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带药的药代学
文章来源: Fanreninus2019-12-06 21:21:06

海带药的药代学

中国治疗老痴的海带药的问世让世人吃惊不小。研发小组和公司虽然发布了主要的基础研究论文和部分三期临床测试的资料,还有不少基本的东西不是很清楚,其中一个就是该药的药代学和药效学,这就是我在这篇文想进一步谈谈的问题。

该药主要成分是一种叫海藻糖寡糖的混合物,根据公布的消息,寡糖里所含的是二到九聚体,就是说不是单糖。熟悉体内糖吸收原理的人都知道,人体对糖的吸收是在严格的调控下进行的,即使吃进去的是寡糖或者多糖也会在消化道内消化成单糖,然后由专门的单糖通道吸收,譬如说葡萄糖是专门由甲型钠糖共运体,SGLT1负责吸收的(见拙文《论葡萄糖运载体》),而果糖则是由5-型葡萄糖转运体(GLUT5)负责吸收的,这些转运体都有相对的专一性。

耿氏研究小组在Wang等发表在Cell Research杂志的文章中说海藻糖寡糖是以原型形式通过血脑屏障上的GLUT1进入大脑内,但是并没有提出实验证据,而且作为单糖转运体,GLUT1在理论上应该是不可能转运寡糖的,这个Stegy223博友在他的也谈GV-971 (甘露特钠)治老年痴呆病文中已经提出过质疑,并说可以请教一下小颜这个是否有可能,如果她想看这个的话,只需把这些寡糖在电脑上放在她所得到的GLUT1的三维结构模型中即可以看到它们能不能作为GLUT1的底物。

我很怀疑,原因是如果这样高度特异性的转运体会被用来转运GV-791的话,本身就是一个奇迹。打两个比方来说明一下为什么是奇迹。第一个比方,GLUT1一向很专一,好比一个对夫很忠的妻子,只和葡萄糖结合,如果和GV-971中的寡糖结合的话就像是红杏出墙,很surprising;第二个比方,就是即使结合后,通道的大小也是一个问题,平时一个只能走小车的通道,突然可以走几顿重的大卡车了,是不是有点玄?

而且,在进到血液或脑部之前,这些寡糖首先要经过肠道的屏障被吸收,现在也不清楚这些东西能否和如何从肠道进入血液,而且是不是在肠道里被消化成单糖以后才能吸收,如果是变成单糖再被吸收并是有效成分的话,那么药物里只需要用单糖就可以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不管是生产还是质控都要容易的多。

要想知道这个就要看绿谷做的人体试验的药代学结果,看服药后,GV-791在血液中是以哪一种形式出现,可惜的是该公司没有公布这方面的资料。以杠精的僵劲,我在网上找到一个南韩的科研小组用同类物质在小鼠做的药代学试验,虽然不知道他们用的是不是同一类,但两者的英文都是alginate oligosaccharide 即中文的海藻糖寡糖,两者即使有些差异,也应该不会太大,至少在没有GV-971的资料的情况下,可以拿这个参考一下。在这篇文章里,研究人员公布的质谱图显示他们所用的方法能够检测出三种海藻糖寡糖,即两聚体(两个单糖的聚合体),三聚体和四聚体

当他们将海藻糖寡糖经口灌给老鼠后,虽然三种形式都出现在血液里,但是在血里的量只有所喂总量的0.5%,说明绝大部的是从大粪里排除的。这些成分在血液中的浓度在喂后5分钟达到高峰,2小时就完全检测不到了,这个说明这种东西药代学很差,很快就在血液里清除了,要在两个小时之内再次服药,不然就不能维持在一定的水平而不能发挥药效,按照这样的药代性能,如果药物的作用是血液或肠道外的其它组织譬如脑组织的话,一天吃两次肯定不够。当然,在药物的吸收方面也会有种间差异,但是很难想象在没有转运体的情况下这种大的寡糖能够被吸收很多,因为它们的分子量大于500道尔顿,超过了被动扩散的阈值。

海藻糖寡糖在小鼠里的药代:https://www.tandfonline.com/doi/pdf/10.1271/bbb.80270

由于该药可能通过影响肠道菌群而产生药效,在肠道里不能吸收也不是一个坏事,问题是该药对人的肠道菌群是不是会也有在小鼠里观察到的作用,这个问题还是应该弄清楚的,而且弄清这个问题也不是很难,根本不用像有位参与临床研究的医生说的那样要抽脑脊液,而是只要查血和粪便就可以了。查血可以看看是不是像在动物里一样能对血里来自肠道细菌的代谢产物有影响,查粪中的细菌16S RNA可以看看吃药后肠道菌群是不是有改变。后者是最起码的,做起来也不难,这是基本的药效学,不能不做。如果有这个资料的话,至少可以让我们这样的杠精感到好受一些。不然,我就会每天一文来质疑他们,哈哈,看谁杠精!

说真的,如果绿谷想在美国做临床测试的话,FDA也可能会提出这些基本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