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行流水: 武夷山止止庵
文章来源: 为写而写2019-03-15 09:13:37

止止庵,被这个寺庙的名字吸引,决定去看看。

当初徐霞客造访武夷山时也去了止止庵。他是先游九曲溪,亦水亦陆,看到想去的地方就上岸游览,然后再回到船上继续前行。他正在山上看那些架壑舟悬棺的时候看到一条从二曲逆流过来的船,就赶紧下山招呼人家。那小船真靠了过来接他,船上是一个刚到的游客,邀他同游。这船经过一曲水光石处的时候,徐霞客“欲上幔亭,问大王峰”。大王峰是武夷山的最高峰,海拔500米左右。徐霞客每每登山必欲级顶,所以他要去爬大王峰是很好理解的。而这水光石,也是他之前的“泊舟处”,于是“约舟待溪口,余复登涯,少入,至止止庵”。

而我们是从水帘洞直接坐了景区的接驳车来到武夷宫景区门口。一进门就可以看到去往大王峰的路。登顶天游峰已经是二小姐能力之极限,到了这里说什么也不要再登山了:)于是我们先进了右手边的武夷宫。这个武夷宫明代时叫“万年宫”,是著名的道教活动中心。近年改成了朱熹纪念馆。朱熹在武夷山生活讲学了50年,还为九曲溪写过一首《九曲棹歌》描述了每一曲的景色。

庭院中存留着两株宋桂,飘洒着甜甜的桂花香。我这次回国深深地爱上了桂花,每见到桂花树都会深深地深呼吸几下,每次都会遭到孩子们“又来了”那样的白眼。不过在桂林的时候大女儿竟然贴心地买了桂花香水送给妈妈和自己。可见她们其实也是喜欢的嘛,可能就是觉得妈咪表达爱的方式太直接了吧。

 

《游记》里说,“出宫右转,过会真庙。庙前大枫扶疏,荫数亩,围数十抱”。但无论是庙还是枫,我们都没有找到。脑补了一下粗壮繁茂的“大枫”,发了些“要是...该多好”那类的无用感慨,就离开了,转上了寻找止止庵的路。起初是一片修饬整齐的盆景园。妹妹对这些盆景非常艳羡,说这个大小正好可以给她的各种玩具娃娃和动物世界中当树。走过一盆盆造型美观的迷你树后,可以清晰地看到大王峰顶。

根据《游记》的描述,徐霞客当年也没能登上大王峰。“旁路穷,有梯悬绝壁间,蹑而上,摇摇欲堕。梯穷得一岩,则张仙遗蜕也。岩在峰半,觅徐仙岩,皆石壁不可通;下梯寻别道,又不可得;蹑石则峭壁无阶,投莽则深密莫辨。佣夫在前,得断磴,大呼得路。余裂衣不顾,趋就之,复不能前。日已西薄,遂以手悬棘,乱坠而下。” 看了一下大王峰的介绍牌,上面说“仅南壁一条狭小的孔道,可供登临峰巅”。看来即使今天攀到峰顶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另有网友介绍说,峰顶除了一个信号塔以外也没有别的什么可看。

我们跟大王峰打过招呼之后继续往前就真的看到了止止庵!这时正好一只小白狗从里边出来,像是迎接我们一样,但显然是它饿了,想要东西吃。我们找出背包里的一些饼干给它。幸亏我们不远处的一个游客带着些面包,比我们的饼干要好吃些。

小白狗一路跟着我们在雨天的泥泞中走到了当初徐霞客上岸的地方“水光石”。

也跟着我们一起欣赏了从岸上看到的九曲溪的风光,尽头溪流拐弯处就是二曲的玉女峰。

流连一阵,为过往游客拍照留念后,我们原路返回,顺着徐霞客的脚步,再次到了止止庵。这次我们从侧门走了进去。雨天人少,本就清净的地方更加清净了。

沿着湿润的石径往前走。雨越下越大,实在地提醒着我们身处自然的滋味。

但风雨无疑也增加了美感。

就在这矮墙下,随随便便放着一块懒得打理的石碑,上边理所当然地写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我若转世为猫,就一定找回这个地方来晒太阳睡觉。也没准儿我前世就已经在这儿出过神儿。

出门时再回头看一眼雨中的禅岩和庙宇。

跨出山门,离开时再看了一眼止止庵,在不舍中结束了我们的武夷山之行。所谓“当止则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