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45天 (4)
文章来源: xycheese2020-06-01 22:59:38

4/15 周三。 早上例行打电话给妈妈。她喘息的声音听起来好像略微好一点,她自己说好像好一点点,但还是非常不舒服。我们都在焦急的等待抗体血清的到来,心中不停祈祷,在血清到来前千万要撑住,不要进ICU,不要上呼吸机。一直到晚上八点,当班的护士告诉我血清还没有到,但是当晚肯定会收到,无论什么时间收到,马上就会给病人使用。略微安心。下午打电话给爸爸,查看他的情况。我问他上楼去妈妈的卧室开窗有没有戴口罩、手套,他没有回答我,只是不屑一顾的一笑,我顿时心里一紧。又一次嘱咐他不要动屋里的东西,他告诉我,已经把妈妈的被罩床单都拆了洗了。妈妈在家恶心不舒服的时候,准备了一个吐盆,我爸居然还刷了半天,然后想想不对,又给扔了。我真是……欲哭无泪啊!心中”愤恨”道:老人真是比小孩难管理10倍!架不住人家有阅历、有生活经验,就是不听你的,一点儿辙都没有。我跟爸爸说,你要是惦记妈妈,可以给她打电话。爸爸叹了口气:“我昨天晚上给她打电话了,她怎么喘的比在家还严重?电话打完我心里怪难受的。”我明白爸爸的意思,我又何尝不是?每次听着电话另一头妈妈急促的呼吸声,我恨不得替她吸几口气。我爸爸生长在兄弟姐妹众多的大家庭,排行靠中,上不疼下不爱,从小就一切靠自己,脾气倔,属于北方硬汉型。从小他就是我心里的支柱,虽然我特别有主意,从小胆大包天,可能心中不知不觉一直觉得有这片天给我撑着。他的这番话却让我第一次感觉到爸爸老了,我要给他撑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