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侬是多么不愿意离婚
文章来源: 梅华书香2019-07-04 05:46:35

其实,我的观点,我的博文并不是相互矛盾的,所有的感情寄托,所有的幸福,痛苦与否都是个体需要而产生的体验,都有无法替代的前提和条件。我们谁也不是谁,说出来的只能是自己对事物和人生的解析与判断。

对面邻居家这两天开了一辆搬家公司的大车过来,显然,不是男女主要搬家,我猜是他们已经长大的女儿要搬出去住了。看到最后,好像又不是,先生说可能是男主被女主扫地出门了,实际上是女主搬出去了。

那么就是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夫妻要离婚或者已经离婚了呗,他们的女儿跟我女儿看着差不多大,他们的婚姻应该超过了30年,悄不声响,说分开就分开了,没有打斗,没有吵闹。分手亦分得如此文明,这便是美国,夫妻离婚,无论谁是谁非,按照程序一步一步走就是了,打得天翻地覆就是警察上门抓人,谁敢造次。

国内曾经一位高中的闺蜜,她与丈夫开晚上街头的大排档,白天她还要去单位上班,带了家里的衣服去洗,觉得自己特别辛苦,偏偏白天无事可做的老公打麻将遇见了麻友,女的老公出国在外,每月邮寄800元给她。

20几年前的800元,在中国是多大的钱,偏偏寂寞的女人800元养不住,跟我闺蜜的老公搅和到了一起。我们是南方城市啊,家家户户门挨着门,木板连着木板,这家放个响屁邻居都可以听见。多事的邻居把男女偷情的事告诉了我同学。

了不得了,受了天大委屈的女同学跑到麻女家,把人家打了个稀巴烂,跑回家来抄起一把刀追地老公满街跑,那时旧城还没有改造呢,谁家有点事,藏都来不急,还有她这样追着满大街耍大刀的。

后来跑我家里来哭诉,我让她冷静冷静,问她到底还想不想要这个婚姻,想要有要的做法,不想要有不想要的对策,如此吵吵闹闹玩大刀没有任何意义。反正人家根本听不进去,离婚是绝对不离的,忍声吞气也是绝对不可以的,天天大闹不止,活脱脱把老公彻底打跑了。

上次回国她还来我家找我,还在说她早已不存在的破碎婚姻,还在后悔当年没有听我的话。我直接告诉她,我早已经不把她当朋友了,不在一个层面上说事太累,你说的是眼下的事情,她说的是25年以前的事情,永远不跟时间前行的人,跟百年前裹脚老太婆有什么区别。我是把她请出家门的,而且告诉她今后再别来了,我回国一趟来回几十个小时的飞行,千辛万苦,只想跟妈妈在一起,不想被不可能复原的,破碎的老旧婚姻故事打搅。

这就是人生,有那种根本从原配婚姻中走不出来的男女,走不出来你就认真对待,认清形势,认真经营,每个人活得是自己的一辈子,谁也代替不了谁,我喜欢那些朝气蓬勃,往前看的人。

邻居里去年一户住过来的中国人租户刚刚也搬走了。刚来的时候跟他们聊过天,好像是3位老人带着两个不到两岁大的宝宝,平时深入简出,老人和孩子基本不出来,一对中年男女有开车过来,送东西。他们的状况就像是汤唯与吴秀波演绎的当北京遇见西雅图里的男女,经过进关,怀孕,生产,孩子终于来临了,可是不知道爸爸妈妈谁是谁?

他们用很大的器皿在前院种了很多不同种类的蔬菜,我有一次带着狗宝宝在此前逗留了很久,观察他们种的蔬菜,也想能把老主人引出来,跟他们聊聊天,了解一下两个宝宝的情况。这应该也是我曾经工作当了多年记者的职业病吧,什么事都想弄明白,尤其是不明白的事情更想弄明白。

两位宝宝是婚姻里的结晶,还是非婚姻里的产物?我真心十分好奇,他们已经悄无声息离开了。对于孩子而言,是不是婚姻里出生或许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希望他们有自己未来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