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制、威权、暴政是西方民主制度下今天的社会现实与必然结果
文章来源: 流沙河上2018-01-03 21:59:13

1:总述

   本文以性侵来考察西方民主制度社会的专制、威权、暴政。性侵能力包括强逼“自愿”提供性服务、强奸,是衡量一个人或团体专制、威权、暴政的最高指数。今天西方民主制度社会的现实是:普通人甚至一个小瘪三,只要对他人要活下去就必须混口饭吃的活动有一点权力,他们就可以将这一点权力转化成古今中外我们知道的、所有的暴君、独裁者、帝王将相都没有拥有的性侵能力:即专制、威权、暴政的能力。

   当你了解罗马尼亚国家体操队运动员纳迪亚科马内奇的事例(一个作为标本来宣传共产党国家的专制、威权、暴政的故事),你能思考一下吗:是什么让民主自由人权的美国的一个小老百姓,甚至是一个小瘪三,立即成功地控制一个坚强不屈、伟大正气而且世界闻名的女人,让她接受任何欺凌,自愿地做她以前死都不愿意做的事情?是什么让一个“黑暗、残暴、集权、独裁的”共产党国家元首的儿子想尽一切办法,花了六年的时间却没有能控制这个女人,让她听他的话?因为她要活下去,美国的一个小瘪三手上有她为了活着就必须吃的那口饭。能够将老百姓为了活下去就必须吃的那口饭转变成性侵的资本(即专制、威权、暴政的资本)要归功于西方的民主政治制度、经济制度、司法体系和西方文明。在西方社会里,国家用整个司法体系和所有的法院判决让人民没有丝毫幻想地承认与接受:在西方民主制度下的社会里是没有司法公平与社会正义。今天西方社会出现的长时间、大规模、即使大家都知道也不能够解决的性侵的根本的原因也就非常直接、明了:就是号称民主自由人权的西方政治制度和这个制度下的经济、司法、文化制度。

   无数次,我们总是看到受害者宁愿自杀,或面对被自杀,也不敢说出来,所以很少暴露,但即使暴露出来罪犯既得不到合理惩罚,问题也一点也没有解决,所以能够顺利发展、成长为长时间的性侵。专制、威权、暴政在西方社会是强有力的;是普遍存在的;是天天在你身边有职权管治你的人为了自己的私欲利益;是在国家政治、法律、社会风俗习惯体系有效保护下进行的;是最广大的人民无法摆脱的。过去的中国帝王社会,在现代世界上的共产党国家,真正的施加到每一个具体的普通老百姓身上的专制、威权、暴政是非常微弱的。如果说共产党国家有专制、威权、暴政,绝大多数情况下是一种权力,用它来有效地阻止国家内的豪强(即有钱有势的人,对他人要活下去就必须混口饭吃的活动有一点权力的人)对一般老百姓的欺凌,是保护人民不受到“专制、威权、暴政”的现实有效的、制度性的办法。正是由于西方民主政治制度严重缺乏这个权力,有一点点小权力的人们可以将他们的权力发挥到极至,专制、威权、暴政成为正常的状态。

   本文用大量的事实说明上面的结论,有下面四个部分:1:总述;2:一些西方的事实与观察(主要是暴露出来的西方的一些大规模,长时间的性侵与作假问题);3:一个可以研究的事例:纳迪亚科马内奇;4:总结。欢迎大家根据自己的见闻与经历讨论、批评、指正。我观察、分析的结论与今天的流行观点大相径庭,所以我希望能够通过摆事实、讲道理来更全面、更清楚地看到事情的真相,人类社会的真理。

2:一些西方的事实与观察

   西方社会的专制、威权、暴政主要是以“管理、指导、协作”的形式施加的,是以“自由的、自愿的、人权的”双方愿意接受的假面目出现的,是主要出现在为了挣钱、养家糊口的广大人民的生产劳动生活中。为了生存,他们除了接受,豪无其他选择。因为西方的专制、威权、暴政来自于天天同你在一起,实际的管理着你的人;因为施暴者为了自己的好处,亲身的利益欺凌下属,所以西方的专制、威权、暴政是更真实、更有效、更广泛、更残酷、更黑暗。今天西方的现实是,受害人如果想要保住他们目前的工作(即职业),还有一点在乎自己的人生与未来,就只有那一条路可走:默默地接受。本节分七个方面,几乎每一个例子的充分必要条件都存在,都可以在每一个需要挣钱糊口养家的老百姓身上重演。你可以从这些例子中看出今天西方民主制度可能产生的黑暗,了解西方社会今天的真专制,真威权,真暴政。

2.1:影视界的性侵案

   2017年闹的沸沸扬扬的影视界的性侵案,原因是什么?在西方靠工作养家糊口的人都心里有数吧。天底下没有讲法的地方,更没有讲理的地方!如果你想在影视界混,你就只有一条路可走:捧好那些能决定你饭碗的人,接受他们的一切性侵,欺凌。好莱坞有多久,演员们的性侵就有多久,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还是举一些事例。

   (a)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是韦恩斯坦影业(TWC)的掌门人、米拉麦克斯公司的创始人。30多年来他是好莱坞呼风唤雨的金牌制作人,他选定、捧红演员们;他控制着电影制作的资本和发行渠道,因此也掌握了许多导演与演员的命运。(1)30多年来他性侵女性演员、模特、同事。这是公开的秘密,韦恩斯坦常说他已经习惯了性侵她人;川普总统都知道。一二十年来有许多人向警察局直接举报过,并且有确凿的证据。尽管如此,多少大神级的西方民主自由人权的代言人是他的坐上宾,是他的好朋友:克林顿全家,欧巴马全家,欧普拉(Oprah Winfrey),Meryl Streep等。2004年,英国女王授予他爵士勋位。多少大人物,小人物在被他性侵以后,还在公开场合一个劲地赞扬韦恩斯坦,关心韦恩斯坦。你可以看到:在西方社会,是没有人敢得罪,敢说管着他们的人们不喜欢的话。(2)《纽约时报》报道,韦恩斯坦曾有八次性侵后用钱摆平麻烦,避免吃官司的案件。有录音证据:女子在走廊上苦苦哀求,不愿进韦恩斯坦酒店房间。(3)目前有八十多个人指控他性侵、强奸,包括安洁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葛妮丝派特罗(Gwyneth Paltrow),萝丝麦高文(Rose McGowan),艾什莉·贾德(Ashley Judd),露皮塔·尼永奥(Lupita Nyong'o), Lea Seydoux。韦恩斯坦经常告许别人,他同谁上了床。在韦恩斯坦点名的许多女性,很少有人站出来,承认有这么回事。(4)象安洁莉娜裘莉等大明星将自己被韦恩斯坦性侵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丈夫或情人。这些同样是大明星,当他们知道自己的老婆被他性侵后,仍然同韦恩斯坦保持亲近友好的关系,因为要在影视界混饭吃,就需要做他的朋友。可见韦恩斯坦的无法无天是有资本的。金钱就是权力。每日邮报、纽约时报报道,韦恩斯坦无法无天的另一个办法就是花钱雇情报人员专门侦探、收集女演员们的隐私,记者们的隐私。任何对他有价值的隐私。他还伙同警察一起要挟、打击敢站出来的人。(5)2008年,韦恩斯坦在娜塔莎·迈尔兹(Natassia Malthe)住的宾馆房间里强奸了她。第二天又叫她来自己的房间谈电影《九》(Nine)的剧本。她还是来了,但没有同韦恩斯一起玩3P,更失去《九》的演出机会。他性侵了塞尔玛·海耶克(Salma Hayek)之后,还敢以“我会杀掉你”来威胁她,还成功地让她演她真不愿意演的同性性交的电影。(6)2018年韦恩斯坦的助理Sandeep Rehal到法院起诉:“2013年她26岁开始工作时, 就开始遭受到无休止的侮辱性的、性骚扰的行为、言论”。2015年2月Rehal被迫辞职。韦恩斯坦要她做的工作有准备性药物,清理办公室、房间性事后的现场 。(7)在2018年第71届戛纳电影节颁奖礼上,Asia Argento发言:1997年,她21岁时,就在这个戛纳电影节被哈维·韦恩斯坦强奸,“这个电影节就是他的捕猎场”。当时有人知道这件事,他还替韦恩斯坦掩盖了罪行。那个人今天就坐在这里,坐在你们中间。如果你看事件的细节,不难得出结论:罪犯是肆无忌惮,因为知道自己是绝对安全的;受害人也知道如果自己想混口饭吃,就不能与罪犯发生直接的冲突。当时的情景:她被制片人邀请去杜章酒店参加行业派对,没想到这是个圈套,她被送往一间酒店客房,哈维·韦恩斯坦就在里面等候她。哈维先是要求她给自己按摩,之后又让她张开双腿,无视她的再三请求,强行给她口交。她多次反抗无用,曾一度假装享受过程来麻醉自己。1999年她导演了一部电影:Scarlet Diva。其中有一位肥胖猥琐的制片人在宾馆里性侵女主角(她自己主演)的情节。电影上映后有不少人都认出这个制片人的原型就是韦恩斯坦本人,那又能怎么样?!(8)2019年,庭审前在纽约州检察长办公室里,温斯坦同意以4400万美元与几个案件受害者达成和解协议。签完协议,温斯坦就没有罪了。能够签协议拿钱的人们,是控告有足够的法律效果的人们。一家电视台的主播劳伦·西万,也是温斯坦性侵的受害者,但没有控告他。劳伦说:“我为这个消息感到激动。我认为这协议很棒。对于受害者来说,标志性的胜利是好事,因为我认为法律体系还没有跟上#MeToo的社交运动。这些女性挺身而出冒着很大风险。她们中的许多人遭受了强烈抵制并失去了工作机会,一些人仍然被祕密地列入工作黑名单。这表明这些女性是对的,她们遭到了这个男人的错误对待。我们不知道在刑事审判中会发生什么,所以我很高兴听到有关财务和解的事情。”反人类智商的荒唐,对人类进步的讽刺。然而这一切的背后是多么的让人的心疼痛与颤抖。天有绝人之道啊!

   (b)(1)男童星柯里汉姆(Corey Haim)13岁时被男星查理辛(Charlie Sheen)性侵。之后还必须保持同他的来往,保持被他性侵,只是为了保住饭碗而已。性侵让汉姆长期抑郁,后染上毒品,最后过量服药死亡,死时38岁。(2)著名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承认,他同马龙·白兰度联手策划了对19岁女演员玛利亚·施奈德的强暴戏,理由是为了看到一个女孩被强奸的反应,而非演员的演戏。玛丽娅因为这部电影患了抑郁症,并染上毒瘾;一蹶不振,最后走上了的毁灭道路。恰恰相反,贝托鲁奇和白兰度不但没有受到惩罚,反而越来越成功,所以敢到死都坚称“当时的决定完全没错,是为了拍出史奈德最真实的反应”。(3)男星安东尼瑞普(Anthony Rapp)指控,1986年他14岁时,奥斯卡影帝凯文史贝西(Kevin Spacey)曾试图占他便宜。安东尼瑞普揭露丑闻後,有更多的人站出来指控凯文史贝西性侵。史贝西身边的许多工作人员一直都知道他是性侵惯犯,但三十多年来,他却从来没有任何麻烦。借韦恩斯坦事件的东风,他2017年才遇到麻烦。(4)2019年,Forever In Your Mind 的歌星瑞奇贾西亚控告经纪人、英国电视名人乔比哈特(Joby Harte)性侵、强奸。在他12岁未出道前,就开始了,甚至还找业界的朋友一起分享。这样的日子连续四年,平均每七天就发生1次,也就是超过两百次。

   (c)(1):38位女性公开表示被好莱坞名导演托贝克 (James Toback)性侵。(2):2018年50多名女性声称被考斯比(Bill Cosby)性侵过,从1960年代开始。(3):6名女性指控布莱特瑞纳(Brett Ratner)性侵。(4):演员克莉丝蒂娜柯恩(Kristina Cohen)在脸书指控,3年前,艾德威斯维克(Ed Westwick)在自己住处强暴她。(5)纽约时报:15名男模指控韦伯(Bruce Weber)经常利用拍照时,要求裸露,或者直接伸手抓男模的生殖器;13名男模和助理指控泰斯堤诺(Mario Testino)对他们进行猥亵和手淫等行为。不少模特儿都表示,这是公开的秘密,如果想要在时尚界混下去,就必须学着去接受这两人的骚扰。这两位是世界级的摄影大师。长期以来,韦伯还是英国王室喜爱的摄影师。(6)2006年曾经执导过007电影《择日而亡》的大导演李·塔马胡里(Lee Tamahori)因为涉嫌伪装成女人向男性卖淫被捕。他手下可是俊男美女多的很,没有关于他性侵的报道。

    (c)2014年,Lady Gaga公开表示,19歲念天主教高中時几乎每天都被一位音樂製作人性侵、强奸,并在2015年作一首校园性侵经历的歌曲,是关于她自己的经历。她遭遇性侵后患上创伤症候群与慢性病,她甚至为此多次自残,更患上了纤维肌痛和严重的创伤反应,当时她说:“就像被反覆强奸了几个月,最后被扔在街角。”她也透露这是会不断出现的感觉,至今尚未痊愈。但她还是没有指名道姓地说罪犯是谁,更不用说报案了。

    电影《小太阳的愿望》的童星阿比吉尔布莱斯林(Abigail Breslin),2017年在社交网站上披露曾被强奸,而且认识罪犯。她选择了不报案、不声张,原因是怕没有人相信她,更没有可能打赢官司。同时她还贴了一张RAINN的资料(RAINN:the Rape, Abuse & Incest National Network,美国最大的反性暴力机构)在美国平均每一千件强奸案,只有六件强奸人进监狱,即0.6%。美国的民主自由人权和司法公正如果有一点点实质,为什么99.4%的被强奸的人民得不到半点公平正义?人民被强奸都得不到公平正义,什么事情能得到公平正义被人杀死,政府会管?几十年来,芝加哥平均每天都有两起以上的枪杀死人案,警察的破案率只有10%。

   依靠西方司法程序,获得公平正义有多难?了解一下白宫莱温斯基案就知道了。从1995年到1997年,美国总统克林顿与莱温斯基有两年多的性关系。在总统周围的工作人员中是公开的秘密。1996年,莱温斯基的上司担心此事闹出麻烦,将她调到国防部。后来她在电话中向密友透露了她和总统的关系。密友录了音,并透露给政府调查人员。此后,莱温斯基还在一家酒吧里,向密友和盘托出了克林顿同自己发生性关系的事情以及自己作伪证的经过,并且劝说密友不要将这一切公之于世。不仅被崔普偷偷录音,6名联邦特工也进行了监听。在美国共和党的全力支持下,国家独立检察官斯塔尔专门调查下,最后是要靠那件后来举世闻名的蓝色连衣裙判定,因为上面有克林顿的DNA。若非小姐多情,想保留总统的液体作永恒的纪念,如此有强大实力、大规模的调查结果是证明克林顿无罪,是一件实际可能的事。

    既然判强奸犯有罪是如此的困难,那警察是如何对待收集证据的呢。2018年CNN有一个报道:美国警方竟然大量销毁还未检测过的强奸证据。强奸受害者一般要经历三到五小时的全面检查。CNN调查发现,对于确定嫌疑人非常重要DNA数据,虽然收集了样本,但80%都没有做检测。有400起强奸案里,检测证据象垃圾一样被丢掉。这些证据并没有超过上诉期限,有的只有几周就销毁。销毁了强奸证据,强奸犯就永远不可能定罪了。CNN调查还发现,警方提前销毁了47个孩子受害的证据。很明显,警察想都不想破案,所以不进一步检测,也不保留证据;警察当然不在乎破案,所以逮到强奸犯嫌疑人,也决定不对一对DNA。

   2009年26岁的韩国明星张紫妍在长期、经常被逼提供性服务,不堪身心折磨后自杀。当时轰动整个韩国。张紫妍留下的五十封遗书,有大量的资料控诉演艺圈的潜规则。她遭灌兴奋剂、毒品;一天要“性招待”逾10人;还被公司逼迫去做结扎手术,方便让那些权贵“无套进入”;连父母忌日的那一天,她都被逼去陪睡4名男子,接客量比陪酒女都多很多。十年后,许多涉案人员仍然逍遥法外。是公开的啊,在韩国,明星们是用毒品,欠赌债,黑社会控制的。她们是被引诱、设陷阱进入圈套的。神圣政府司法权力也帮忙啊:一份不履行就倾家荡产的奴隶合同!

