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Amalfi 海岸 + 庞贝古城
文章来源: 边走边看662022-05-23 08:31:05

与其“说走就走”还不如说“能走就走”,在这不太平的世道里能走出去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病毒不说,中美俄这三巨头折腾别人的同时也在自残胡搞,要么利欲熏心要么不自量力, 把老百姓往坑里带。 看着窝心却无能为力,还是关注眼前,过自己的小日子,做我们所能掌控的事情。 中国近期是回不去了,还好我前些年已经领着女儿把除了西藏外的几乎所有的省份都跑了个遍,没啥遗憾了;俄国我也领女儿五年前去过了,伊朗两年前本来要去,可去之前伊朗和美国打起来了,至今都未能成行。 眼看着芬兰瑞典也要奔北欧去了,要是普京一时头脑发热再去揍这两国,那搞不好就成了世界大战了。所以啊,心中有想去的地方就能走就走,指不定啥时就去不了了。

我这次只在那不勒斯呆两天,没有计划驾车慢慢游Amalfi 海岸线,去之前在网上看照片和视频也没觉得特别让我心动,可又不想错过这个被列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的地儿,就决定参加一个Amalfi 海岸线和庞培古城的一日游先taste 一下它的flavor。事实证明这个游法对我来说刚刚好,随团去了海岸线上具有代表性的Positano 和 Sorrento。 Amalfi 海岸线虽美但在我看来只能远观而不能近观矣。游人实在是太多了,小镇不够大, 容不下那么多游客。 被称为最美小镇的Positano,一路走过路两侧全是各种卖旅游品衣服的小店,太商业化了。 什么美景一人多一商业化就注定被污染,也让我了无兴趣,我甚至连照片都懒得拍。Positano的海滩我也并觉得不比我们大连的海滩更漂亮到哪去,《重归苏莲托》里橘园工人唱的那个美丽的梦里故乡是否也在嘈杂的人声中和叮当的铜币里变了味?

远观Amalfi 海岸线还是蛮漂亮的

绿宝石透明衬衫上的灰领带

在苏莲托吃了顿午饭,漂亮的海滨小镇,可算不上有什么特别的。

我们的司机G大叔是个地道的那不勒斯人,和善幽默也很健谈。 一路上他一边在繁忙的车流中游刃有余,一边滔滔不绝地讲那不勒斯一边吐槽种种对意大利的不满,引得我时常发笑,十足的愤叔。 用他的话说“Italy would be a great country without Italian" “看看,我们意大利资源那么丰富,要啥有啥,可还是把国家整得这么差,要是没有欧盟我们都得饿死...年轻人都不想呆在意大利,都往北边国家跑...”。 G大叔也曾往北边跑过,他去过德国打工,可说起德国他很不以为然。德国人自以为是,对南欧国家来的人蛮歧视有加,他开车时经常被德国警察无故拦下搜查,这让他很恼火。唯有俄罗斯人,德国人格外尊重。一旁的驴友插话,那是二战被俄罗斯揍惨了,打出了心理阴影。 德国我没去过,也没有意愿去,想来他们白人之间都那么相互歧视,对其他种族的人也好不到哪去。 这世上众生之间你歧视我我歧视你,似乎根深蒂固难以消除,不得不说无端歧视他人的都有一双井底蛙的眼珠和一颗狭隘的心。当世界走大了,心灵走通了,才会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渺小。 这世上除了我们的至爱亲朋外,对于他人我们是多么的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团里有一位独游的白人大叔坐在我们旁边,我看他自己溜达就offer给他照相,过一会儿他走过来跟我们聊天,开口竟然是用流利的中文。 原来他是一位外交官,叫“老克”。 老克在沈阳领事馆工作了多年。 他原本是学法语的,毕业后考上了外交官就开始了四处驻扎的生活。 在沈阳那些日子里他遇上了他的中国太太。 他太太在沈阳开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川菜馆的,老克因为酷爱四川菜就总到那里去吃,一来二往就认识了他太太。老克最爱吃辣吃川菜,越辣越好,最喜欢的国家是中国和印度。 他太太至今都不会说英语,也不太跟着他到处跑,大多时候自己还是守着自己的川菜馆,老克就闲下来自己独游。我们跟他开玩笑说你做外交官可以每到一处找个情人,老克赶紧说“No no, 我很爱我太太”,我们顿感自己好俗啊,哈哈。 我们也聊点国际政治话题,讲讲中美俄,老克同志四平八稳,不说任何一方好坏,不愧是外交官哈。

庞贝古城第一眼看上去灰不溜秋,进去以后大超预期。图中是南城门,一个大上坡,内接城中南北主干道。上坡西侧是“浴室”。庞贝人爱干净,进城前先洗澡。

男人浴室一进门就看到辣眼的壁画,那上面是“菜单”,客人可以选性服务。庞贝人性开放,只要不是近亲不是人妻就都可以来一下。

进城后,街道笔直,大粗石头做的路面磨脚。残垣断壁下,仍然清晰地看到各种民居的布局,正厅,卧室,厨房,都能依稀辨认。有几处颇值得驻足。

精美的马赛克走廊

快餐店的几口大锅

古城的下水道系统不完善,人们过街需要踩着石头以免被搞脏

堂屋的壁画。文艺复兴的人物造型从这里起。

主干道中段,来到广场。

离广场不远是神庙

城北有剧场。

一圈走下来,彷佛历史横移了两千年,把那时的一座城穿越到现在。拜火山所赐。这是一座完整的城,走在其中,可以触摸到两千年前庞贝人的生活,在广场休憩,在神庙祈祷,在剧院做梦,在浴室放纵。剧院和浴室分置两端,剧院中从幻想里走出来的女人,不容易抬脚就破坏浴室中男人的纵欲。中心的广场宽敞大气,远眺维苏威火山。神庙高墙围绕,粗大的柱子诉说昔日辉煌,位置大概在主干道的黄金分割点。

公元前的那次火山爆发吞噬了2000多庞贝人。从这个街道看过去,火山似乎很遥远,直觉上即使喷发,城也无恙。大自然的力量总被低估,一旦发威,火山熔岩转瞬即至,留下了各种扭曲的痛苦的人体石雕。傲慢的代价,愚昧的结局。

庞贝古城能看到的东西太多,远超所谓的七大奇迹。历史古迹往往不那么古老,万里长城起于战国,但现在看道的只有明长城。风刀霜剑,雨侵雪淋,重建翻新,人为破坏,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古物”大多是赝品。而,庞贝,是火山灰下凝固的真迹,完整又真实,对我的触动胜过罗马。

可是,意大利半岛的人民不长记性,熔浆凝固后,继续在火山底下栖居。维苏威火山如此,西西里最美丽的陶尔米纳也在Etna火山脚下。Etna是一座活火山,肉眼可见喷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