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2019-11-09 06:23:17)
(245)
张又普:阵亡将士名单西方国家有一个传统,每当伤亡惨重的战争结束后,政府和民间都会下功夫调查事实真相,总结经验,还要建立一份阵亡将士名单,写出所有阵亡者的姓名、年龄、履历、家乡、部队、死亡地点和原因等详细记录。用这种方法,寄托人们的哀思,怀念阵亡者所做出的贡献与牺牲,为阵亡者歌功颂德,树碑立传。1994年,我在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市(Montr[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11-06 08:13:46)
(244)
张又普:再谈潘汉年2017年12月27日,《华夏文摘》发表了我的文章“潘汉年小议”,链接是“http://hx.cnd.org/?p=148588”,国内链接是“http://www.hedao.vip/hedao/vip_doc/10703617.html”。这篇文章的大意是说,抗战期间,受毛泽东和周恩来委派,潘汉年代表延安政府前往南京,秘密会见汪精卫,签署日汪共三方密约,相互停战,事实上结成三方秘密军事同盟。文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2019-11-02 06:26:08)
(243)
张又普:医生的职责故事发生在1979年前后,地点是西安西北大学家属院。那时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不久,各项工作逐渐转向正轨。学校老一代的知识分子年老体衰,经过文革洗礼被打翻在地后,大都爬不起来了,刚刚六十出头的A教授就成了西北大学的资深教授。他年富力强,身体健康,活跃在科研和教学的第一线。他的长子与我同龄,是我的好朋友,他们家的情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10-30 09:46:05)
(242)
标题:我和黄先生
作者:张又普/柳知青1955年初春的一个早晨,浓云密布,寒风凛冽,东海上的一个小渔岛,船码头空无一人,只听得几声海鸟的凄鸣叫,格外冷清。一个青年男子伫立在海边,远望无际大海,欲呼无声,欲哭无泪。他仰望苍空,默默问道:“天哪!我该怎么办?”回答他的只有东海波涛那低沉的吼声,他知道,自己的生死今后是无法预料的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10-26 08:38:10)
(241)
张又普:反抗的艺术1966年爆发的文化大革命,是中国现代史上的一场巨大的灾难,数以千万计的人遭到政治迫害,上至国家主席,下至平民老百姓,在血腥残暴的政治迫害之下,数百万人死于非命。遭到残暴的迫害时,被迫奋起反抗者,当然为数不少。如张志新的悲壮就义;傅雷的以死抗辱;马思聪的绝命出逃等等。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不过,千千万万受迫害者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23 09:22:26)
(240)
张又普:盗窃技术很多年以前,美国微软公司开发了一款实用性极好的办公室软件,取名为Office,市场占有率极高,几乎人人都在用,缺点是价钱太贵。美国有一家A公司,购买了一套Office,按规定只能给一个人使用,然而却给公司的每一位员工办公桌前的计算机里都安装了一套,节约了大笔开支。不过,公司高层没有想到,公司员工数以千计,尽管大多数员工都热爱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10-19 09:43:17)
(239)
张又普:黑瞎子岛黑瞎子岛位于黑龙江和乌苏里江的交汇处,全岛面积约327平方公里,是两江中面积最大的岛屿。1860年前后,俄罗斯通过瑷珲条约、中俄北京条约将原属于中国的外东北据为己有,黑龙江和乌苏里江这两条中国的内河就变成了两国的界河。中俄两国的边界纠纷,历史悠久,错综复杂,我学术浅薄,知识贫乏,不敢乱讲,只想谈一谈黑瞎子岛的故事。1894[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16 09:43:56)
(238)
张又普:私有制与公有制我年轻的时候修过三年铁路,因此多年来一直很关注中国的铁路建设事业。我一直认为,像中国和日本这种人口密度很高的国家,应该大力发展公共交通事业,而像美国和加拿大这种人口密度很低的国家,则应发展小汽车之类的私人交通事业。前几年看到中国大力建设高速铁路,我持支持态度。2018年12月,我回国探亲,专门从上海乘高铁返回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12 09:48:33)
(237)
张又普:西北大学博物馆我的父母亲都是西北大学的教师,西北大学家属院是我生长的地方,以至于我至今都认为,西北大学是我的家乡。2018年12月我回国探亲,听友人说,西北大学新开了一个博物馆,介绍了西北大学的历史,我当然要去参观一次了。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的地方是:西北大学的名人录。那些21世纪的新名人,我一个都没有听说过,而那些1960年代的十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09 08:34:54)
(236)
张又普:大学入学考试1970年8月至1973年4月,我在陕西省紫阳县修筑襄渝铁路,隶属于铁道兵2师6团(5806部队)学生4连,我们全连180余人全都是来自于西安市的学生。那时,需要提拔几位学生担任领导,头一位被提拔的人就是Z同学,他担任连副指导员,是学生干部中的最高职务,极为醒目抢眼。后来党组织发展,头一位学生党员又是Z同学。修完铁路之后分配工作,我们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