    2019年韩国总统文表示:张紫妍案,还有胜利艺人夜店案(提供色情招待、迷奸、毒品、暴力伤人、行贿、偷拍并散播淫秽影片)的共同特征是发生在社会特权阶层,检方和警方等调查机关存在故意进行不实调查,甚至积极阻止查明真相,并包庇、隐瞒事实真相的情况。他下令法务部部长和行政安全部部长共同负责,部长赌上命运也要彻底调查真相。坚决查证的法务部部长曹国正上台一个月就被逼辞职。政府还是不敌财团,两个案子没有任何结果。西方民主制度下,国家的真正有权者是财团!

   号称世界上最美的女人,还做了美国最有势力又有钱的肯尼迪总统和他的弟弟(美国司法部长)的二奶的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也不例外。梦露在日记中写道:我跟制片人上床,大家都那样,你不做,门外就有另一个女孩等着,而且我不记得多少次蹲下去拉开他们的拉链。这是好莱坞的公开的「潜规则」。大明星同小女孩一样,都必须遵从业界的「潜规则」。好莱坞的「潜规则」通常都有一个很合法的外衣,为性交易的双方提供合法安全的保障。这是她的经历与观察。即使以梦露之美,之才干,之明星光环,之傍上最高权势还有钱的总统与司法部长,如果她想要在影视界混口饭吃,就必须自愿地提供性服务。如果被这些人强奸了,她敢站出来,指责强奸犯吗?

  性侵是影视界的正常状态:即双方都相当肯定地预见可能发生的事情,双方都相当肯定地预见事情的后果。所以性侵者毫无顾忌,无法无天;受害者只能接受,如果不接受,就要找一些最动听,最美丽,最委婉的理由让性侵者伟大地原谅自己,仁慈地放过自己。所以我说专制、威权、暴政是西方民主制度社会的现实与本质。

2.2:军队、警察、司法界的性侵案

(A)美军中的性侵

   回忆录《爱你胜过爱枪》的开篇:对美国的女兵而言,性(性侵与强奸)是一个重要的经历,但没有人愿意承认这一事实。那些上战场的女兵,虽然非常害怕敌人的炮火,但更害怕男战友们的性侵(强奸)。其实性侵对男士兵更残酷。《时代》周刊说三分之一的退役女兵在服役时遭到性侵。美国男兵受到男的性侵的调查结果是超过50%。为什么会如此猖獗?答案很简单:性侵(强奸)的军人极少受到惩罚。谁讲出来,谁的前程就毁掉了,然而被指控的罪犯几乎常常是无事。2011年的一项报告说起码有80%的女兵在部队里遭遇性骚扰。

   美国国防部的官员表示,近4成的女兵被性侵,很多人不敢声张,只能忍气吞声。美军每年通报案例的至少有3000多起,处理的却不到十分之一,很多都是不了了之。美军的一些高层,自然会想尽办法平息这些事,而被曝光出来的都是些“虾米”而已。很多女兵表示,真实数字要远比这个多。真实数字有多高?美军每年至少有3万女兵被体检出来怀孕。

   美军女兵们非常不情愿到海外执行任务,既不是因为海外的艰苦环境,也不是战场上的死亡,而是身边的男兵们的性侵。为了防身,女兵们晚上睡觉时,都会锁紧房门,而且在枕头下或怀里放一把军刀。为了避免夜间外出上厕所,有时候宁可口渴也不愿喝一口水,因为她们知道出处后会发生什么,但不知道会有多严重。可以看出,女兵们所说的性侵是严重的,强奸之类的性侵。可以说所有的女兵都知道美军中强奸有多严重,所有的美军都知道部队里强奸有多严重,全世界都知道美军中强奸有多严重,就是美军管理者不知道,因为没有看到他们做了什么事有效地阻止军队中强奸。

    2019年美国王牌部队海豹突击队第七队指挥官涉嫌强奸女兵。女兵向上级指控,但在军方与法院的调查时,30名士兵全部都拒绝合作,作证。可以说美军强奸自己的战友成风吗?

   玛莎·麦克莎莉(Martha McSally)是一个了不起的美国人。她是第一个参加战斗的战斗机女飞行员,在空军服役26年,空军上校,是众议院的两届议员,现在是参议员。2019年在参议院关于军队性侵的听证会上第一次谈论她自己在军队中被上级军官强奸时说:“作恶者滥用职权的方式非常严重,有一次,我被一名高级军官强暴。同许多勇敢的幸存者不同,我没有报告自己遭到性侵犯。在好几年间,我曾自杀。我以为自己很强大,但感到无能为力。就像很多人一样,我不信任这个体制。”;“我试图分享自己的经历,但我遭到的处理方式让我非常惊恐。就像许多受害者一样,我觉得这个体制又再次强奸我。”。

   2014年澳洲国防部应对虐待专案小组(简称DART)称,当时仍然在军队中服役涉嫌犯下性侵和虐待罪的嫌犯就超过1100名,有些还身居高位,但他们可能不会受到惩处。2014年英国《卫报》报道,近年来至少有400名澳大利亚军人卷入性犯罪,大部分受害者为儿童。摘录2016年澳洲皇家委员的军对性侵调查的几个事例:(i)一位化名为CJU的军人控诉。1978年他参军才15岁。一天晚上,一位老兵将他的衣服扒光,在他的腹股沟和生殖器抹上蔬菜酱,再让一只狗一点点地把酱舔掉。“我怕那只狗咬掉我的生殖器。”CJU痛苦地回忆着。等狗添完酱,那个老兵迫他与这只狗性交。“他们说,‘这是在这里做爱的唯一办法,你对于我们而言就是一条狗。要是你敢告诉别人,下次我们会杀了你。’”在反反复复的折磨下,终于在一次遭受虐待、殴打以致手臂骨折时,CJU把事情报告给了军校工作人员。“我告诉学校里的那些官员,这些事情一直在发生着。”可那些官员并没有给他任何回应。(ii)另一位化名为CJA在1967年加入前皇家海军。它说自己经常在半夜被人揪起来,拉到运动场上,与其他新兵“互相强奸”。有老兵给他建议:“忍忍吧孩子,我以前也这样,但这可以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CJA试图上报,可当亲眼目睹一名老兵将精液射到了另一名士兵的食物里后,他就再也不敢抱怨了。(iii)肯·麦克韦恩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被强奸后,试图从医护人员那里寻求帮助,但遭到拒绝。医护人员告诉他,肚子和臀部的疼痛只是来自他的“焦虑”。今天他的臀部上留有严重的伤痕。最后一次被强奸后,已经走投无路的麦克韦恩选择了自杀:72片安眠药。没有死亡,被海军部以健康原因除名。在他自杀未遂送进医院抢救时,他告诉来看望的父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的父亲却一边打他一边骂他是个骗子。从那天起,肯决定将此事永远埋在心里,这一埋就是40多年。(iv)苏珊·坎贝尔为她的女儿埃莉诺·堤波作证,因为她的女儿已经在16年前自杀。13岁时,埃莉诺成为空军学员,14岁时高级教导员哈珀强奸了她。后来哈珀因为和学员的“不正当关系”被迫辞职,而埃莉诺却成为了代罪羔羊,军队以“交往过密”的指控,威胁埃莉诺要么主动辞职,要么将被开除军籍。她的梦想破碎了。埃莉诺情绪崩溃,一周之后,背负着巨大压力的埃莉诺选择了自杀,当时她只有15岁。事实是在埃莉诺自杀前,澳大利亚空军学院堪培拉总部已经决定撤销对她的指控并恢复她的军籍,但空军学院塔斯马尼亚分部并没有及时告诉她这个消息。

(B)警察

   (1)2016年加拿大2万女骑警察符合政府性侵赔偿条件,拿到总金额达1亿元的赔偿。她们投诉男性同事的性骚扰、性虐待。事案可追溯至1974年,差不多跨越了半个世纪。(2)2017年加拿大对公共服务雇员进行的年度调查中,40%的狱警表示,他们在过去两年里一直是性骚扰的受害者,其中60%的人表示是同事的骚扰。(3)2016年英国皇家警务督察署发布的报告称,两年内英格兰和威尔士有三百多名警察及警方雇员利用职权性侵弱势群体,性侵的对象往往是家暴受害者、瘾君子、酒鬼、性工作者和一些被拘留的人。

   (2)谈一个案件,却是放在整个美国都可以的。Anna Chambers来自美国纽约布鲁克林,2017年9月15日的被两个警察轮流强奸,当时只有18岁。警察在她与2个男人的车上搜到大麻。打发走了两个男生后,他们给Anna戴上了手铐。带上警察的车子,在里面两个警察轮流强奸了Anna。两个小时之后,Anna来到了医院,通过鉴定,Anna体内残留的精液DNA是两名警官的。Anna当时就举报警察强奸。警察查抓Anna的案件,警察没有作任何记录,也没有给开Anna任何搜查证明。然而警察还是无罪。原因如下:(a)在纽约,并没有法律禁止警察和被他们拘留的人发生性关系。不要忘记警察人高马大,有枪,有权威性,有法律知识、技巧。而被拘留的人大多处于无助和焦虑的状态,是被警察逮捕的,可能要坐牢的可能罪犯啊,抓放也可能是警察一念之间。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旁人很难分清囚犯是自愿发生性行为,还是被胁迫的。如果警察宣称性关系是建立在双方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的,那就是一方的证言对另一方的证言。法院一般都是同意警察的说法,从而让警察轻松脱罪。(b)两个警察,Martins和Hall,对自己和Anna发生性关系一事供认不讳,在法庭上,他们除了宣称性行为是双方自愿的以外,还说是Anna主动勾引的。辩护律师们疯狂寻找Anna证词中含糊或者矛盾的地方:如她曾经发过的比基尼照片,她曾经参加过的色情派对,她曾经抽过大麻,她说过黄色笑话。这证明她是一个“脏女孩”,这证明她是主动方,这证明她的证词不可信。任何一个被强奸的女人,有可能比Anna更有说服力的证据吗?

    (3)加拿大人艾米丽·斯潘顿在法国首都,巴黎警察总部的经历也大致相同。2014年4月,她喝醉了,当时已经是半夜,她的法语水平也很差,她被警察引诱到警察总部。在那里她被三名警察轮奸。离开总部后,艾米丽立即报警,但警察认为她是醉后胡言乱语,让她早点回家。之后,她再向另一处警察局报案。那天晚上之后,两名警察删除了手机里所有的信息和视频,不过在另一位同事的手机上找到了一则预示他们将要准备轮奸女子的短信息。在艾米丽的内衣上发现了三名男子的DNA,两名警察的身份被确认。因为她没有办法指正第三名警察,政府机关就没有能查证出谁是第三个人。两名警察否认他们轮奸了艾米丽,称艾米丽是自愿的。2016年,调查人员说艾米丽的指控无效,并放弃对两名警察的起诉。到2019年1月,该案还在审理中。但自从那天之后,艾米丽经四年没有办法正常工作、生活了。

    (4) 纽约邮报2019年报道,新泽西州Vineland警局局长鲁迪(Rudy Beu)要求手下的警察,让他们的老婆和孩子提供性服务,便可以获得升迁。他甚至和一名警员不到13岁的女儿发生性关系。已有警察正式投诉鲁迪。

   (5)加拿大女狱警Tracy Mercier怒揭监狱黑幕:在这里性侵根本没人管。2016年4月17日,一名男性狱警用一种长圆金属工具插进了她屁股的缝隙之间,尽管有视频作为证据。在她投诉62天之后,监狱才决定调查她的投诉。她却被逼休病假,没有一分钱的薪水。狱警如此,监狱的犯人就可想而知了。

    监狱里面的性侵是公开的秘密。美国有一起案例,一名性侵幼童犯,自从关进监狱后肛门就从没有愈合过,就连自杀都不能自己决定。美軍在关塔那摩海軍基地的监狱,还有许多美国中情局黑狱,暴露的真相还少吗?还不让神人共愤吗?问题不仅仅是在西方民主制度下的监狱里,犯人没有基本人权,监狱里没有法律,没有规章制度,甚至没有基本的生命安全。真正的根本问题是即使暴露,即使天下的人都知道,即使神人共愤,西方民主制度的国家可以什么事都不做,也一点都不要紧;而且西方民主制度的国家从来不会去解决根本问题。也就是说,产生问题的充分必要条件一点也没有改变。美军在世界各地虐俘的黑幕让世人震惊,然而在西方民主制度下,军人、警察、生产劳动中的人们,他们自己之间的欺凌、性侵、虐待有一点点性质与程度的不同吗?不是完全一脉相承吗!

