日本也有自己的 “ 森田疗法 ” 。生命科学领域,远未达到可以肆谈统一、唯一的境界,我们完全应该宽容地珍惜传统精华,加以弘扬。

有人认为现在西方医学已经非常发达,在社会生活中占主流,中医还有什么意义?

我说所有科学探索活动都受制于哲学观念的指导。中国占主导的是自然观点元气论,西方占主导的是原子论。元气论驱使人们注重过程与状态,注重相互关联与互动;而原子论则促使人们注重结构,注重还原,重视细节与构造。中西医学理论解释的最深层次的分野也就在于此。因此,我们看到了中医注重整体的 “ 气 ” ,活体的经络,人与外界的互动,中医叫 “ 天人相应 ” 。而西医却汲汲于细胞、大分子、基因。而现代科学的走向是强调两者的有机互补与结合,特别是新兴的复杂性科学。

举个简单的例子,量子力学是二十世纪物理学的最伟大贡献之一,量子力学的理论解释至今就存在着 “ 粒子说 ” 与 “ 波动说 ” ,而 “ 粒子说 ” 就是原子论的经典体现, “ 波动说 ” 似乎与中国(包括中医学)的气论更能对话。

这就回到了自主论生物学家的基点了:生物不同阶层,有着不同的特征,现代医学着重于揭示细胞、细胞器及基因层次的生物学特征,向上也兼及了器官、组织,但到此为止。而中医学却着重揭示粗略的脏腑之间,特别是生命整体及该生命体与其生存的环境(生态)之间的互动特征。

用我的话来归纳,可以这么说,中西医是以 “ 不同的术语,揭示着生物不同阶层系统的不同特征 ” 。尽管中医用的术语粗疏得多,甚至有许多荒谬之处,但你无法否定他的理论价值所在,就像整体层次的 “ 经络 ” 现象,就像是 “ 气 ” 所揭示的整体生命现象。

顺便说一句,有位著名的否定中医人士,口口声声说中医是伪科学,但他却从 20 世纪 70 年代就一直撰文充分肯定元气论的现代科学价值,因为这是无法否定的事实。

中医理论揭示的更多是整体与生态层次的生物问题,认为称中医为 “ 生态医学 ” ,亦无不可。

我刚看了一个电视节目,电视台采访了又一次获得国家科技大奖的西医肝胆外科权威汤钊猷教授,当主持人问到他对 “ 告别中医 ” 事件看法时,他举了自身两个实例作出回应:一是他曾用针灸亲自治疗了他的儿子、妻子和母亲的阑尾炎,而母亲阑尾炎已并发腹膜炎,他是用针灸加穴位注射抗生素的。第二个例子,他现在每周门诊,复诊许多老患者,不是冲着他 “ 刀开得好 ” ,而是肝癌术后中药调理方开得好而来的,这就是医学大师的胸襟。

西方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说过一句名言: “ 要让食物变成你的药物,不要让药物变成你的食物。 ” 那么中医学很多药物,是药食同源的,通过这样的调整,一方面副作用可以减少很多,第二方面老百姓通常说可以治本。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天涯过客- 回复 悄悄话 俞教授确实很优秀:

ZT: 《切脉针灸治癌新探》
近日,在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会议室,切脉针刺治癌研究所所长俞云教授的报告吸引了众多与会者的目光。
  俞云介绍说,中国每年的癌症发病人数为500万以上,全世界近2000万,死亡率很高。癌症疾病是全身性的疾病,癌症肿块是全身性疾病的局部表现。不能把癌症看作是癌症肿块或者癌症细胞,癌症疾病不等于癌块,也不等于癌细胞,两者之间不能划等号。如果单独地解决癌块或癌细胞,癌症疾病是不能被解决的。

