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女儿游台湾(2) - 台南
文章来源: 边走边看662016-07-20 06:58:29

去台南我们乘坐的是高铁,台北到台南大约两个多小时。 提前28-8天会有早鸟折扣票。 我在美国就提前在网上买到了6.5折的票,凭确认号码和护照号就能当天在高铁站的售票机上打印正式的车票。车厢干净舒适, 女儿又在写日记。 这次女儿主动每天都用中文记日记,给我写这篇游记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台南的高铁站离市中心还有一段距离。 到了台南站还要换区间车才能到台南火车站。 下了车去一楼问讯处才知道区间车还要回到楼上,匆匆赶到楼上看到火车已在那儿等着了, 赶紧到机器上买了票,我和女儿最后一个跳上车,一分钟后火车就开了。喘定了气才发现我买了两张儿童票, 一路上没人查票,20分钟后到了台南火车站,在出站口附近的补票处补了大人票。   一出站台恍然觉得时光倒流了二十年。 车站里的人们穿着朴素甚至破旧,完全没有了台北人的洋气,看到好几个人身上扛着塑料大编织袋, 一副中国八九十年代的火车站的景象。

 

我们住的台南大饭店在火车站对面,交通方便。但是要想更贴切地感受台南的民风 住台南有特色的民宅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因为只有我和女儿两个人, 出于安全考虑我还是选择了大饭店。夏季是台湾的旅游旺季,性价比好的饭店要至少提前两三个月预定。

台南是个历史文化古都,是台湾本岛最早有汉人开始开发的地方。早期的汉族移民,可以追溯至明代中叶。当时已有一些倭寇、海盗,以台南为基地为祸附近海域,中国东南沿海居民与台湾原住民皆深深受其骚扰,明朝廷几次派兵讨伐,与原住民有了初次接触,也开启了汉人往台湾移民的历史。闽粤一带陆续有居民因为逃荒、捕鱼、经商等目的而移居到台南。在17世紀上半叶,荷兰及西班牙分別在台湾进行殖民統治。之后荷兰人將西班牙人赶走,统治台湾38年。1661年(明永历十五年,清顺治十八年),郑成功攻入台湾,征讨荷兰侵略军,尽复台湾失地。1684年台湾归降清朝;1895年日军侵占台湾长达50年;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台湾归回中国。 

 

火车站对面有88和99号观光车带你到各个景点。 我们时间有限, 不想带着女儿在烈日下暴走, 所以只选了有代表性的几个主要景点。

 

赤崁楼是台南代表性的名胜。为荷兰人所建,曾为全岛统治中心,当年郑成功收复台湾就以此楼为指挥部,并以赤崁楼做为全岛最高的行政机构。庭园东南角,有一座雕塑——郑成功议和图。大理石基座上,刻有郑成功生平简介。1661年,郑成功率大军2.5万人,战舰350余艘,从金门东征台湾。荷兰总督揆一在孤立无援、大势已去的情况下向郑成功乞降,离开占领达38年的台湾。郑成功改台湾为东都,置赤嵌为承天府。

 



郑成功收复台湾不久,仅仅过了五个多月却突然暴病而亡,年仅38岁。他的死因有多种说法,有一种说法认为那段时间接连发生几件令他极痛心的事件,家事国事天下事使他精神遭到严重打击。当时正处明清交替之际。南明皇帝蒙难的消息传到了台湾,他父亲郑芝龙和家人亲属被清朝杀害。加之有人揭发其长子郑经与乳母陈氏通奸,郑成功大怒,下令斩郑经、陈氏和他们所生之子,以及郑经之母。但诸将拒不执行他的命令,心里极端怨恨,接二连三发生的优伤、悲愤、抑郁、暴怒,使他精神崩溃,再也支持不住了。

 
游完了赤崁楼, 看到对面有家度小月担仔面, 本来计划去它的总店去吃一次,既然这儿有就就近吧。度小月担仔面是台南最有名的一道小吃。是以前的一位渔民在是打鱼的淡季,当地叫“小月”,为了养家活口,每逢在打渔遇台风之际,为了弥补家计,挑起担子沿街叫卖,开启了如今赫赫有名的“度小月担仔面”传奇故事。可刚吃了几口就吃出了头发和报纸屑, 真是大煞风景,我们放下筷子拂袖而去, 从此再也不光顾小吃摊儿了。不过台南大街小巷小吃摊儿很多,菜馆很少,每天吃饭真是个难事儿。好在台湾的7-eleven店到处都是, 我们每天都去那儿买些水果和色拉吃, 最喜欢的是小电炉上烤的红薯, 又香又甜,我们每天都要吃上两三个。

 

台南孔庙是全台湾建成的第一座孔庙,也是郑成功收复台湾后在台湾建立的第一所高等学府,有“全台首学”之称。因为在此之前,台湾没有任何比较正规的中国文化教育设施(比如私塾、学校之类的),因此,台南孔庙的建立标志着儒学正式进入了台湾,成为台湾教育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台南孔庙是全台孔庙中唯一有御制匾额的一座孔庙。从康熙帝起,一直到光绪帝至,有八任帝王亲赐匾额。少了块中国末代皇帝宣统题词的匾额。原因是,宣统即位时,台湾尚在日寇的铁蹄下,皇帝的御匾无法送抵台湾。它们分别是康熙帝的“万世师表”,雍正帝的“生民未有”,乾隆帝的“与天地参”,嘉庆帝的“圣集大成”,道光帝的“圣协时中”,咸丰帝的“德齐帱载”,同治帝的“圣神天纵”和光绪帝的“斯文在兹”。就少了宣统帝的“中和位育”匾额。 此外还有六位台湾总统的匾额:蒋介石的“有教无类”,严家淦的“万世师表”,蒋经国“道贯古今”,李登辉的“德配天地”,陈水扁的“中和位育”和马英九的“圣德化育”。


