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威尼斯鳳凰大劇院看歌劇
文章来源: 北欧风轻雨绵2020-04-22 10:44:27

六年前第二次去威尼斯時,如願以償在城中的鳳凰大劇院(Grand Teatro La Fenice) 觀看了現代版的歌劇《茶花女》 La Traviata。

歌劇La traviata 由意大利作曲家威爾第Giuseppe Verdi 根據法國作家小仲馬的原著 La dame aux Camélias 改編成三幕歌劇,於1853年在鳳凰歌大劇院首演,儘管首演失敗,但經修改後重新上演的 La traviata 不僅獲得了成功,還經久不衰火到了現在。 “La Traviata” 直譯為“迷途婦人”,中文無論是原著還是歌劇都譯成《茶花女》。

兩個多世紀以來,鳳凰歌劇院一直都走在歐洲歌劇藝術潮流的前沿,歌劇院擁有完美的現代音響設備,劇場音響效果十分好,近些年來歌劇的演出編排不斷創新,鳳凰歌劇院已成為歐洲新歌劇演出的場所,而《茶花女》則是威尼斯鳳凰劇院常年上演的經典劇目。

兩款歌劇廣告出于不同年代,表現不同风格的文艺范。

意大利是歐洲歌劇的發源地,威尼斯鳳凰大劇院Teatro La Fenice,與米蘭的Teatro La Scala和那不勒斯的Teatro San Carlo並列譽為歐洲最負盛名的三大歌劇院。始建於於1792年,劇院以鳳凰命名,取自希臘神話中的鳳凰鳥;命中多舛的它在過去的200多年中曾三次浴火,又屢屢從灰燼中站起來,如希臘神話中的鳳凰涅槃重生一般。

19世纪第二场大火后的鳳凰歌劇院,威尼斯藍與金色柔和在一起,相得益彰。如今的鳳凰歌劇院,金色和紅色成為主調,而保留下来的威尼斯藍忽隱忽現。

1996年的那場大火後,在意大利國家,聯合國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大量捐款下,鳳凰歌劇院歷盡了八年的修復,於2003年11月12日重新展翅在觀眾面前。當鳳凰歌劇院的幕布再次拉起時,第一場上演的就是《茶花女》,而十年之後的2014,La Traviata 又以現代版出現在舞台上。

?

所谓的现代版,据说这是尊重威爾第的精神而创导的,威爾第生前就曾經表示要讓《茶花女》表现“我們這個時代的主題”,他还希望改编后的《茶花女》能在威尼斯鳳凰大劇院举行首演。受19世紀巴黎上演的現代服裝戲劇的啟發,加拿大歌劇導演Robert Carsen以極其現實主義的手法編導了威爾第的這部作品,在歌劇中,演員們不再穿18世紀的傳統服裝,而是以現代的服飾出演,讓觀眾感到更近,讓戏更具有了現實的意義。

鳳凰大劇院旁邊有個小酒館Traverna La Fenice,除歌劇院的演員們常來小酒館小憩,觀眾們入場前也常來此約會,我們在那兒與當地的朋友碰頭一起入場看戲。

鳳凰大劇院本身是一幢18世紀新古典主義風格的建築,崇尚古風卻樸素明晰的外表看起來並不怎麼起眼,但“絕對不要被其外部所誤導,它的內部才是真正的傑作”, 當地朋友的話挑起了我們的好奇和興趣。

        (网截图)

(网截图)

Well,他一點錯!僅僅是走進劇院大廳的那一刻就足以讓人有滌慮洗心的感受。

只見戲台三面高大上的五層觀戲樓台,金碧輝煌,鑲滿了油畫;閣樓上每間包廂的侧牆噴塗了淡藍色,上簷垂掛著淡藍或金黄色的流蘇,包厢内的座椅包裹著紅絲絨;戲台正對的主包廂的氣派更是不可一世,垂吊的大幅紅絲絨布簾和牆掛的金色巴洛克鏡框,雍容華貴;而大廳的觀眾席上清一色的紅絲絨座椅,讓整個劇場显得隆重而高貴。到鳳凰大劇院看歌劇聽音樂是桩美妙的事,參觀劇院本身也是不可多得的體驗。

