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二次疫情
文章来源: Fanreninus2020-07-08 16:35:40

北京的二次疫情

北京在尽两个月无本土病例后,于6月11日再次出现第一个本土病例,第二天确诊6个,随后几天更是每天递增,最高时的第四天达到一天36例,以后几天也每天维持在30左右,当时的北京,可以说仍处在草木皆毒,谈虎色变的阶段,一下再次出现疫情,可想是多么的可怕,弄不好,这个世界上人口总数和密度都数一数二的大都市不仅一下就会成为美国的纽约,可能会更坏上好几倍。

更可怕的当时不知道病毒是如何出现的,因为第一个病例完全没有任何流行病学史,既没有接触史,也没有去疫区旅行,给疾控工作造成了一定的困难。不过这次北京是志在必得,马上投入了全力,决心用最科学最严厉的方法把疫情在最短期内控制在最小范围。虽然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本土病例了,他们的防疫的意识丝毫没有松懈,果断地采取措施,让疫情在不到一个月就基本上得到了完全的控制,现在已经连续两天没有新病例了。那么他们都做了些什么呢?

一, 充分发挥专业人员的防疫作用,发现头两例后,市疾控中心马上行动起来,针对病例溯源、追踪密切接触者,开展环境采样及消毒等采取了多方面控制措施,主要包括:

1.采集患者发病前14天内曾去过场所的环境样本、相关人员的呼吸道标本、血液标本进行检测,查找可疑的感染来源。

2.将2例病例转运至定点医院进行隔离治疗;为了分析病毒来源及关联性而开展的基因测序工作也正在进行中。

3.发现病例的当天截至15时,共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3名,均已转运至隔离点进行集中医学观察,并采集咽拭子标本进行核酸检测。

4.对病例居住小区、工作单位加强人员出入管理,对两名病例工作单位的同事及外环境采样工作正在进行中。

5.在全市医疗机构发热门诊、急诊加强病例排查搜索,加强核酸检测和接触史问询。
这个工作一直持续到现在。

二,很快查到了病原,发现第一批的所有病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他们不是在新发地菜市场工作就是去那里购物过,并在那里查出了病毒。第二批病人不是有和该菜市场接触史就是有和病人接触史,这样基本确定病原发生地。

譬如在6月14号的疫情发布时指出:“6月16日0时至24时,我市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1例,其中男性19例,女性12例;年龄平均43岁,最小8岁,最大70岁;北京户籍6例,外省户籍25例;丰台区19例、大兴区5例、东城区3例、海淀区3例、西城区1例;临床分型轻型10例,普通型20例,重型1例,全部病例均与新发地市场有关联。”

6月16-17日发现两个和患者接触引起的两个餐馆的小型爆发,所有的患者都是餐馆的工作人员。之后又陆续发现零散的和患者有过密切接触的人的感染。 

19日,根据近日筛查情况和流行病学调查,未在5月30日-6月12日接触过新发地市场的人员被感染的风险极低,

三,顺藤摸瓜,及时要求通知所有和该菜市场有过接触的人居家隔离,并对接触者进行核酸检查。隔离高风险人群,对和患者有个亲密接触或者在菜市场工作过的人进行定点隔离,或者指定居家隔离。从22以后的通报中,就可见很多病人是在隔离期间病毒呈阳确诊的,说明对高风险的人群管理很到位和有效。

五,提升北京市的应急风险管控。6月16日,北京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已由三级提升至二级。关闭了娱乐和部分健身场所,学校等地方,关闭了有疫情的小区,高风险街乡、新发地市场相关人员严禁离京,其他人员坚持非必要不出京。这一招及时地防止了疫情在北京室内和市外的扩散。

六,大规模的核酸检查。北京市在发现疫情后很快启动了大规模的核酸检测,根据风险高低,以社区为单位组织有关人员进行核酸筛查,并强调请有序参加,如无特殊接触史和风险因素,不必扎堆预约和筛查。

