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政外交,中国政府何以如此弱?
文章来源: doldentate12020-07-27 15:40:52

影响一个人行为的因素,有自身的遗传内因,也有教育和社会文化环境等我外部因素。但是,由于遗传带来的自身条件所限很难改变,比如说,无论多么努力,无论有多么好的外部条件,大部分人不可能有希望成为NBA球员或者歌唱家。对于个人后天成就而言,最重要的就是成长的环境,包括家庭社会和文化。环境带给每个人的不仅仅是际遇,更决定了一个人的见识和视野。古人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就是主张一个人要通过自己学习和社会体验,开阔视野。我一直认为,视野对于一个人的影响可能大于智商,因为视野决定了一个人道路的选择。很多人固执的认为,二战以后美国的崛起是因为靠战争贩卖军火,而忽略了美国崛起的最关键因素,就是战争期间1800万美国人走出家门,走入世界。这个特殊环境也使得妇女进入社会承担更重要的角色。这种变化彻底改变了美国一代人的视野,特别是让他们意识到如果没有世界和平就没有美国的繁荣昌盛,为此美国应该成为自由世界的领导者。可以说,中国的改革开放,中国从外部世界收获最大的利益,不是外国资本,不是外部技术,而是由此带来的国人观念和视野的转变。出国留学,进城打工,世界工厂,没有梦想如何去实践?

当年,刚刚开始工作的时候,科技界各个领域的领军人物都是老一辈人物,包括大批解放初归国的留学欧美的一代人。这些人经常被称为“学霸”,也就是为人处事带着霸气,有些让人不舒服。不过,这一代人做事严谨扎实,极少有造假和贪污之类的行为。当时的中年一代,也就是新中国成长起来的一代,经历了文革等运动的一代,对这些学霸作风颇为不满。但是到了九十年代,老一辈的都退了,所谓的新中国一代人占了主导,这时候整个风气就改变了。后来的这一代人没有受过系统的教育,缺乏严谨的科学精神,水平低又喜欢造假。而且,他们在运动中成长,就像在染缸中泡大一样,善于拉帮结派打压别人,采取所有不正当手段为自己谋取私利,包括侵占经费和贪污。我曾经很迷惑,难道必须要这样吗?最后,我痛苦地意识到,他们从小到大接触的就是这些,也只会这些。他们成长的环境造就了后来的思想和行为

当前,中国的经济发展遇到了严峻局面,由于疫情和出口下降导致失业增加,不仅几千万农民工无法找到工作,大量刚刚大学毕业进入社会的年轻大学生也面临巨大的就业压力。面对就业困难,政府应该加大对于中小企业的支持以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同时加强对于失业人员的救助,特别是增加用于就业培训的资金。曾经,中国人口中的80%以上是农业人口,城市“待业”也相当普遍,改革开放促进了中国大量农村人口城市化,私营企业发展带来的大量就业机会。曾经,国营企业和国家机关几乎是全部就业机会的来源。现在,为了解决就业问题,中国计划从城市派遣1500万年轻人去农村发展,这是一个什么思路?当然,这个想法似乎也有道理,农村不发达,有更多发展空间。但是,人才资金从落后地区流入发达地区是一个客观经济规律,不是靠意愿就可以改变的。开发西部喊了那么多年,为什么发展的还是长三角?湖南广西大量年轻人去广东,你能强迫他们反向流动?如果他们能够在湖南和广西有机会,为什么非要去广东?这种政策的出台,不是由于科学论证证明可行,而是某些人所知有限,当年他们就是上山下乡来的。

从经济层面来说,中国解放以后最愚蠢的政策就是借公私合营收没私人资产。此举可以说是杀鸡取卵,扼杀了中国民族工业的发展。为此,中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不幸的是,很多人忘记了这个教训。八十年代第一批出国潮,很多人来到国外看着商店里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瓶瓶罐罐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些是干什么用的。当时中国市场上没有护肤品,只有一种洗头膏。中国造不出录音机磁头,造不出易拉罐,所有城市沥青马路到了夏天就成了泥潭一样。重新发展私营企业,重新启动股票金融市场,不就是走回头路?可是失去的时间能够补回来吗?现在,新的公私合营又来了,一个又一个大型民营企业收归国有,一个又一个国家控制的垄断企业成立,后果会是什么?用行政手段解决经济问题,这不又是改革开放的倒退?原因?某些人成长在那个年代,不懂的市场经济如何运行,只懂得行政干预经济,只懂得公私合营这个手段。