   加拿大国家的宪法与法律,政府的章程、规矩都明文规定保护工作人员的人权,对性侵零容忍。政府的工作人员,许多公司的员工都接受反骚扰、性侵的培训。但是国家的警察Tracy Mercier受到的性侵,还有视频证据,却得到如此下场,人间还有一点正义吗?西方的宪法,法律,政府的规定,民主自由人权的大旗有一点用吗?当现实一次又一次地证明给普通老百姓看:西方的社会现实就是如此,被性侵的人们除了默默接受,还有其它出路吗?所以性侵必然变成常态。当一个国家的不怕死而且拿着枪的军警战士被强奸都成为正常状态的时候,这个国家的“专制、威权、暴政”有多严重,读者自己去判断吧。

(C)司法界

   2018年美国CNN报道:CNN阅査了2006年以来五千分对法官不当行为的投诉案件,包括性侵。但目前为止,没有一名联邦法官因此得到过处分。对法官的投诉案从来不对美国人民公开,也几乎从来不被调查。那美国司法体系的自我监管能力有多强?宾州路泽恩县法院的主审法官和高级法官(马克·恰瓦雷拉(Mark Ciavarella)和迈克尔·科纳汉(Michael Conahan)),为了从私人少管中心赚回扣,两人联手,滥用审判权,轻罪重判。在2003至2008的五年之内,他们涉及5000多起案件,毁了3000多名少年。他们获得280多万美元回报,差不多一个少年的命运与前程不值一千美元。恰瓦雷拉以严厉著称,他管辖的县,少年案件的定罪率是宾州其他地区的10倍(1995-2005)!美国是有法律,是有独立于法院的司法管理委员会,来监督法官个人行为。然而5年时间内没有任何律师、执法官员或其他法官报告过两位法官的涉及5000多起案件明显的违法行为:如律师代理缺位,快速拘留等程序违法,轻罪重判等问题。最后是靠外部介入,2008才被暴露、处理。最有看头的应该是他们被判刑的理由是受贿,不是司法错误。民主制度下的美国是一个正常社会吗?

    1991年,在参议院审核大法官提名人克拉伦斯⋅托马斯的时候,大学教授安妮塔·希尔Anita Hill指控在受雇于托马斯时被他性侵。安妮塔被清一色男性议员的刨根问底和人身攻击,但托马斯的提名还是通过了。2018年,加州帕洛奥图大学临床心理学教授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在参议院审核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诺的时候,指控30多年前遭卡瓦纳的性攻击,但他的提名还是通过了。2019年南加州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向福特教授颁发的勇气奖。她作过评论:“我已经做好迎接各种后果的准备,包括被解雇。”,“她一直都是恶意骚扰甚至死亡威胁的目标。因为这些威胁,她的家人们不得不搬家。她的电子邮箱被黑,还有人在网上冒充她的身份。”

  (i)伊州总检察长麦德根(Lisa Madigan)说,在州府担任州议员期间,曾被男性不断骚扰。(ii)伊州库克郡检察长福克斯(Kim Foxx)指出:她遭前上司性骚,该上司是人尽皆知的偷窥狂;会要求年轻女性帮他口交;还公开表示要找漂亮的女性实习生。由于他同他的主管是好友,虽然多次骚扰女下属仍然光荣退休。(iii)2018年四名女性指控纽约州检察长史树德(Eric T. Schneiderman)性攻击,他立即辞职。(iv)2016年,美国阿肯色州克罗斯县法官约瑟夫·伯克曼被起诉。数十名男子指认指控他,三十年来用钱或用免去其所涉案件的罚款等手段换取性侵。调查人员在他的电脑里发现了4600多张男子半裸甚至全裸的照片,其中不少就拍摄于伯克曼家中。美国的州总检察长,检察官,司法机关的工作人员也不能保护自己的人权啊!

   1975年阿肯色州的一个12岁的幼女被一个41岁的男人暴力强奸,幼女大出血,昏迷,终生失去生育能力。希拉里克林顿律师成功的辩护,这样一个暴力强奸犯只要坐一年牢。事后,她成功地进入美国最强100律师榜。后来谈起这件事,希拉里高兴的、得意地笑道:我早就知道那个男的是人渣、惯犯。希拉里在她丈夫1992成为美国总统后,就一直是西方普世价值的最高大的棋手,做了8年美国参议员,4年国务卿,在2016年竞选总统时赢的了多数美国人的选票,但只获得少数州选举人票,没有能成为美国总统。可见,在美国司法界是没有公平正义的精神;广大老百姓更是卑贱的连蚁蝼都不如,因为他们是阉割了思维的、不知道有、不需要有公平正义的蚁蝼。

2.3:上帝管不住或不管的性侵案

   基督教、天主教的性侵案件既臭名昭著,又旷年持久,然而它们既不需要解决问题,也不会对它们宗教的名声有实质的影响。举几例,相信大家能从中感觉出上帝的领域内的性侵现状。

   (1)澳洲一个牧师Gerald Ridsdale能性侵近一千名儿童,还差一点光荣退休。在一个有一点可能伸张正义的地方,一千名儿童,他们的家长,亲人,担心自己的小孩的家长,有点人性的同事与旁观者,还有各种人权机构会不去讨一个说法?到了这个规模的事情还能掩盖怎么久,什么黑暗不能掩盖?中国人能知道西方的真相吗?

    (2) 英国广播公司BBC在2017年报道。澳大利亚一个官方调查委员会,皇家调查委员会,公开了一份调查报告。这份报告显示,在1980年至2015年的35年间,澳大利亚全国7%的天主教会神职人员被控性侵过儿童,在最近35年共有4444人被性侵,90%为男性。女性受害者的平均年龄为10.5岁,而男性为11.6岁。平均计算,一场性侵要在事后33年才会得到报告。自2013年以来,调查委员会共向警方转交了3000个案件。但目前仅有27个进入诉讼阶段,另有75个待审核。

    (3)美国波士顿天主教牧师John J. Geoghan在6年的神父生涯中性侵过130多名男童。教会为了隐瞒和保护,将他从一个教区换到另一教区,让更多的儿童受害。他还能继续担任30多年的神父工作,也就是,继续性侵儿童。

    (4)2018年,梵蒂冈表示找到红衣大主教西奥多·麦卡里克(Theodore McCarrick)性侵的可靠证据,从而被逼辞职。麦卡里克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开始性侵儿童。他经常带学生去他的海边的房子,让一个学生陪他睡觉。前教皇本笃十六世在就任教宗之前十多年,就多次收到有关麦卡里克性侵神学院学生的报告。虽然如此,麦卡里克一直不停地、顺利地升到天主教的最高层。2006年到了大主教到年龄退休后,仍然是梵蒂冈权力中心的重要人士。同时另外一个红衣大主教威尔森(Philip Wilson)因为隐瞒儿童性侵案件罪被逼辞职。

    (5)2018年宾夕法尼亚州政府公布一份大陪审团报告:确认过去几十年里,有三百名天主教牧师性侵一千多名儿童受害者。报告说,这个数字来自六个罗马天主教教区的记录;因为有些记录丢失、受害者不敢告发等原因,受虐待儿童的实际数字可能是数千人。不是一个牧师性侵几个儿童,而是几千名儿童被性侵,可以掩盖几十年。要什么样的黑暗社会的全面支撑才可能实现啊!

    (6)意大利《每日事实报》2017年报道:梵蒂冈教会高层的官邸竟然成为同性性爱,毒品的淫窟。活动举办人卡波吉既枢机主教科科帕尔梅里奥(Francesco Coccopalmerio)的主要秘书,又是教宗方济各的私人顾问。

    (7)2016年10月,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墨西哥一位神父Jose Garcia Ataulfo,发现自己得了艾滋病后强奸了30名五到十岁的女童,还坚信自己一定能进天堂。墨西哥教区宣告这位牧师无罪。

    (8)2019年法国天主教会宣布:2015年退休的神父普雷纳特,四五十多年来一直对数名男童进行性侵犯。罪犯承认性侵85位儿童。不止一位被性侵的男童向教会求救,教会选择沉默与包庇。他“20年如一日性侵男童 ,指1971-1991”;在营地活动期间,每个周末都有,每周可能是四五个孩子。

    (8)2015澳洲政府的调查报告:从1950年起,一千多耶和华见证人的神职人员被指控性侵儿童,但从来没有向警察汇报。澳洲大约有七万耶和华见证人的信徒。受害人如果向教会组织汇报,教会一是销毁证据,二是想尽办法地阻止他们向警察报案。

    (9)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表示幼年时遭到神父性侵。

2.4:教育、体育、文化界的性侵案

我们看看民主自由人权叫的最响亮的地方:教育、体育、文化界。

   (1)杨舒平是来自中国昆明的女留学生。在马里兰大学毕业典礼上,她作为毕业生代表发表演讲:她说美国空气甜美、充满自由,所以她喜欢美国,要来美国。马里兰州一所中学的助理教师Carlos Bell知道自己感染HIV病毒后,性侵了42名学生,其中最小的一名男孩才11岁。显然对杨舒平来说,昆明的空气质量要比在美国被性侵、强奸,被传染艾滋病危害大的多。因为自然灾害、贫穷、犯罪、贪污腐败、高自杀率等一大堆严重问题,长期闻名于世的马里兰的巴尔的摩市,对杨舒平来说,是根本不存在的。西方舆论更赞赏杨舒平,而不是关心Bell性侵受害的儿童。

   (2)黄燕莉在美国莫那学院(Pomona College)留学四年,多次被一名男生性侵,她向学校投诉,学校很轻微处分了性侵犯,反而严厉要求她对全部过程保密,警告她如果泄密她会受到处分。类似的情景有很多报道。2014年新罕布什尔州圣保罗中学15岁的女生切西普劳特指控一名男生强奸了她,结果对方只被判以轻罪。而她自己却因为报案,从此受到更多、更大的打击。她报案了,争取司法公正了,法院也确定她被强奸了。但实际上,她不但没有能获得正义,反而受到更大的伤害。美国的强奸案,只有0.6%强奸人进监狱,是要靠整个社会全方位的、强大的、高效率的支持与无缝协助与配合才能出现的奇迹啊!

   (3)私立学校乔特罗斯玛丽是个名校,有背景的学生不少。美国总统肯尼迪、川普的家族也会在这里上学。2017年学校承认长期以来存在教职员工性侵学生的现象,时间超过半个世纪。有多严重,举一个例子,1999年,教师里韦拉带学生到哥斯达黎加游学,他对一名15岁女生动手动脚,还在同一天强奸了一名17岁女生。里韦拉在事发后很快被乔特学校辞退,但他在随后的18年中连续在多个学校继续任教甚至出任校长。直到2017年,他所在学校的学区主管收到乔特学校的通报后,他才被停职。

    (4)(i)伯克利加州大学的两三件性侵事件。法学院第12任院长乔德利(Sujit Choudhry)被行政助理指控:在2014年9月至2015年3月间,几乎每天他进行性骚扰,包括揉她的肩膀、手臂,亲吻她的脸颊,熊抱她等。她试图向上级反映时,他们不但没能阻止乔德利的行为,反而对她进行报复。乔德利的行为使她对上班产生恐惧,并导致她焦虑、抑郁和失眠。2002年,该法学院院长德威尔(John Dwyer),因为性侵本院的一名女学生宣布辞去行政职务及教职。2015年大学天文系教授,诺贝尔奖热门人选Geoffrey Marcy,被指控在2001年至2010年间多次性侵学生,因此辞职。一年前性侵被揭发后,大学进行调查,学校职员和学生对于校方没有解僱马西表示愤怒。(ii)伊利诺斯大学春田分校招生官靠威胁留学生:更改学生成绩,撤销他们的签证,遣返他们回国,就能让学生乖乖地给他提供性侵。要知道在西方大学里,真的手握学生成绩,学习命运,职业前程的人多的去了。(iii)2018年俄亥俄州立大学表示,已有超过100名男女学生向校方举报,曾受到该校运动队校医理查德·斯特劳斯(Richard Strauss)性侵。2019年美联社报道:俄亥俄州立大学运动队校医施特劳斯博士在1979年至1997年期间性侵177以上运动员和学生,涉及至少16项目的运动员。该校医在2005年死于自杀。(iv)2018年,七名女士(六位研究生、一位大学生)向法院提出诉讼,指控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近20年来,纵容三位教授性侵女性。学生们被迫忍受一种恶劣现实:学术生涯、职业前景似乎操控在那些想找她们饮酒、上床的人手中;拒绝他们的人,经常被诋毁或忽视。(v)2019年耶鲁大学公布,2018年退休尤金·雷德蒙(Eugene Redmond)教授在任教25年期间涉嫌性侵。1994年,耶鲁大学收到两名学生的指控:雷蒙德的性骚扰。雷蒙德的行为,至少还涉及其他八名大学生、近期的研究生和一名高中生。他的性骚扰是什么?九十年代初期他进行了不必要的生殖器或直肠侵入性检查。性侵事件陆续发生在几十年之间,而且手法惊人的相似:雷蒙德以“马上就会有其他研究人员要来”当藉口,要求男性实习生与他同用一个房间。(vi)2019年,两名女学生和一名男教授控告前伊利诺伊大学前任东亚语言和文化系副教授徐钢(Gary Gang Xu)性侵犯。徐钢与孙行健两人长达两年的关系中。孙行健还遭徐钢要求强迫堕胎,并时常遭受口头和身体上的虐待。徐钢威胁她,如果不听话会阻止她毕业,并把她送回中国。她两次自杀未遂,需要接受心理治疗。2018年,卫斯理大学教授王敖在中国网站上公布了徐钢的朋友给王敖发送一条死亡威胁,后又试图贿赂他。徐钢在中国起诉了王敖,由于焦虑,王敖因心悸被送入急诊治疗。(vii)2019年,《先驱太阳报》报道,RMIT开除讲师Michael Montalto。在2014年,他威胁不陪睡就挂科,迫数名女学生与其发生性关系,玩3P。

