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绝人寰的死城,中国人的苦难与耻辱
文章来源: doldentate12020-06-25 18:37:03

战争意味着杀人,内战意味着死亡的是同胞。几乎所所有中国人都知道广岛原子弹,知道南京大屠杀,但是很少人知道长春“和平解放”的真相。广岛死了几十万人,南京死了几十万人,长春也死了几十万人。不同的是,广岛几十万日本人死于美军的原子弹,毁灭用了短短9秒;南京几十万人中国人死于日军的屠杀,用了一个多月;而长春几十万死亡的中国人,是在五个月内被活活饿死,是死在“人民军队”自己手里。不,这些死亡的人不是国民党军队,不是地富反坏右,是普普通通的男人,女人,和孩子。当年,张正隆在撰写辽沈战役回忆录时,采访了很多老人,包括当时的部队干部,战士,和幸存的东北老百姓。他在序言中写道,很多被采访的人告诉他,这些事我不能说,说了你也不能写。张正隆说,确实,很多事情不能写。可是,“血红雪白”还是被禁了,因为他写出来的已经太多。在他的书中,第一次在大陆披露了围困长春的惨剧。

早先,在九十年代跟台湾的一位教授聊天,他对于国共之战的结果颇为不满,认为共军是驱使老百姓送死,借此动摇国军的战斗意志,国军败得太冤。我当时觉得,国民党败了就败了,这种说话是一面之词,而且有为自己失败推脱责任嫌疑,不足为信。但是,长春一战,共军确是地地道道以几十万老百姓生命为赌注,用恐怖手段迫使守军投降。共军切断了长春的所有交通,封锁机场,只许人员进不许出,开枪射杀企图逃离长春的难民,逼迫这些人去抢国民党空运的大米。在长达五个月的围困之后,国民党守军投降,但是繁华的长春成了一座死城。长春原有50-70万人,围城结束后只剩下了17万。

抗日战争胜利之后,在苏联的纵容和帮助下,共军顺利接管了东北。内战爆发后,以远征军新一军和新六军为主的国军进攻东北。四平一战,林彪兵败,被一路追杀到松花江。在美国和苏联的逼迫下,蒋停战谈判。在停战期间,苏联开始大规模援助共军,首先将俘获的日军10000多人和朝鲜籍日军数万人编入共军(大部分是技术兵种和医护人员),并将原先美国援助的大批武器提供给共军。同时,由于国民党东北行辕不接受原先日本人训练建立的伪满军,10万伪军基本被共军收罗。国军八年抗战已经疲惫,占领东北各大城市后掀起了结婚热,特别是新一军新六军大多数是青年学生,成了东北女孩择婿的热门。所以,国共攻守互换,成了国军守卫大城市,共军占领农村和小城市。但是,国军中的两只精锐部队部队战斗力确实超强。林彪曾经用5个师包围新一军的主力新22师,却进攻失利。原属于新六军的主力新38师(孙立人的王牌)归属新建的新七军,负责守卫长春。共军以优势兵力包围孤立的长春城,但是多次进攻遭受失利。为此,林彪决定改变战术,围而不打,困死长春。从战争角度,围困并没有错,但是古今中外,从来没有一支军队拿平民做武器,以饿死全城百姓作为恐吓手段来达到自己目的。

1948年5月28日,东北野战军发布作战命令:

  • (一)使用独立师以营为单位,接近长春周围近郊,堵塞一切大小道路,在阵地上构筑工事,主力部队切实控制城外机场。
  • (二)以远射炮火力,控制城内自由马路及新皇宫机场。
  • (三)严禁粮食、燃料进敌区。
  • (四)严禁城内百姓出城。
  • (五)控制适当预备队,勾通各站联络网,以便及时击退和消灭出击我分散围困部队之敌。
  • (六)城南、城东归六纵,城北、城西归一纵,炮兵由炮司派归一、六纵指挥
  • (七)两个月来几个独立师团围困长春成绩不大,未看成严重战斗任务,无周密计划和部署,应该改正,要使长春成为死城

九月九日,东北野战军“林罗刘谭”在给毛泽东的报告中说∶     

  • 我之对策主要禁止通行,第一线上五十米设一哨兵,并有铁丝网壕沟,严密结合部,消灭间隙,不让难民出来,出来者劝阻回去。此法初期有效,但后来饥饿情况愈来愈严重,饥民变乘夜或与白昼大批蜂拥而出,经我赶回后,群集于敌我警戒线之中间地带,由此饿毙者甚多,仅城东八里堡一带,死亡即约两千。八月处经我部分放出,三天内共收两万余,但城内难民,立即又被疏散出数万,这一真空地带又被塞满。此时市内高粱价由七百万跌为五百万,经再度封锁又回涨,很快升至一千万。故在封锁斗争中,必须采取基本禁止出入,已经出来者可酌量分批陆续放出,但不可作一次与大量放出,使敌不能于短期内达成迅速疏散。如全不放出,则饿死者太多,影响亦不好。     
  • (二)不让饥民出城,已经出来者要堵回去,这对饥民对部队战士,都是很费解释的。饥民们会对我表示不满,怨言特多说∶“八路见死不救”。他们成群跪在我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的将婴儿小孩丢了就跑,有的持绳在我岗哨前上吊。战士见此惨状心肠顿软,有陪同饥民跪下一道哭的,说是“上级命令我也无法”。更有将难民偷放过去的。经纠正后,又发现了另一偏向,即打骂捆绑以致开枪射击难民,致引起死亡(打死打伤者尚无统计)