從四楼中間我們所在的座位望出,可以把劇院瑰麗的天花板看得一清二楚:四面金色的立體的雕塑簇擁著中心的那片藍,而藍中有金有繪畫;淡淡的威尼斯藍是劇院最初的格調,華麗纖巧,在四面張揚霸道的巴洛克金色中揉入了一絲法式洛可可的柔和。

就連接各個包廂的走廊,側廳和幕間休場咖啡廳的裝飾也是同等地精緻:金黑色的欄杆围着一盞晶瑩剔透的吊燈,淡粉和月白色的牆鑲著柔細的金邊花紋,輪廓纖細的金色鏡框伴着簡約貴氣帶外掛式窗盒的窗簾。 。 。在這兒,盎然細膩的洛可可營造了咖啡廳淡雅華貴的氛圍,洛可可之優雅和巴洛克之堂皇富麗結合得相得益彰,每一件裝飾都那么地漂亮。然而,如果把這儿的任意一套挪到自家房裡去整,還是挺誠惶誠恐的;)当然,如果擁有一座豪大的城堡或莊園,那就另當別論了 :))

傳統和現代的家居裝飾之間,我更喜欢簡約明了的現代设计,另外新舊风格混搭也很不错,唉,遗憾的是以前沒能有機會去选择自己更感興趣的事来做。

還沒來得及把劇院的每個角落細細地掃一遍,劇院的燈光已經開始漸漸轉暗了,幕佈在緩緩地捲起。 。 。

這一晚的歌劇看得很走心。小仲馬的話劇《茶花女》以前在文學戲劇課上讀過,至今还記得那一堂課,記得戲劇課老師惟妙惟肖的阅读和溫文爾雅的講解...... 

小仲馬的原著小說《茶花女》描寫的是法國七月王朝時期,一個年輕人與一位巴黎上流社會交際花曲折淒婉的愛情故事。故事發生在19世紀中葉的巴黎。在一次晚宴上,一個家境豐腴的年輕人Alfredo Germont 遇上了妓女Violeta,兩人之間察出了愛情的火花;有眾多傾慕者的Violeta 放棄了一切,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了這份真愛。可是,Alfredo 的父親卻不能接受兩人的交往,認為這份情感並不適合自己的兒子和家庭,於是背地裡勸說Violetta離開他的兒子。 Violetta 為了所愛的人的前程,違心地寫下了決裂信與Alfredo分手,但並沒有透露其中真正的原因。 Alfredo得知後非常傷心和憤怒,甩手離去,Violetta 從此憂鬱病情加重,臥床不起,生活淒涼...... 後來Alfredo 終於從他父親那得知了真情,再次找到Violetta時,二人相擁而泣,悲喜交加,憧憬著雙雙離開巴黎;可為時已晚,Violetta已病入膏肓,她最終在所愛男人的懷抱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如今再觀賞《茶花女》,關注的更多的是愛情和人性的主題,不再偏向于对某个社会制度的评判;威爾第的三幕歌劇《茶花女》通過音樂表现出人物細膩的內心世界,让人们在观赏中更得到艺术上的享受;隨著劇情的起伏,歌聲曲調時而高亢歡快、時而優美低緩,娓娓動聽的歌声叙述,牽動著整個場劇觀眾的心。

第一幕中第2景的奢華的宴會場面,Alfredo的“祝酒歌” 引起了Violeta的注意,與之对唱,歌聲擦出了愛情的火花,歌曲高昂歡快強烈的感染力展示了男女主人公初次相遇的美好。

第二幕中男主人公的父親來拜訪,勸說女主人公與其子分手,Violeta強忍痛苦,糾結地與Alfredo告別,悲傷地唱出自己對他的愛 《天啊,給我力量吧!》

第三幕的悲涼結局,Violetta臥床不起,Alfredo滿懷愧疚回到她的身邊,許諾要帶她走,“親愛的,讓我們一起去離開巴黎展 開始新生活,妳將成為我生命之光,光明的未來正微笑著向我們招手。。。”《让我們一起開巴黎!》的歌聲動人心扉。

劇終,演員謝幕,全場的觀眾起立鼓掌,直到幕布完全降落,掌聲仍旧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