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慎之妻
文章来源: momo_sharon2019-05-30 05:42:55

杨慎是谁?或许有些朋友对此名不是很熟。

看过95版《三国演义》吗?杨洪基演唱的片头曲《临江仙 · 滚滚长江东逝水》就是杨慎的大作。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杨慎(1488年12月8日-1559年8月8日),字用修,初号月溪、升庵,又号逸史氏、博南山人、洞天真逸、滇南戍史、金马碧鸡老兵等。四川新都人,祖籍庐陵。明朝著名文学家,明代三才子之首,东阁大学士杨廷和之子。

杨慎命运多舛,他于正德六年(1511年)状元及第,官翰林院修撰,参与编修《武宗实录》。武宗微行出居庸关,他上疏抗谏。世宗继位,复为翰林修撰,任经筵讲官。嘉靖三年(1524年),因“大礼议”受廷杖,谪戍于云南永昌卫。曾率家奴助平寻甸安铨、武定凤朝文叛乱,此后虽往返于四川、云南等地,仍终老于永昌卫。

杨慎在滇南三十年,博览群书。后人论及明代记诵之博、著述之富,推杨慎为第一。他又能文、词及散曲,论古考证之作范围颇广。其诗沉酣六朝,揽采晚唐,创为渊博靡丽之词,造诣深厚,独立于当时风气之外。著作达四百余种,后人辑为《升庵集》。

杨慎,在明史、中国史上都占有重要一席之地。但很多人却不知道,他夫人黄峨,也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女子。

黄峨(1498-1569),明代蜀中才女、文学家,字秀眉,四川遂宁人。明南京工部尚书黄珂之女。能诗词,散曲尤有名。所作有《杨夫人乐府》,其中多与杨慎《陶情乐府》所收者相混,近人将两人之作合编为《杨升庵夫妇散曲》,又有《杨状元妻诗集》。黄峨与卓文君、薛涛、花蕊夫人并称蜀中四大才女

杨慎黄峨的结合,与李清照赵明诚一样,都是门当户对的才子佳人。但同样地,在一个动荡的时代,幸福美满那么地短暂。是她和李清照一样,少年时诗名已被世人所知。明宗武正德十四年(1519)与新都状元、翰林院修撰杨慎(升庵)结为伉丽。婚后居新都桂湖之滨的榴阁。次年,随杨慎回京。

黄峨是一位教养深厚、卓识远大的妇女。她珍惜光阴,注重学问,常和升庵一起吟诗论文,弹琴作画,切磋砥砺,孜孜不倦。她关心国事,考究民瘼,竭力鼓励升庵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

嘉靖三年,杨慎被谪戍滇南之后,黄峨静居榴阁。她强压悲愤,含辛茹苦,孝敬公婆,教哺子侄,为丈夫操持家务,排难分忧。

嘉靖五年(1526),被迫辞职还乡的杨廷和担忧国事,思念儿子,忧思成疾,病势沉重。升庵闻讯,回蜀探望,当父亲痊愈后,黄峨便随同升庵,跋涉千山万水,去到云南连陲,成为升庵讲学、著书的好帮手。他们生活虽然淡泊,但夫妻同甘共苦,互相体贴,并常以词曲唱和,交流心声。

过了三年,杨廷和病故,黄峨回蜀挑起了家庭重担。

杨慎在云南流放期间,著书讲学,传播文化,受到了各族人民的爱戴,但为封建统治者所不容。根据明朝的律例,罪犯年满七十即可归休,不再服役。可是,当白发苍苍的升庵老人七十岁归蜀不久,又被明世宗的鹰犬派遣四名指挥将他抓回云南。升庵悲愤到极点,不到半年,即含恨死在一座古庙中。 噩耗传来,黄峨悲伤万状,泣不成声。她不惜以花甲之年,赢弱之身,徒步赴云南奔丧。

隆庆三年(1569),黄峨病故。她和升庵一样,出活了七十一岁,并实现了与丈夫 “生同心,死同穴”的誓愿。这在历史上都是罕见的。

自嘉靖三年(1524年)至杨慎去世的1569年,除了杨父病重期间杨慎回蜀,黄峨与他一同去了云南,呆了三年之外,三十多年里,夫妻几乎都是远隔千山万水,黄峨独守空房。却一直深怀着对杨慎的爱情,期间还写了不少脍炙人口的诗词,寄托相思之苦。历史上对黄峨的作品,评价都很高。万历版《杨夫人乐府词余》序中,称她“才情甚富,不让易安、淑真(朱淑真)”。徐文长称赞她。“旨趣闲雅,风致翩翩,填词用韵,天然合律”。“积雨酿春寒”这阕《黄莺儿》,被明代骚隐居士《衡曲尘谈》誉为“字字绝佳”。王世贞《艺苑卮言》说《寄外》一律和《黄莺儿》一词,“升庵别和三词,俱不能胜”。

黄峨的才德都堪称颂,人品高尚。钱谦益《历朝诗集小传》说她“闺门肃穆,用修亦敬惮”。故升庵为她祝寿,有“女洙泗、闺邹鲁”之辞。洙泗、邹鲁,代指孔孟。升庵是把她作为女中圣贤来尊敬的。

杨升庵有这样一位德才兼备的夫人,又何止“郎才女貌”而已?徐文长赞颂他们夫妇“著述甲士林”,“才艺冠女班”,这实在是历史上罕见的。黄峨同杨升庵一样,在中国的文学史上,也该得到应有的地位。

【离亭燕】黄峨
文/墨脉

伫望桂湖幽景,榴阁寂然孤影。
曾是倚偎观夜月,怎料风云无定。
谪戍向滇南,一路送君凄哽。

焉阻两心相映,犹把千诗吟咏。
霜染秀眉浑不觉,卅载望山长等。
魄散穴同栖,世世并肩驰骋。

 

找不到完全匹配的歌,就以这首云南民歌《小河淌水》充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