而不是有人造谣,不是敌对势力抹黑,这是白纸黑字的历史,是东北野战军当时给毛泽东和中央的电文!这不是战争,这不是内战,当今世界上最残暴最没有人道的恐怖分子也干不出这种没有人性的卑鄙残酷行径。人民军队爱人民,人民军队人民爱。可是,为了夺取政权,无论是战士还是平民,都成了毫无价值的工具,崇高的革命目的如果是依靠这样的手段,中国人民为什么要革命?当坦克开到北京长安街,当武汉被牺牲,当香港被抛弃,你还会觉得奇怪吗?

原长春区党委书记宋占林说,1955年,有个人申请入党找他谈话,说我那时吃过人,还能入党吗?老人回忆,我们兄弟身强力壮,我和大哥是木匠,二哥是铜匠,在贫民区中算中上等人家 。就这样,13口之家也死了4口,孩子全饿死了。他回忆说,死人最多的洪熙街和二道河子。洪熙街甚麽样子没见到,二道河子十室九空。 开头还弄口棺材,接著是大柜、炕席甚麽的,後来就那麽往外拖。也没人帮忙 了。都死,谁帮谁?拖不动了,就算到地方了。有人拖不动了,坐那儿就动不了了 ,也死那儿了,最後也没人拖了。炕上,地下,门口,路边,都是。有的白花花剩 副骨架,有的正烂著,刚死的还像个好人。大夏天,那绿豆蝇呀,那蛆呀,那味儿 呀。後来听城外人说,一刮风,10里、8里外都薰得头痛。 我们家附近没一家不死人的。同院的王青山,5口剩1口。西边何东山,也是5口 剩1口。前院一个姓曾的木匠,7口人剩个老伴。“杨小个子”一家6口,剩个媳妇。 后边一家“老毯儿”(东北称闯关东的河北人为“老毯儿”),6口全死了。

苏联卫国战争中,曾经有这样一幕:被德军包围后,红军指挥员命令,所有的妇女和儿童,为了俄罗斯民族,去向敌人投降。而被围困中的长春,妇女儿童成了最先被牺牲的羔羊。宋占林回忆:不少人都把孩子扔了,扔到马路边上,希望有钱人能抱走捡条命。现在的东盛小学,当年就是学校,二道河子这片那儿最多。大都是5岁上下,有的拉拉巴巴刚会走,张著小手“妈呀”“妈呀”叫,爬到马路上的,爬进 学校的,那个小样呀!叫不动了,就歪在那里,慢慢就死了,活着的还在那儿爬, 哑着嗓子叫“妈”。人们都不敢往那儿去。街道干部张淑琴说:我在吉林大路那儿见过,披个小被,在那儿哭得泥人儿似的:看一眼赶紧跑, 自己孩子都饿死了,抱回来不也是个死吗? 朝阳区退休工人于连润老人说: 二道路那儿扔些小孩,一场大雨全淋死了,小肚子灌得鼓鼓的。唉,别说这个了,一说这个就想起我那死去的孩子。真作孽呀!

共产党说是为了穷人家打天下,人民军队也都是穷苦人家子弟。但是,长春围困五个月,死的基本都是穷人。在封锁线有明文,凡是捐献枪支和金银财宝的可以放行,国民党军官可以放行,共军急需的医生和读书人可以放行。著名评书演员单田芳表示,“围城期间,单家前后出了17两黄金外加一块钻石表,十几口人买到一条生路”。部队进城以后,很多干部战士看到城里的惨状落泪,吃不下去饭。不少人问:我们八路军不是为穷苦人打天下的吗?进城以后,掩埋尸体用了一个多月。后来来上面教育,要把这笔帐算到国民党头上。再后来,所有当事人的回忆录都避免提到这件事,因为,毕竟......

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用计火烧藤甲兵。看到满山沟在烈火中挣扎死难的敌军,诸葛亮流泪了,神色黯然的说,此举虽有功于社稷,但有损阴德,必折阳寿。林彪入城后,不看战争影片,私下不穿军装,也禁止身边人穿军装。他会想起长春吗?林彪折戟三叉戟是否天命?当时东北野战军的另外两位军事指挥员,罗荣桓元帅,刘亚楼上将也都在林彪之前早早患病身亡。

记得以前谈论过超限战理论的问题。战争是一种无奈的选择,战争的正义性经常存在争论。但是,无论战争目的为何,战争需要遵循文明和道德底线?为什么南京大屠杀遭到谴责?因为即使在战争中,这种对无辜平民的屠杀也是违背人性,是反文明的罪恶。那么,长春围困中死亡的中国同胞算什么?死于战争?死于屠杀?死于恐怖活动?这一幕应该在号称已经有了5000年文明的中国大地上演吗?今天的中国,还会有这样的悲剧吗?重读这一段历史,我感到愤怒,感到无奈。我不知道自己应该选择呐喊还是沉默,因为我知道,大多数的中国人会根本不在意,会一如既往的冷漠的看着这样的悲剧一次又一次发生,只因为自己还是幸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