     (5) 美国童子军协会(Boy Scouts of America)是美国最大的青少年组织。美国国会发布特许状,现任美国总统是这个组织的名誉主席,在世的前总统为荣誉副主席。美国很多总统、将军、商业领袖在青少年成长时期都是“童子军”成员:如总统特朗普,奥巴马、克林顿、罗斯福、艾森豪威尔等,微软的比尔·盖茨。2019年,CNN报道,弗吉尼亚大学精神病学和神经行为科学教授珍妮特·沃伦(Janet Warren)调查发现:该协会从1944年至2016年间,共撤销了7819人的资格,理由是这些人被指参与了儿童性侵,并确认了12254名受害者。实际受害人数可能更多。性侵者基本都是美国全国各地童子军组织中的领队和教员,也包括一些志愿者。然而美国童子军从未真正以任何形式发布过这些性侵者的名字,也从未向社区发出警告。童子军性侵犯罪不是没有人知道,而是即使孩子被性侵,被大量性侵,也没有人、机关管,而且父母们照样往那里送孩子。美国媒体《洛杉矶时报》2012年曾建立了一个数据库,记录所有因涉嫌性侵而被童子军开除的人员,包括5000名男性和一小部分女性。

   (6)(i)有500人承认遭到美国南加州大学校园诊所妇科医生提达尔(George Tyndall)的性侵,其中两百多人站出来指控他性侵。30多年来,他以检查为由,性侵大部分是17至20岁的女学生。南加大学表示愿意赔偿2.15亿美元以求受害者与提达尔达成和解。一名受害者指控学校处理态度相当消极,这让人非常不满意,甚至相当悲愤。多名受害者曾打校内专线反应遭遇性侵,但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并不相信,只说一句“谢谢告知”就挂断电话,再也没有任何回应。洛杉矶市警局探员指出,他们在搜查丁铎的公寓和仓库时,查获成千上万的自製性爱视频以及女性照片。(ii)2019年,宾夕凡尼亚州71岁前儿科医生巴顿(Johnnie Barto)被判刑158年,确定在过去数十年期间他利用诊疗性侵31名幼童。早在1999年,他就被指控性侵2名女童,二十年后才定罪。

   (7)2017年,法国一名德高望重的消化外科医生,JoëlLe Scouarnec,被指控性侵儿童。后来发现他将自己性侵349儿童的细节写进日记。三十多年无人发现。

   (8)美国体操队员长期遭受性侵,包括多名奥运会冠军、体育明星。《印第安纳波利斯星报》有报道,美国地方法官也公布多达5600页的体操队员性侵的文件。(i)过去20年,至少368名美国体操国家队队员指控教练、体操馆老板和体操馆其他人员涉嫌性骚扰甚至强奸。因为很多受害者选择沉默,受害儿童数量可能更多。队员在“心理治疗”的环节遭到教练猥亵,有数名6岁的体操幼童被教练诱骗脱光衣服,然后拍裸体照。有教练在全美最著名的体操馆内几乎天天同一名14岁运动员发生性关系。有3名受害者不满13岁,4人年龄在13岁到15岁之间。(ii)在报社采访的100多人(受害者、体操场老板、运动员、教练、警察、检察官和未成年人监护人等),80%的人不愿意对外公开姓名。一些嫌疑人是广受好评的,在当地颇有威望的人。有一些家长不愿意站出来,甚至有一些家长支持那些教练,认为自己的孩子没有被性侵或受到伤害,认为嫌疑人是无罪的。(iii)多米妮克·莫恰努(Dominique Moceanu)14岁时就在1996年奥运会上获得金牌,在金牌人中都是佼佼者,被称颂为天才少女。2008年,她指控教练马莎和贝拉·卡罗伊(Martha and Bela Karolyi)在身体上和情感上虐待她。因为她站出来了,莫恰努被逼当年退役,再也与金牌无缘。奥运和世界游泳冠军亚莉安娜库科斯(Ariana Kukors),指控教练哈钦森性侵长达10年。她说:哈钦森从她13岁就开始为性侵害做准备,16岁遭到亲吻爱抚,17岁时开始性关系。她控控诉“在美国游泳的训练营,一个不满18岁的小女孩被伤害时,你根本没地方控诉,游泳协会视而不见。”(iv)看看权力较小的医生吧。美国体操队的队医拉里纳萨尔能性侵奥运会体操冠军、体育明星的麦凯拉·马罗尼(McKayla Maroney):只要她想在美国体操界混,他就能性侵她,几乎是想什么时候性侵,就什么时候性侵。麦凯拉说:我一直梦想去奥运会参加比赛,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我付出了沉重代价。从13岁时候开始,直到离开这项运动,无论是在何时何地,这个人似乎总能找到各种机会成功地性侵我。麦凯拉在电视访谈中说,她一到德克萨斯州美国体操队训练基地训练就受到队医性侵,共有数百次,她被逼得想要自杀。受到里纳萨尔性侵的人很多,里面有奥运冠军亚历山德拉·莱斯曼(Aly Raisman),西蒙·拜尔斯(Simone Biles),和Gabby Douglas,奥运会铜牌得主丹切。已有265名运动员指控他性侵。纳瑟性侵长达25年,他参加了12种运动的疗护,而许多受害人是尚未成年的儿童,连六岁幼童都未能逃过他的魔掌。在他被判处175年监禁后,男运动员雅各布·摩尔(Jacob Moore)是第一个站出来指控他性侵。当时雅各布16岁,性侵后,里纳萨尔还向在场的一名女体操选手展示了他的生殖器。密西根州立大学与遭他性侵的332名受害人达成和解,大学共赔偿5亿美元。(v)密歇根州立大学骨科医学院院长斯特兰佩尔是里纳萨尔的头顶上司,因为大家怪罪他没有能管好里纳萨尔,2018年2月被大学撤职。3月,检察机关调查他的性侵事件。多名女学生举报,斯特兰佩尔利用院长身份,以允许学生补考、提供学术机遇等诱饵性侵女学生,令人防不胜防。警方2在他的电脑发现多名女学生的自拍裸照;还有一段纳萨尔对女学生上下其手的录像。他能不知道他管下的性侵事件。

   美国管理协会和业内人士一直刻意忽视、打压受害者的反抗。美国体操协会曾多次无视有关性侵的投诉和警告,并且“不欢迎”警方介入调查。2018年,美国体操协会领导层已经全体辞职。美国体操协会前主席史蒂夫·彭尼(Steve Penny)还因涉嫌故意隐藏性侵案证据被捕。美国体操协会有责任在收到报警后立即告许警方或者儿童保护机构,可是他们没有这么做。虽然是犯罪违法,协会只是教育他们停止性侵犯,并没有制订严格的制度并加以实施;部分体操馆只是悄悄开除嫌犯,所以他们可以在别处继续任职。体操馆的理由是担心生意受到影响。有的性侵教练多次被体操馆开除,却仍保留美国体操协会会员资格。有协会主席向受害者施压,告知他们不能起诉性侵教练。(i)2003年,一位调查体操队员性侵的侦探在调查报告中写道:“我至少三次致电美国体操协会,但没有得到回应”。(ii)2009年,体操运动员夏尔曼·卡尔内斯向美国体操协会报告了教练道格·博格的性侵行为。美国体操协会不但让博格带队参加了当年的体操世锦赛,还将2009年度最佳教练的桂冠赠送给他。(iii)2016年3月有人在线举报,佐治亚州的一位教练性侵一名未成年女运动员长达7年。其实美国体操协会收到4次对他的举报,但就是不采取任何行动。

   2018年美国游泳名将阿丽亚娜·库克尔斯(Ariana Kukors)指控教练哈奇森在她16岁时开始就性侵,并拍下她的裸照。2010年,哈奇森传出与美国奥运游泳队一名女选手的桃色新闻之后,曾辞去教练一职,转而担任西雅图这家游泳俱乐部的负责人。库克尔斯在声明中说“从来没想到,有一天我会把自己的遭遇说出来,毕竟从很多角度来看,能存活下来,已是万幸。”“后来,我总算逃脱恐怖恶魔的魔掌,开始了原本不敢奢求的全新人生。”“而是为了许多小女孩、小男孩,他们的人生与前途都掌握在一个既有权力又擅于操控的可怕之人手中。”

   (9)韩国短道速滑运动员沈锡希(Shim Suk-hee)是两届奥运会冠军,韩国的短道速滑女王。从2014年17岁开始,教练长期以来一直对她实行言语羞辱,拳打脚踢,性侵,强奸。教练的罪行却得到了整个短道速滑圈官方的包庇。2018年一月,在平昌冬奥会备战最后的一个月,沈锡希在愤怒和恐惧中,选择逃离了国家队的训练基地。恰巧韩国总统文在寅在此时探访短道速滑队,速滑队的其它教练和官员明知其中真正的原因,却选择知情不报,还故意隐瞒自己国家的总统,宣称她得了流感,害怕传染给大家所以没有出面。2018年12月,沈锡希曾出庭指证赵宰范在2011年至2018年1月期间,殴打自己和其他三名选手。赵宰范被判处10个月有期徒刑。2019年1月,她才到法院指控教练赵宰范在4年时间里,多次性侵,强奸她。网球员金恩熙在10岁时,被男教练强奸。之后,当然是反复性侵、强奸。由于其他队员的家长告发,这位教练被只是辞职了事。官方给出的解职通告是“行为可疑”,压根没提性侵、强奸的事。他的职业生涯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堂而皇之的继续执教。

    2014年韩国竞技运动和奥林匹克委员会的调查,1/7的女性运动员在前一年都经历了性骚扰,7成的受害者都没有寻求任何形式的帮助。大部分人保持匿名的原因,还是担心自己被报复,被自己的同辈骂作“叛徒”,被整个圈子排挤。看沈锡希的经历,只能想象成千上万的受害人的恐惧了。

     根据2017年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的调查数据,超过73%的受访者称自己曾遭受过职场霸凌。其中,25%的人每周遭到不止一次的霸凌,更有12%的人说自己每天都要被上司或者同事霸凌。在这些受访者中,60%的人没有采取任何措施。2017年韩国有资料的职场性骚扰是2000起的事件,然而,从以前一直到2017年底,仅有9位嫌疑人受到指控。一个可以参考的数据是:9/(2000*17)=0.03%,在职场性骚扰受指控。美国的全国大概资料是0.6%的强奸犯进监狱。2019年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对1251名退役运动员的调查。有近半数的人曾在运动生涯中遭受过暴力;11%遭受性暴力。46%的人每年经历一到两次暴力,8%的人每天都遭受暴力。

   (10)性丑闻抵达诺贝尔奖机构。奥地利《标准报》报道,瑞典文学院负责颁发诺贝尔文学奖,一名与该学院关系密切的瑞典文化界知名人士,在1996到2017年间,对学院多名成员的妻子、女儿、女性成员及工作人员实施性骚扰、猥亵和强奸。已经有18名女性提出指控,一名女性被他强奸。2006年在斯德哥尔摩的一场晚会上,他用手触碰维多利亚公主,未来瑞典的女王,的臀部。当晚有多位目击者见证了这一事件,"很清楚,那是一个性骚扰举动"。女作家埃莉斯也证实,年轻时被他性侵。这些受害女子们说,由于担心对方会对自己的工作不利,才一直保持沉默。很明显,这个全世界最著名之一的学术界的大师(?)在全世界最著名之一的学术机构,在全世界的新闻都会聚焦在他身上的时候,也能够、也会将权势转化成古今中外我们知道的、所有的暴君、独裁者、帝王将相都没有拥有的性侵能力:即专制、威权、暴政的能力。

     2019年圣诞节,阿利·贝恩(Ari Behn)自杀。他是挪威知名作家,演员和艺术家,2002年娶了挪威长公主Märtha Louise(未来女王)为妻。他们有三个女儿,但在2017年离婚。2007年,在一个庆祝诺贝尔和平奖的庆祝会上,影帝史派西(Kevin Spacey)叫他去阳台抽烟,阿利被性侵。他赶快离开阳台。当时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后来也一直什么话都没有说。2009年,从 Linda Culkin(Linda 因此反而被史派西告上法庭,被判了51个月的监禁。2019年2月被一辆汽车撞死)开始,就有人不断揭露史派西性侵、强奸。2017年,西方世界反性侵如火如荼,已经有十几名受害者站出来揭露史派西,阿利也站了出来。

    (11)美国国家科学院院长马西娅·麦克纳特2018年发表评论说:越来越多的女性参与到科学界中,承担起责任,领导调查工作,但是数据显示性骚扰事件已经变得司空见惯。如果有人揭发,外面的朋友们都不相信她们的举证,而同事和同行们则劝她们不要揭发,别惹事

   (12)(i)BBC著名主持人吉米·萨维尔能够在1964至2007年内性侵很多名受害者,包括儿童。他死后,有300个受害者站出来了,指控萨维尔猥亵、性虐、强奸。BBC资深足球评论员霍尔在法院认罪:在1967至1986年间,性侵13名9到17岁女孩。英国广播公司(BBC)进行了持续3年的调查。2016年,史密斯女爵说,BBC有很深的“敬畏文化”。当敬畏成为一种文化,一个生存环境,事实、真理、人性就不存在了。事实是:BBC,这个近百年来在全世界“民主、自由、人权、博爱”叫得最响亮的机构,长期以来他们自己被性侵、强奸,同事、身边的人被强奸。他们都不敢声张。即使乖巧到如此地步,BBC管理层还同英国政府的情报部门合作,监控自己记者。你相信BBC的人敢讲真话,敢报道上司不喜欢的事实、真相?(ii)著名访谈节目主持人罗斯(Charlie Rose)被指性骚扰八名女性,《华盛顿邮报》有详细报道。多家电视台取消了他的主持人的职位。罗斯是性侵惯犯,这是公开的秘密,罗斯团队内部的人将来那里工作的所有年轻女性都称是“查理的天使”。诸多女性忍气吞声与美国媒体的工作机会有关。(iii)四名女记者称《纽约时报》著名记者斯拉什(Glenn Thrush)曾对她们作出不当行为。美著名新闻主播 Matt Lauer被曝冬奥期间对女同事性攻击。NBC王牌节目“今日”的主持人麦特劳尔涉性骚扰,被公司开除。(iv)有十几位女性指控美国男星史蒂文·席格(Steven Seagal)性侵。他脱裤性骚扰著名主持人艾伦·德詹尼斯(Ellen DeGeneres)的老婆波西亚·德·罗西,还在1993年强奸了女模模里贾纳西蒙斯(Regina Simons)。当时,她18岁。(v)福斯新闻(Fox News)主播坦塔罗斯(Andrea Tantaros)指控多名主管性侵她。“福斯新闻的运作方式如同花花公子豪宅般淫乱,沈浸在恫吓、下流和厌女的风气中”。(vi)美知名摄影师凯斯特(Robert Koester)2018年涉嫌借拍摄落药迷姦3名女性及1名未成年女性,在加州被捕,当时获准以100万美元保释。已经有二十多人指控在25年中被他性侵。警方搜查其住所后发现大量裸照及片段,联邦调查局相信全国多个城市都有受害者,呼吁民众提供线索。今年获准以250万美元保释。借拍摄落药迷姦,这么多人,这么多年,难道受害者真的不知道?(vii)十多名女性指控性侵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总裁兼执行长穆恩维斯(Leslie Moonves)性侵。有多位长达数十年之久。还以肢体恐吓,要摧毁她们的事业恐吓受害人。2018年八月他被迫提前辞职下台,并失去高达1亿美元的资遣费。(viii)卡尔森(Gretchen Carlson)曾是美国小姐,也是福斯新闻主播。2016年她指控总裁艾尔斯(Roger Ailes)性骚扰,当时前后共有20多名女性站出来指控艾尔斯性侵。因为她拒绝了艾尔斯对她做出的性暗示,她被大众解雇。最后公司与艾尔斯共同通过律师向卡尔森支付了两千万美元;同时福克斯依旧向艾尔斯支付了4000万美元的离职补偿金。艾尔斯曾经是传媒大王默多克的麾下大将,福克斯新闻董事长,共和党幕后操盘手。他做过美国总统尼克松,里根,老布什,川普的媒体顾问。电影《性感炸弹》就是写的他。他以铁腕统治福克斯,员工中广传这个消息,艾尔斯会向女性员工要求性服务,他在公开场合都会如此表示。艾尔斯一开始会对年轻的员工提供指导,借这样的机会摸清她们潜在的弱点,然后高效、凶狠地下手。卡尔森说:我想要的是应得的晋升,他却让我躺到桌子上张开腿;办公室所有的男上司,会在纸条上写下我能为他们做的性施惠,而我想要的不过是换一件有窗的办公室。卡尔森总结道,性骚扰归根结底,只与权力有关。

