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落知多少

四季轮回中,我们终将改变了模样
博文
(2019-10-17 05:44:10)
大一暑假和班上的几个同学骑车到鹫峰玩儿。因为有熟人,我们晚上可以住在一个林场宿舍,所以大家准备多玩儿几天。林场宿舍在半山腰,晚上,打了几盘敲三家后,男生们想起白天闲逛时看到的那座寺庙,提议去探探险。几个人说笑着走出来,没走多久就碰到条铁路,沿着铁路又走了一段,一座院落跃入我们的视野:月光下灰突突的院墙显得有些阴沉沉的,几颗枝叶繁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10-07 14:19:44)
今天是九九重阳节,中国人的传统节日。可讽刺的是我这个中国人却从未庆祝过这个传统节日,甚至对它知之不多。象我这样的来自大陆的同龄人恐怕不少。因为,这些传统节日在我们开始记事的时候,早已被红色战将们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第一次听说它是爸爸教我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独在异乡为异客, 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 遍插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9-21 08:04:42)
对吃难说NO,身材岂能瘦?美食在眼前,口水实难收。忍顾移莲步,馋虫牵衣袖。人生何其短,何苦自难受!转身流星步,直奔红烧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9-17 20:04:43)

夜幕降临,月光静悄悄地倾泻下来,似给大地笼上一层薄薄的轻纱。深邃的空中,稀稀疏疏的几颗星星睡眼朦胧地一眨一眨。
湖水一漾一漾地轻抚着堤岸,长长的柳枝低垂着,低处的几枝飘落在湖水里,随着水波的荡漾轻轻摆动着。温热的空气里有清悠悠的莲的香气,莲叶层层叠叠地铺在水中,几只白莲高高低低地散落其中,倒也错落有致。忽而一阵微风拂动,莲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蔡天骄上班后,他们不能象原来一样时时腻在一起。好在蔡天骄公司有宿舍。室友住北京郊区,周末回家,可以让何倩倩周末来和蔡天骄小聚。那段在蔡天骄宿舍周末同居的日子对何倩倩来讲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她觉得他们就象一对新婚小夫妻一样,一起上街买菜,一起在楼道里点个小炉子,一起洗菜做饭。晚上她总是缩在蔡天骄的怀里听他讲吓人的鬼故事。这种一周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和所有新入学的同学一样,十八岁的何倩倩带着对大学新生活的憧憬走进了北京广播学院(现在的中国传媒大学)的大门。迎新晚会上,身材高挑的何倩倩和其他几个女生一起表演了一段时装秀。那时,时装表演在中国还是个新鲜玩意儿。几个青春年少的女孩子踩着并不标准的猫步,伴着节奏强劲的迪斯科舞曲走上台来。十八的姑娘一朵花。十八岁正是女人最美的年龄。尽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9-12 09:54:22)
秋高气爽阳光艳,赏心悦目谁家院?巧手美女勤耕作,果蔬奇花香满园。喜得丰收庆佳节,呼朋唤客中秋宴。 看了中坛米奇的帖子有感而发。帖子在这儿: https://bbs.wenxuecity.com/rdzn/4106691.html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9-11 19:10:31)
到狮城近两年的时候我和老公买了一套四房室。为了多攒点来美读书的学费,我们决定也象许多新加坡人一样把其中的一间租出去。这个故事就来自我们的第一个房客。虽然他们夫妻俩只住了三个多礼拜,却让我终生难忘。田一恭,看上去三十七八岁,中上的个子,黑黄的面皮,精瘦精瘦的,在国大读博。房子租给他的过程很快。他只草草地看了看出租的那间屋子就付了订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9-09 18:35:23)
一扫昨天的阴晦,今天蓝天澄净,阳光灿烂。沏好一壶茶,懒懒地靠在软软的沙发里。阳光从身侧的大玻璃窗透射过来,暖暖的。淡淡的茶香似有似无地在空气中萦绕着。好一个恬静的晌午。望着窗外的一片明媚,我不禁感叹人生有时就象这天气,时而乌云满天,风雨飘摇,时而云淡风轻,鸟语花香。希望大兵早已走出往日的伤痛,拥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一片晴空。好了,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9-09-07 13:53:44)
有一次和老公开夜车开到一个高处,遥望着黑暗中的万家灯火,忽然感慨万千。那每一个亮点的背后都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故事。有温暖的,有悲凉的,有平淡的,也有轰轰烈烈的。人的一生中你会看到,听到多少悲喜故事,谁又能未卜先知呢?
杂七杂八写在这里的故事,有的发生在我身边,有的是听来的。写下来,也是自己人生的一个见证吧。从哪里开始呢?就从狮城开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