  攻克癌症首先要解决思想认识问题
  目前西医治疗癌症主要采用手术、放疗和化疗等办法。外科手术发展得很快,为什么没有攻克癌症?俞云认为,肿瘤大小和病情不一定成正比,即使采用广泛切除的根治手术,但是病人一旦复发,外科手术就无能为力了。化疗在治疗癌症时,初期几个疗程有效果,但在持续化疗后,有时会出现反弹现象,肿瘤非但减小反而更大。此时临床医生往往采用加大化疗量或改变化疗的药物的办法。为什么出现肿瘤反而更大的问题,病理专家做过实验,他把癌症肿块放在培养器中,通过化疗药物一般可杀灭80%的癌细胞,杀伤力很大。但是到一定时候肿瘤又增大了,增大以后,化疗药物再也没有用处。因此,病理学家得出结论,癌症肿块不全是由癌细胞组成,还有很多纤维细胞。当使用化疗药物时,仅杀灭了表浅癌细胞,但纤维细胞并没被杀灭,致使位于癌症肿块中心的癌细胞就在纤维细胞的保护下,使化疗物根本接触不到它。纤维细胞经过一段时间后,适应了化疗药物并把它当作营养,长得比原来还快,癌块中心的癌细胞就跟着它长,使化疗药物失效,这就是有时候临床化疗后,肿瘤反而会更大的原因。放疗也是同样的情况。

  治疗癌症要树立坚强的意志
  美国报道,据科学统计,一半以上的癌症病人实际上是被吓死的。俞云这里举了两个病例很有说服力。国外有一位女病人实际得的是急性白血病,但本人并不知情,出院时医生嘱咐她要注意休息,但她却外出旅游了一个多月。两个多月后到医院复查时,一个医生说:你得的是急性白血病,你怎么回来之后比原来还神气。听这么一说,这个病人马上就感觉不好了,当天就住进医院,半个月就死了。如果她不知道这个毛病是不会死的,实际上是被吓死的。另一个例子是上海一家医院有个专门治疗肝癌的外科专家,在一次复查中,发现他肝脏里有一个只有蚕豆大小的肿瘤,手术后又加倍化疗,结果1个多月就死亡了。实际上只有蚕豆大小的肿瘤不会一个多月就死亡,这个癌症专家也是被吓死的,如果不过分害怕,将会增强与疾病作斗争的力量,寿命就会延长。因此,很多病人不是真正死于肿瘤、肿块本身,而是由于精神上的打击而致。

  攻克癌症要重视机体自身的抗癌能力
  攻克癌症要有标准,不能单一地按照肿块大小作为标准,在消灭肿瘤的同时,病人也应恢复健康。
  俞云强调,首先要确立不要怕癌症的观点。当今科学对人自身了解有限,还属于幼儿时代。目前医学界使用的材料是以解剖为基础的,大部分材料来源于尸体。而病人是活人,所以把这个材料搬到活人身上是有问题的,也就是人们所用的“就差一口气”,而这一口气在解剖上是看不到的,这点非常重要。我们要认识到,人的机体经亿万年进化是非常完美,高度自动化的。人可以通过自身调节机能,增强抗病能力,这也是医生的主要职责。目前医务界有两大类不同的思路,其中一个是用替代的方法,如移植内脏。西医的特效药是抗生素,也是替代的思路。抗生素用在艾滋病人身上最后失效,这说明没有机体免疫系统的帮助,特效药也没用。因此,我们应从机体上加以认识。
  机体的调节功能是非常强大的。俞云介绍说,以肿瘤来说,身体上至少有50种以上的抗癌特效药,如淋巴细胞是其中的一种。1个淋巴细胞可以消灭50~100个癌细胞。身体里还有其他的抗癌物质,如环式磷酸腺苷,简称CAMP,这个物质在人体里面非常广泛,在每个细胞的表面都有。这个物质当时是由苏联科学家在20世纪20年代发现的。它能使身体里一半激素通过这个物质对细胞起作用。到20世纪40年代,美国和英国至少有 200个世界有名的科学家在研究这个物质,发现它能够让癌细胞转化为正常细胞。这个物质可以在实验室里制造,使用后对人体毫无副作用,因此,当时医学界认为攻破肿瘤有望。美国当时就向世界宣布,10年左右在癌症上有重大突破。但是,在临床上使用这个物质以后,以失败告终。原因一是它到肿瘤的周围时浓度太低,全部平均分配了;二是时间太短,2个小时由于新陈代谢而消失了。之所以临床使用效果不满意,原因还是在于替代治疗的思路。如果调动全身的力量来促使这个物质对细胞起作用,情况就会不一样。采用中医针灸可以调动这个物质。俞云曾治疗1例癌肿长15cm以上的晚期食道癌病人。其食道正常了,基本上使癌细胞转化为正常细胞。可以推测是这个物质在起作用,浓度集中,时间延长,效果明显,所以我们要依靠自身的力量。
  现在发现有十万分之一的晚期癌症病人,没有经过治疗痊愈了。美国统计有300多例,日本也有300多例。自愈的例子说明,靠身体自身力量可以治愈癌症。科学发现,当人身体非常旺盛的时候,淋巴细胞也非常旺盛,消灭癌细胞时表现得非常活跃。当自己丧失信心,情绪低落时,体内细胞也就萎靡不振,容易患上疾病。因此,要相信自己机体的抗癌能力,协助机体治疗癌症。