   (13)导演艾米·博格 (Amy J. Berg)有纪录片《大急救》(Deliver Us from Evil)揭露天主教性侵,得到2006年奥斯卡提名。2014年,她制作的纪录片《公开的秘密》(An Open Secret: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jr3FB5mBYQ)却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阻碍,在整个好莱坞都找不到发行商,最后只能自己公布在视频网站vimeo,免费观看。这是一部揭露在好莱坞的背后存在的一个恋童癖产业链。在纪录片《公开的秘密》片中,她走访了5位曾被行业大佬性侵的童星,并且曝光了7位涉案人员。6年过去,当年纪录片里的业内恋童大佬们绝大部分人都过着舒适逍遥的生活,继续和儿童在一起,甚至共事。

    2020年迪士尼偶像组合 Forever in Your Mind 成员 Ricky Garcia 将经纪人Joby Harte告上法庭:从2011年,他12岁起被性侵、强奸,几乎每周都被叫到经纪人家中参加"通宵写歌会 ",重复被灌酒、昏迷,然后被性侵、强奸,经纪人甚至把他像物品一样送给其他经纪人、制片人。这种性侵持续了 4 年时间,到他 16 岁才基本停止。很多时候,这些性侵都是公开的。好莱坞的晚宴,庆功会,其实更像是这些禽兽对男孩们的掠食大会。Ricky知道“只要一不注意,在这里得罪一个有权势的人,一辈子的事业都毁了。”,所以他象那些性侵犯愿意隐瞒事实。到2018年,他才敢说出来,并传到了他妈妈那里。家人向洛杉矶警方报警。但警方从来没有找Ricky做过详细笔录。2019年2月,地方检察官决定不予起诉,此案就此结案,理由是没有足够的证据。迪士尼人力资源部对此事是进行调查,结果是不了了之。

 (14)佛州男校(Florida School for Boys)是教育、关怀有前科的青年,给他们第二次机会。学校1900年至1973年间共有近100人死亡,校方未记载死者悲剧也未向当局举报。政府也出来不问不管这些死亡的孩子。研究人员在2019年掘出55个坟墓,此数量远比当局所知还多,仍有部分无名尸。15岁的柯瑞(Thomas Curry)1925年到校29天后遭虐杀身亡、休伊特(Robert Hewitt)1960年4月死于胸部枪伤,另有三名男孩遭同学杀害,其他人则死于1914年的火灾或流感等疾病,许多人的死因不明。南佛罗里达大学调查发现,学校使用严峻私刑,男学生被拖进被称作“白宫”的建筑遭教职员毒打、遭锁链五花大绑、单独监禁或遭同学暴力相向。有幸存者宣称遭教职员或男性同学性侵,这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只要管着他们的人想强奸,或做任何事,都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们的同学们被杀死了,都没有任何问题啊。

    (15)2018年英国有47万大学生在该网站找“干爹干妈”,仅剑桥就有超过1000名学生注册!通过与年长男女的约会,学生平均每月能拿到2万5千元零花钱,其中30%的人把钱花在了学费或学校相关费用上!据悉,此前该软件还曾进军中国,但3天内就因市场反应过于负面下架。当西方政府不给人民的生存提供一点可靠的帮助,而只开一张“民主自由人权”的空头支票,结果我们就看到专制、威权、暴政的西方民主制度的社会现实。

我们看几个统计资料。

   (i)2017年,在德克萨斯大学校方号称有史以来全国最全面的关于高等教育人群中性侵统计研究中,他们对德克萨斯大学十三所分校共28000名学生作了调查:在德克萨斯州,有10%的女大学生被强奸。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中有15%的女大学生被强奸。68%的学生在经历了“人际暴力”后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有6%的学生告诉了大学的工作人员。超过半数的犯罪者与受害者是同学,更有44%的受害者曾经和这些犯罪者关系亲密。

(ii)2019年美国大学协会向33所大学的十万八千名本科生和七万四千名研究生作调查。本科女生遭受性暴力率为26%,女性研究生为11%,本科男生为7%,TGQN(同性、变性者或不愿意透露性别者)为23%。13%的女生承认曾在昏倒、熟睡或醉酒吸毒丧失能力后遭受性暴力袭击。除了性侵外,其他的未经同意的性接触、性骚扰、跟踪等性骚扰行为在学生中普遍存在。但是大多数人仍不愿意举报或使用学校的相关资源。20%的受害人认为自己可以处理,16.8%的受害人认为伤害没有严重到要寻求帮助的程度,15.9%的受害人感到尴尬羞愧不愿意寻求帮助。南加州大学性侵犯的数据:2015年至2019年,遭遇性侵犯事件的学生举报率显著上升,其中本科生从13.9%上升至31.5%,研究生从10%上升至28.5%。南加州大学性骚扰的数据:54.8%的本科生和23.2%的研究生遭遇过性骚扰。但超过80%的受害人没有向学校报告骚扰事件。

   (iii)2019年美国医学会JAMA Internal Medicine期刊上,发表哈佛医学院研究员霍克斯(Laura Hawks)等人的研究结论。每16个美国女性里就有1人被强暴破处;超过30%的女性因此而怀上不想要的孩子。受害女性面临长期的身心伤害,如爱滋感染、性病、盆腔炎,子宫内膜异位和月经异常等问题。女性首次性交被硬上的年龄平均为15.6岁,比自愿的第一次的女性小2岁。加害者的年龄则平均比她们大6岁。超过46%的女性是在被对方压制的状况下失去贞操,其中56%的加害者使用口头威胁,超过26%则采用身体威胁,最后真的让女方受伤的有25%之多。另外,约有22%的女性是被下药性侵。

    (iv)英国教师工会调查全英有1200余名老师,结果:20%的教职工有被性骚扰的经历。43%的伤害人从此丧失自信;38%的人从此开始焦虑或产生抑郁;14%的人干脆换了工作;18%的人从此消沉职业停滞不前(有的伤害人是受到多重打击)。可以肯定性侵对老师们是有实质的伤害,但42%人没有检举揭发:28%的人因为说了也没人信,68%的人因为说了校园也不会做什么,46%的人因为感到羞耻,有46%的人因为觉得举报后反而会被归咎、或者反而自己要面临负面的后果。

    (v)2016年《纽约邮报》报导调查显示60%的女性在工作场合遭受到性骚扰,而其中的3分之2是来自于的男性上司。60%的人表示在举报后,对处理结果不满意。还有1/3的人担心自己在工作中的人身安全。《华盛顿邮报》与美国广播公司(ABC)的全美调查,64%美国人认为职场性骚扰是个严重的问题。54%女性曾遭性骚扰或性侵,65%认为犯下性骚扰的男性不会受罚。

    请记住波索芬(Noa Pothoven)这个名字,她是17岁荷兰少女。半年前,她瞒着所有的人同一家安乐死机构签下协议,在2019年6月2日结束了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波索芬11岁参加一场为儿童举办的派对时,受到了第一次性骚扰,12岁又发生类似的情况,14岁惨遭性侵害。直到2018年才终于鼓起勇气报警。波索芬患上严重的创伤后压力症候群、忧郁症及厌食症,不断在病症之中挣扎,期间更出版一本详细描述自己如何抵御精神疾病的着作《获胜或学习》;她说希望这本书能帮助同样在生活中挣扎且脆弱的年轻人。最后她还是没有能活下来。

    美国学校对性侵、强奸罪犯一律采取内部处理,既没有报警,又没有按规定通知相关部门。一些事件甚至连本校教职工都不知情。所以犯罪教职员仍然能被留任。对于被辞退的教职员工,校方甚至还为他们写推荐信让他们能到其他学校任教。美国社会对这类做法有一个专门的名称:传垃圾。可见这是一个正常的、常用的办法。只要没有进监狱,这些罪犯就可以在教育界从一个学校转到另一个学校。对于被性侵的学生,学校与她们达成和解协议,提供赔偿。这一整套的方法看上去很眼熟吧,可以说是西方的标准动作。请问,那一个行业不是这样的???请问,这种标准答案能够在教育界,被人们(父母)最关心,被认为是美国最天堂的地方发生,在那一个行业会没有发生的充分必要条件???

2.5:其他领域的性侵案

   (1)国会的性侵案:美国服务年资最久的众议员科尼尔斯(John Conyers)被指骚扰女职员多年。这位88岁元老级议员宣布辞职。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丹尼斯·哈斯泰特(Dennis Hastert)性侵未成年男性。一名受害人起诉哈斯泰特“违反合约”,未能按承诺支付350万美元“封口费”,要他支付还没有付清的180万美元。众议员阿尔塞·黑斯廷斯曾被一名女下属起诉性骚扰,美国财政部做了和事老,赔偿了事。德克萨斯州共和党众议员布雷克·法兰胡德(Blake Farenthold)用公款摆平性侵诉讼。民主党参议员弗兰肯(Al Franken)和竞逐参议员的共和党候选人穆尔(Roy Moore)也都面对性骚扰指控。2016年竞选时以“政坛新人”及“住家男人”形象深得民心的密苏里州州长格赖滕斯被同党司法部长控告:他在2015年将美容师绑在自己家健身器材上,性侵并施暴,然后拍下裸照、威胁美容师。西雅图市长穆雷(Ed Murray)在2017年被起诉性侵少年。数人控告他至1996年就开始的性侵。加州可以算是美国最进步与公义的州。2017年10月,150名女性政客联名发了一封公开信:我们受够了!州府的性骚扰泛滥。加州州女议员加西亚被人咸猪手,向一名男议员反映。对方居然要她隐忍,因为出手者很有影响力。

   美国国会的OHEC委员会为很多替议员们掩盖性侵案件作了大贡献。自1997年以来,国会参众两院的议员们拿纳税人的钱赔偿性骚扰和不当行为的公款达到1700万美元。也没有看到有多少人说民主政治的制度性的腐败。

    (2)霍克是澳大利亚历史上最长时间的工党总理。他死后半年,他的的小女儿罗斯琳·迪隆(Rosslyn Dillon)在2019年向州最高法院提交一份声明指控:她在上世纪80年代曾多次被父亲的密友、前工党议员比尔·兰德尤(Bill Landeryou)强奸。当时他的父亲正准备争取工党领袖的位置,为了使自己的仕途不受影响,要求她对此保持沉默。迪隆的姐姐表示,全家都知道这个事情。

    (3)2018年美国国土安全部证实,下属机构: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FEMA)的人事部主管科里科尔曼(Corey Coleman)长期性侵下属,而且他随意雇佣的一些女员工,以便向他和他的朋友提供性服务。科尔曼长期在美国政府工作,2011年到FEMA任职。国土安在2015年就收到对科尔曼的投诉,但都被退回FEMA自行调查。2018年FEMA总管说:在科尔曼的管理下,人事部的问题是一个已存在多年的系统性问题,整个部门是“有毒的”。举一例:一名女员工并没有公务,但要陪同科尔曼出差,就是为了给他提供性服务。当她提出停止性服务关系时,科尔曼能够强迫她继续提供性服务,还能不给她升职,还试图解雇她。这名员工只有继续提供性服务,才保住自己的工作。这只是在政府的,公开单位的,一个小小的人事部主管。

   (4)2018年纽约邮报报道:居民举报纽约市布朗士区(Bronx)的政府楼管理部门"窄颈住宅"(Throggs Neck Houses),管理29栋建筑,有2500个居民。工作人员将部门变成私人性俱乐部。不分工作与下班,白天或黑夜,他们喝酒,狂欢,性交。当然还有强奸。居民联合会会长莫妮可·强森(Monique Johnson)说:数月来,"窄颈住宅"的男女主管与下属在上班时通奸,还领加班费,而且地点不分,楼内楼外都是做爱场所。该部门的40名员工已被全部调离岗位。他们的单位不大,40个人,他们的权力也不大,个人的势力范围也不大,为什么他们能够做到谁不服从,谁的劳动工作生活象地狱里一般,而且是公开的,不分白日黑夜。为什么员工不另外找一个单位,为什么员工不会站起来揭发?

