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因为一首歌,看完了一部同名电视剧

(2021-08-14 06:49:48) 下一个

一)《走西口》歌曲是流传在山西省,陕西省二省的北部及内蒙古自治区中西部以及宁夏,甘肃部分地区汉族百姓间的民歌,在不同的地域有不同的曲调和歌词。走西口多描述旧时百姓背井离乡谋求生路的故事,词曲悲凉哀婉。而【走西口】电视剧是由李三林执导,俞智先、廉越编剧,杜淳、苗圃、富大龙、 侯天来领衔主演。2008年拍摄,2009年上映。

之所以看这部老剧【走西口】,首先是我会唱的歌不多,不过会唱那首《走西口》的歌曲,(当时看到同名电视剧出来,很好奇,但那时实在没空追剧);二是里面的女主角是我喜欢的演员苗圃扮演的;三是我收藏了网络著名写手碑林路人的一篇同名散文,非常喜欢。但一直没有完成最后录音,老觉得自己没能融入到文字里去,找不到那种感觉。借着收看电视剧,深入了解走西口的历史、典故、人物,故事,把这篇散文朗诵出来。背景配乐中我选了几段知名歌手唱的《走西口》片段,并选用了电视剧剧照和一些片段,制作了MV。

      
     《走西口》erdong与歌友对唱

 


http://cdn.wenxuecity.com/upload/media/c2/38/f2/Ie3vCmFy7339.mp3

 

二)电视剧《走西口》

《走西口》是由李三林执导,俞智先、廉越编剧,杜淳、苗圃、富大龙、 侯天来领衔主演。2008年拍摄,2009年在CCTV上映。
这部40集历史题材电视连续剧,描述了山西人走西口的艰辛与悲凉,是一部山西人用血泪、坚韧、诚信写就的奋斗历程。讲述的是民国初年,山西祁县年轻书生田青因家庭变故和生活所迫,背井离乡走西口的故事。

苗圃在《走西口》成功地塑造了冰清玉洁的豆花生动的人物形象。苗圃的表演轻柔、平静、细密。而这种彻底,耿直、乐观和豁达也是苗圃的性格。也是西部人身上常见的一种精神气质,无论是苗圃自己,还是她饰演的豆花,在性格上都有含蓄与安静、自尊与刚强的特点。我是从《五月槐花香》开始知道苗圃的,那时是同事推荐的用DVD光盘看的。当时看到她的剧中形象,真是眼睛一亮,真美!美丽的外表,深厚的内涵,那是一种透着朴实、秀气、文静却又刚毅的美。后来她好像没有大红大紫的,但我实在很喜欢她的人物塑造。而且,她是中国内地娱乐圈唯一一位拥有飞机驾照的女艺人,wow,好棒!

第一次看杜淳的剧。他在剧中饰演从学徒到商人再到革命志士的男一号“田青”,为国尽力散尽家财、仁义无双的儒商形象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这个人物不好演,牵扯剧情的方方面面,和剧中的每个人物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有些评论不很欣赏他的表演,但我觉得他演得很真实,很符合剧中角色的经历、性格。

在剧中饰演反一号梁满囤的男演员富大龙,看着脸熟,但记不得他演过什么戏。《走西口》他饰演的梁满囤,在奸诈中带着几分可爱,让人恨的牙痒痒,却又期待他出场。我真是孤陋寡闻,原来富大龙曾获中国电影金鸡奖26届最佳男主角奖 (其实,我以前看过他演的《天狗》,却没记住他的名字)。和陈坤、刘烨、陆毅这些大明星相比,年纪相仿的富大龙,曝光率和知名度都要小得多。有评论说他是国内最低调的影帝。这是一位戏比人红,真正实力派的演员。这样有实力又低调的演员,是演艺圈的一股清流。

剧中的其他演员也都尽心尽力,表演到位。推荐没看过此剧的朋友们有空看一看。

三)散文《走西口》
作者:碑林路人
朗诵:迩东

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实在难留/手拉着哥哥的手/送哥送到大路口

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送你走/有几句知心的话/哥哥你记心头

走路你走大路/不要走小路/大路上的人儿稠/小路上有贼寇

一首苍凉而忧伤的调子,从远古传来,穿过逶迤起伏的高原,穿过沟沟峁峁的黄土坡,合着黄河水的呜咽传唱了百年。
一种淳朴的思念和牵挂用最原始的歌谣从毛眼眼的妹子口唇里唱了出来,那份痴情,那份期盼,那从心底发出的真真切切的无奈与失落扯的人的心生生的痛。
每当听见这首歌,我仿佛就看见荒凉的古道旁,牵着毛驴的后生一步一回头的恋恋不舍,我仿佛就听见站在高山上撩哥哥的妹妹,至死也要把哥哥随的心声。
《走西口》,一首凄婉而缠绵的民歌,寄托着黄土高原上人们渴望美好生活的希望,承载着两百年来荒凉的土地上,一代又一代背井离乡的汉子们沉重的思念。
《走西口》,一首从心底流淌出来的歌谣,那里是歌,那里是曲,分明是穷苦日子里一种无奈的倾诉,是人性中至真至纯的情感最原始的流露。
穷人才会走西口,再舍不得妹子,也得咬着牙往西走。古道口,四月天,不见艳阳只见沙,风沙吹蚀着妹妹俊秀的脸,吹疼了哥哥思乡恋家的心。
呜咽的黄河水,知道女人们心中那份苦苦的期盼。总可以看见古道边,挎着篮子的女子在张望,望穿了双眼,望白了双鬓。苦苦的荞麦花开了一茬又一茬,走西口的哥哥啊,泪蛋蛋泡在沙蒿蒿里,什么时候才能看见你转回乡的身影?
大风挟着黄沙刮过黄土塬,刮不散的是妹妹婉转的歌谣,奔腾的黄河水流过沟沟峁峁的山梁,带不走的是早已根植于心的旋律。
一首民歌竟凝结着一个民族一段厚重的历史,一段歌谣竟包含着成千上万人生死离别的命运。
望眼欲穿的妹妹站在崖畔畔上唱着凄婉哀怨的《走西口》,盼着哥哥早回头;
颠沛流离的哥哥在走西口的路上,留下了一路的思念,一路的歌;
《走西口》走过黄土高原荒凉的土地,走过一代代黄河人苦难而遥远的记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