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8-06-17 01:31:11)
悬崖上的雪莲幽谷里的无忧花和彼岸花都开在此岸被凝固的瀑布积雪冰川崩塌没有掩埋一只老狼它的轰鸣声也无法影响世上最后一只兀鹰沿着既定的方向飞行就像时间身不由己被大爆炸带到宇宙里雪山融化的水和暴雨汇合在黑夜里冲洗黑炭到处是大洪水过后的痕迹在无可奈何之际生命之水也奔涌而来宛如血液歌唱着流过身体从石头里流到石头外从戈壁荒漠流到黄土高原从玄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从太空传来的杂音速度超过光速 像极了来自远方的问候而我们在文明 多脂的腹部扭动影子被钉在壁上 心事茫茫空洞的视野被风尘蒙住 远处的钟声带着阳光的气息离时间远去 在隐藏着信仰的黑暗角落里 有灵魂出窍的声音一定是孤独的灵魂 再次被放逐寂静在喧闹的街市上空轰响 类似仙人掌之花的符咒 阵雨和猛浪早已被古老的季节风干 用一个古老的季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沉沦的欲望浮上水面 身体扭曲表情变形 身上的火苗摇曳令烛光黯然失色 乳房中央没有要管辖的部门 嘴含秋天的最后一颗红樱桃 感受光的呼吸血管中流动的不是血液 而是音乐一个独白的影子出入于 旋律之间不论是鸟语还是鸟羽 都可以温暖深山里的泉眼 这是白夜里精神和肉体一起 漫游的一种方式仿佛世界为诗而存在 我一边行吟一边承受罪与罚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03 01:25:54)
神祗居所后面的苹果园长着菩提树蟒蛇卷曲着穿过热带雨林来到苹果园里果园还处在时间的中心这些没有结果的树下有许多没有结果的人有的行色匆匆有的悠闲自在出轨者搭上注定会出轨的列车奔赴与粉红色乳头的约会占星术士吃完一顿赤裸的午餐后面对族谱留给我们的遗产祷告狮身人面人用谎言堵住绿色人士的嘴巴假释的囚犯在山坡上欣赏十月的罂粟荒诞厌世者憩息在湖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29 16:51:09)
窗外一个阴影增加了我的黑暗所谓的黑暗不再黑有星星飘向草原以及月亮的边界我穿着旧外套以另一个我的状态开始回忆与其说记忆在重新书写履历不如说记忆的鞭子在抽打历史事件通过各种运动人们在人间就已开始经受地狱里的磨难三年人为灾害已在眼光里沉淀在坦克驶过广场之后你们还是我的兄弟姐妹历史原谅了他们与我相反那些失忆的通灵者有比黑咖啡更深沉的苦涩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5-26 04:53:03)
_____给尘凡无忧 你躺在床上夜晚不再空旷 曾经的荒漠之地 越来越接近水域 那里有水蛇在水草中游走 只要你张嘴似乎就能听到 潺潺的水声我在远处 小心翼翼地听你 和夜晚轻轻合唱 一只秋天的鸟 从遥远的牧场返回 鸟鸣换来清晨扇来的风 牵动你的思绪仿佛获得 神秘翅膀的救赎 你的灵魂变轻如羽毛般翻飞 飞向我朝你打开的人生 最后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22 16:11:05)
人们在光明的空间里随着旋律旋转 音乐让我把脸转向你 我们因同时升向秋日而相互谅解 并在摒弃中相互完成 我说让音乐去回答水和树的问题 说完我们的手指指向同一个尽头 我们的所指指向无物也许那是传说中 时光第一次泄秘之处 有树的地方就有天空 饥渴的天空急需一场暴雨 每次一下雨我就想哭 好像轻易就会被女人感动 天空依然遥不可及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假如把所有空间叠加起来 就能看见两片花瓣如蝴蝶的翅膀划过河面 想把自己浸泡在河水或墨渍里倾听 来自虚空的回音或用鹅毛笔沾草莓汁写诗 通过焚烧诗稿踏上天梯 估计我会颤抖着跨过大气层第一道门槛 进入第一界感觉一定宛如 从厅堂步入天堂我会热情招待来自外星的客人 和他们谈心就像和宇宙谈心 我不需要不被救赎的复活 每人一生中都有几次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14 16:17:17)
乌龟还在和兔子赛跑 带头的已来到河流的入口 跟班的从来没有在意胜负之分 只关注早泄引起的性压抑和自信的遗失 以及在维和或维稳之前就已变节的竹子 隘口幽谷里的河流流着 带苹果味的液体把河床当温床 潜意识里的欲望变得具体而立体 把现代人情绪的压抑变成肉体的压迫 带来一种主动被占有的快感 空间被牙齿分解接受潮水猛烈的撞击 情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11 17:22:17)
我在上面行走的路正离我而去 来到艾略特的荒原天苍苍野茫茫 没有羊也没有草只有黑洞的三根毛 我也在离自己而去 我的存在不再取决于自己 甚至不取决于宇宙的第一道光 或史上最大的祭祀其实沙特意义上的 存在已不存在我们在别人的故事里长大 臃肿的身体形同虚设 在蚂蚁眼里如积木搭建起的大厦 时间在玻璃上的反光令我们晕眩 还会产生性幻觉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