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冬天是北京最糟糕的季节,但为了利用圣诞新年长假,我们总是冬天回国。
去年秋天我前脚刚买好机票,北京就传来一轮轮雾霾警报。等到11月末,PM2.5爆表的照片在微信、网络上疯传,搞得我退票的心都有了。
还好我们在北京呆的时间不长。圣诞到新年之间去了日本,新年前夜到达北京,只吸了一天Smog便再次启程上路。
这次携父母先去昆明,全家在春城享受明媚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年底回国顺道去了趟日本和缅甸,回北京就开始感冒发烧。。。照片刚整理出来,字倒是老早就在微信上码好了。 年末的日本既非樱花时节又无红叶秋色可看,本以为会是旅游淡季,谁知却赶上了日本的"春运大潮”,新干线挤得过道站满人。。。你看我买机票时居然不知道新年是日本最重要的节日,可见事先没做好功课。
话说我对日本从未向往,虽然从小看日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前夜巴黎的恐怖袭击在微信圈引起轩然大波,不少朋友将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对比,认为基督教温和,而伊斯兰教则是宣扬圣战,屠杀的血腥宗教。其实基督教跟伊斯兰教本是同根,《古兰经》和《圣经》也有不可隔断的渊源,大家信仰的是同一个主,但传播途径,传教的先知不同。感兴趣的可以将两者放一起狗,能出来一大堆相关的文章。具体说到血腥暴力,基督教历史上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5-10-23 13:04:54)

1.Everest Everest讲的是1996年珠峰事故。当年美国和新西兰的两只商业登山队在山顶遭遇暴风雪,领队、向导及登山成员共8人身亡,是登山史上的一次灾难。当时来自西雅图的JonKrakauer作为户外杂志特派作家,不仅随新西兰队成功登顶,还详细记录了惨剧全程。次年Krakauer出版了IntoThinAir,一举成名。此书有不少主观臆测,出版后引起很多争议,但仍算得上登山史上最畅销书籍。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N年不看长篇连续剧了,觉得耽误时间。前些日忽然兴起看了几眼热播的《琅琊榜》,当时已播到34集,不知怎么居然就上瘾了。后面两天挑灯夜战追剧,一口气将前面落下的三十多集看完。然后又去看了小说。哎呀呀,这几天好象回到当年沉迷“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的时光,严重缺觉了。。。忽然觉得将来老了爬不动山,巡游不了四方,在后院沏上一壶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D11July2(Thursday)
Susucocha(4745m)–DiabloMudo(5350m)–Juahuacocha(4175m)
我的鼻子不断流着清水,流到嘴里,带着血丝的味道。我的肺好象要炸开,每走几步就要停下大口喘气。我象一条离了水的鱼,怎么也吸不进足够的氧气。我抬头仰视,高大消瘦的Robert站在上方的石壁上,他离我7米远。
我们之间的绳索只有7米,现在绷紧了,那是向导在催我前行。东方的天空开始泛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D10July1(Wednesday)
Susucocha(4745m)RestDay-ClimbingTraining
今天是7月1日加拿大国庆,我们的restday。出发前曾多次设想如何利用这个restday,没想到最后用在了这里。当初的计划是:
1.用在Carhuacocha,如果碰到坏天气没看到最美日出;
2.用在JoeSimpsonBasecamp,在附近爬一个山头;
3.如果一路顺利,在最后一个营地,也是最美营地之一的Jahuacocha休息一天。
总之restday要呆在景色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D9June30(Tuesday)
HuayllapaVillage(3595m)-PuntaTapush(4750m)-Susucocha(4740m)
昨天一路下山走得痛快,可惜所有下降距离今天要加倍偿还。今天我们要升高1200米,从3590米的村子爬上4750米的山口,而且必需在中午赶到Susucocha湖畔的营地,下午一点Mountainguide会来营地跟我们汇合,为明天登顶DiabloMudo做登山训练。
前面走了8天,按理已经完全适应了高原,但我的体力却越来越差。从第一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D8June29(Monday)
Cutatambo(4400m)–HuayllapaVillage(3590m)
Huayllapa是环线上最大的村子,看规模有上百人的样子。那天正巧赶上Fiesta,举村欢庆。小广场上三个乐队一字排开,轮番演奏着同一首安第斯民谣,循环往复好象老旧的留声机,听得我耳朵生茧,晚上躺在睡袋里那曲调仍萦绕于耳。
“这么小的村子怎么会有三个乐队?”我好奇地问米盖。
“乐队来自不同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09-09 12:14:56)

今年劳工节出奇的热,我们跑到北面的Killarney省公园度长周末,最高气温只有二十一度但还是很闷,时刻要下雨的样子。
最悲催的是,第二天划船LD弄翻了Canoe,手机,相机跟我一起都掉湖里了。手机直接沉到湖底,相机挂在脖子上,跟我一起湿淋淋的爬上岸。Canon是waterresistant但不是Waterproof,机身镜头都进了水。事后某人一直没表现出伤心难过的样子,啤酒照喝,玩笑照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