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外婆的藕粉
文章来源: 写写岁月2021-09-03 09:38:04

想外婆了~就吃一碗藕粉

my blog:

https://linzhesun.blogspot.com/

 


谨以此篇纪念我亲爱的外婆。



九月是思念的季节,每次看到藕粉就想到去世二十多年的中国外婆。记得小时候夏天的时候,外婆总会煮一碗香香粘粘的藕粉汤.

过了这么多年,即使漂洋过海来到异国他乡,看到中国超市上的藕粉,脑海就浮现出外婆小小的身影,耳边响起,外婆亲切的呼唤声:“来来来,吃外婆甜甜的藕粉汤”

从小是外婆带大的,伴随着很多外婆的记忆,现在只能从小时候模糊的记忆慢慢拼凑出外婆的故事。



外婆经历了动荡的年代,小小的身躯,充满了勇敢,外婆很坚强,解放前是资本家的大千金,嫁给了外公。外公是地主土豪的儿子,解放后外公被打土豪进了监狱,房子土地都被分光了。

外婆就是这样在新中国刚成立时,一个人带着三个儿女逃难,一路从乡下逃到城市。从被人伺候的大小姐变成了要伺候别人的老妈子。

外婆姓林,林姓在百家姓排名19位是福建第一大姓。名字中有云,云中飘落的英姿。外婆是家中长女。当时38岁的外婆带着18岁我妈妈,16岁我舅舅和10岁的小姨。一个女人带着三个孩子被继外公李外公收留了。想想李外公也是很勇敢,娶我外婆还要兼顾3张嘴吃饭。还好两个大的马上就成年了,可以去工作了。

记得小时候外婆告诉我,她是镇上第一个穿丝袜的,那时候丝袜是舶来品,只有资本家的有钱人家才能穿上丝袜。外婆读私塾,她识字会看书。外婆还会绣一手好刺绣,记得小时候特别喜欢看外婆绣枕巾上的梅花。那是外婆最喜欢的梅花,王安石描述的梅花的高傲有点像外婆的性格。

是外婆最喜欢的诗

【梅花 】
王安石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外婆一生如梅花般高傲,解放后带一儿两女再嫁了李外公,在四十岁高龄和李外公还生了一个最小的小儿子,叫李林生。这个小舅和我大姐居然同岁,就是我外婆生小舅和我妈妈生姐姐是同一年生的,同岁但辈份不同。我姐姐后来都不好意思叫小舅了。

李外公在年近半百仍喜得贵子,当然欢喜的不得了。那是六十年代物质贫乏的时代,多一张嘴就多一份食粮,很不容易的。我妈是长女,20岁就嫁给了我爸,21岁就生了我姐姐,我大舅19岁已陆续成家了。在外婆身边就剩下6岁最小的小姨珍珍了。李外公人挺好的把小女儿珍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

每个年代都有他们的爱恨情仇,是时代赋予他们的苦痛。无法怪罪于谁对谁错,要错的就是错在生在不好的世道。外婆本来出生在富裕家庭,因为时代的变迁沦落到落泊的状态。难免在金钱上会有争吵,但听外婆聊天说她最伤心的事,在那三年国家经济困难的时候,向外公借一元钱,就连夫妻之间借钱,夫妻情分都借不到钱,反倒隔壁邻居陈傻妹向外公借都借给外人。这件事,从此让外婆留下了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和心结。

这个心结伴随着外婆的余生。后来随着儿女们成家立业,外婆的日子也慢慢变好了!

人说心结易结不易解,伴随着李外公的去逝那天,外婆是唯一不去送葬的人。只能怪那个时代造成了亲人间不和谐。

外婆那个时代人至少还拥有真诚和传统的承继,没有豪华的房子和车子,却有其乐融融家的温馨。

虽然贫穷,但是每一个人都很认真的活着。

当时家族的凝聚力是人们重要驱动力,每个族谱记载每个人的历史,家族史命感凝聚着一代代传承下去!

如今浮躁的社会再也没有什么家庭凝聚力,新生年青一代不再承记父母辈的教导,完全自我的个体,金钱至上的千禧一代关心的只是自己的人生。

很可惜,出国后都没有找到外婆的旧照片,但是外婆留给我的美好记忆是那一碗藕粉。

看到藕粉就想到亲爱的外婆,吃到藕粉就想到是外婆的味道。

想外婆了~就吃一碗藕粉。




藕粉色也是我喜欢的颜色,下次有机会去买藕粉色的手机。





中间是藕粉色的手机。

9/3/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