七,市民有防疫意识加上市政府不停地提醒市民防疫的重要性。没有听说那里有人不愿意戴口罩或者出来叫嚷要被解放的。 下面是市防疫部门在每次通报后的提醒:“再次提醒市民朋友应时刻保持个人防护意识,科学佩戴口罩,不规范佩戴口罩难以起到保护作用,不扎堆,少聚集,莫去人多地方闲逛,不是必须去的地方别逛。要注意食品安全,饭前便后,要洗手,生熟要分开,加工生熟食品的用具也要分开,例如刀具、砧板等。食材特别是肉食一定要烧熟煮透,避免生食水产品。如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要及时就近进行诊疗。”

北京的经验证明在遇上疫情的时候一定要要做到领导重视,专业为主,行政为辅,群众配合。经过武汉初期防控不力的教训,北京市各级政府肯定非常重视这次疫情,可以说没有人掉以轻心,不然乌纱帽可能都难保了。

专业为主就是遵循流行病学原则,对病人和接触者进行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诊断、早治疗是控制疫情的关键。

行政为辅是相对的,任何国家的疾控,如果没有强有力的行政手段,都不可能成功,美国就是一个教训,在二次疫情出现后北京市及时启动了应急预案,关闭了有疫情的社区,并不让北京人在没有急事的情况下出行,这些都为控制疫情提供了好的大环境。

另外群众配合,经过第一次疫情以后,北京市民的警惕性和自觉性都很高,对戴口罩和保距做得都很好,在自觉和督促他人进行隔离的时候肯定也很到位,尽管有少数明知故犯的,但多数应该是好的,起码没有不带口罩或者抗议政府封闭社区的活动,这些都说明了北京市民的素质很好,当然也有人可能会说是这是栏里猪的行为,不管怎样,能否控制疫情是硬道理。人没有命了,再多自由有什么意义?在疫情下,傻子才相信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

应该指出的是,北京的疫情可能还没有根除,虽然已经连续两天没有新病例出现,但也不能马虎,因为就在前几天还有至少两位不是很自觉的新冠患者不遵守居家检疫规定,四处流窜的,今后几天和和这两个人接触过的人中间如果出现新的病人还是很有可能的。 不过,即使如此,只要北京能够保持上面这些措施,就不怕控制不住这次流行。 

下面是通报的两个违反隔离规定的病例:

“6/30 病例2,女,20岁,住址为大兴区兴丰街道清源路与兴业大街交界东南角工地,未就业。6月11日到新发地市场购物,此后在住地内活动未外出,6月21日起陆续出现头痛、呕吐、嗅觉减退等症状,未报告,未就医。6月25日自认为居住隔离满14天,与多名朋友聚集、聚餐。6月30日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当日由120救护车转运至大兴区人民医院就诊并确诊,临床分型为普通型。”

“7/2 无症状感染者,女,24岁,住址为海淀区田村路街道田村山南路35号院西砂西区公租房,待业。6月5日从重庆返京。6月14日曾到新发地市场关卡处短时停留,6月15日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6月16日凌晨,因先兆性流产,由120救护车转运至丰台妇幼保健院,当日诊疗后,由住地街道派专车将患者接至住地居家隔离。6月18日患者出现发热等症状,由120救护车转运至航天中心医院就诊留观,6月19日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治疗后继续居家隔离。其在居家隔离期间多次破坏门磁报警器外出。6月24日至27日,患者先后到石景山妇幼保健院、朝阳医院西院区、朝阳区凤凰妇儿医院就诊。6月28日到海淀区永泰东里社区公婆家,6月29日解除居家隔离管理。6月30日到石景山区民政局,当日下午参加社区核酸检测,7月1日反馈结果为阴性,当日10时自行前往中日友好医院再次进行核酸检测。7月2日到石景山万达广场购物,先后进入木北造型理发店、JHV女装店、伶俐精选内衣店和味千拉面餐厅就餐;12时其接到中日友好医院电话通知,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13时许石景山区疾控中心接到报告后即由120救护车转运至石景山医院就诊,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当晚由120救护车转运到地坛医院。截至今日14时,已追查到204名密切接触者,并进行了隔离医学观察,其他接触人员正在进一步调查核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