   (5)美国加州硅谷职场是公认的性侵重灾区。好莱坞性侵大量暴露后,CNN采访硅谷时,仍然有当事人不敢或不愿公布色狼的姓名。(i)在一次重要的技术会议上,女性企业家,也是首席执行官,萨拉·纳达夫(Sarah Nadav)正与一名潜在的投资者进行饮酒交谈,这名投资者侧身将舌头塞进了她的嘴里。纳达夫将他推开,而他再次更加变本加厉。(ii)Dating Ring的联合创始人艾玛·泰斯勒(Emma Tessler)被一名投资5万美元的男性肆意抚摸。她写道,“这个处于权力地位的男人,挥舞着他的钱,肆意摸着我的乳房。”“有投资者开空头支票,言语充满挑逗;有投资者故意安排夜间会面;但实际是为了约会。如果你公开揭露一个投资人,就会被列入黑名单。”(iii)Binary Capital的创始人,著名风险资本家贾斯汀·卡尔德贝克(Justin Caldbeck)因为性骚扰而离职。Susan Ho是其中的一位举报者,也是一位创业者,她说“在职场中公开投诉性骚扰,无疑是给自己的职业生涯仍下一颗核武器炸弹。”举报者Niniane Wang(她曾是Google 桌面产品的创建者)发布了一条Caldbeck在被指控后发给她的信, 意图再次通过给她投资来封住她的口。

    (6)2017年,美国CNN报道:上千家疗养院的老人(不是一千个老人)被性侵,最大受害者已百岁。政府不闻不问。许多有问题的护工仍然在护理岗位上工作。孤独、疾病、死亡,这是美国很多身处养老院的老人们,无法回避的现实。他们有些已无法说话,有些则必须依靠拐杖和轮椅才能离开床畔,有些则罹患痴呆症,丧失部分记忆。他们来到养老院,原本是希望得到专人照顾。起初,当这些受到侵害的老人们说,那位迷人的、广受大家欢迎的养老院护工强奸了她们时,没有一个人相信。类似的指控,经常被视作是药物引发的幻觉,或者是老年痴呆症的迹象,或者被认为是孤独久了故意以此吸引大家注意。然而即便是真的闹上了法庭,这类的起诉往往也会落空,因为受害者的记忆力被认定为不可靠,或者她们早已不在人世,无法出庭作证。当然还有所有的人都遇到的问题:美国司法判决的结果是同你花多少钱打官司直接有关。

    2019年的事情,77岁Bob Wilson在加拿大Hamilton General医院住院5个月没人管,背部竟烂出大洞!类似的案例有很多。Scarborough and Rouge Hospital,有一位87岁的老妇被送往该院治疗,竟连续两周没有人给她洗澡,造成老人身上出现两处褥疮,深得能看到尾椎骨,结果医院完全不负责任,最终导致老人在病床上受了8个月的折磨后,因败血症惨死。加拿大伤口治疗协会(CAWC)主席艾森博格提供的数据:加拿大目前有高达26%的医院和长期护理机构管理不当,导致病人会出现压力性伤口/溃疡(褥疮/压疮),其中有50%的病例会恶化。老年人不能安度晚年,也就意味着人生没有奔头,生命没有结果。在这种人生观下,生命不但是现世的,更是现时的权力厉害,精神的、道德的、文明的成分就不可能存在了。

    加拿大的安省审计长Bonnie Lysyk在2019年度报告中表示:在省医院接受治疗的病人中,每100人中就有6人在住院期间受到伤害。每十万起手术中就有9.8起在体内遗留物事故。一个重要原因竟然是很多不称职的护理人员被解雇后不久就会在其他机构任职,而将这类人清理出医疗团队所花费的代价颇大,可能会影响医院的预算。

   (7)美国网络媒体BuzzFeed News调查报道,美国最大的连锁按摩会馆“Massage Envy”卷入性侵指控风云,超过180位女性顾客表示在会馆遭人猥亵。对于这些性侵指控,基本是没有任何实质的处理。公司政策是保护公司品牌,而不是保证正确处理客户投诉。BuzzFeed也指出,若顾客在该会馆内提出遭性侵指控,美国多数州的按摩业者其实并无向上通报的法律义务。

   (8)英国《卫报》报道,联合国允许性侵包括强奸行为在全球多地的机构内存在。受害者的诉求被忽视,而犯罪者却能逍遥法外。雇员要么忍气吞声,要么上报丢掉工作,而罪犯是不会受到惩罚的。很明显,联合国长期以来坚持对性侵零容忍的政策,对每一个真正需要这个政策来保护的人们来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作用。

    (9)2018年有2位女士控告拉斯维加斯赌场大亨韦恩(Steve Wynn)多次性侵。两女都表示,强奸发生在韦恩上锁的办公室里,当时有警卫在门外把风。她们怕不听从就会被开除。1970年代一名女子被韦恩强暴后生子,一名女子则因拒绝韦恩的性要求而被迫辞职。其实,他被曝曾多次强行与女性员工发生关系,这种行为持续了数十年。

    (10)2018年1月英国政府指控国际知名慈善组织Oxfam,在2010年海地发生二十多万人遇难的地震赈灾中,组团嫖当地女子(包括未成年少女)。一批慈善人士给她们穿着乐施会爱心T恤,叫她们来到工作站里纵情玩弄。当然是用慈善捐款支付嫖资。2006年,Oxfam人员在非洲乍得也是集体召嫖。这些应该是很多人都能知道的丑闻,但现在才有初步曝光。半年后,英国国会国际发展委员会的调查指出:多家国际救援组织性侵妇女儿童成风。国际救援组织强奸当地妇女、儿童的记录已有20多年之久,早就“根深蒂固”;在一些地方,救援人员利用自身的物资优势,强迫受害者和自己进行性交易;而因为申诉机制无力,犯罪几乎成为零成本

     (11)(i)挪威的一个小镇,廷斯菲尤尔,只有2000人。经过一年调查后,2018年警察证实有115起性侵案件。最早的案件发生于上世纪50年代。警察已经查明了92个被控性侵的嫌疑人,其中一些已经去世,嫌疑人中只有少数几个可能被控罪,最后判刑就更少了。那些童年、少年遭受性侵痛苦的经历的孩子们从来不敢告诉世人。妮娜(Nina Iversen,49岁)她告诉BBC:"我一直就对人讲,从14岁时我就想要写本书揭露这里的性侵。当然了,我做不到。"在少女时代时,妮娜和朋友就倾诉性侵的经历,但是,大人从来听不她们的。"有人说我们是烂货、骗子。我们中许多人都受到这样的对待。如果我们讲出来,走在街上有人朝我们吐口水"。父母、爷爷奶奶们真的不知道他们小镇的现实,真的如此不相信她们的孩子?!还是成年人认识了,只能接受这些:因为它是这个社会的真实面目。(ii)2012年,美国俄亥俄州小镇Steubenville,中学橄榄球队的几名队员轮奸了一名16岁少女,还对她进行令人发指的性侵、凌辱,并拍下了视频(也是证据),然而全镇居民竟联手隐瞒。女孩和家人的遭遇极大的欺凌,象她们全家才是真正的坏人,才是罪犯。靠美国一大批主流媒体媒体关注,Anonymous的黑客们将一段证据视频放到油管上,彻底引爆了互联网,让全美国为之震惊。2013年法院正式宣判,两名主要罪犯罪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和两年。也就是说,即使暴露了,即使人神共怒,强奸犯受到的惩罚比受害者站出来后,再继续受到的惩罚要轻许多。西方舆论是不起作用的。(iii)USA TODAY Network 2019年报道。1995年,Michele Dinko12岁时被退休警探Leonard Forte多次强奸与骚扰后,向法院指控。到今天,Vermont法院还没有审判此案,原因是Leonard告知法庭他患有严重的心力衰竭,严酷的审判还可能会加速病情恶化。然而25年来,他既没有接受心脏移植手术,也活得很好。为什么是强奸犯有一千个办法、一万个理由逃脱司法的惩罚?而不是一个12岁的被多次强奸的儿童有一丝一毫的机会获得公平正义?

   (12)2018年,英国《星期日镜报》报道,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一个一直活跃的性犯罪团伙对什罗普郡城镇特尔福德多达1000名年轻女孩进行下药、殴打以及强奸。因为当局处置不当,许多作恶者未得到惩罚,该地区的性侵儿童行为还在继续。

    (13) 2019年美联社报道,53岁的迪士尼邮轮的员工塞茨(Keith Seitz)在佛罗里达州被捕。他被指控在家中强奸一名13岁的女孩。从10岁开始猥亵,11岁开始强奸,罪犯强奸高达100多次。迪士尼邮轮上约三分之一的性侵受害者是未成年人。有许多起游轮员工性侵儿童的案例。

    (14)西方流行的以提供性服务作为租房的条件,以性服务代房租。这些人有很多是被被拖入吸毒、卖淫、犯罪的陷阱里,一辈子都毁了。2019年《泰晤士报》报道,英国住房慈善组织Shelter数据表明: 在过去5年内,至少有25万名女性为了减免房租和房东发生了性关系!

   (15)(i)2019年,日本法院认同,爱知县一名男子虐待亲生女儿,未经女儿同意即发生性关系的事实,而判害人者无罪。(ii)2019年,日本京都府破了一个长期在京都市内诱骗女子卖淫的团伙,逮捕了3名男子加藤岳志,坂口英樹,本田吉孝,3人涉嫌诱骗4700人从事色情工作。(iii)京都有一个以男大学生为首的“小白脸”团伙落网。他们作案手法是先锁定女生为目标,再接近目标与其谈恋爱,在目标上钩后,诱骗对方从事色情工作,被害女性达262人。(iv) 2019年,又一东京的犯罪团落网,两名男子(福井理一,洲之内将也)在东京歌舞伎町挖掘女大学生介绍到提供色情服务工作,从2016年开始,在这三年中将约6000名女性介绍到全国各地的风俗店。都是大规模地逼良为娼,一个罪犯毁掉数百,数千女孩子的一生。西方民主制度下,有言论自由,民主选举,但他们的政府几乎总是没有能够保护人民的最基本的人权,最低微的要求。

    (16)Mark Minnie是南非白人,服过兵役,后做警察。他与记者Chris Steyn合著了一本书《鸟岛上失踪的男孩们》(The Lost Boys of Bird Island)。揭露了上世纪80年代的南非种族隔离时代期间,南非前国防部长马格努斯·马兰(Magnus Malan)、前环境事务及旅游部长约翰·威利(John Wiley)、著名商人戴夫·艾伦(Dave Allen)以及数名当时依然在世且身居要职的高官组成的一个秘密俱乐部。他们经常绑架或“收买”街头流浪儿童,再用直升机把他们带往伊丽莎白港附近的鸟岛(BirdIsland)钓鱼旅游,趁机猥亵虐待。不少孩童因而死亡,其中以黑人居多。书出版不到半个月,他脑部中弹,遗体旁有把手枪。死因不清楚。总是如此,想站出来指出性侵,强奸,犯罪的人们是活不下去:或从经济上掉进深渊,或直接被从肉体上消灭。

    (17)2018年12月,美国著名亿万富豪杰弗里·爱泼斯坦接受法院接受审讯。福克斯新闻电视台等许多媒体都报道过:他长时间(2001至2018年)参与未成年少女从事性交易活动。目前涉及的受害者已经超过100名,其中一些年仅14岁,最小的只有12岁。他的波音727私人客机被外界戏称为“萝莉快线”。2019年,詹妮弗•阿劳兹(Jennifer Araoz)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上指控:2001年,14岁时通过“招聘人员”认识他,她每周去爱泼斯坦家一两次,每次去之后,她都会得到300美元,后来为他按摩,在一年后被强奸。詹妮弗 同事诉讼,前秘书莱斯利 格罗夫(Lesley Groff);前行政助理辛伯利 埃斯皮诺萨(Cimberly Espinosa),;前女佣罗莎琳 丰坦尼利亚(Rosalyn Fontanilla)。罗伯兹(VirginiaRoberts)出庭时表示:如果我离开艾普斯坦,他可能早就杀了我,我非常害怕。罗伯兹和其他受害者表示,爱泼斯坦和他的朋友们“分享”她们。爱泼斯坦2019年死于狱中。

   爱泼斯坦的性交易犯罪发生在2002-2005年之间,多年以来,对他非法性行为指控早已人尽皆知。但在2007年,爱泼斯坦签署了一份认罪协议,获得所有联邦刑事指控豁免权,不过需登记为性罪犯。2019年,爱泼斯坦被发现死于狱中;三年前,ABC记者艾米·罗巴赫(Amy Robach)就完成了爱泼斯坦的丑闻调查与报道。ABC新闻的官方回应:节目不符合播出要求!三年没有公布。美国总统克林顿曾先后26次乘坐“萝莉快线”,并且数次在飞机上接受了爱泼斯坦所提供的“特殊服务”。迈阿密先驱报报道说,少女们为爱泼斯坦的好友提供过性服务,其中包括英国安德鲁王子,美国总统克林顿、特朗普。爱泼斯坦在监狱里令人怀疑的自杀后,他的女友希莱恩·麦克思维尔在听证会上说,爱泼斯坦涉嫌贩运并性侵未成年少女一案的未公开法庭文件或将牵连“数百人”。贾弗尔称自己曾遭到“许多有名的美国政客、有权力的商业领袖和其他国家政要的性侵”。英国社交名媛麦克斯维尔(Ghislaine Maxwell)是已故的英国媒体大亨罗伯特(Robert Maxwell)的女儿,也是爱泼斯坦的女友之一。麦克斯维尔为爱泼斯坦招募女生进入他的“性圈子”,甚至是强迫少女和他发生性行为,是爱泼斯坦的老鸨。

    与爱泼斯坦案有关,2019年每日邮报报道,模特尼基 亨利 ( Nikki Henry )控告道格拉斯 格雷厄姆(Douglas Graham),国际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毕马威(KPMG)前总裁,在她在十四岁时开始,受到了多年的虐待、虐狂性行为、关禁等奴隶的对待,持续了二十多年。

    这同1963年,英国国防大臣约翰·普罗富莫(John Profumo)和19岁舞女克里斯廷·基勒(Christine Keeler)之间的不正当关系,直接搞垮Macmillan政府的事件也可以放在一起看的。而斯蒂芬·沃德(Stephen Ward)则有爱泼斯坦的作用.

