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调传毒标题党
文章来源: Fanreninus2020-05-27 19:48:51

空调传毒标题党

春去夏来,人都被关得受不了了,病毒仍去意。随着高温天气的到来,能否使用空调就成了一个问题。有人认为新冠病毒在病人咳嗽或者呼吸时可以通过小颗粒或者飞沫进入空气中,除了引起距离感染外,还有可能形成气溶胶被空调的循环空气带到共用空调的各家各户中,导致远距离感染。

后者只是一个猜测,到目前为止,除了一篇来自中国广东的文章外,还没有发现其它空调能够促进新冠传播的报道,而在世界各地使用中央空调或者换气系统的肯定为数不少,如果发生过空调能引起的爆发的话肯定会有报道。

那么来自广州的那个报道是怎么回事呢? 一起来看看。这篇发表在CDC的《新兴传染病》杂志上的文章的题目是《2020年中国广州与餐厅空调相关的COVID-19暴发》(COVID-19 Outbreak Associated With Air Conditioning in Restaurant, Guangzhou, China, 2020)。

一看这个题目你会想什么?是不是病毒能被空调吸入机内然后送到循环空气中,让病毒在该空调制冷的所有地方都无孔不入?

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

这篇远自广东的文章总结了一个流行病学病原追查的结果。观察对象是在1月26日到2月10日之间在广州3家人中发现的9个新冠患者,经查发现三家曾同时在一家餐馆里用过餐。其中A家是在1月23日从武汉飞到广州的,24日中午尚无症状的病人A1同家人去一家餐馆午,当时坐在邻桌是B家和C家,A家在中间,B家和C家在两边 (见图)。

桌子挨得很紧,桌间距只有1米左右(3.2 feet),小于CDC推荐6 feet社交间距。三家用餐重叠时间较长,AB两家有53分钟,AC两家有73分钟。

当时楼层的共用空调机放在C家桌旁的墙边。空调应该是那种室内分体式的,进风口和出风口都在机上,就是说当时风是从C桌经A桌送到B桌,然后从B桌折返,经A桌回到C桌再进入空调机中。 这家餐馆一共有5层,每层都有自己的空调机,相互之间不相通。

当晚,A1因发烧去院求医,之后,三家人相继发病,到2月5日,共有9人染病,其中A家4人,B家3人,C家2人。

三家A家去过疫区武汉外,另两家无其它疫原接触史,作者们据此推断病人都是在吃饭时被A1传染的,因为三家不同桌,病毒只能是通过空气中飘扬的飞沫传播,刚好那里有空调,作者就得出了病毒是通过飞沫在空调推动下传播的结论。

到底是不是那样还有待商榷。因为3桌挨得很近,一起用餐时间又很久,即使没有空调,A1喷出的病毒飞沫也有可能经空气传给两邻桌。可以想象,A桌因人最多应最热闹,当时如果A1因高兴而大声讲话,很有可能会唾沫四溅,暗送新冠,让邻桌人中招。

就算是空调对病毒飞沫的漂流起了促进作用,让邻桌人感染,这个作用也只是和空调所造成的气流有关,而不是因为病毒被带进中央空调然后经循环气扩散造成的。当天同层其它食客和工作人员无一被染加上空调机上也没检出病毒不仅证明了这一点,还说明适当使用空调是很安全的。

可一看题目就会把这个小型的爆发和空调的循环换气联系起来。所以该文的题目很容易误导读者,有标题党之嫌。认真一点的杂志编辑会在审稿时让作者予以改正,如果那样的话,该文发表后就不至于引起众多的媒体转载,也不会在一般群众引起不必要的焦虑。

https://wwwnc.cdc.gov/eid/article/26/7/20-0764_article#tnF1

CDC的解答

Q: Does that mean it’s airborne, like measles and TB? What’s the difference?

A: In this study, none of the staff or other diners got sick, suggesting the virus wasn’t “aerosolized.” Aerosols are tinier than droplets, traveling further and lingering in the air.  Measles does that, which is why it is so contagious. We don’t think that’s what is going on here.

The primary way COVID-19 is spread is through droplets, which are hefty particles of saliva or mucus emitted when a person sneezes or coughs. They rarely travel beyond six feet — although in the Guangzhou restaurant, the strong airflow appears to have propelled droplets somewhat further. Obeying social distancing guidelines drastically reduces the chance of being infected from another person’s droplets.

(译文:问:该文的发现是否意味着新馆病毒会像麻疹和结核病一样是空中传播的?有什么不同?

答:在这项研究中,所有员工或其他食客都没有生病,这表明该病毒并未“气溶胶化”。气溶胶比液滴微弱,传播更远,并在空中徘徊。麻疹病毒可以那样,这就是麻疹感染力极强的原因。我们认为这里不是这个情形。

COVID-19的主要是通过飞沫传播,飞沫是人打喷嚏或咳嗽时散发出的大量唾液或粘液颗粒。虽然在广州那个饭店里,强大的气流有可能让液滴的传播更远些,一般情况下,飞沫很少能飘到六英尺以外的地方。严格遵守社交疏导准则,可以大大降低被他人飞沫感染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