学子们把自己对学业的美好愿望写下挂在墙上。女儿也写下自己将来希望上的大学。

 

 

古朴典雅的“明伦堂”,是儒家讲习伦常之理的地方,学生在此由学官教谕、训导,相当于府学的教室。在明伦堂的正面墙壁上,有八块赵孟頫体的《大学》全书遗迹,极为珍贵,仅存4块。 在我们参观明伦堂的时候,坐在旁边椅子上的一位老先生主动问我道“你信佛教吗?”“我正在学习,懂得还不够多”我答道。 就这样我们慢慢聊了起来。 从台湾的早期移民,荷兰的殖民到蒋家的统治;从白色恐怖到当代台湾的总统;从台南台北的房价到他对大陆的印象。他告诉我他退休前是做工程的,去过美国很多次,但从来不敢去大陆,因为听说大陆的毒空气和不安全食品会造对身体造成永久的伤害。 我告诉他没那么严重,我几乎每年都回国不是还好好的吗, 多注意一下就行了。聊了半个多小时我不得不起身告辞,女儿在旁边已经百无聊赖了,临走他执意要送我两张他用毛笔写的佛经和诗词,笔法非常流畅秀丽。 他让我告诉我在美国的朋友,他每天上午都会在那儿,带上自己写的字送人,我在这儿算是把他的话带到了。

 

 

在台湾要换台币除了去银行外也可以去邮局换。 我们酒店的对面就是一家邮局,早上8点多钟空荡荡的邮局没有几个人。工作人员的穿着十分朴素,让我仿佛看到我们的父辈们穿着白色的确良短袖衬衫和蓝裤子的情景。给我们换钱的女士看到我们母女俩出于好奇跟我们友善地聊起天来,临走祝我们玩得愉快。 出门后女儿仰起头对我说“台湾人好有礼貌啊”。这的确是我们这次旅行不止一次感受到的。 每次问路对方都有个和善的微笑, 还有人还带着我们一起去找地铁。让我感到我们中国人也是可以这样的友善,有礼, 有素质, 不卑不亢。

                               

                                               

安平古堡 最早建于1624年,又称“热兰遮城”,是台湾地区最古老的城堡。自建城以来,曾经是荷兰人统治台湾的中枢。 郑成功收复台湾进驻此地后,改热兰遮城为“台湾城”;后又改台湾为“安平镇”,故又有“安平城”之称。


 


纪念馆里陈列的郑成功与荷兰人的缔和条约很有趣,第一句就是“双方要把所造成的一切仇恨遗忘”。 从条例中可以看出荷兰人虽败但保持了颜面,个人资产及基本生活权都得到了保障。





从台南回台北我们也是乘坐了高铁, 到了台北我们便把行李存在火车站的储藏柜里。按尺寸大小和时间长短投币后就可以把钥匙取下来了。 十分方便。


存了行李就走到长途汽车站去到我们此次台湾行的最后一站 - 野柳地质公园。我们的司机是个小伙子,排队等车时看他刚走完一趟车, 下来车签单后又匆匆买了麦当劳中饭开始拉下一班乘客。 一路上一边开车, 一边吃着junk food, 还不停地擦汗,真是不容易。车上大多是去基隆的, 有几个是游客, 有位当地人请司机到野柳是告诉我们这几个游客一下,小伙子年轻气盛,显得很不耐烦。一路上没有报站,一个小时后到了野柳他扯开嗓子吆喝一声, 我们几个赶紧下了车。这次在台湾坐过几次长客,司机们都很友善, 对乘客有问必答, 像这位司机的不耐烦还是头一次见。


 

  下面的女王头像脖子被风化得越来越细, 要去得赶早啊。



体验地震

在台湾的最后一个晚上我们住在台北第一大饭店的九楼上。 早上起床后我正在看电视时突然感到四周开始晃动起来,第一反应是想是不是旁边在装修, 可越晃越厉害, 我猛地意识到是地震了, 上一次经历地震是小时候的事了,那时我和姐姐睡觉都穿着衣服以便随时往外跑。我冲进卧室,推了推还在熟睡的女儿, 此时衣橱里的晾衣架还在哗啦哗啦的晃动。女儿睡得很沉, 怎么办? 要不要跑? 我蹲在床边正犹豫着,十几秒钟后晃动停下来了。 拿起电话打给前台,被证实是地震了,可他们在一楼没太大感觉,告诉我不要紧, 看来他们已经习惯了。定了定神后,去查了台湾地震局的网页,刚才在离台北不远的宜兰和花莲发生了4到5级的地震。现在才体会到日本人经常要进行防震训练的心情。回去的飞机是晚上的, 可那时的我有点归心似箭了。

下午去买了凤梨酥和牛轧糖带回去送人。 台湾凤梨酥是不加防腐剂的, 两三个星期内就到期了。 提醒大家要买就买小盒装的,现在国内大家都很讲究养生,对于甜食都是只尝一点就够了。买多了都是负担。

终于要离开台湾了,飞机上我问女儿“你最喜欢台湾什么?” 女儿答到 “台湾的人”; “那你最不喜欢台湾哪?” “台湾的热”。

去得赶早啊。

《本博文版权所有,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打印 ]
阅读 (1487) ┆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