  癌症治疗现状与展望
  癌症是复杂的,癌细胞群不一样,内脏部位也不一样,不可能用单一的灵丹妙药来解决,因此,治疗癌症目前没有灵丹妙药,而是要找出一整套的方法去解决。怎样攻克癌症?要有战略目标和具体的步骤,俞云说,一是缓解症状,延长寿命;二是进一步控制,缩小癌块;三是恢复健康,消灭癌块。现在西医采用的手术、放疗和化疗三大法宝占据了抗肿瘤的主要力量,治愈了一部分病人,也解决了一部分病人的痛苦。但在这三个阶段中也会遇到一些问题,即三大法宝如何配合的问题,即如何在放疗、化疗期间减少它的毒性,减缓病人痛苦正常生活。目前中医治疗癌症副作用很小,甚至头发也没脱。因此,如果三大法宝不能治疗的病人,用针灸中药可以单独治疗。俞云曾采用针灸治疗一个化疗后复发的晚期肺癌病人,两个月后康复已近30年了,一切都很正常。还有一个患晚期腹腔癌的病人,通过8个月针灸治疗,现脉搏正常,癌细胞消失。
  目前俞云所采用的针灸方法是切脉针灸,它来源于《内经》,能够使针灸从盲目性中脱离出来。但俞云强调人力切脉也有限度,需要我们不断地去摸索,将古老的中医学与现代科学相结合,推动切脉针灸更上一层楼,在治疗癌症方面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人物链接·
  俞云:1964年毕业于徐州医学院医疗系,曾在上海第一医学院、上海市肿瘤医院从事西医、中医、切脉针刺治疗肿瘤20年之久,在用针灸攻克癌症上取得了令人可喜的成果,临床经验报告“切脉针刺治癌”和专文“银针也能攻癌”分别发表于上海《自然杂志》和香港《大公报》。现在西班牙开设诊所,主要从事切脉针刺治癌和疑难杂证研究。现任切脉针刺治癌研究所所长,国际针灸及东方医学杂志常务编辑,美国中国医学科学院名誉教授。
bxz200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杨乃武的评论:谢谢指教,我的老师是我爸,俞云教授,世界切脉针灸冶癌首创,在上海肿瘤医院切脉针灸冶癌三十多年,在二十年曾出版切脉针灸冶癌专著,轰动中国,现旅居西班牙加纳利亚岛,每年半年从四月到十月受聘国内医学院校临床教学研究,现上海及广州中医药大学校长、针灸系主任正拜我老爸为师呢!而我爸是西医出身,自学中医,没上过正统中医课,
杨乃武 回复 悄悄话 西医让人明明白白地死,, 也让人明明白白地活;

中医让人糊里糊涂地活,那是因为你还不懂中医。 动辄拿中西作比较, 是缺乏自信心的表现。

上海有个 吴敦序,害了一代人, 先生该不会是他的学生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