    (18)美国每一年有45万未成年人失踪。被发现的很多都与性犯罪有关。美国有25个州没有设定最低结婚年龄。有的州法定最低年龄是13、14岁。2000至2015年间,美国有超过20万未成年人结婚,其中87%都是未满17岁的女孩。2017年BBC《美国儿童新娘》的纪录片中表示,很多女孩是嫁给了强奸犯。南卡罗来纳州的Keri,2011年,15岁时嫁给了涉嫌强奸她的“禽兽”。那人叫保罗。他坦承,当他发现警方在查强奸案时,他担心自己被起诉。他就带着一打啤酒找到凯特父亲,怂恿后者同意两人的婚事。Keri的父亲不但同意了,还违法将年龄改成18岁。凯莉的印象是:“父亲看到酒很开心,还对保罗说‘我们完成了交易’”。嫁给了保罗,凯莉的生活异常凄惨。

    (19)2019年,著名民主党捐助者和政治活动家巴克(Ed Buck)被警察拘捕。洛杉矶郡检察官称他是:暴力、危险的性掠夺者。他利用毒品、金钱和庇护所作为诱饵,诱骗游民和瘾君子到他家中,操控他们参与他的恋物癖性行为。检方称巴克的公寓是毒品窝。

     (20) 2019年,号称英国「史上最恐怖恋童魔」的赫克尔(Richard Huckle)被人用刀刺死在监狱里。赫克尔1986年出生于肯特郡,曾在2006年至2014年,以虔诚的基督教徒的身份,在马来西亚从事自由摄影师及英语教师工作,期间虐待及性侵近200名儿童,当中大部分来自马来西亚贫穷的基督徒家庭,年纪最小受害者只有6个月大。2016年被判处22次终身监禁。

    (21)2020年BBC报道。雷纳德·辛纳加(Reynhard Sinaga)是来自印度尼西亚的男子,在利兹大学攻读博士,是英国法律史上犯下强奸罪行最多的罪犯。曼彻斯特法院判决辛纳加无期徒刑。他被法院判定犯136项强奸罪,8项企图强奸罪,和另外15项性犯罪。在十多年间,他引诱48名男子到其住所后,将受害者迷晕、强奸并拍摄视频。警方有证据表明受害者超过190名。

    辛纳加通常先向受害者下药,将受害者迷晕后实行性侵犯。许多受害者在醒来时对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一些受害人法庭声明:他们伤痕累累,控诉辛纳加的罪行。几位受害者表示他们的心理健康受到了严重影响,产生了一些自杀念头。2017年因一位受害者报警,而被立即逮捕。

    (22)2019年福克斯报道,卡兰扎·拉米雷斯两次强奸残疾妇女,只要坐牢8个月。出狱三天后,他就去报复:再强奸,爆打该女子。

    (23)《印度时报》2017年报道,38岁裁缝罗斯托吉,以送衣服诱骗女童。12年间,试图对超过2500名女童下手,“成功”性侵500名女童。

   写了许多领域的性侵事件,很明显没有那一个领域比其他领域好。道理上也应该如此,因为所有这些领域都是在同一个西方民主制度照耀下生存的啊。

2.6:西方民主制度下社会的做假现象

   西方民主制度下公司、机构的有组织的,大规模、长时间的做假,这些做假通常不会由内部人士揭露。从这些事例中,对西方民主制度下专制、威权、暴政的实质也可见一斑。一是违背了白领工人的基本职业训练,职业准则,和职业道德,他们还要负责任,要被吊销职业执照。二是直接违反国家法律,可能有牢狱之灾。三是这种作假,是极端不安全的。只要被调查,绝对会被发现,而且没有任何借口,直接作假的白领工人一定要承担法律责任。而指示他们作假的上司只是一句话,一个眼神,是很难在法院上证明的。四这种作假通常会有许多内部知道,而且轻而易举地这种犯罪的作假。对于每一个作假的人来说,他们既不知道谁可能有他们作假的证据,更不知道这些人的未来安排、打算,但他们还是去作假。

   (1)美国国防部发布过《对管理陆军暂记账户改进意见》的报告,称美军作的假账涉及6.5万亿美元。读者中专业人士不少,作假账意味着什么,这里面会有多少贪污腐败,心里自然很清楚。

    2019年《华盛顿邮报》发长文《关于战争的真相》。在布什和奥巴马政府任职的鲁特将军(Douglas Lute)说:美国政府在一项估计耗费纳税人约1万亿美元的任务上浪费了巨额资金。为了证明这个耗资巨大的项目正在发挥作用,美国高级官员们对美军和美国民众隐瞒了战争真相,并竭尽全力扭曲、编造证据和数据。然而大家耳闻目睹事实却是相反。美军高级顾问的鲍勃·克劳利上校说,“战争的每个数据点都经过修改,以尽可能地展现最佳状态”。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2015年报道,美国在阿富汗盖加油站,建设一座成本在20至50万美元之间的加气站。美国政府与中亚工程签订的原本300万美元,最后居然花费了4300万美元,成本飙升140倍。其中约1230万美元被用作直接成本,而2000万美元被用在支付间接费用上。调查人员说此事愚蠢得让人无法接受,但他也只能说“可能有”欺诈、贪污。在邻国巴基斯坦建造一座一模一样的加油站,花费不会超过50万美元。

   (2)安然公司是美国最大的能源公司之一,有两万多雇员,每年有超过千亿美元营业额。公司连续六年被《财富》评选为“美国最具创新精神公司”后,2001年在几周内迅速从顶峰走向破产。原来公司的成功与辉煌是靠多年精心策划的制度化、系统化、大规模的财务造假。有多少专业人士必然参于其中的作假啊。安达信公司是美国五大会计公司之一,一直担任安龙的审计工作,4年虚报了5.86亿美元的盈利。

   (3)德国大众汽车尾气排放造假。大众集团是世界最大的三家汽车制造商之一。公司承认,从2008到2015年,大众汽车在近百万辆汽车发动机的电脑中安装一种测试作弊的软件,汽车实际污染物排放量虽然超过标准40倍以上,但仍然显示符合标准。美国司法部指控大众集团三项重罪:合谋诈骗、妨碍司法公正和提供虚假资料。之后,我们看到了一系列的德国汽车业“排放门”丑闻:宝马、奔驰陆续被查实通过软件调整柴油发动机工作状态,从而使氮氧化物排放在尾气检测状态下达标,以掩盖发动机在正常行驶状态下排放大幅超标的真相。

   (4)哈佛大学医学院终身教授,心脏学科权威,皮耶罗·安韦萨(Piero Anversa)2001年在《自然》杂志发表心脏干细胞的论文,一举成名。他和他的团队学术造假近二十年。2018年美国心血管的另外一位权威莫尔肯廷(Jeffery Molkentin)结束了这个骗局。安韦萨自己的31篇科研论文遭到撤消。认识他实验数据造假的骗局有那么困难吗?中国科普作家方舟子在2012年就发文章:干细胞治疗的骗局。安韦萨拿到的研究基金有半个亿的美元(?)。皮耶罗实验里有25位指导老师、博后、技术人员,还有学生。对内,任何提出质疑或反对的人,会立即被解雇。服从实验室管理的人,会得到奖金,职位,或提升。所以,能够留在实验室的人,为了生存,都会选择沉默。对外靠批驳别人的的方法是错误,还靠他的地位,影响力。就靠这些,他能在科学界横行无阻。这个好几十年来一直都是全世界最著名的大学,它的学术自由,独立思考,只不过如此啊!如果说安韦萨在世界最知名的大学里织造了皇帝的新衣,那他主要是一个管理者。他指挥了一批又一批的学者、学生、技术员织造许多批的新衣给大量的假“皇帝”穿。那些知名杂志文章的评审人们都是那些假“皇帝”中、假裁缝的一部分。

(5)2019年美国杜克大学学术造假案宣布以和解告终,大学向政府支付赔偿金1.125亿美元。2013年,杜克大学的生物学家波茨-康德因盗刷学校公务信用卡购物并伪造收据被杜克大学开除,约2.5万美元。2015年,美国生物学家、杜克大学实验室分析师约瑟夫·托马斯举报杜克大学和他通过伪造实验数据骗取了联邦政府总计2亿美元的科研经费。自2005年起的9年时间里,波茨-康德在福斯特实验室累计出版了38篇著作,有15篇需要被通篇撤稿,4篇被部分撤稿,还有3篇亟须修正。而其发表时间最短的一篇被撤稿的文章,已被引用了257次。

    (6)如果问2017年世界对日本有什么颠覆性的认识,我想一定是日本工业界的造假。(i)7月外部调查团公布东芝公司管理层会计造假案报告:东芝财务造假是系统性的,过去5年公司的营业利润应该下调12亿美元。东芝在很多业务上做了财务造假,如基础设施建设、半导体以及个人电脑。东芝总裁田中久雄在给公司高管的电子邮件中敦促他们通过可以利用的手段修饰财报。(ii)10月初日产汽车社长承认日产用没有技师资格的人检测汽车质量,因此需要召回上百万辆汽车。日产汽车公司至少干了二十多年的假质检。日产汽车决定暂停日本国内全部的6家工厂的生产。这个问题从上个世纪90年代就开始存在。(iii)10月神户制钢承认篡改铜、铝产品的检验数据,将不达标的材料充作合格产品供应给国内外500家客户,行业横跨汽车、公共交通、航天航空、防卫、电子IT、能源等多个领域。神户制钢是日本第三大钢铁企业,同时也一直是日本制造业尤其是精密材料制造的名片。这种造假行为也干了十多年。(iv)11月三菱材料承认自2015年以来,公司做了篡改产品数据的造假行为,从而将不符合标准的橡胶等产品卖出,影响航空航天、汽车和电力行业的近三百家客户。(v)11月日本化工巨头东丽株式会社承认在2008年至2016年间有149起质量数据造假,向包括轮胎厂商在内许多客户供应了不符合规格标准的违规轮胎增强材料等,涉及几乎所有日本产的轮胎。(vi)斯巴鲁公司(Subaru Corp)承认存在质检造假行为;高田公司(Takata Corp)宣布破产,该公司承认在美国供应了超过五千万个有问题的汽车安全气囊;三菱汽车(Mitsubishi Motors Co)承认瞒报汽车隐患并篡改燃油经济数据。(vii)2018年8月,日本国土交通省通告:国交省对新车燃效等方面的调查发现,铃木、马自达与雅马哈发动机三家公司被发现存在问题。三家公司在测试燃效率和尾气排放方面存在数据造假。多家制造商曝出检测问题,表明市场上许多汽车的燃效都可能与实际不符。(viii)2018年1月,西铁城手表公司向外界公布了一份调查报告,承认旗下子公司存在大量篡改产品测试数据和零部件产地的行为,超过五年:将1000小时产品寿命改为6000小时;篡改零部件的产地,超过13亿个,占产品总数的6.7%。(ix)2018年,日本公司KYB工业株式会社承认,15年来擅自篡改减震与免震装置的性能数据,在全国千处建筑上,包括政府办公楼、居民公寓和医院,安装了造假的减震装置。不要忘记了,日本可是一个地震大国啊!(x)学术造假导致发表的论文被撤销。今天撤稿之最持有者是日本麻醉研究者东邦大学副教授藤井善隆,共有183篇论文被撤。第二名的德国人约阿希姆⋅博尔特也在麻醉行业,有96篇论文被撤。

   西方民主国家要排做假龙虎榜,总统选举做假应该是天字第一号,而美国更是西方民主制度的灯塔。那就看看美国的总统选举作假。美国总统大选作弊是正常的事。1960年,肯尼迪就是靠作弊赢的总统宝座。在芝加哥,他们动用了黑手党。在德州的一个小镇,只有四千选民,却开出了七千张选票。因为肯尼迪作弊而输掉总统宝座的尼克松,即使在水门事件后成为在美国最遭人憎恨的人,美国最坏的总统,一生不敢公开说美国总统选举有作弊。其实肯尼迪总统选举作弊要比水门事件严重的多。在2016第三场总统候选人辩论中,川普说他要等到选举结束后,他才能下结论选举有没有问题。这不是最正确、最完美的答案吗?西方不是自我标榜是法治国家?法治的第一律不是要以事实为依据?那为什么等到选举结束后,再评定选举是否公正,就象是犯罪。辩论一结束,这就成为川普的最大问题(罪行),被世界各地西方的和亲西方的媒体异口同声地鞭打、讨伐。所以在美国总统选举作假不是问题,监督、质问、讨论美国总统选举有没有做假就是犯罪!

2.7:只是为了活着,必须混口饭吃

   干一份本国人不愿意干的活,拿最低工资,还要靠给任何大小有一点权的人们提供性服务才能保住这份工作。有许多外国的、合法的劳工却不得不做的事:欧洲,北美,澳大利亚都有多次报道。那不合法的,各种各样的黑民们的境况,就可想而知了。

   (1)北美的外劳。埃南德斯是墨西哥人,在加拿大安省一家养鱼场做外劳,忍受了雇主普拉塔斯多年的性侵和强奸之后,终于将其雇主告上安省人权法庭,获得赔款15万元。她害怕一旦解雇,要返回墨西哥,就只好忍气吞声地接受老板的性侵。观察到埃南德斯没有强烈反抗,老板越来越过分,把她反锁在办公室,要求口交,再强奸。后来,老板竟将她当做性奴,要随叫随到。就是这个普拉塔斯,安省法庭的记录:之前还有7名女性外劳告他性侵,都是以和解告终。一个小小的渔夫,竟敢如此专制、威权、暴政对付在他手下的员工。原因很直接、很清楚是西方的政治制度和社会风俗文化在保护他,在做他的靠山。

   (2)非法移民在欧洲打黑工饱受欺凌的报道屡见不鲜,但同为欧盟成员,也就是永远有合法打工权的罗马尼亚女工在意大利也遭受压榨和性侵。2017年英国《观察家报》:意大利西西里岛农场中大概有7500名外来女工,大部分是罗马尼亚人。她们的工资实际上只有欧盟法定最低工资的三分之一。意大利移民权益机构普罗西玛协会的数据显示,超过半数的罗马尼亚女工被迫跟雇主发生性关系。艾丽莎说:第一天她就被迫跟雇主上床,因为害怕不服从会失去工作,所以她只能选择忍受。意大利政府实际上对这种事毫不关心,迄今只有一名农场主被判定有罪。到是许多可怜的女工,只要反抗,就再也找不到农场工作

   (3)近年来,在欧洲的大批难民中,有一群人在难民眼中是最幸运的人:就是找到老干妈的青年人。他们幸运是因为他们的基本生活有保障,是因为有老干妈看中了他们,固定的、长期的选择了他们提供性服务。

   (4)澳大利亚ABC电视台2016年的调查:在澳洲打工的外劳和学生为了能延长签证,有的只能接受能管着她们的人的所有的要求,包括为他们提供性服务。调查发现,不管是自愿还是被逼,外劳的性侵或免费性服务被外界知道的很少。那靠提供性服务才得到的工作的待遇如何?苏格兰姑娘Laura Smith说:每周工作6天,时薪差不多只有2.5澳元(澳洲法定最低工资的八分之一),最低时一周只能赚到98.65澳元,还要自己花钱解决吃饭、住宿的问题。本国人是不是就好一点。澳洲电视台有报道:澳洲本国人在公司打工,拿到老板打进他们银行账户的工资,还要将部分钱送给老板。他们不敢不给老板,也不敢报案。

    光在澳洲,这类新闻报道多的记录不完。那么多的普通人为了一份低薪的工作,愿意向所有能管着他们的人们提供免费性服务。然而她们并不愿意去做妓女,挣更多的钱。她们是尽最大的努力、挣扎,付可能的最大代价,只是想有一份工作,甚至是一份收入低微工作。难道不悲哀吗?难道不是西方民主制度之恶吗?