战狼也好,战狗也好,外交部的工作是什么?外交的目的是什么?外交的目的是改善国家与其他国家之间的关系,为中国的发展营造一个良好国际环境,不是吗?有人能说这不是外交部的最主要工作?我不管你用什么借口,目前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和处境如何?你骂美国,骂英国,骂澳洲,骂日本,骂所有人,不管你骂的多么有力多么有理多么解气,结果是什么?结果不好,就说明工作没有做好,这是很简单的逻辑。比如说,如果你做销售,你骂所有的顾客,但是你的销售业绩一团糟,难道不是你失职而是顾客不好?如果你是老师,你骂所有的学生愚昧,可是如果所有你的学生都毕不了业,难道不是你作为老师的失败?如果外交部的工作就是骂人显示自己谁都不怕,找几个农村大妈不是更省事?我曾经想不通,为什么这些外交人员如此低能,连基本的外交礼仪和风度都没有?后来我明白了,这不是工作方法问题,是他们接受的就是这种教育。他们只懂得这些,而且认为这就是最好的外交手段。

近年,中国军队加强了现代化进程,组建了合成旅,试图改变传统的陆军为主作战模式,模仿美军的综合作战思路。在一场演习中,装甲营与敌军遭遇,指挥官立即呼叫炮兵掩护,炮火覆盖了战场。演习结束后,考察团人员问,你为什么不呼叫空中支持?合成旅有自己的武装直升机大队,有配合作战的空军引导人员,指挥员答不杀过上来。因为虽然他是一名优秀的军官,但是本身是步兵出身,熟悉的就是炮兵掩护步兵冲锋这套战术。思想的僵化,而不是装备,限制了他指挥现代化战争的方式和方法。改变这个惯性非常困难。

当年,德国统一,德国人民欢欣鼓舞。当然,德国人也清楚面临的困难。为了帮助落后的东德地区,德国征收了统一税。但是,最后德国人意识到,东西德国最大的差距和障碍不是经济和技术,而是人们的思维方式。东德人普遍思想僵化,行为呆板迟钝,很难接受新的东西。据估计,改变这种局面,也许需要两三代人的时间。在生活中,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说,农村孩子可以进入一流大学,可以非常成功,但是根深蒂固的狭隘视野很难改变。当今中国执政的这一代人,实际是成长在毛泽东时代,其思想和行为模式受阶级斗争和计划经济影响巨大。虽然他们也感受到新时代的气息,享受着市场经济发展带给自己的巨大个人利益,但是总是对于新思想新时代持有怀疑态度。特别是当遇到困难时,就会想回到自己熟悉的老路上面去。由于中国在经历短暂开放之后,重新开始限制思想和言论开放,现在正在成长的新一代人也许更不乐观?

去年,国庆大阅兵,海内外一片欢呼,为中国展现出来的实力赶到振奋。而我却很难开心起来,甚至感到恐惧:天安门城楼上的贵宾,没有人欢呼,没有笑容,所有人像木偶一样,没有表情,没有动作。我在想,如果就是这么一群人在掌控中国,中国的社会会是什么样子?如果在这样一个大喜的日子,在庆祝建国七十周年的时候,所有身居要位的领导人都胆颤心惊唯恐言语失当,怎么会有勇气有智慧在国家在人民需要的时候站出来?如果就是这些人当政,如果这就是当今中国官场的气氛,则中国在内政外交决策上表现出来的幼稚和迟钝就不足为奇了。成长化境和文化决定了一个人的思维和行为模式,限制了一个人的视野,也最终决定了国家行为和发展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