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hz82000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和中医的接触

(2009-10-17 12:25:17) 下一个

上中学的时候搞到一本中医书便全神贯注地看起来了并活学活用,抄了2个方子去药房买药,一付是治流感的,应该是车前草吧?当时正是流感季节,买来后煮了一大锅汤水给全家人喝,记得我乘了一碗端给我父亲时,他接过碗怀疑地看着我, 然后转向我的母亲:"不会吃坏吧?"那年夏天我们家没人得流感,是中药的功效还是巧合就无从知道了, 另一付是杀虫的,夏天虫子很多,我准备买来后照书上说的碾成粉吊在床底下,我忘了内容了,那中药房的师傅看了我递给他的方子问:"小妹妹,这方子派什么用处?""杀虫,"我说。他摇了摇头:"这个药性很毒,不能卖给你啊。"

祖母有严重的哮喘病经常半夜急诊,记得西医用的就是安茶硷,强的松,母亲知道西医治不了便寄希望于中医,只要听说能治哮喘的,母亲不放过一个机会,川贝,海马,枇杷叶,赖蛤蟆,针灸,热敷,推拿,等等,我帮着用牙刷去掉枇杷叶后的毛绒绒,看着母亲把鸡蛋塞进赖蛤蟆的肚子里,但是祖母还是呼哧呼哧地喘,咳地满脸通红,大人教了我了一些推拿,我帮祖母推,胳膊抬不起来了还推,当时就想这活真累,长大了坚决不入这行。后来母亲听说蚯蚓能根治哮喘病就叫农村的孩子去挖,那些孩子可高兴啦,好象是5毛钱一斤,我母亲把内脏去掉,洗干净,炒,磨成粉,搓成小球晒干,制作过程中那个腥味就可想而知了, 这次终于发生了奇迹,祖母不喘了,我另一个印象是这病换个地方也能好一阵子。

我自己的亲身体会就奇了,真正是药到病除,那时我吃什么都泻,看到吃东西都怕了,去一家著名的中医院吃中药也没效果,后来居然在一家没有名气的地段医院给治好了,那女中医搭了脉后说脾虚,开了一瓶健脾丸之类的药,药没吃完病就好了。

我父亲就更信中医了,退休后还上了函授中医拿了证书,几十年如一日,气功人参中药,只是苦了我母亲,每天煎药,洗罐,那罐子真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