   (5)英国“总裁俱乐部慈善晚宴”(Presidents Club Charity Dinner)举办了33年。2018年《金融时报》女记者的混入晚宴,让大家看到英国上流社会污秽与肮脏。有360名男嘉宾,“致力于为英国最顶级场合提供服务”的Artista公司提供了130名女服务员。费用当然是由慈善款来支付。她们到酒店后,必须签署一份保密协议,但不容许她们细读协议,也不能复印带走。在6小时活动期间,记者看到不少服务员被性侵:被上下其手(手入下裙或衣服内抚摸);有的被索吻;有的被问及是否是妓女;有的被要求上酒店开房;有的被脱光衣服,在桌上跳舞;有男宾客朝她们裸露下体。Artista公司同时聘请西装革履的保安。保安们在现场走动,看到“不怎么活跃”的服务员,就会警告她们要多和宾客互动。为的是防止女服务员在厕所里呆太久,女厕所外有监控设施,门外有保安计时。为了零时的6个小时的工作与薪水,就必须到这个地步,你就知道能控制西方人工作机会的人们就是专权的皇帝们、大独裁者们。今天的西方社会怎么可能有民主自由人权?

   (6)在欧洲拘留所,难民营的人们,更是有一点点小权管着她他们的“大”人物的猎物了。此类报道真是太多了。

   如果你必须依人而活,任何自由、平等都是空的。“民主自由人权”是虚假的。如果你不是地主或资本家,你的自由人权在不平等的社会(即不平等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生活的社会)中要打好几个折扣,真正到了你的手里时就所剩无几了。中华民国时期,苏北鲁南地区土得发霉的地主不就把私有制大前提下刚进口的崭新的自由人权玩得淋漓痛快。穷农民自由的自愿地选择把老婆的初夜权送给地主。当农民只能靠租地才能生存时,当农民需要向地主借粮食活下去时,当农民需要向地主借钱讨老婆时,农民就自愿乐意了。还有地痞无缘无故的石头,流氓无缘无故的烟火。警察法院虽然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破案,但总是证明农民一定吃亏,所不同的只是亏大亏小而已。从公开报道的西方民主社会的老百姓被性侵的状况,从受害者如果站出来指控性侵双方最后的命运,从自愿地、人权地提供了性服务却只拿到法定最低工资的三分之一女人的“高高兴兴”来看,今天的西方民主制度对人民的保护应该比中华民国时期苏北鲁南地区的农民还要差!

   在西方民主制度下,为有权有势的人们提供性服务,做二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获得一份正常的工作,或保住手上的工作。做了二奶后,还会被性侵者逼着做自己真的很不愿意干的,原来可以不干的事,甚至工资比法定最低工资还少。常识告诉你:物以稀为贵,而今天在西方民主制度的宪法保证的“民主自由人权”下,免费提供性服务的人们便宜的连一般的老百姓都不如。那么现实的西方民主制度下二奶之容易、之多、之平常是可以想象的了,而西方制度下为了活着,必须混口饭吃的小老百姓的生存状态却不得不令人担忧。(1)今天西方社会的现实是必然地坑害敢在生产劳动生活中捍卫自身人权的人。西方的所有法律、制度、规定及“民主自由人权”的大旗不但不能保护弱势个人的人权,反而是最终、以最悲惨的下场坑害相信它们的人。他们的任何争取自己“民主自由人权”的抗争,几乎永远让他们是最后的,真正的,最大的输家,受害者。(2)在西方社会中,有一点权势的人,只要能进入社会的护身网(长时间形成的,可以传承的,类似于黑社会性质的权力关系网),或者同这个护身网搭上关系,就能够成功而且很安全地专制、威权、暴政的欺凌他们手下的人。他们只要不被西方司法送进监狱,他们犯了任何罪,违反任何宪法、法律、制度、规定都能照样继续工作,加薪晋级,快乐地生活。美国最大的反性暴力机构RAINN资料是每一千件强奸案,只有六件强奸人进监狱,即0.6%。可想而知以“管理、协作”的形式施加的,以“自由的、自愿的、人权的”双方愿意接受的假面目出现的西方社会施加在普通老百姓身上的性侵、强奸在现实中是不会受到任何惩罚的。

   只是为了活着,所以必须混口饭吃。今天的西方社会的现实的、具体的、施加在每一位要靠工作养家糊口的人身上的专制、威权、暴政是中国人永远不能理解的。只要对他人要活下去就必须混口饭吃的活动有一点权力,他们就可以逼的下属“自愿地、民主自由地”做任何事。强奸了权力下的人,逼他们提供性服务,还可以让他们更加努力地干活,还能违反法律地只给他们法定工资的三分之一,而且是大规模大、长时间、大家都知道知道的事情。

3:一个可以研究的事例:纳迪亚科马内奇

   纳迪亚科马内奇是罗马尼亚国家队的体操运动员,是公认的现代最伟大的女运动员。1976年的蒙特利尔奥运会上,年仅14岁的她凭借完美的表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地拿到7个10分,并获得三项冠军。娇小、秀丽、端庄的纳迪亚是实至名归的奥林匹克公主。尼库看中了她。他的老爸是齐奥塞斯库,1965年至1989年任罗马尼亚共产党总书记,是当时共产党国家的元首。西方的评价:齐奥塞斯库在罗马尼亚实行残酷的、压迫性的暴政,对罗马尼亚人民实行独裁、威权统治。罗马尼亚是东欧集团中斯大林体制最严重的国家。

   但她看不上他。因此他凭借老爸的权势,威逼利诱纳迪亚嫁给他。尼库作为一个黑暗、残暴、极权、暴政共产党独裁者的儿子,想尽一切办法要使她屈服。坚强不屈、伟大正气的纳迪亚英勇地反抗了6年(1982年),还坚持训练。在这6年里,她仍然取得了辉煌的成绩,共获得20枚金牌,5枚银牌,3枚铜牌。1980年参加了莫斯科奥运会。1981年,她作为国家体操团的代表到美国巡回演出。回国前夕,领队贝拉、玛塔和编舞三人叛逃美国。因为此事的影响,政府不再容许纳迪亚出国。纳迪亚下一次出国,是在历经了尼库两年多极度黑暗的身心折磨、摧残后,齐奥塞斯库居然同意她参加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作为暴政统治的独裁者的儿子,尼库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变本加厉派人四处传播言论诋毁纳迪亚的名声,更捏造出她与亲弟弟乱伦的谣言。为了避免身败名裂的下场,1982年她屈服投降了。从此她也彻底地沦为尼库的玩物。她是尼库的一个情人,必须随叫随到。尼库对她用尽所有残忍手段,甚至折断她的指甲。她就这样生活在尼库的淫威下。

   1989年罗马尼亚政局动荡不安,在定居美国的罗马尼亚人帕纳伊特的帮助下,纳迪亚成功地逃离了罗马尼亚,来到世界民主的灯塔,美国。帕纳伊特在美国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甚至是一个瘪三,人渣。但是一到民主自由人权的美国,帕纳伊特马上就能使这个纳迪亚立即屈服投降:一个经过长期锤炼、意志坚强为了民主自由人权而投奔美国的,伟大的女英雄。纳迪亚“自愿”地、“民主自由人权”地做帕纳伊特要她做的任何事情,接受他的任何欺凌。她做了有妇之夫的帕纳伊特的情妇,还要为他赚钱,耻辱地在各种场合做低贱、无耻的表演。这个当时全世界最著名、曾经是最美丽的体操运动员,受到世界传媒抨击,既名誉扫地又身败名裂。两年后,纳迪亚才逃脱了帕纳伊特控制。帕纳伊特卷走了她辛苦赚来的钱买的汽车和一万五千元现金逃跑了。因为纳迪亚是“自愿”地、“民主自由人权”地做帕纳伊特要她做的任何事情,所以帕纳伊特逃脱了任何法律惩罚。

   请你看一看《印第安纳波利斯星报》的报道。在民主自由人权的美国,不要说是黑暗、残暴、集权、暴政的独裁者的儿子,就是体操队教练,队医,体操馆老板,体操馆工作人员要强奸几个奥运冠军、体育明星是轻而易举的事,想强奸多少人、多少次就是多少。绝大多数受害者会选择默默地接受。即使万一有人敢报案,强奸者也不会有事,最后而是报案的人受到最大的伤害,成为最大的输家。请看今天“民主自由人权”了的罗马尼亚女工自愿地到有西方民主制度的意大利,自愿地做意大利农民(一个个普通的老百姓,既不是“黑暗、残暴、集权、独裁的”共产党国家元首,也不是他们的儿子)的性奴隶,为的是获得一份工作,而这份工作的工资实际上只有欧盟法律规定最低工资的三分之一。还要加倍的能努力,干自己不愿意干的活。

   是什么让民主自由人权的美国的一个小老百姓,甚至是一个小瘪三,立即成功地控制一个坚强不屈、伟大正气的而且世界闻名的女人接受任何欺凌,自愿地做任何她以前死都不愿意做的事情?是什么让一个“黑暗、残暴、集权、独裁的”共产党国家元首的儿子想尽一切办法,花了六年的时间却没有能控制这个女人,让她听他的话?因为她要活下去,美国的一个小瘪三手上有她为了活着就必须吃的那口饭。还有西方制度的问题,她的任何争取“民主自由人权”的抗争,几乎永远是她成为最后的,真正的,最大的输家,受害者。真正的根本的原因也就非常直接、明了:就是号称民主自由人权的西方政治制度和这个制度下的经济、司法、文化制度

   纳迪亚的故事是西方民主政治制度下正常状态,发生的事情是可以预见的,事情的后果也是可以预见的。这种事情是可以发生在任何人的身上,也发生在一些人的身上。对于那些没有如此经历的人们来说,最大的原因更应该归功于他们的幸运,而不是西方制度有多好,他们有多么能干,他们有多少刚强,他们有什么靠山。不是强奸犯们有什么神通广大,是整个西方民主制度为他们撑腰!

4:总结

   从上面的事例可以看出两个清晰的,象命运之神铸造好的轨迹。一方面专制、威权、暴政的施加者在对别人实行专制、威权、暴政时,他们能得到人世间最大的利益、幸福与快乐。同时,虽然他们是在犯罪,违反了国家宪法、法律、规章制度,但几乎可以肯定他们是会逃脱任何惩罚。绝大多数受害者是选择沉默。在少数敢到司法机构去指控他们,而司法机构又决定处理的案子中,他们会被司法机构判定有罪的又是少数。即使司法机构判定他们有罪时,惩罚一律是轻微的,很多时候是交钱免灾,几乎肯定他们仍然能在自己的职业上继续干,而且越干越幸福、越往上升。也就是说,即使万一被法院判有罪,他们应该是高兴的,因为他们并没有吃亏,更不用说什么惩罚了。

   另一方面,受害者如果不接受专制、威权、暴政者的欺凌,就必然失掉自己的饭碗。被欺凌后,他们只能选择沉默。如果他们讲出去,他们找下一个工作会很困难。如果他们站起来上法院控告这些罪犯,大家知道的、也被无数的事实证明的是在他们目前的专业技术内,他们是混不成了。如果万幸,找到另外一种专业工作。新的上级几乎吃定了他们,因为他们再也没有资本、精力、本事反抗、折腾了。越是专业的人士,这种情况越明显。所以我们经常看到大明星,大名人更是容易选择沉默,接受有实力管到他们人的任何欺凌。站起来向法院控告这些罪犯,他们是为了要公平正义,但法院几乎绝对是不会给他们公平正义。西方的现实是指控生产劳动过程中上级欺凌的人最后总是真正的、最大的、在惨烈的输家。

    这两道铁铸的轨迹决定了专制、威权、暴政是西方民主制度下今天的社会现实与必然结果,创造了西方的“奇迹”:西方民主制度社会的普通人甚至一个小瘪三,只要对他人要活下去就必须混口饭吃的活动有一点权力,他们就可以将这一点权力转化成古今中外我们知道的、所有的暴君、独裁者、帝王将相都没有拥有性侵能力:即专制、威权、暴政的能力。结果到每一个具体的老百姓的现实生活中,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权”是形式的,是空的,是零。

   今天西方在生产劳动过程中上级对下面的人欺凌,特别是在专业人士或白领阶层里,更加有效。因为西方民主制度的运行有一定的时间,形成了许多类似于黑社会性质的、松散却坚韧的权力关系网,或护身网。这个网可以是全国性的,全专业的,甚至是跨专业的,跨国家的。进入这个护身网,或同这个护身网搭上关系,做了坏事,犯了法,就会有一个大的团体提供查不清楚但强有力的支持和帮助。所以当一个被欺凌的人站起来指控犯罪的上级时,有时候可能他要面对一个集团:整个护身网。因为这个网是隐蔽的,是跨专业的,而且网与网之间是经常可以作利益交换的(这是西方行事的常识),站起来为自己的人权抗争的人可能真的只有死路一条。这个权力关系网是传承的。一批人接一批人地扩展它的实力,巩固它的基础。这种护身网进可以争权夺利,退可以保护自己,是西方权力游戏的一个重要形式。所以天主教教皇方济各不断地抨击资本主义制度,指出现代资本主义是一个新的专制,这种制度必然灭亡(仅在2017年就有62位天主教神职人员,指控教皇是异端!)。所以史密斯女爵揭露的英国广播公司(BBC)的“敬畏文化”:员工不愿意投诉高官。部分原因是:这个高官本人是有能量,但他的护身网却有更大的神威。

    长夜漫漫何时旦,百年魔鬼舞翩跹。我们一次又一次的,总是看到一个人能够性侵、强奸几十年,性侵、强奸几十个,几百个,甚至近千个人。如果说这一个个罪犯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犯罪组织,但我们几乎从来没有看到西方民主制度的国家曾经挖出来,惩罚一个背后的犯罪组织。如果是一个个个人,只要手上有一点点小权,就能够强奸几十年,强奸数百、近千的人。只有在一个暗无天日的、极端邪恶的政治体系,一个魔鬼可以绝对控制的社会里才可能出现啊!因为这是所有的国家公权力,所有的社会人民团体,所有人的人性都彻底失败时,才有可能出现啊。我是多么希望有人告诉我,我的分析与结论是错的,我是完完全全错误的。

 

我写的所有文字,只要不违背原文的大意,欢迎任何形式的转载,引用;也没有关于版权的任何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