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在美国多年,但是仍然关注中国的事情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乐于助人的人在美国能混成佩洛西,在中国只能混成二舅

(2022-08-05 11:12:50) 下一个

乐于助人的人在美国能混成佩洛西,在中国只能混成二舅,或者孙大午

    最近我发现我疯狂地喜欢上了佩洛西,希望这是我短期内赞美她的最后一篇。如果我再写,有人要怀疑我想睡她,或者别有企图了。我承认,当她落地台湾的时候,我确实想有机会和这82岁的老太太开房,畅谈政治,至于是不是要有进一步亲密举动,看她的意图!

    有人支持就有人反对,我的网友中支持她反对共产党的是大多数,也有一两个对于她在1·6美国国会暴乱中支持镇压表达批评。我也承认佩洛西在那次骚乱中为她人权斗士的形象蒙尘。然而总体来说,由于共产党是世界上体量最大,罪行最多的压迫人权的实体,佩洛西数十年如一日不畏惧共产党,就值得我毫无底线示爱。

     “人权”一词,无论中美都被玩坏了,我还是用“乐于助人”吧。最近大火的“二舅”,最大的优点就是乐于助人。为村里,为部队做木工,66岁载着88岁的老母,都是以帮助人为乐。然而他一生坎坷,老了老了,还被共产党消费了一把,制作了一个恶臭的《二舅治好精神内耗》作为共产党赞美苦难,合理化独裁统治的标本。

     孙大午也是乐于助人,在大午集团里实现了某种福利社会,然而最后的归宿是刑拘18年。

    我认为中美乐于助人的人有不同的归宿,主要还在于有共产党钳制言论自由。在美国,钳制言论自由的力量小很多。我在小区里一直是被压迫的对象,我什么都没做,就被罚款三万多美元(我没交),还被起诉到法院。但是我能行使言论自由,和广大被压迫的屋主交流,在法庭上面对法官和对方律师有充足的说话机会,就能把事情说清楚,并且能够获得排名第二的选票进入业主委员会。在业主委员会里,除了某位女士拍桌子的时候我会暂停一下,其它时候我还是可以表达我的意思,让业主委员会知道普通屋主已经忍无可忍,而我只是这些忍无可忍的屋主的冰山一角。有了言论自由机制,乐于助人的人才有可能混成佩洛西,而不是混成二舅或者孙大午。

      美国的言论自由在具体公司里是有限制的,推特和油管都有限制言论自由的行为,比如封杀川普,锁定胡锡进的账号,油管也有黄标机制。但是从国家层面上,有不少人可以开辟个人平台,比如油管主为主开辟的“干净世界”,还有川普自己的平台。美国通过可以另立平台的机制,在一个更高维度实现言论自由。在中国则没有。

   中国不能随便说话,助人为乐的人下场基本都不好。何止二舅,孙大午,还有一串数不完的名字:张展,刘晓波,任志强,王思聪,李文亮,等等等等。

     世上有恶人,还有老实巴交的人。如果恶人能够团结起来,扼住其他所有人的咽喉,则助人为乐就会成为危途。这正是中华大地发生的事情。美国暂时还好,不过要警惕。

更多博文,请看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overview/79773/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taol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efox01' 的评论 : 谢谢你的精到评论。是的,所谓“性格决定命运”,是中国文化里的一句谎言。很多时候,性格千差万别的韭菜在面对排山倒海的镰刀风暴时,命运殊途同归,无处可逃。
Firefox01 回复 悄悄话 观察角度独到,只有在不同制度的社会里,才能产生独特的社会性人物。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